正文 0175 通天城!

    听着那佣兵的话,唐心笑着,眸光流转间,似有光采在其中流动,她看着面前那刀疤男,道:“我会让你知道,你的不退让,是错的,在实力不如我的情况下,你还想保住那原本就不属于你的东西?无疑就是赌上了你们的性命,既然如此,那我成全你。”

    她的话很轻,淡淡的,似一阵清风,然,就在她的声音一落下的那瞬间,白色的身影飞闪而出,没人看得清她的脚下步伐的移动,也没人看得清她身影的变换,那对面的刀疤男几乎是在那一刻,本能的避开,迅速的退后。

    他没有看到她的出手,因为她的速度极快,但他感觉到那种扑面而来的强大气息,一种凌驾于天地间的强者气势,那种气势惊得他心头一震,他不敢与她交手,竟是在看到她向他而来的瞬间,迅速的后退,未战,先退……

    唐心捕了个空,看着那退至远处的刀疤男,微微勾唇一笑,下一刻,不再对他出手,而是转而攻向了身边的佣兵,极快的速度,强大而骇人的气息,都让那些怔骇住的佣兵猛然回过神来。

    “兄弟们!杀了他们!”

    “杀了他们!”

    一声声的高喝声响起,那上百名的佣兵一冲而上,朝唐心和墨围攻了过去,他们都是身经百战的战士,都是狠厉嗜血的猛虎,他们的战斗力无疑是强大的,尤其是在愤怒的心情激发之下,战意凛冽,毫无惧意,一冲上前!

    “杀!”

    “咻!咻!”

    厉喝的声音伴随着强大的威压在空气中传开,佣兵们挥动着手中的刀刃攻向了那一黑一白两抺身影,只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在他们上百人的围攻之下,那两人竟还能那样迅速的避开,上百名佣兵相砍而下,可由于目标人物的避开,他们的刀刃到最后竟是砍向了他们的兄弟,他们的伙伴。

    “铿锵!”

    “看准点!别乱砍啊!”一名佣兵大汉以手中的刀刃挡住对方的攻击,两刀相碰,发出铿锵的声音,丝丝火花从两刀之间迸射而出,一闪而逝。

    “在那边!他们在那边!”另一人大喝着,看到他们的目标人物一眨眼竟到了他们的身后,当即提刀追了过去。

    唐心唇边带着淡淡的笑容,而这抺笑意却是不达眼底的,清眸中一片的清冷,看着那朝她冲来的佣兵们,一个个杀气腾腾,一个个战意凛冽,她眸光微动了一下,微俯下身体手从靴子处划过,一把泛着寒光的匕首便出现在她的手中,而就在她俯下身的那一瞬间,匕首握于手中,她就势闪出,凌厉而泛着嗜血光芒的刀刃对着外面。

    “咻!”

    “嘶!啊……”

    白色的身影,如同流星般一闪而过,没人看到她是如何出手,只知道,那冲在最前面迎向她的那名佣兵脖子处有一道血痕,鲜血涌出的瞬间,那佣兵惨叫了一声,毫无反抗之力的倒了下去,一刀击杀,这样快而狠的手法,让那后面涌上来的佣兵们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唐心转动着手中的匕首,低低的笑着:“鲜血的代价,希望你们不会后悔。”说着,她的目光越过那退至后面还没上前的刀疤男,清冷的目光对上了他的视线。

    一股寒意从脚底窜起,整个人浑身一阵激灵,如同置身于冰窖一般,这是刀疤男与唐心对视一眼的感觉,他清晰的感觉到那一眼中所蕴含着的威压以及杀气,是那样的凌厉,那样的强大,她一出手,一刀便了结了一名身经百战的佣兵,甚至,那佣兵连她的衣角都没碰到就已经死在她的匕首之下……

    好可怕……好可怕……他的感觉果然没有错,这两人,绝对是地狱上来的修罗……

    而前面那里,众名佣兵却是满眼的血红,他们的目光落在那倒在地上死去的佣兵身上,那脖子处的鲜血,那样的剌眼,就是死了,他依旧瞪大着眼睛,似乎不知为自己是怎么死的一般,双眼中的惊恐以及不甘是那样的明显,看着一个两个的伙伴在他们的面前死去,而且还是死在这两个不知到底是什么来历的人手中,他们怒了,一个个的眼睛都充了血,一个个的拳头紧紧的拧着,青筋浮现,关节咔嚓咔嚓作响。

    “我要杀了你们!杀了你们!”一名佣兵大汉怒吼出声,握着手中大刀的手运起了一股强大的灵力威压,浓郁而强烈的刀罡之气迸射而出,呼呼而响,凌厉得如同十二月的寒风,吹过人的脸颊,带着丝丝的剌疼,他双手握着大刀,高高的举起,狠狠的劈落,强大而骇人的刀罡之气咻的一声飞袭而出,砍落在地面,朝唐心劈去。

    “咻!砰!”

    刀罡之气破空而出,划过空气,砰的一声劈落地面,强劲的气流还在往前冲着,因地面泥沙被卷起,荡起了一片尘烟,也正是这片尘烟模糊了众人的视线,让人看不清那前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原本朝白衣女子劈去的那一道凌厉的刀罡之气,竟被拦腰截断,同时,对面方向还袭来了一股冰寒透骨的剑罡之气。

    “咻!”

    “砰砰砰!”

    “啊……”

    刹那间,林中似乎变得异常的热闹,只听着那高低不一的惨叫声响起,听着那剑罡之气划过空气的声音传入耳中,听着那气流爆破的声音砰砰的在林中回荡着,眼前的一幕因为尘烟而模糊着,可当尘沙落下之际,看到了那一幕的众人,却是震惊得瞪大了眼睛。

    只见了,上百名血鹰成员有大半的人倒在地上,身上有着被剑罡之气所划伤的伤口,有的深可见骨,鲜血直流,有的伤口较浅,划破他们身上的佣兵人服后,也只在他们的身上留下浅浅的一道血痕,但,也有的被正面击中,倒地不起,奄奄一息,似乎随时都要死去。

    那尘沙飞漫之时,到底发生了什么?竟然能让那身经百战的血鹰佣兵们折损大半?

    “咳咳……噗!”

    倒地趴在地上的几名佣兵咳了起来,嘴里的血,体内的伤,也因这一咳嗽而喷出,脸色越发的惨白,他们想要站起来,却发现自己的手脚四肢都重如千斤,根本无法移动半分,他们抬起头,看着那站在不远处的身影,那名黑袍男子挡在白衣女子的面前,他的手握着一把泛着凌厉剑罡之气的长剑,剑尖所指之处,正是他们这里。

    只是一击,只是一击!只是一击便让他们大半的人折损在这里,毫无反抗之力,那是何等变态的实力?竟强大到那样无法抵挡,那样的人,真的是人来的吗?那样的人,他们真的能战胜他吗?这一刻,心中不由的升起了怀疑。

    而此时,那因退至远处的刀疤男紧紧的握着拳头,他看着那前面的血鹰成员一个个的倒下,有的口中还喷着血,有的已经奄奄一息,而那两人,那两人依旧如初,他的成员没有伤到他们没毫,不是不想伤,而是伤不到,碰不到,靠近不了!实力的差距与悬殊让他知道,那两人绝不是他们能对付的,哪怕是赔上了他们血鹰成员的全部成员,只怕也无法杀死那两人。

    让他将那颗珠子给他们?不!绝不!在他们杀了他们那么多人之后,他绝对不会把那颗珠子给他们!既然他们那么想要那颗珠子,他越是要让他们得不到!他们无法杀得了他们,但,有人能,只要他把珠子送到那里去,这两人就永远别想得到!

    打定了主意,他冲着众名佣兵成员喝道:“撤!马上撤离!想要那颗珠子,有胆就到通天城来!”说话的同时,他从空间拿出遁轴,以遁轴逃离了这里。

    唐心看到那人竟然逃走,微微皱了下眉头,遁轴逃离连同气息也会随着消失,她就是想要追,只怕也是有心无力,只是,通天城?那又是什么地方?那刀疤男竟敢让她去通天城?

    “想逃?你们逃得掉吗?”见那剩下的佣兵想要逃走,她手一扬,银针飞射而出,咻咻咻的射进了那些人的身体,一根小小的银根,便放倒了一名身经百战手段狠辣的佣兵。

    “束缚术!定!”那一边,墨双手结出印记,束缚术朝那些佣兵袭去,灵力光芒一闪,那些人全身被捆住,一个个倒地面地,除了那些已经死去的和那借由遁轴逃走的刀疤男之外,其他的没有一个逃得掉。

    “墨,收了他们的空间戒指和乾坤袋,杀了,以绝后患!”唐心冷冷的扫过地面的那些人,将那一双双蕴含着恨意与杀气的目光看在眼中。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只有将之杀尽,才有免去后患!

    “是!”墨沉声应着,手起剑过,便将那些无法动弹的佣兵的性命收割完毕。

    不远处,那一伙佣兵一个个手脚发抖,额头上冷汗直渗而出,被那一幕吓得脸色惨白,他们想逃,想离开这里,可是那种来自于心灵深处的恐惧让他们无法迈得动脚步,脑海一片的空白,有的只是那血色的一幕,惧,惊,慌,乱,一一在心头浮现,那血鹰佣兵团,那号称最强的佣兵团,竟然就被那两人给杀了,全团百来号人,只有那刀疤男逃走了……

    白色的裙角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他们浑身颤抖的抬起了头,看到那绝美的白衣女子时,眼中却没有了惊艳的神情,有的,只是恐惧,惊慌,敬畏。如果说血鹰佣兵团的人都是心狠手辣不择手段的,那,这眼前的两人便是冷血无情的修罗,他们在收割性命时,连眼睛也没眨一下,连表情也没变一下,就那样的平静,那样的习以为常,仿佛一切都是那样的天经地义。

    “别、别杀我们……我们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看见……”一名佣兵颤抖的趴了下去,脸色惨白。

    唐心的目光掠过那些人,最后落在那名佣兵团长的身上,道:“通天城是什么地方?可是有什么特殊之处?”

    “回尊驾的话,通、通天城是这一带最大的城镇,也是一处极为繁华之地,各个地界的强者也都偶尔会到通天城走动,那里可说是一个极大的交易城镇,各个地界的东西都有可能出现在通天城,其中,就数通天拍卖场名声最为响亮,因为那里面有的都是别处没有的东西,只要你有钱,想要什么都能在通天拍卖场找到,另外,最主要的一点是,据闻通天拍卖场有至尊级别强者坐镇,而且不止一名,后台强硬,从没人敢在那里捣乱。”那团长将自己知道的说了出来,想去拭擦掉额间的冷汗,可却发现心扑通扑通的乱跳着,跳得极快,紧张而不安着,想要抬手拭汗,暗暗的试了几下都没能抬起来,只能看着豆珠大的冷汗顺着脸颊滴落地面。

    “通天城属于什么地域的地界?”她挑了挑眉,确定对那通天城是陌生的。

    “回尊驾,通天城不属于任何地域,如今真的要算,只能算是属于天界的地界,据闻,因为那一地方的特殊,周边的几个地域的领主都十分看好那里,想将那里划为他们的地界,只是各方争执不下,到最后有了那通天拍卖场,我曾听说,那通天拍卖场本就是几位领主合伙办办起来的,而后因他们各派了一名至尊强者在那里坐镇,各地的人才不敢在那地方乱来。”说着,他顿了一下,又小心翼翼的补上一句:“不过这都只是听说的,是不是真的我其实也不太清楚。”

    听着他的话,唐心眸光微闪,唇角勾起了一抺弧度:“哦?竟还有这事?几个地域的领主合伙办起来的拍卖会?那倒得去看看。”唇边的笑意加深了几分,隐隐的,透着几分的诡异与妖娆。

    “主子,东西都收好了。”墨走了过来,扫了那些佣兵一眼,而后,在他们心惊胆战担心自己会被杀时,他便移开了目光,将视线落在唐心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