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73 鸢尾的惊慌

    听到这话,沐宸风便道:“那你在这城中找个地方住下来,顺便等唐心他们,如果看到他们来了也好先跟他们汇合,我们明日则要起程去封印天魔的天之角看看。”

    老头喝着酒,吃着菜,在听到沐宸风的话后,停下筷子嘿嘿一笑:“徒儿,老头先给你提个醒,这天之界如今的掌权者可不会由着你们在这里面乱来,相信只要你们出了这个城镇,对你们的暗杀也会随之而来,进了这天之界的地方,难道你没发觉你们的实力都被压制住了?说起来,唐心那丫头的本事真是不小,无论是多厉害的人到了她这地盘,就算是龙,也得乖乖给她盘着,哪怕是别的地域的领主到了这里,也得向她低下头,就你们现在的实力,若是这天之界现在掌权的那人派出个至尊初级的来,你们估计也会很棘手。”

    沐宸风神色依旧,他端着酒杯抿了一口酒,深邃的目光让人窥不见底,也不知他心底在想着些什么。

    而旁边的帝殇陌则正色的道:“师祖,这天之界所设下的规则跟别的地界不一样,我们自从踏入天之界的地界身上的修为就已经被压至炼神级别。”说着,他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打量了一会,问:“师祖的实力也是被以炼神吗?”

    当初他们圣殿的几大长老用了圣盘避开了这天之界的实力束缚,才能将那天魔压制封印住,而今的他们,一踏入这里实力再度被压,而且还是炼神级别,这样的实力在这时面只能算是中下的,而于他们最不利的也正是这天之界的这种实力压制,偏偏只针对外来的人,对于天之界的子民和修士,他们的实力却不会被压制,正是这一点,与别的地界是不一样的。

    “当然,你以为老头我可以例外?这地方是什么地方你又不是不知道,老头怎么可能例外,如果说例外的,估计也只有唐心那丫头亲自来了这里,那么这天之界的规则对她才会无效,要不然外来的谁来的都一样,所以才让你们小心点,免得还没去到天之角就被这如今天之界掌权人给杀了,实力压到那么低,想要杀你们可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老头嘿嘿直笑着,有着几分幸灾乐祸的感觉。

    “想对我出手,也要看有没本事。”沐宸风不甚至在意的说着上,而那深邃的目光深处却划过了一抺冰冷的寒光。若不是想让唐心自己去解决了那叛徒,他还真想找出天之界宫殿所在的地方,将那人给杀了。

    而另一边,天之界的宫殿中,大殿之中,一名红衣女子慵懒的倚在主位上,浓妆媚眼,眉宇间隐隐带着一股凌厉狠辣之色,白皙纤长的手指如同姜芽一般美丽,染着红艳艳蔻丹的指甲更是托得她越发的妖娆妩媚,红色的衣裙,胸前敞露着一大片雪白的春光,胸口处酥胸之上,纹着一朵紫蓝色的鸢尾花,妖娆而美丽。

    这个女子,无疑是妖娆而迷人的,她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媚意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能让男人半身酥软,沉迷其中。而这个女人,便是如今天之界的掌权人,也是当年跟在金莲圣主身边的一个得力的手下,只是经历这么多年,权力的*激发出了她内心深处的野心,在金莲圣主轮回之后,她渐渐的控制了天之界,掌控了这天之界的一切,成为这天之界的新一任领主——鸢尾。

    “主子。”一名黑衣男子如同鬼魅般出现在大殿中,恭敬的单膝跪地行礼。

    “何事?”主位上的红衣女主漫不经心的问着,连眼角也没抬一下。

    “有消息传来,金莲圣主曾在天界露面。”

    “什么!”原本还一副慵懒神色的女子下一刻脸色大变,惊慌的从主位上站了起来,大声厉喝着:“你说什么!她、她出现了?”声音中,不自觉的带着颤抖。

    “是的,消息传来说金莲圣主在天界露面过,我们天之界离之较远,消息收到也较晚。”

    听到那黑衣男子的话,娇艳如花的容颜瞬间惨白无血色,她不安的在殿中来回走着,一边无意识的喃喃低语着:“她来了?她竟然来了?隔了这么多年,她还是回来了,她一定不会放过我的……一定不会放过我的……怎么办?怎么办?”

    “去,查一下她如今到了什么地方,我要她出现后的所有事情消息!”她冷静下来,厉声对着那跪在大殿中的男子喝着。

    “是。”那男子应了一声,迅速退了下去。

    待那黑衣男子走后,她整个人无力的跌坐在那主位上,额头处隐隐渗出了冷汗,此时,一颗心扑通扑通的乱跳着,那种惊慌与恐惧是把心底浮现的,跟在她的身边那么多年,她清楚的明白她是一个怎么样的人,若是让她回到这里,重新夺回了一切,只怕,她连灵魂都会被毁灭……

    不!她不能让那样的事情发生!她当了天之界领主这么多年,她早已经习惯了这权力所带给她的无上尊荣,能爬到如今的这个位置,她付出了多少年,多少心血,别人不会知道,她不想拱手让出这一切,哪怕这一切原本就并非属于她的,但,在她撒手不管入了轮回之后,这里的一切就已经是她的了!她绝不允许有人从她的手中夺走,哪怕,那个人是她,她曾经的主子,也绝对不行!

    三天的时间,短短三天的时间,鸢尾便知道了有关于金莲圣主的所有消息,知道了她如今的名字叫唐心,知道了她已经成亲生子,知道了她的实力又恢复到巅峰状态,知道她身边能人甚多,看完了她所得知的消息,她的脸色越发的难看,拿着那些资料的手也微微颤抖着,她知道,若是她来到她的面前,她就是拼死一战也绝对无法胜过她,好在,好在她还没来到天之界,她还有时间准备,她还有时间准备……

    在另一边,陪着云曦历炼的唐心因和玄月以及墨在不远处跟着,这一日,她在树上休息,玄月和墨各守护在她的身边不远处,沉睡中的她心头猛的一动,熟悉的感觉传入心头,脑海中隐隐似乎有一道声音在呼唤,她当即睁开了眼睛坐了起来。

    “怎么了主子?”见她突然起身,两人皆是不明所以。

    “我感觉到这附近有将魂珠的气息。”她说着,看向这山林的某一个地方,对身边的玄月道:“玄月,你跟着云曦,墨跟我去找找,出了这片山林,在下个城镇汇合。”

    “好。”玄月点了下头,当即飞身跃起,朝云曦的方向而去。

    在玄月离开后,唐心和墨也跟着离开,跟着她与将魂珠之间的一丝牵绊,她和墨往林中深处走去。将来对付天魔,少不了要将用到十二将神的力量,如今还差几颗就到齐了。

    一黑一白两抺身影行走在这片山林中,偶尔遇到一些佣兵,不过那些佣兵也是见过场面的,见他们两人气度不凡,尤其是那一身黑袍血眸的墨浑身散发着浓烈而摄人的煞气时,虽然有的因唐心的美貌而惊艳,起了坏心思,但却不敢有所行动,因为惧于她身边的墨。

    人往往只看表面,那些人并不知道,真正厉害的其实是那看似无害的白衣女子。

    在山林中四处寻找着,唐心却发现,将魂珠似乎离她越来越远,隐隐就要消失在这林中一样。她停下了脚步,眉头微拧着,心下暗自思忖着。

    “主子,往哪边走?”旁边的墨问着,他并没有感应到将魂珠的所在,因此,只能问她。

    “似乎是被人拿去了,而且,气息越来越弱。”说着,她的声音顿了一下,又道:“现在完全感觉不到了,应该是是被人拿去,收入空间了。”收入空间,灵力气息无法外泄,她也无法再感应到那颗珠子所在的地方。

    闻言,墨沉默了片刻,便道:“那便拦住我们所遇到的每一伙历炼的家族和那些佣兵,将魂珠若真的被人所得,一定可以找得到的。”

    听到这话,唐心笑了笑,看了他一眼,道:“你的意思是去抢?”

    “主子不缺金钱,自是不屑去抢那些,但我们要找将魂珠,那些人若真的有所得,也不会乖乖拿出来。”

    她笑着往前走着,道:“那这事就交给你办,不过,不要伤及无辜,我们的目的只是找将魂珠。”

    “是。”墨应了一声,跟在她的身后往林中而去。

    因为要寻那将魂珠,他们每遇到历炼的家族或者是佣兵都会让上前查找一番,那些人自然也不可能乖乖的站他们检查,有的想要动手,只可惜,都不是墨的对手,最后无奈把空间的东西拿了出来,本以为会被拿走,却不想他们似乎只是在找什么东西,并没有动他们空间里的东西,也没伤他们的人。

    目送唐心和墨离开的一伙历炼的家族,有些怔然的看着那两人渐远的身影,其中一人开口道:“那两人实力那样强,却没对我们动杀手,而且也没拿我们的东西,似乎,是在找什么一样,难道,会是什么非一般的宝物落入这山林之中?”

    为首的中年男子看了那人一眼,道:“无论是什么宝物,那两人绝不是我们可以招惹的,想要宝物也要有命才好,若真的得了什么珍贵的宝物于我们而言也不一定是好事。”

    “不过那两人似乎不是我们这一带的人,不是我们这一带的人,偏偏却那样强,那个黑袍男子的血眸也很是恐怖,被他看了一眼就如置身地狱之中,实在让人心惊胆战。”

    在山林中走着的唐心的墨找了个地方坐下休息,喝了口水润润喉之后便盘膝调息,而就在这时,两人隐隐的听到不远处传来的一谈话声。

    “也不知他们得到的是什么宝贝,竟兴奋成那样,急匆匆的便离开了山林,说要送去拍卖会,也不知他们得到的那东西能拍到什么价位?真想也跟去瞧瞧。”

    “血鹰佣兵团的人可没人敢惹,要不然也不会得了宝贝没人敢抢,这要是换成其他的佣兵,估计东西到手还没看个仔细就被人抢去了,这世界,实力就是说话的资本,实力就代表着一切,我们要是能强大到跟血鹰佣兵团相比,也不用愁接不到高金额任务了。”

    唐心朝墨看了一眼,墨起身,走向了那一伙在不远处休息的佣兵。

    “什么人!”那些佣兵见突然有人靠近,当即厉喝一声。因为先前他们隔着有点距离,而且有草丛半遮着,这些佣兵们都没看到他们就在不远处,此时突然冒出个人来,瞬间便警惕起来。

    “你们所说的那一伙佣兵所得的是什么东西?”血眸一扫,掠过前面那一众的佣兵。

    “我们凭什么告、告诉你!”应话的那人在墨的血眸之下,声音有了一丝的颤抖。

    墨冷冷的看着他们:“说!”冰冷的声音,明明只是那样说出来,甚至连低喝也算不上,却偏偏让那些佣兵人心头一震,额头间隐隐渗出汗水来。

    “这位尊者,是这样的,那一伙佣兵是血鹰佣兵团,我们先前在不远处跟他们相遇到,听说他们是在林中得了一件宝贝,只是那宝贝是什么他们没舍得让我们看,所以我们也是不知的,他们已经往那一方向而了,想要出林,如果尊者想知道的话,此时追去也许还能追得上。”

    后面,唐心缓步走来,瞥了那说话的男子一眼,便对墨道:“走吧!”无论是不是将魂珠,都要去看看,他们不会在此处久留,若能是错过了,只怕再回来找就有些麻烦了。

    墨无声的跟在唐心的身后,两人往那佣兵指的方面而去,因是提气飞掠而行,速度之快,一眨眼便不见了两人的身影,看着那两人终于消失在山林中,那些佣兵不由轻呼出一口气。

    “那两人是什么人?好厉害的威压,就那么一站,一个眼神过来,我连喘气都觉得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