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71 狡黠的云笑

    往林中走去,一路上,云笑也不再避开那些灵兽,而是应该战斗就战斗,但她并没有杀了它们,反而只是伤了他们之后,在它们身上留下记号便走了,这一晃,便过了两日,她自己在这林中已经呆了两天的时间了,夜里在树上洒上一些防虫蚁的药粉后便睡在树上,饿了就直接吃空间里面的东西,因为一边采着草药,她背着的那个篮子已经装了不少。提示这本书第一更新网站,百度请搜索15.1看書網

    这一夜,她在树上洒上药粉后准备休息,感觉夜风吹来有些凉,便从空间中取出一件外套盖在身上,可就闭上眼睛没多久,夜色中传来的沙沙声,以及一声声伴随着低嚎的叫声,让她警惕的睁开了眼,迅速的坐起身来。

    在树上的她,可以轻易的看到不远处夜色中那一双双幽绿色的嗜血眼睛,森林中有狼群,这个是很正常的,只是她进来两天了,这还是第一次遇到群狼,看那一双双在夜色中闪烁着的幽绿色眼睛,她也知道少说也有几十头狼,如果就让她自己来对付的话,那可是一番极为惨烈的激战。

    眼珠子一转,迅速的从树上跃下,将树下已经灭了的火堆再度点燃,又拿过她那个装着草药的篮子,在里面翻了翻,拿出了几根看着像树根一样的东西丢进了火堆里,而后脚尖一点,跃上了树,也就在这时,那群狼朝这边扑了过来,因为火堆并不大,那些狼也不惧,一只只低嚎着,锋利的爪子在地上刨着土,嘴里滴着唾液,露着尖尖的狼牙,幽绿色的嗜血眼睛紧紧的盯着树上云笑,其中一只俯着前爪猛的往树上一冲,却因云笑站得较高,没能抓得住她,但那一撞,却也撞得那棵大树微晃了一下。

    云笑站在树上,双手抱着树枝,目光在下面扫过,见那些狼都只是灵兽级别的,只有那头狼王已经是圣兽级别,圣兽级别灵智已开,她便对着那下方的那头狼王喊着:“喂,小狼,你要是再不带着它们走,等会可就走不了了。”

    “呜嚎!”

    回应她的是群狼的嚎叫声,狼嚎声在这夜色中,显得异常的让人心惊,而那树上的云笑却是扬起了盈盈笑脸:“嘻嘻,既然不走,那你们就不要走了,拿你们来练练手。”她说着,拔出了靴子里的匕首,拿在手中把玩着,却不急着动手,而是在等,等到一个恰当的时机。

    几十头狼围在树下,有的用着锋利的爪子在树身上拼命的抓着,划出了一道道深深的狼爪痕,似乎想借由此将那大树推倒一般,而有的则蹲坐在树的周围,盯着树上云笑,防止她逃跑了。

    云笑看着那火堆里的东西也烧得差不多了,空气中散发着的那股气味很淡,如果不仔细闻还闻不出来,较于靠近那些火堆的狼虽然蹲坐着,但身形已经微晃,狼头也偶尔垂低下来,像是打瞌睡一般,她见差不多了,这反手握着匕首,飞身跃了下去,脚尖在那些狼的身上踩过。

    狼王一声嚎叫,群狼迅速窜起扑向了她,而云笑也在这时猛然转身,不逃反而迎了上来,灵敏的小身影飞身跃到那狼群之中,诡异凌厉的刀法随着她的手起刀落,毫不迟疑的剌入那些狼的身体,利刃剌入的剧痛越发激发起狼性的凶残,几十匹狼围攻而上,圣兽级别的狼王扑到了云笑的身上,速度之快,将她小小的身影扑倒在地上,锋利的爪子就朝那她的脖子抓去,可也就在这时,云笑手中的匕首狠狠的剌入那头狼的脖子,一刀划破了它的喉咙,腥味的鲜血洒了她一身一脸,她顾不得擦拭脸上的血迹,迅速脚曲起,使劲一踢,将那只狼踹飞了出去。

    狼王一死,那些狼群明显的有了惧意,可看着那小小的人类却又不甘心就这样离开,就在这一停一顿之间,那几十头狼也终于感觉到不对劲,摇摇欲坠的似乎要倒下一般,身体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它们有了惊慌,也不再顾得那小小的人类,拔腿就跑,有几只慌不择路一头撞到了树干上,直接晕了过去,而其他的狼跑了不到十来米,皆一匹匹的倒了下去。

    站在那头狼王的尸体身边的云笑,一身都是狼王溅出来的血,腥味扑鼻,脸上也染着血迹,她手中握着滴着血的匕首,目光冰冷,那模样,与平时的她可说是判若两人,直到看到那些狼全倒下后,她这才抬起衣袖往脸上一擦,拭去脸上的血迹后,首先挖出了那头狼王额头处的核晶片,而后在那狼王的身上写下一个数字,再走向那些倒在地上的几十头狼,她并没有杀它们,只是每匹狼都给补上了一刀,再给它们留下了败字和数字,这才背起自己装着草药的篮子,也不睡觉了,直接在夜色中走着,想寻处水源洗一下身上的血迹。

    次日清晨,在树上睡觉的云笑突然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在靠近,便睁开了眼睛朝周围看了看,见不远处一队佣兵朝这边走了过来,一边在说着话。

    “奇怪,我们遇到的那些灵兽怎么有的身上写着数字?”

    “而且写着数字的都受了伤,似乎是被什么人攻击了。”

    “只是若是有人攻击了那些灵兽,那怎么没杀了它们挖出兽晶?”

    “而且连圣兽级别的也不少额头上被写下败字,真不知是什么人做的,怎么打败了那些灵兽却又给它们留下性命?”

    听着他们的话,树上的云笑眨了眨眼睛,可能是因为昨夜洗了凉水澡有些着凉,再加上这大清晨的,鼻子酸酸的,打了个喷嚏,也这样,惊动了那一伙佣兵们。

    “什么人!”

    那些佣兵厉声一喝,警惕的朝周围看去,当目光触及到不远处树上的那抺小小的身影时,微皱了下眉头:“小孩?”这地方,怎么会有小孩进来?

    “阿嚏!”她摸了摸鼻子,又打了个喷嚏。

    “小孩,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一名佣兵冲着她喊着,凌厉的目光带着几分警惕的在打量着她。

    “叔叔好。”

    云笑冲着他们甜甜一笑,纯真的笑容,可爱精致的容颜,轻易的博得他们的好感,再加上她只是五六岁大的孩子,佣兵们虽警惕,却也感觉她对他们构不成威胁。

    她拿过挂上树枝上的草药篮子抱在胸前,对他们说:“我是来采药的,昨天夜里遇到狼群了,我就躲在树上。”

    “你这小孩胆子不小,竟然敢一个人进这里面来,就不怕被野兽吃了?”一名佣兵大笑着,盯着她瞧着,朝她走了过去,越是靠近,越发现她长得精致可爱,那小脸蛋粉嫩嫩的就像能掐出水来一般。

    “我避着野兽走,就没事了呀!”她眨着纯真无辜的大眼睛,笑盈盈的说着。

    而这时,那些佣兵的目光盯着云笑瞧了瞧,而后,他们围在一起也不知小声的说着什么,最后,看向她的目光多了几分不明的东西,脸上的笑容也深了几分:“小娃,你下来,这林中危险,跟我们一起安全点。”

    看着他们那笑容,云笑莫名的想起了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这一句话,心下虽然对他们的所谓‘好心’很不以为然,但脸上仍是笑意盈盈,纯真而不懂世事的模样:“叔叔要带我一起走吗?”

    “嗯,你跟着我们一起吧!安全点。”

    她想了想,有些不安的问着:“可是我会拖累你们的,要是拖累了也不要紧吗?”

    “我们这一行人还怕你一个小孩拖累不成?再说,不过就是一个孩子,能怎么拖累我们?下来吧!”他们哈哈大笑着,心里已经盘算着,将这么精致可爱的孩子卖掉的话能卖到什么价钱。

    “好。”云笑一听,当下笑盈盈的点了下头,背着草药篮子从树上跃了下来,朝他们走去。

    “走吧!”见云笑走向他们,那些佣兵们便大喝一声,挥手示意,再度整队出发,朝林中走去。

    “小孩,你家住哪里?怎么会一个人来这里面采药?有没人跟着你一起来?”边走着,一名佣兵一边问着,打听着她的事情,以便好下手。

    “我家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我跟我师傅学医,师傅让我来找草药,自己就跑到城镇去了,没跟着我。”云笑手里拿着不知从何处捡的树枝,边走着,边打着周围的草,看着毫无防备的回了那佣兵的话,实则,一双半敛着的眼睛却是骨碌碌的转动着,心下在打着鬼主意。

    “哦?那你师傅不怕你出事啊?要是被这森林的野兽吃了怎么办?”

    听到这话,云笑仰起头,眨巴着一双纯真的大眼睛,道:“可是我一路上也没遇到野兽啊!”她只遇到灵兽,野兽还真没遇到。

    “呵呵。”那佣兵笑了笑,也没再开口。

    “佣兵叔叔,你们是在这森林里出任务吗?”她仰着头好奇的问着。

    “出任务?嘿嘿,是的,我们是在出任务。”那佣兵嘿嘿的笑着,那目光,那脸上的神情,怎么看着都觉得有几分的怪异。而其实,他们并非正规佣兵,而是在森林中抢掠的黑佣兵罢了。

    云笑的目光从他身上掠过,见他腰间的乾坤袋好似装得鼓鼓的,眼珠子一转,狡黠的一笑,边走着,边哼着小曲儿,欢快得如同一只蝴蝶一般穿梭在那些佣兵的身边,因为看她是一个五六岁大的孩子,而且看起来也不像狡猾的人,因此也没怎么防备,所以他们腰间的乾坤袋被她悄然无声的拿去丢进空间时,那些佣兵们都还没察觉到,直到,云笑打算对那为首的佣兵头子下手时,才被发现了。

    “你干什么!”那佣兵头子猛然一喝,厉目扫向云笑,一手则按在腰间,其他的佣兵一见,也本能的摸向腰间,才发现腰间的乾坤袋已经不翼而飞,顿时惊呼声一片。

    “我的乾坤袋呢?”

    “我的也不见了!”

    “是那小孩!”

    “抓住她!”

    然,云笑在失手后,却已经跃到了几米外的一棵大树上,对着那群佣兵咯咯直笑着:“你们的乾坤袋当然是被我拿了呀!要不这样吧!我给你们回点礼?”说着,手中的树枝往茂盛的树上一挑,一个黑蜂窝就朝有底下的那群佣兵飞去,其实的一名佣兵因为没看清是什么,拔出腰间的佩剑就是一砍,却是将那黑峰窝劈成了两半,刹那间,成千上万只黑蜂嗡嗡嗡的冲了出来,朝那些佣兵们叮去。

    “嘶!不好!是黑头蜂!快跑!”一人惊呼出声,双手抱着头拔腿就跑,只是,那些黑头蜂太多了,压根就让他们没办避开,而一些想要用剑去对付,可这一砍下,却砍不到几只,其中有几个是火属性的佣兵,他们本来可以运用火焰将黑头蜂烧死,可那黑头蜂一往他们身上叮,饶是他们想用火焰燃烧也腾不出手来,相反着,那剌疼又火辣辣的感觉,让他们心头发慌。

    在这林中走动,谁不知道这黑头蜂是有毒的?被叮上了那还得了?

    “快跑!快跑!”他们大喊着,抱头乱窜着,头上手背上都被叮出了一个个的大包,由于被黑头蜂叮咬过多,有的佣兵脸色泛紫,身体抽搐着往地上倒去,口吐白沫,直至昏死。

    云笑早已经躲到了远处,而且在周身之边还设下一个小小的结界,那些黑头蜂是奈何不了她的,蜂窝被毁,黑头蜂们的怒火便都发泄到了那一伙佣兵上,看着那些佣兵有的昏死在地上,她并不觉得同情,那些人以为她没听见?见面就想将她拐卖,也不看看她是那么好拐卖的吗?

    再说,看这些佣兵连佣兵应有的样子和规距也没有,准是在森林中抢掠的那些黑佣兵,这些人就是死了也不足惜,这样不用她动手,让那些黑头蜂去对付他们,正好可以让她省不少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