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70 笑笑的手段

    “洗好了出来。15[1看書网言情内容更新速度比火箭还快,你敢不信么?”月无双说着,迈步往桌边走去。

    而在桶里扑腾着的云笑,转动着眼珠子,迅速的脱掉衣服洗了个澡后,便起身从空间拿出另一套衣服穿上,又跑到了他的身边,这一回,不再问他,而是直接伸着小手去帮他把脉。

    月无双看着她,眼中笑意点点,也没抽回手,就那样任由她把着脉。看着她歪着脑袋一脸的疑惑之色,粉嫩嫩的小脸蛋因刚沐浴好而泛着一层粉红,小模样看着要多可爱就有多可爱,看得他心底一柔,连神情也柔和了几分:“怎么样?”

    “奇怪,怎么没事?师傅你怎么会没事?”她好奇的问着,那药物按理说他应该中了药的啊!

    “你学医的,难道不知道有种体质叫百毒不侵?”他好笑的看着她,见她将湿渌渌的头发垂在身后,便道:“转过身去。”说话的同时,一手朝那屏风那边一吸,取来了一条浴巾,帮她擦着头发。

    听到他竟然是百毒不侵的体质,她暗叹了声可惜,本来还打算看看师傅中了那药会怎么办呢!谁知那么厉害的极欢散对他居然还起不到效果,边想着,边道:“师傅,那个人修炼的是采阳补阴的功法?”

    “也许吧!”月无双对那被拉去处置的人并不感兴趣。

    “师傅,今天我下溪摸田螺了,还抓鱼,我还烤鱼吃了,还有两个小孩掉水里了,我救了他们。”她一边玩着手指头,眼珠子直转着,将今天在外面的事情跟他说了一下。

    “你以前也总这样玩?”他将浴巾放到一边,双手握住了她的头发,灵力一运,原本还微湿的头发便干了。

    “没有,我以前跟着我娘亲和爹爹在一起,他们说我们要多修炼,自己在外面才不会受伤,我经常跟哥哥两人一起修炼的,哥哥就很少玩,我有时就会偷跑出去玩,我娘亲他们知道,不过也没说什么的,我跟我哥哥打架总打不过他的,不过我现在实力提升了很多,到时见到哥哥,一定比哥哥厉害了。”说到这个,她又得意起来。

    月无双将她抱起,往里面的床走去,将她放在床内侧,自己在外侧躺了下来,伸手再将她搂了过来,按在胸口处便闭上了眼睛:“睡觉。”

    云笑瞪大了眼睛,看着闭着眼的他:“师傅,这么早,哪里睡得着?还有,我不小了,我可以自己睡的,我娘亲说,男女受授不亲,就算是师傅也不可能睡在一张床上的,只有像我爹爹和娘亲那样的才能睡在……”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点住了昏穴,整个人如同睡着了一般的闭上了眼睛。

    见终于安静了下来,月无双满意的勾起唇角,也沉沉的睡去。

    次日,清晨,他们用过早餐后,便迈步出了外面客栈,却意外的看到昨日一起玩的几个小孩,看到他们,云笑诧异的上前:“你们怎么来了?”

    “笑笑,我让我娘做的烙饼,给你路上吃的。”半大的孩子有些羞涩的将包着的十几个烙饼递上前给她:“这个是我娘今天很是就起来做的,还热的。”

    云笑看了看月无双,见他微点了下头,便上前一步,伸手接过了,果然,触及双手时还有些热,不由的扬起了笑容:“多谢,我也挺喜欢吃烙饼的,有了这个,我路上饿了就可以吃了。”

    “我也有东西给你,是咸梅子。”昨天掉下水的小男孩也将双手拿着的东西递上前给她:“这是我家里自己晒的,给你当零嘴吃。”

    “我也有,这个也是我特意带来给你的。”几个孩子也忙将自己带来的东西塞到她的手里,他们昨天回去后就商量着,送她点什么,但他们普通百姓家,有的东西都是最平常的。

    看着怀里满满的东西,云笑有着说不出的感动,一天的玩伴,知道她要走了,却给她送来了这些东西,看他们身上的衣服有的补了再补,想必家境也是很贫穷的,也许这些东西他们平时都不一定有得吃,却给她送来了。

    想了想,她对他们说着:“你们站这里等我一下,不要走哈。”说着,抱着东西又进了客栈。

    几个孩子面面相觑,也不知她想做什么,但站在原地等着,不时好奇的看着面前一身白色衣袍,长得如同天人一般的男子。不多时,便见笑笑跑了出来,手中多了一些东西。

    “这个给你们,你们回家了再打开,拿着,都拿着。”她一人给他们一提,而后,笑盈盈的看着他们:“我要走了,你们也回家去吧!”

    几人愣愣的看着手里的东西,因为包着,也不知是什么,想说些什么,却见他们几人已经是迈步离开了。看着笑笑边走边朝他们挥就挥手,他们站了一会,便也一同回家去。

    “师傅,你吃烙饼吗?”云笑从空间中拿出一个还热着的烙饼,闻了闻,香喷喷的味道让她不禁食欲大开。

    月无双看了她一眼,笑问:“你给了他们糕点做回礼?”

    “嗯嗯。”她一边吃着烙饼,一边点着头。

    “还有呢?”

    “呵呵,还有金币,什么东西都不如钱来得好,他们身上的衣衫补了再补,想必家里也是没什么钱的,我又不缺钱,送他们钱帮助一下才是最好的,再说,我娘亲说了,出门在外,什么都可以不带,钱就不能不带。”她笑眯着眼,一边吃着烙饼,一边说:“这韭菜烙饼真香。”

    听到她的话,月无双笑了笑,迈着步伐走着,看着前方,道:“下一个地方是一处布满灵兽的森林,我们直接穿过那片森林到达下个地方,而在那片森林里,我不会跟你一道而行,那里就当给你的历炼,也可以试试你的身手到了哪里,到时一切事情自己解决,也不能让金龙帮你,知道吗?”

    “嗯嗯,知道,知道。”她边点着头,对他所说的历炼是充满是期待,以前她爹爹也有给过类似的让他们历炼,不过她大部分都是跟她哥哥一起的,她对付不了的就由她哥哥对付,现在只有她自己,她也想知道自己的战斗力是不是真的提升了。

    一路走着,不多时,几人又开始御剑飞行,来到了月无双所说的地方才从飞剑上下来,站在原地,月无双看着她,示意着,她自己走进去。

    “师傅,你会跟在暗处?”她看着他问着。

    月无双看了那片森林一眼,道:“你步行穿过这片森林,到下一个城镇,我在那里等你,冷语会在暗处保护你,但,她只会在你有生命危险时出手,其他的时候都得由你自己解决。”

    “好,师傅放心,我一定会活着走到下个城镇找你的。”她笑眯着眼睛说着,小模样纯真又可爱,只是这话让月无双听了眉头微挑了一下,目光定定的看着她,却也没说什么,只是唤出了飞剑凌空而上,那黑衣护卫也当然是跟在他的身后而去。

    只剩下冷语和云笑两人,云笑看了看冷语,冲她一笑后,自己便脚步轻快的迈步走进了那片森林,横跨这片森林,也不知要多久时间,她想要尽快去见娘亲,当然是能多快通过就多快通过了。

    随着她进入森林,冷语也暗中跟在了不远处,虽然主子没说什么,但她清楚的明白,小主子若是出了事,她也绝对不会好过。

    而云笑虽然没有御剑而行,但却是脚下踩风,以着诡异的步法直往林中而去,这让暗中跟在后面的冷语都有些诧异,不敢大意的紧随着,就怕一眨眼就跟丢了,可当看到云笑脚下生风,甚至会自动避开那林中出现的一些低级的灵兽直往里面走去时,嘴角不由微抽搐了一下。

    这样避开着灵兽走,哪里能算是历炼?她该不会就想着穿过这里就行了吧?

    脚下如生风,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就已经到了内围,到了内围后云笑放慢了脚步,因为她看到了一些有用的草药,便将空间中她在宫殿里用的那个装灵药的小篮子拿出来背在背上,把摘好的草药放了进去,时而蹲在草丛中挖着草药的根,那小心翼翼的模样,还真有几分学医的架势,只是不消一会,原本还算干净的衣服就沾上了不少的泥土与草屑。

    不远处的草丛中,伏着一头圣兽级别的豹子,那豹子撑起前身盯着那抺背对着它的小小身影,嗜血的眼睛让人见了都不由的有些心头发寒,它放轻着脚步,迈着步伐一步步悄然无声的走近,眼见还有五米远就要到她身边时,猛的低吼一声往前一扑,豹子的嘴大张着,露出了那尖锐而锋利的牙,似乎是瞄准了云笑的脖子咬去。

    暗处的冷语看着那一幕,心口微提,毕竟她再机灵也不过就是五六岁的小女孩,此时一出现就头实力不弱的圣兽,她又背对着那圣兽,可知危险已经在朝她靠近?

    然后,就在冷语为她担忧的瞬间,云笑突然间跃了起来,避开了那头豹子的攻击,手中不知何时已经握着锋利的匕首,平时总是笑意盈盈的眸光此时泛着精光,矫捷的动作伴随着她灵活的身形,手中的匕首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剌向了那头豹子,一刀狠狠的剌入了它的后腿部,这本来是致命的一击,但那豹子被剌中后,却是惨叫了一声,巨大的身形微晃着走了几步,再砰的一声倒向了地面。

    这样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暗处的冷语不由的一怔,同时,心头更是心惊,目光不可思议的看向了那抺小小的身影,这一刻,她突然明白,也许,她是小瞧了这个小主子了。

    云笑握着手中染血的匕首,忽的转头,冲着冷语藏身处扬起了一抺纯真而无害的笑容,然,这抺笑容看在冷语的眼中,却是让她的目光越发的深幽起来。

    “你说你,盯上谁不好?盯着我干嘛呢?”云笑走到那头豹子的身边,伸出小手拍了拍它的脑袋,笑眯眯的道:“放心,死不了的,不过你一时半会也动不了,我在匕首上涂了药的,嘿嘿。”说着,她将背上的篮子取了下来,从里面取出了一种草药,就那样蹲在地上捣弄起来,一边对着那头已经开了灵识的豹子说着。

    “虽然我不杀你,不过你败在我手上却是事实,所以我得给你留点纪念,下回见了我要躲得远远的,第一次不杀你,第二次若是遇见了,我可就要宰了你了。”

    那只浑身动弹不得的豹子瞪着一双眼睛盯着她,却发现连吼叫也没力气,后腿处的那道伤口除了匕首剌下来时很疼之外,现在已经没有知觉了,但鲜血却还在流着,它盯着眼前这个小小的人类,看着她就那样蹲坐在它的旁边捣弄着那些黑乎乎的药汁,不知为何,莫名的打了个寒颤。

    “好了。”不多时,云笑笑眯着眼睛抬起头来,对那豹子说:“这是我独门研制的‘不掉墨药汁’,还没实验过,不知药效是永久的还是三年,就拿你来试验一下。”她说着,从空间中取出了一支大毛笔,蘸了些墨药汁后便在那只豹子的额头上写下一个大大的败字,而后,又在它的身上写上数字一。

    “嗯,这样就行了,到时我就可以跟师傅说我打败了多少只兽兽了。”她满意的点了下头,将东西收了起来,又背起那草药篮子,而后,拍了拍豹子的头:“乖,你就在这里躺着,不过,你可要记着,不要追着我了,否则,我会杀了你的。”说着这话时,她明明是在笑,但那目光中的冷意与杀气还有那一丝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威压,似乎,有着上古神兽的威压在时面,顿时,让那头豹子惊得不敢再瞪着眼睛。

    云笑哼着小曲子,手里拿着一根树枝随意的打着周围的草,迈着轻快的步伐,往林中走去。而后面,冷语从暗处走了出来,瞥了那头悲催的豹子一眼,迅速的跟上了那前面那抺小小的身影。

    ------题外话------

    这是存稿君了。终于有了存稿了。泪崩啊,妹纸们有票的砸过来,月尾我应该会万更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