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69 相处的时光

    清凉的溪水浸着小腿,打赤着的脚丫子踩在溪子里面,那脚底传来的微微剌感,让她倍感新奇,也学着他们弯着腰,伸着手在泥沙里面摸了摸,手中触及一颗东西,便拿了上来,问:“是这个吗?”

    “就是这个,这个就是田螺,我娘总炒这个给我们吃,很好吃的。不是所有站都是第一言情首发,搜索15;1看書网你就知道。”一半大的孩子见她摸到了田螺,便对着她喊着:“你小心点,别掉水里去了,那深的地方不能去。”

    “知道啦!”云笑也笑盈盈的应着,回头对着那两个站在边上的小孩喊着:“你们两个可不能下来,乖乖站着看就好。”

    听到这话,几个孩子都咯咯笑了,因为她自己也跟他们那两个一般大,却用着那样老成的话语对着那两人喊着,怎么听都觉得好笑。

    而那站在边上的两个孩子,看到他们可以下水玩,几次都忍不住的也想脱掉鞋子跟着走下去玩水,尤其是看到他们几人玩得开心,压根就顾不上他们两人时,那小男孩拉了拉小女孩的衣袖,小声的道:“我们到那下边去,那里的水应该不深,我们就在那里玩好不好?”

    小女孩本来也想玩的,可又想起家里大人的叮嘱,有些犹豫,但一看到那溪水里的几人玩得那么开心,她也想试试下了水是什么感觉,于是便点了下头,两人悄悄的走到下方一点的地方去。

    云笑这边的几人没注意到他们两人去了下方,他们在摸田螺摸得开心,原本见云笑穿得那么漂亮像有钱人家的小小姐一样,但现在,见她跟他们一样卷起裤脚在溪里摸田螺,一下子距离就拉近了,玩得开心之时,还互相泼着水玩,可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扑通一声,以及一声惊呼声。

    “啊!蛇、蛇!”

    那在不远处的溪边玩耍的两个孩子,因为看到水中有蛇游了过来,吓得往后退后,可慌乱中却往深处退了过去,扑通的一声一头栽进了水里,两个五岁左右的孩子在那水里连站都站不起来,只见那手在水面上挣扎着,水花因他们的舞动而飞溅而开,许是被水呛住了,挣扎没几下便沉了下去,看到这一幕,云笑这边的几人不由一惊。

    “不好了!他们掉水里了!快,快去救他们上来!”两个稍大一点的孩子惊呼头上,迈着大步往那边跑去,只是水力的阻止,步伐根本不快,而就在这时,一抺小小的身影踏着水面凌空掠过,赤着的脚丫头在水面轻点,几个飞跃,便到了那两个孩子沉下去的地方,她俯下身子,伸出两手往水中一抓,哗啦的一声,将两个孩子从水中拉了上来,迅速带往岸边。

    而这一幕,也惊呆了那几个半大的孩子,谁也没想到她竟然真的会飞,会在水面飞……

    云笑将两个孩子平放在地上,见他们两人因为呛了水已经昏迷,当即双手往他们的腹部使劲一压,同时暗暗运用灵力气息将他们腹部的水逼了出来。

    “咳咳!”

    两个孩子不约而同的咳嗽了一声,嘴里喷出了水,也悠悠的转醒,只是,两人似乎受了惊吓,此时浑身湿透,脸色苍白,眼中还含着泪水,一副后怕的模样看着赶到他们身边的几个半大的孩子,以及蹲在他们身边的云笑。

    “好了,没事了。”云笑轻呼了口气,见他们醒来,这才道:“不是叫你们不要下水的吗?你们这么小,掉到水里去会没命的,下回可不能这样了。”吓死她了,这几个孩子都是跟着她来的,要是出了事就麻烦了。

    此时,她压根就忘了,她自己也不过就是一个不满六岁的孩子。

    “呜,蛇,我被蛇咬了,会不会死?”小男孩一手握着脚,终是忍不住的哭了起来。

    云笑看了一下他被咬的伤口,道:“没事,那水蛇没毒的,顶多就是疼一下,不会死的。”她双手叉着腰轻呼着气,一转头,见那几个半大的孩子一脸崇拜的盯着她看,便问:“干嘛这样看着我?”

    “笑笑,你,你为什么会飞?”因为打水战混熟了,也知道她叫笑笑,但却不知,她会飞。

    “我娘亲教的。”她扬了扬下巴,笑眯着眼睛说着,而后,对着他们说:“好啦,不要玩啦,都穿着衣服回家去,这水边是危险的地方,如果没有大人带着,最好不要来,你们看,今天他们就差点被淹死了。”

    “呜呜……我不敢回家,我娘亲知道了我打死我的,呜呜……”旁边的小女孩也哭了起来,一身湿渌渌的,就连头发也紧紧的粘着,一身的狼狈,这样回去确实是会挨打的。

    看着他们两人,云笑眼珠子一转,道:“那要不,你们把衣服烘干了再回去?”说着,也不等他们点头,便冲着空气大喊着:“冷语,冷语。”

    黑色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的出现在她的面前,吓坏了那几个孩子,只是,她并没有看那几个孩子,而是将目光落在云笑的身上:“小主子。”

    “冷语,你帮我捡些树枝来吧!我帮他们烘干衣服。”

    “好。”她应了一声,又如鬼魅般离开。

    “笑笑,她是谁啊?从哪里冒出来的?她看起来好吓人。”几个孩子待冷语一走,便小声的说着。

    “她不是坏人就是了,不用担心,你们两个把衣服脱下来,外面的衣服脱下来就好,里面的我可以帮你们烘干的。”

    两个孩子一听,便将湿渌渌的外衣脱了下来,剩下里面单薄的里衣,不由的觉得有些冷,嘴唇微微颤抖着。云笑一见,走上前,双手运起灵力气息抵在他们的背后,将他们身上那单薄的里衣用内力烘干,看着他们新奇崇拜的目光,不由的觉得很有成就感。

    “外衣比较厚,消耗灵力比较大,我就不帮你们烘了,用火烘就好,溪里有鱼,我抓几条上来烤着吃怎么样?”她建议着,不待他们开口,又跑到溪边去,凌空掠过水面,掌风朝水中一击,砰砰的几声响起,水花溅起的同时鱼儿也被炸了上来,她手掌一拍,便将那鱼儿扫向岸边。

    “哇!好厉害!”几个孩子惊呼着,那一双双的眼睛泛着亮光,崇拜的看着她。

    不多时,冷语抱着一把树枝回来,放在地上,帮他们生上了火,而后就要退下之时,却又被笑笑唤住了。

    “冷语,你帮我处理鱼吧!我等会烤好了请你吃。”云笑笑眯着眼睛,见冷语的身形有那么一瞬间的僵硬,眼中的笑意越发的深了。

    冷语没有开口,但却将那些鱼拿到溪边去,一条条的处理干净后送过来给云笑,云笑带着几个孩子坐在火堆边,一边说:“你们可记住我的话了,下回没有大人跟着,可不能到不水边去,还有,也不能学我生火烤鱼。”

    “为什么?”水边危险他们经过这一次的事情也知道了,可为什么不能学她生火烤鱼?

    云笑朝说话的小男孩瞥了一眼,道:“你们没听说过水火无情吗?水跟火都是最危险的,水会淹死人,火会烧死人,要是点燃了什么地方引起火灾,你们有办法扑灭?”

    “你怎么懂那么多?”

    “我娘亲教我的啊!”说起她娘亲,她脸上的神采异常的飞扬。

    几个孩子边好奇的问着她一些事情,而云笑一边烤着鱼,一边跟他们闲扯着,直到,闻到烤鱼的香味传来,几人皆是眼睛一亮,咽了咽口水。

    “嗯,快好了,洒上一些调料就可以吃了。”她一边从空间拿出东西往烤鱼上洒着,递过两条给最小的那两人,又给另外的几人也弄好了几条,递给他们之后,她自己的拿着一条准备吃,目光朝周围一扫,不见冷语的身影,便喊着:“冷语,你要不要吃烤鱼?”

    “小主子,属下辟谷。”

    “哦,那好吧!”听着耳边传来的声音,她也不再多问,让他们把湿衣放火边烤着,自己也坐下吃着,一边跟他们闲扯着,直到,几人都吃饱了,那衣服也烘干了,云笑将火堆扑灭,这才道:“我要回去了,你们也回家去吧,那里还有鱼,你们要拿回去不?”

    “你要走了?明天你还出来玩吗?”几人有些不舍的看着她。

    云笑摇了摇头:“明天我就走了,不出来了。”

    “那我们把鱼带上,回家去,对了,笑笑你住哪里?”稍大的那孩子问着。

    “住在你们今天玩的那对面的客栈。”她笑盈盈的说着,帮着他们把鱼捡起来,跟他们几人边走边说着,往回走去,直到,回到客栈前面时,她才朝他们挥了挥手,迈步走进客栈,而一直跟在暗处的冷语也在这时现身,跟在她的身后。

    二楼处窗口边坐着的月无双将云笑进客栈前的那一幕收入眼底,凑近唇边的酒杯掩去了唇角的那一丝宠溺的笑意,他敛着眼眸,静坐着,而就在他的对面,坐着的那名美艳的女子却是痴痴的看着他,也不介意他不开口搭理她。

    “公子,一人独饮哪里有什么滋味?不知,我陪你喝几杯?”美艳的女子再度开口说着,身体往前倾,就想要去碰他的酒壶,可却在看到他投来的那一瞥时,手僵在了半空。

    窗口处一阵轻风吹过,淡淡的清香在空气中弥漫而开,似女子身上的体香,又似胭脂香,很是清新,也甚是好闻。

    走上二楼处的云笑闻到那阵香风,灵动的眼睛闪过一抺光芒,目光落在了那名美艳的女子身上,笑意盈盈的走上前:“师傅,我回来了。”打过招呼后,她便将目光落在那美艳的女子身上,眨了眨纯真的眼睛,继而,看盈盈的对月无双道:“师傅,这个姨姨香不香?”

    听到这话,月无双挑了下眉头,看着一脸狡黠的云笑。而那美艳的女子唇边的笑意一僵,脸色也有了一丝的难看,目光也终于从月无双的身上移开,落在了云笑的身上,而后,起身对月无双道:“公子,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只是,她脚步才达出,却被一旁的冷语拦住了。

    “你做什么?”那美艳女子不悦的盯着冷语,而冷语连应也没应她一声,只是拦着她不让她走。

    月无双看也没看那边,而是将目光落在云笑身上,问:“什么药?”

    “师傅,这个姨姨看来为很让喜欢你喔!极欢极乐散可是跟其他的兴奋药物不同的。”云笑狡黠的笑着,明知月无双对医药这方面的认知比较少,却没细说。

    “那个女人由你们处理。”他淡淡的说着,冷语和站在他身后的冷言两人便将刀制住,带了出去。直到他们离开,空气中淡淡的气息似乎也随着窗口吹入的风而变淡了,月无双看着站在桌边的笑笑,目光在她的身上扫了一眼,而后,站起身将她抱了起来,不就往楼上走去:“今天玩得可开心?”

    “师傅,你不担心你中了那药?”她双眼泛着亮光,看着他俊美儒雅的面容,脸上笑意盈盈,只是那笑容怎么看都有几分诡异的味道。

    “我早让小二备了水,你到房中沐浴一番,换上干净的衣服。”他抱着她,推门走了进去,来到后侧,那里摆放着一个大浴桶,将她大浴桶前面的椅子上:“自己洗。”

    云笑眨着眼睛,好奇而八卦的问:“师傅,你是不是要去找个美人泄火?嘶!”谁知,话音一落,迎来的却是他的手指敲上了她的脑袋。

    “小丫头片子,一肚子坏水,满脑子不健康的东西。”他负手站在桶边,瞥了她一眼,见她摸着脑袋却没动,便挑了挑眉:“莫非想要师傅帮你洗?”

    “师傅,你身体有没感觉不舒服?”云笑还是比较在意这个,又再度好奇的问着。

    月无双看着她,唇角带着淡淡的笑意,忽的,伸手一弹,一股无形的力道从他的指尖袭出,将她推进了大涌桶里。

    “扑通!”

    “咳咳,师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