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68 童趣

    在大殿中处理事务的月无双听到她的声音,顺手放下手中的毛笔,抬头看向前方,当目光落在那朝他跑来的小小身影上时,整个人的神色都柔和了几分,唇角也微微的弯起一抺弧度:“慢点,这样连蹦再跳的成何体统?”

    “师傅,你说要带我去见爹爹娘亲的,我们现在就去好不好?我很想他们。15[1看書网言情内容更新速度比火箭还快,你敢不信么?”她跑到他的身边,双手抱住了他的一只胳膊使劲的摇晃着。

    “行了,别摇了。”他无奈的笑了笑,道:“你爹是去了天之界,不过估计路上有事情给耽搁了,现在还没到天之界的地界,而你娘还有你哥哥,因为前阵子出了意外被送到了赤之界,虽然已经没事离开了赤之界的地界,但此时下落也不明,想要找到他们还有些难度,再者,从这里去天之界也不是几天时间就能到的,此时去了无处寻人,你不真想现在去?”

    “啊?找不到他们吗?”一听这话,她整个人顿时蔫了下来。

    “也不是找不到,只是眼下他们还没到天之界,没有他们的消息,据我所之,你娘亲虽然是天之界的领主,但如今占领着天之界的却是她曾经的一个手下,她还要处理天之界内里的事情,若再过段时间再去找她的话,估计会好一点。”

    闻言,笑笑红着眼眶看着他:“你说要带我去找娘亲的。”

    看着她那模样,月无双无奈的一叹,摇了摇头:“那好吧!我们明天就去天之界,就当给你在外的历炼吧!”说着,他站了起来,牵着她的小手就往外走去:“走,现在回去准备一下,带上一些要用上的东西。”

    “师傅真好!”顿时,她扬起了笑脸,兴奋的跳了起来。

    月无双笑了笑,牵着她往外走去,回到院落中,让她往空间戒指中带一些路上要用的东西,又让人准备了一些糕点和零嘴给她路上可以吃。

    想到可以见到她爹爹娘亲他们了,笑笑一整天都笑眯着一双眼睛,嘴里一直哼着小曲儿,脚步轻快,看得宫殿中的众人也不由的露出笑容来。

    倚在软榻上看着书的月无双,看着那在如蝴蝶一般在忙碌着的小小身影,听着她嘴里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儿,看着她脸上一直带着的盈盈笑意,便笑着交待着:“笑笑,把你的衣服多带几套。”

    “师傅,我带了四套了。”她伸出胖嘟嘟的四根手指朝他比了比。

    “再多带几套,把那衣柜上层的都带上。”他看向那候在门边的一名侍女,吩咐道:“帮小主子把上层的衣服拿下来。”

    “是。”那侍女应了一声,快步上前,将衣柜打开,并将上面的十几套小衣裙拿了下来放在床上给云笑。

    “师傅,怎么要带这么多?我穿不完的。”她扭头看向他,去天之界,要不要带这么多衣服?

    月无双瞥了她一眼,淡淡的道:“我若没盯着你,几个时辰你就能把自己混成一只泥猴,女孩子家家的,要学会干净,还要优雅,这一路上,你也得给我学规距点。”

    “咯咯,师傅是怕我弄得一身脏,扑到你身上把你的白衣弄脏了吗?”她眨着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咯咯的直笑着:“我娘亲就优雅美丽,可是,我学不来她的优雅啊!我爹爹说我比男孩子还皮,我哥哥都不用爹爹和娘亲说的,他就能一整天一件衣服都干干净净的。”说起他们,她脸上又浮现了兴奋的笑意,也不再计较着带多带少衣服,又乐颠乐颠的跑去收拾。

    次日清晨,安排好一切的月无双便带着云笑,身后跟着一男一女两人,便离开了宫殿,往天之界而去,尤其路途较远,再加上还不知唐心他们到时在天之界的什么地方,因此,月无双便打算,这一路以笑笑的历炼为主,再游玩一番,走个两三个月到天之界的话,如果他们弄出了点什么动静,想要找到他们也比较容易。

    不知月无双打算这一路走个两三个月的笑笑,以为顶多十天半个月就能到天之界,因此,一路上十分的兴奋,直到,他们离开宫殿后,来到一个小镇上。

    一身白色衣袍的月无双,气质温文尔雅飘逸绝尘,他走在小镇中,优雅的步伐不紧不慢,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而跟在他身边的那小小身影,穿着粉色小衣裙,腰间系着一个漂亮的蝴蝶结,一头乌黑顺滑的头发上也系着粉色的蝴蝶结,两根垂落的粉色丝带随着她脑袋的转而而在风中飞扬着,精致的打扮引得小镇上一些在大街边玩耍的孩子投来羡慕的目光,又因为天天吃好睡好长得有些微胖,粉嫩嫩的脸蛋肉嘟嘟的,再加上那一双灵动而狡黠的眼睛正好奇的四处看着,引得那小镇上的一些同龄的小孩羞涩的跟在她的身后。

    “她的裙子真好看。”

    “她头上的蝴蝶结也好看。”

    “她的皮肤好嫩,肉肉的,好可爱。”

    “她的眼睛也好漂亮,好像晚上夜空的星星,闪亮闪亮的。”

    几个跟在笑笑后面的小孩,边走边小声的议论着,小镇难得看见这么好看的小孩,他们都好想靠近,可却也不敢靠近,因为她穿着跟他们不一样,看起来好像是有钱人家的小姐。

    听到身后那些小孩的声音,笑笑回头冲他们扬起了一抺可爱的笑脸。几个小孩没料到她会突然回头,还会对他们笑,一时间都看呆了,又是羞涩又是惊喜:“她对我笑了。”

    “才不是呢!她是对我笑。”另一个小男孩也跟着说着。

    旁边的小女孩则道:“她是对我们笑。”

    边上的那小女孩也跟着点头:“嗯嗯,她是对我们笑,她一定是听到我们在说她了。”

    前面的月无双斜了一眼身边的小丫头,眼中满满尽是笑意:“才这么大点就知道祸害人了?”

    云笑仰起头,绽开了笑脸,眨了眨眼睛,一副纯真模样的问:“师傅,你说什么啊?”

    月无双笑了笑,没再开口,而是走进了前面一处客栈中,笑笑紧跟在他的身边,而身后的一男一女则如同影子一般,一路一句话也没说,只是静静的跟着,几人走了二楼,月无双和云笑在窗口边坐下,那一男一女则一人站在月无双的身后,一人站在云笑的身后。

    “客倌,想请吃什么?”小二上前为他们两人倒了茶水后,微弯着腰站在一旁问着。

    “笑笑,你想吃什么?”月无双看向她。

    “我想吃瘦肉粥。”她人矮,坐着椅了脚不着地,桌子也微高,她要坐得很直才能够得着桌面。

    月无双转向那小二:“给她来碗瘦肉粥,再来两个小菜,一壶酒。”

    “好嘞,客倌稍等片刻,马上就来。”那小二说着,迅速退了下去。

    “师傅,我们今天就在这里休息吗?是不是明天再赶路?”

    “嗯。”他应了一声,目光看向外面。

    “那我等会出去转转好不好?”她眼巴巴的看着他。

    “让冷语跟着。”

    “好。”听到他的首肯,她欣喜的扬起了笑脸,双手放到了桌上,也四处的看着,不多时,小二端上了一碗瘦肉粥以及两个小菜和一壶酒,放下后又道:“客倌,若是不够需要别的,就喊小的过来。”说着才退了下去。

    有得出去玩,笑笑的心情格外的好,拿着勺子吃着粥,眉眼中尽是欣喜的神情。对面的月无双见了,唇角微微勾起,倒着酒轻抿了一口,看着她吃得很快,而那粥还冒着烟,便道:“吃慢点,不要烫到了。”

    “师傅,那你吃完就在这里等我,不要乱跑了,我玩够了就回来找你。”笑笑边吹着粥,小口小口的吃着,一边对着他说着。

    “好好玩吧!记得回来就好。”他看了她一眼,继而移开了目光,靠着椅背,手中端着酒杯,举止儒雅而带着洒脱的喝着杯中酒,目光时而落在外面的大街上,时而又看向了那吃着粥的云笑。

    云笑吃完后,这才看向身后站着的女子,问:“冷语,你要不要吃点东西?”

    “小主子,属下吃了辟谷丸,无须进食。”黑衣女子开口说着。

    “那好吧!我们走。”她从椅子上溜了下来,对月无双说着:“师傅,那我走了,你要在这里等我,不要乱跑了。”说着,迈步往外走着,又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般,顿住了脚步,对黑衣女子道:“冷语,你在暗处跟着我就好了,不要这样跟着我,你一身冰冷气息,很吓人的。”

    黑衣女子嘴角一抽,依旧是面无表情,只是点了下头:“是。”

    出了外面的云笑,如同放飞笼子的鸟儿一般,兴奋的四处乱窜的,小小的身影在大街上又蹦又跳,笑眯着一双眼睛,看到不远处有几个半大的小孩,便朝他们跑了过去,见他们在地上画着线,然后在比赛着跳远,便喊着:“我也想玩,你们带我玩吧!”

    那几个孩子听到话后回头一看,见是个长得很可爱的小女孩,便也点了点头:“好,不过我们在比较跳远,你是女孩子会玩吗?”

    “会啊!跳远我会。”笑笑眯着点,点了点头,脸上绽开了纯真的笑容。

    “不过你的衣服那么漂亮,要是弄脏了怎么办?”一名小男孩指着她身上粉色的小衣裙,明显的跟他们身上有补丁的是不一样的。

    “没关系,脏了回去换就好了,来来来,谁先来?”她像是孩子头一样的喊着,挽起袖子,兴奋的看着这些同龄的孩子。

    “我先来,刚才是我跳得最远,我跳一次给你看,你跟着我就行了。”一个稍大一点的小男孩上前,双脚合并站好,双手借力一挥,身体微弯,猛的往前一跳,大约跳出了一米二左右的距离。

    “轮到我了,我来。”笑笑也学着他的样子往前一跳,几个孩子都没想她能跳得远的,谁知她那一跳,竟比那稍高的小男孩都要远一些,看得几人一怔一愣的。

    “奇怪,她怎么跳得那么远?”

    “她好像脚一蹬就跳出去了,好像身体很轻的样子。”

    “我知道了,我爹说,有的修炼的人就是那样的,修炼的人都很厉害的。”一说到这个,几个孩子围上了云笑,好奇的问着:“你是不是跟大人一样会修炼的?怎么你跳起来像飞一样?”

    云笑笑眯眯的看着他们,道:“什么修炼?我不知道啊!我没修炼的,那可是大人才会的事情,我一个小孩哪里会。”看着几人那茫然又疑惑的目光,她眨了眨眼睛,问:“这小镇里有没什么地方好玩的?我只能在这里呆一天,明天就要走了,什么地方好玩点?”

    “我知道。”一小男孩眼睛一亮,举起了手大声的喊着:“我知道哪里好玩!”

    “真的?那我们现在去?”云笑兴奋的看着那小男孩。最后,加上云笑一共六个孩子便往一个方向而去,跟着那小男孩一直走,直到到了那小男孩说的地方,才知道原来那里是一条小溪。

    “就是这里,就是这里,这里面有好多鱼还有田螺的,我们有时会跟着哥哥他们来玩,不过我娘和我爹他们不让我们来这小溪玩的,说会掉水里,但我们每次都不会掉水里,是他们太大惊小怪了。”那小男孩边说着,一边卷起了裤脚,脱下了鞋子,对他们喊着:“你们小的不要下水,在边上看着就好,我下去摸摸有没田螺。”

    边上看着的几个孩子都有种跃跃欲试,几个稍大点的也跟着卷起裤脚下水了,只有一个小男孩和小女孩两人跟云笑差不多大,两人虽想下去玩,但却不敢下去,只好站在边上看着。

    云笑见了他们在水里摸得欢,而这样的她又没玩过,便将裙脚打了个结,脱下鞋子,也跟着走下水:“我也来了,我也来了,咯咯……”她冲着他们喊着,乐得咯咯直笑。

    ------题外话------

    推荐一下维丝的新文《凤临都市之无敌娇妻》是现代异能文,感兴趣的可以去瞧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