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67 守护的爱

    这时,那十几个中年男子中的一人压下心头的震惊与敬畏,缓了缓心神,朝唐心拱手行了一礼:“这位尊者,我们家主也是一时糊涂,还请尊者……”他的话还没说完,整个人扑通一声的便跪了下去,脸色惨白毫无血色,豆珠大的汗水滴落地面,身体微微颤抖着,一个字也说不出来。特么对于1'51看書网我只有一句话,更新速度领先其他站n倍,广告少

    强大的威压弥漫而开,直逼众人,不仅是那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的中年男子,就连那后面的十来人也是身形微晃,在那股强大的威压之下,也有种想要下跪的冲动,他们想要求情,但,却无法开口,这一刻,他们清晰的感觉到对方的强大,清晰的感觉到死亡离他们是那样的近。

    “求情?”唐心冷眼一扫:“想挖我儿子的眼睛,你们认为求情我会放过他?”她冷笑着,视线掠过众人惨白的脸色后,看向了那名被墨折断了手指的林家主,以及,扫过那被踩在地上的林秋怡,而后,对玄月和墨道:“这两人就交给你们,不要弄死了,让他们活着。”

    “是。”两人应了一声,玄月拉起那地上的林秋怡,看着她惊恐的神情,冷声道:“既然都瞎了一只,另一只也没必要留着。”说着,伸出了两根手指,慢慢的靠近了她的眼睛。

    “不……不要……不要……啊……”惊恐的声音带着无助与慌乱的传出,刹那间,两指剌入她的眼睛,半她的另一只眼珠子生生的挖了出来,那一幕,血腥而残忍,让在场的人都不寒而栗。

    无论是那林家主,还是那十几个中年男子,或者是那老林,他们都想开口阻止,但,强大的威压笼罩着他们,如同在他们的心头压着一座巨山,他们无法开口,只能那样眼睁睁的看着,看着那血淋淋又残忍的一幕。

    未了,玄月将那只眼睛丢在了地上,抬起脚,往那眼珠子上一踩,只听啵的一声,那眼珠子直接被踩爆了。

    林家主的身体在颤抖着,又惊又惧,又悔又恨,他的双眼流下了悔恨的留下了泪水,嘴角也因这巨大的冲击撞击心头而溢出鲜血,而是他,是他害了她的女儿,是他害了他的女儿啊!

    “现在知道怕了?已经晚了。”墨冰冷的声音在林家主的耳边传出,他一手提着他的衣领,血色的眼眸盯着他:“从你打他主意开始,就已经注定了你的下场,很喜欢挖眼?我成全你。”

    “嘶!啊……”

    倒抽一口冷气的声音伴随着一声惨叫划破了天际,惊得那退至百米外的林家子弟们心头一震,只是,相距百米,又有树木遮掩,他们只隐约看见那里似乎多了几抺身影,却看不清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众名少年们犹豫了一下,相视了一眼,便商议着过去看看。

    那边,一双眼珠子都被挖出来的林家主,双眼如今只剩下两个血窟窿,鲜血从那两个窟窿中涌出,触目惊心,让人连话都说不出来。那一旁的林秋怡,早已经在剧痛中昏死了过去,而那十几个中年男子,颤抖着身体,嘴唇微动,却无声,此时,他们看向那两名黑袍男子的目光,满满的是惊恐,畏惧,以及惊悚。

    他们也是经常在外历炼的人,见过的场面也不少了,可眼前的这两人,那样残忍嗜血的手段,血淋淋的一幕,深深的震撼着他们的心,就这样,他们动动手,就将他们林家的家主给废了……

    这样残忍嗜血的手段在玄月和墨的眼中,却却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他们不会对无辜的人出手,但,敢动他们的人,后果绝对是鲜血的教训!

    “既然我们主子要留你一命,我便留你一命。”墨冷声说着,冰冷的面容泛着森寒的气息,那双血色的眼眸中泛动着的寒意,让那些人不敢直视,而那被挖出双眼的林家主,剧痛之下,没有店昏过去已经是极限,他的身体在颤抖着,想反抗,可惜,身体完全动不了。

    看不见的黑暗世界,带给他的是一种慌乱以及无措,他如惊弓之鸟一般的无助,却没人可以救得了他,就在他猜测着,担心着对方还想怎么对他时,一只手覆上了他的头顶,灵力注入他的身体里,竟是废掉了他一身的修为!

    “不、不!”尖锐的声音凄厉的传出,他的脸上尽是惊恐,然,他一身灵力的消散,容颜迅速的衰老,眨眼间,他就从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变成了一个七老八十的老者,白花苍苍,面上布满了皱纹,就连牙齿都掉得剩下没几个,那原本挺直的腰杆也弯了下去,瞬息间的变化,惊呆了所有人。

    “嘶!那、那是家主?”那赶过来的年轻少年少女们都被那一幕给惊呆了,实在不敢要瞧那个容颜迅速变老的人就是他们那威严蕴含上位者气势的家主。

    “不要过来!”老林冲着那些想要过来的林家子弟喝着,因为怕他们过来冲撞了那三人,引祸上身,顾不得自身被强大的威压笼罩,强行冲破,因此,气血上冲,喉咙一咸,鲜血从口中溢出,脸色也越发的苍白。

    只是,他的担忧是多余的,唐心虽不是什么烂好人,但也不会对无辜的人下手,更何况,那些人没有伤她的儿子,就算她再怒,也不会迁怒旁人。

    玄月和墨丢开了那两人,拿出水囊倒着水洗干净了手上的鲜血,这才走到唐心的身边,也是这时,众人才看到她究竟在做着什么。

    只见,她将那忍着痛的小孩抱着坐在一块小石头上,小心翼翼的将他身上染血的小衣袍撩起,看到里面那染着鲜血的里裤和那血淋淋的伤口,她皱着眉,眼底划过一抺心疼,却一声不吭的从空间中取出一个小瓶,打开瓶子,动作轻柔的往伤口处滴下,那泛着幽绿光芒的液体被那伤口吸收之后,竟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的愈合着。

    饶是身为医师的老林也不曾见过这般特效神奇的神奇药液,双眼瞪得大大的看着她手中的那个瓶子,想不出,那里面泛着幽绿色光芒的液体到底是什么来的。

    看着伤口以着肉眼的速度恢复,就连那先前的剧痛也随着伤口的复原而再感不到一丝的痛意,云曦心一喜,扬起小脸,可当看到他娘亲淡漠的脸色时,却又黯然的垂下了头。

    娘亲还在生气呢!都是他不好,让娘亲担心了。

    处理好云曦的伤口后,唐心收起药后站起身,清冷的目光掠过林家的众人,最后,将视线落在那十几名中年男子和那老林的身上,淡淡的问:“废了你们林家的家主,你们可有意见?”

    众人动了动唇,这事情本就是他们家主的不对,虽说对方手段残忍嗜血,但,若非那孩子的娘亲他们出现,那个孩子的眼睛不也是要被家主生生挖出?对一个无辜的孩子下手,他们家主的手段又何尝不残忍了?

    空气中的威压已经被他们收回,他们也不再感觉到说话困难,老林强忍着内伤,拱手朝唐心行了一礼:“这位尊者,这件事情是我们家主不对,如今事已至此,希望尊者不要为难我们林家的小辈。”家主落得如今这下场,是他自己咎由自取的,实在是怨不得别人,若他肯听他劝,又怎么会弄成这样?这三人的实力那样强大,别说他们不敢有意见,就是真有意见,也不敢对他们动手底。

    唐心的目光看向他,淡淡的道:“冤有头债有主,我们可不像你们林家的家主一样,对一个孩子动那样令人不耻的手段。”说着,目光瞥向那奄奄一息的趴在地上的林家主,看着他苍老的身躯,以及那两个血窟窿,心中的怒火也渐渐的消散,她也不再看云曦,而是对玄月和墨道:“走吧!”

    “娘亲!”云曦一急,想要跟上前,却在听到她的话后停下了脚步,心中有些不安。

    “不要跟着我,自己穿过这片山林,若是再出这样的意外,你就回天界去。”她头也没回的说着,迈步继续走着。

    “玄月叔叔,墨叔叔,娘亲生气了怎么办?”云曦眼眶微红,他娘亲很少这样对他,那样冷淡的话语,远比她怒骂他一顿还要让他难受。

    看着他微红的眼眶,想到他也不过才五岁多,不由的放轻了声音,道:“她也是担心你,这次你犯的这个错误要好好反醒,也要牢牢的记住这次的教训,我们不可能时刻在你的身边保护你,今日若非有我们暗中跟着,你说,被封住灵力的你,手脚被捆,你如何自救?”

    “我知道错了,我以后绝对不会再犯了。”他微垂下了头,掩去眼中那想要掉下来的眼泪。

    “没事的,她过几天就不会生你的气了,你自己穿过这山林要小心点,除了要有防人之身,也要有应对紧急事情时的灵敏反应,身处陌生的环境时刻都得保护着警惕,否则,随时都有可能丧命。”

    “嗯。”他点了下头。

    “打起精神抬起头来,你娘亲一直在看着你的,莫要让她失望了。”墨也开口说着,拍了下他的肩膀,这才和玄月一起迈步走向唐心。

    听到他们的话后,云曦抬起头来,看着他们走远的背影,看着他们的身影消息在林中,他抬起衣袖拭去眼角的泪水,打起精神来,心中暗暗的下着决定,他一定不会让娘亲失望的!他一定不会再让娘亲担心的!

    一瞬间,精致的小脸上又恢复了平时的冷峻神情,眉宇间多了一抺的毅然,他看了那林家的众人一眼,而后,目光落在地上的两人身上,那两人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报应,已经无须他再动手,当即,带着小猴迈着脚步就朝林中深处走去。

    看着眼前的那一幕,林家的众人此时又怎么会不明白,这是那孩子的娘亲给那个孩子的一个考验,想要他成长,想要他懂得人心的险恶,想要他自己可以应对突发的事情,他们不懂她为何要对一个五六岁大的孩子这般的严厉,给那孩子这么艰难的历炼,但,正如那个黑袍男子所说,她一直在看着他,哪怕她在暗处看着她的孩子被他们家主剌伤也没出现阻止,看似冷情,冷血,但,她先前小心翼翼的帮那孩子上药的那一幕,却有着浓浓的母爱在里面。

    他们不知他们那几人的身份,但从他们气度与实力来看,定不是一般的人,那样的人,身边必定是危险重重,若非如此,那个女子又怎么会那样严厉的对她的孩子?爱他,希望他能平安,最好的办法不是让人保护他,不是让他有自保的能力,这一点,他们为人父母的最是清楚。

    看不到那三人的身影,也感觉不到他们的气息,而那小男孩的身影也已经消失在那茂盛的林中,他们收回目光,看着地上的家主和少女,不由的低叹一声。

    那些林家年轻的人都围了过来,纷纷问着:“到底出了什么事?”

    那十几个中年男子没有回答他们,只是对他们道:“出来几个人,抬着家主和秋怡回去,这次的历炼到此为止,回去后,今日这里发生的事情私底下不许议论,否则,族规处置!”

    众人一听,心下一惊,连忙应着,也不敢再多问,只听着他们的吩咐,将家主和少女抬出山林,而他们一众的人,也老老实实的跟在十几名中年男子的身后,步出了这片山林。

    而在另一边,修炼一日千里的沐云笑因为她身上所得的机缘,实力一级级的提升着,在月无双的宫殿中,她每天做的事情除了修炼就是研究着她娘亲教给她的医术,虽然没有她娘亲在身边,但她在医术这一方面的天赋明显的比云曦还要好,再加上她拿着月无双这宫殿中的人做着实验,实力与医术都略有所成,便越发的想要去见她爹爹和娘亲以及哥哥了。

    这一日,还没进大殿,便大声的喊着:“师傅,师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