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66 挖眼

    林家主因他们的话而皱起了眉头,冷眼扫向他们:“没听见我的话吗?全部退到一百米外!”

    那十来个中年男子见状,相视了一眼,而后,其中一人对身后的年轻人们喊着:“你们先退到一百米外。情穿越书更新首发,你只来1'51看書网”但他们,却并没有移步,依旧站在原地看着抱着小男孩的家主。

    众名年轻男女见状,心下不明,但也不敢违抗,迅速的退到了百米开外。这时,那十来名中年男子中的一人才开口问:“家主,你打晕这孩子做什么?”

    “家主,还是将这孩子交给我吧!”另一名中年男子迈步上前,伸出双手想去抱过昏迷着的云曦,但,那林家主却是冷冷的扫来了警告般的一眼。

    “既然你们都猜到了我想做什么,那就不要阻止。”他抱着云曦,冷冷的看着他们说着。

    听到这话,十几人都不赞同的看着他:“家主,这孩子是无辜的,而且他这么小,让他跟着我们本来就是怕他在这里面遇到危险,现在你这样做,又怎么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我们林家向来行得正走得正,秋怡的眼睛瞎了一只,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又怎么可以用这小孩的眼睛来换秋怡的眼睛?我们体谅你为人父爱女的心情,但是家主,你不要忘记,这孩子也是有父母的,若是让他父母知道,我们又有何面目以对?”谁知,这中年男子的声音才一落下,那脸色越发黑沉的林家主便厉喝一声。

    “住嘴!”

    强大的威压顿时从他身上弥漫而出,朝那十几人袭去,黑沉着的脸色,不可触犯的上位者威仪,在这一刻尽显露在他的身上,蕴含着威仪的目光凌厉的扫过他们,沉声厉喝着:“我是家主,你们都得听我的!这是命令!如有违者,族规处置!”

    “家主!”

    “区区一个来路不明的孩子,如果不是遇到我们他也许早就死在野兽爪下了,如今,我只要他一只眼睛并未要他的命,你们若是再敢阻拦,我便要他死在这里!”说着,厉目一扫,落在一旁脸色难看的老林身上:“老林,不管你同不同意,你今天都得将他的眼睛换给秋怡,按我说的去做,我饶他不死,否则,他必死无疑!”

    他的话,让众人的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见他执意如此,众人心里都有些不好受,一时间,也都静立着无话。

    “爹,那小孩的眼睛可以换给我是吗?换给我之后我的眼睛就可以看见了是吗?”原本昏迷着的林秋怡在这时醒了过来,也听到了他们刚才的话,一时间,心中涌起了希望。

    “秋怡,你还是劝劝你爹,以眼换眼,这样的事情我们林家的人不能做,更何况,那孩子那么小,失去一只眼睛对他而言何尝不是一种伤害?”一名中年男子见劝不动他们家主,只好劝说着少女,希望她可以让她父亲改变主意。

    “不!我不!我不要成为一个只有一只眼睛的人。”少女大声的喊着,拉着她父亲的衣袍焦急的说着:“爹爹,换,用这小孩的眼睛来换我的眼,我不要成为瞎子,爹爹,我不要成为瞎子。”

    “秋怡,你放心,爹爹会让你的另一只眼睛恢复过来的。”他坚定的说着,看向了那一直没开口的老林,再度下着命令:“老林,我命令你,马上动手准备!”说着,不顾众人的阻拦,抱着云曦到了另一边,先是将他身上的灵力气息封住,再用绳子将他捆起来,不让他乱动,而当他做好这些后,云曦也缓缓的醒了过来。

    身体动了动,才发现自己被绑住了,而且身上的灵力气息也被封住,他微怔,看向了前面脸色各异的众人。

    而这时,看到他睁开眼睛醒了过来,林秋怡的也走到他的面前,看着他那双漂亮的眼睛,不由的赞道:“这双眼睛真好看。”说着,伸手就想要抚上云曦的眼睛。

    云曦往后一避,小脸一冷,眸光中泛过一丝寒光,盯着面前的少女,他清楚的记得这个少女的一只眼睛被那黑鸟啄瞎了的,现在她又说着这话,是想用他的眼睛来换她的眼睛?

    想到这,精致的小脸上泛过一丝冰冷的杀气,他目光一转,没有看见他的那只小猴子,便将视线落在面前那神色各异的人身上,心下则在暗暗后悔,不该那样轻易的相信人的。

    “老林!”林家主的目光再度扫向那一旁站着的中年男子:“不要逼我杀了他!”

    云曦的目光顺着他看向那叫老林的中年男子,这时才想明白,为何先前他那样厉声赶他走,定了定神,他看向那林家主,稚嫩的声音冷静的传出:“我劝你还是放了我,否则,后果不是你能承受的。”他知道,他的娘亲一定在暗处看着,只是,他这一次处事让她失望了,这样的一个失误,都因为他的大意,他会记住这次的教训,以后不会再轻易的相信人。

    五六岁孩子的冷静,让林家主的心微震,隐隐的有些不安,因为他的冷静和淡定,太不符合眼下这个情况的发生,他此时不是应该哭喊着求他放了他吗?为何这么的冷静不惧?

    “家主,收手吧!”那十几个中年男子叹了一声,他们一同出手虽然可以救下那小孩,但,以他们的身份,那样以下犯上,又不应该,进退两难的处境让他们很是为难,由其是,这孩子的气度与冷静,怎么看着都不像是普通人家的孩子,要是因他而给林家惹上祸事,那可就太不该了。

    “爹,我要换眼,我不要成为有残缺的人。”少女拉着他的衣袍,哀求着。

    “老林,动手!”林家主拧着眉头看向那中年男子,见他不动,心头一怒:“好,既然你不动我就看看这小孩的命到底有多硬!”说着,从空间中取出一把匕首,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剌向了云曦的大腿。

    “家主!”十几名中年男子一惊,皆不约而同的惊呼声,大步上前想要阻挡,可却仍慢了半步。

    “嘶!啊!”云曦倒抽了一口冷气,痛呼出声,利刃剌入大腿时的那剧痛传来,让他额头的冷汗直渗而出。大腿处,白色的衣袍染开了一圈腥红而剌眼的鲜血。

    不远处的树上,看到那一幕的玄月和墨眼中浮现了冰冷的杀气,看着云曦那忍痛的神情,看着他大腿处剌着的那把匕首,他们看向唐心:“主子,云曦应该知道错了。”

    唐心看着那前面的一幕,清冷的目光淡淡的,仿佛没看到那把匕首剌在云曦的腿上一般,只是道:“今日若非我们暗中跟着,他被捆着灵力又被封住,没有反抗的能力,他的眼睛,又是否还能保住?”

    两人沉默着,因为他们都知道,眼下的云曦没有自救能力,如果不是有他们在暗处,他的眼睛,今日就被会挖走。但,他们仍开口道:“他还只是个孩子,饶是再聪慧,再机灵,也没有大人的心思。”

    “失误就是失误,无须替他找借口,若不让他长长记性,他日就不会只是这样被剌一刀。”她淡淡的说着,看似平静的面容,其实,此时她心中尽是怒火,盯着那林家主的目光也泛着丝丝冰冷。

    那一边,林家主拔出了剌在云曦大腿处的匕首,连带出着鲜血飞溅而出,因他这匕首的拔出,云曦再度闷哼了一声,他紧紧的咬着牙,盯着面前的林家主,目光冰冷。

    “要怪,就怪你命不好。”林家主盯着他说着,握着匕首,一寸寸的靠近他的眼睛:“待我挖出你的眼,如果他还不敢动手换,我就连你那只眼睛也挖出来!”说着,手起刀落就朝云曦的眼睛挖去。

    那十几名中年男子不忍的别开了眼,而那站在一旁的老林手也微抖了一下,正准备上前之时,一抺黑色的身影不知从何处掠出,快得如同鬼魅,下一刻,只听一声蕴含杀气的冰冷声音响起,惊得他们猛然睁大了眼睛。

    “你是在找死!”墨冰冷嗜血的目光直视着那林家主,一手扣住了他握着匕首的手往下就是一折。

    “咔嚓!”

    “嘶!啊!”

    骨头断裂的声音伴随着林家主痛呼的声音清晰的传出,那无力而下垂着的手连那匕首也无法握住,匕首掉落地上,剌入泥土中,而那林家主脸色惨白,身体在颤抖着,额头冷汗直渗而出,一股骇人的冰冷杀气让他全身的骨头都在颤抖着,恐惧着,那股强大的杀气与威压笼罩着他的全身,那双血红色的眼睛冰冷而嗜血的盯着他,让他清晰的感觉到死亡的气息离他是那样的近,就如同,死神降临在他的身边。

    “你是什么人!放开我爹爹!”少女冲上前来,却不想被一股无形的威压笼罩着,整个人扑通一声的跪了下去,整个身体因那股强大的威压而无法直起,而是弯了下去,整张脸也紧紧的贴住了地面,甚至连再度开口都办不到。

    这一幕,惊呆了那林家的十几名中年男子,以及那名叫老林的医师,他们震惊的看着那一身黑袍,一双血眸,浑身散发着浓烈煞气的男子,因为惊悚,甚至连反应都不知如何反应。

    要知道,他们家主的实力可不弱,而今,却被他那样一手扣住无法挣扎,甚至,那只手就那样被折断了!

    林中,唐心抱着那只金丝小猴子缓步走了出来,身后跟着的是玄月,她一步步的走近,没有去看那林家的人,而是将目光落在显得有些狼狈的云曦身上:“知道你自己怎么会弄成这样吗?”

    云曦抿着唇,不敢对上她的眼睛:“我疏忽大意,太过自信,轻易相信人。”良久也没听见她说话,小脸带着一丝的懊悔抬眸小心翼翼的朝她望去,小声的道:“娘亲,我知道错了,你不要生气。”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不劳而获是不切实际的想法,若不是你因为肚子饿了贪图方便留下,岂会置自己于险境之中?身处陌生人当中,还如此大意疏忽,你确实应该长长记性。”唐心看着他,淡淡的说着,清冷的声音听着似乎是不动怒的,但,也只有熟悉她的他们才知道,此时的她绝对是满腔的怒火。

    爱之切,责之深,她越是希望他平安,希望他有自保的能力,越会因为他险入危险而担心,焦急,愤怒,虽然云曦还不满六岁,但毕竟他与其实小孩是不同的,他经历的比别的小孩多,心智也比一般的小孩成熟,他最不该的便是犯上这样低级的错误,让他自己置身于险境之中而无法自救。

    “娘亲,我会记住今天的教训,绝不会再犯。”他向她保证着。

    玄月这时才上前,帮他解开了身上的绳子,同时解开了他身上被封信的灵力,看了下他的伤口,回头看了一眼唐心:“主子,伤口很深。”

    因他们的出现心头掀起惊滔骇浪的林家众人好不容易回过神来,看着这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三人,莫名的连呼吸都不由的放轻了,他们的心口紧紧的提起,紧张,惊骇,恐慌,畏惧,震惊,一一在他们的心头浮现着,他们三人身上的气息太过强大,太过震摄人齐,那两名黑袍男子浑身散发出来的杀气与煞气如同死神一般,那样的诡异,那样的强大,而最是让他们畏惧的还是那名绝美的白衣女子,明明她的神色是那样的淡然,但偏偏,那样淡然的神色却让他们有种想要臣服下跪膜拜的冲动。

    那小孩叫她娘亲?他们三人一直在暗处看着?将所有的事情都尽收眼底?想到这一点,他们背后的冷汗直渗而出,脸色唰的一声变得惨白,她会不会因为震怒,将他们林家的众人全给杀了?

    而此时的林家主,才终于知道自己惹上了不该惹的人物,他惨白着脸惊恐的看着面前的三人,嘴唇动了动,却无法说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