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64 黑鸟!

    雄厚的灵力气息汇聚如同龙卷风一般的朝他袭来,速度之快,气势之猛,让人无法阻挡也无法闪避,那魔修回头的那一瞬间,只看到那龙卷风一般的气流朝他袭来,甚至,连来人也没看见就被那股气息击飞了出去,由于手中弓箭拉开还没放出,又被这气息袭击,气息反噬,喉咙猛的喷出一口鲜血。特么对于1'51看書网我只有一句话,更新速度领先其他站n倍,广告少

    “噗!”

    “砰!轰隆!”

    鲜血喷出的瞬间,他的身体被那股气息击飞,砸落到不远处的屋瓦上,连带的将那屋瓦砸倒一大片,轰隆的巨响响起,他也随着倒落地面,被那倒下的房屋压在底下,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变,惊呆了那围着帝殇陌的一众魔修,还有那因不敢上前战斗而躲到远处的十来名修士。

    夜色中,迈步而来的是一抺穿着黑色衣袍的身影,强大而摄人的强者威压弥漫在他的周身之边,他的步伐沉稳而缓慢,面容冷峻而泛着肃杀之气,冷冽的目光扫了那被压在房屋碎石之下的魔修后,视线一转,掠过那一众围着帝殇陌的魔修,而后,落在白袍染上鲜血的帝殇陌身上。

    “区区几个魔修也应付不了,看来,你在圣殿也只是混了个圣子的名声,实力一点也没提升。”低沉淡漠的话语由远及近,传入帝殇陌的耳中,也传入众人的耳中。

    帝殇陌微微露出一抺笑意,也不甚在意,只是笑道:“好在你来了,要不然,我的小命就要交待在这里了。”

    而此时,那些魔修们看到沐宸风的到来,一个个脸色顿变,步伐都不由自主的退后着,看着他的目光明显有着畏惧之色。那被压在碎石下的那名魔修此时推开身上的碎石,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一手还握着弓箭,只是,身上却被砸出了多久伤口,嘴角也带着鲜血,明显,沐宸风的那一击让他伤得不轻。

    沐宸风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停顿了一会,便移开了,视线落在那些魔修身上,眼底掠过一抺冰冷的杀气:“既然送上门来,本君便送你们下地狱!”声音一落,泛着寒光的利剑出现在他的手中,下一刻,黑色的身影快如闪电般掠出,凛冽的剑罡之气掠过,朝那众名魔修袭去。

    无法逃离,也无法闪避,只能拼尽全力迎上前去一战,只是,他们低估了沐宸风的实力,高估了他们自己,连那为首的魔修都不是沐宸风的对手,这区区众名小魔修又怎么可能有那个能力与他一战?他们的剑才一动,沐宸风袭出的剑罡之气已经直逼他们的面门,瞬间便取了他们的性命,那速度,快得让人咋舌。

    “嘶!啊……”

    那一具具的尸体笔直的倒了下去,喉咙处,只有一道血痕,一道鲜血直涌的血痕,浓郁的血腥味弥漫在空气之中,那三只退到一旁的妖兽惊惧的看着沐宸风,到了这一刻,几乎是出于本能的,它们转身就想逃走。

    “穷奇!”沐宸风的声音一出,穷奇再度飞窜而出,撕碎了那三只妖兽,挖出了他们的妖丹吞进腹口。

    看到这一幕,那剩下的那名魔修脸色一变,看着沐宸风的目光深处有着无法掩饰的恐惧,知道他不是他的对手,也知道若是逃命逃慢了,只怕,他也会像那些人一样,死在这里,于是,他迅速取出了遁轴,光芒一闪,整个身影瞬间消失在空气中,随着他的消息,一句带着不甘与狠厉的话语也在空中回荡着。

    “魔神即将破印而出,到时候,天地六界,再也没人是他的对手,你们就等着被黑暗吞噬吧!”

    帝殇陌走了过来,道:“我们要尽快去天之界,只怕天魔真的会提前挣脱开那封印,若真的让他出来,后果不堪设想。”

    瞥了他一眼,从空间中拿出了一瓶丹药丢给他:“把你的伤疗好。”说着,便转身迈步往另一处客栈走去。

    握着手中的丹药瓶,帝殇陌笑了笑,打开盖子倒出一颗,看到那丹药时,他眸光微闪,将丹药服下,而后将剩下的收入空间,瞥了一眼被划伤的伤口,也跟着沐宸风走去,到另一处客栈后,这才动手包扎伤口。

    三日后,城中百姓已经都恢复过来,而那潜伏在这城中的魔修也已经除去,妖物也被穷奇撕碎,这里看着似乎已经恢复了平静,这一日,沐宸风来到了城门前,提气凌空而上,到了半空中,一手在空中打出一枚印记,只见肉眼可见的光芒飞闪而出,空气之中发出砰的一声巨响,那笼罩着城门让人只进得来出不去的那个禁阵瞬间便被他破开。

    “太好了!终于破了那诡异的阵法了。”围在不远处的众人欣喜的说着,感激的看着那一黑一白两抺身影,若不是他们,只怕他们这个城镇会变成一座死城。

    “他们两人真的很强,不知是哪里来的强者?”也有一名修士喃喃的低语着,看着他们两人的目光尽是崇拜敬重之色。

    “那夜听他们说什么圣殿的圣子,似乎,不是我们这一地带的人。”另一名修士也开口说着,他们的实力并不强,也极少出外去历炼,对于别的地方的事情知道的并不多。

    “不管他们是什么人,都是我们的恩人。”一名百姓说着,看着他们两人的身影,对着身边的众人说:“我们的恩人就要走了,我们跪下拜谢他们吧!”说着,率先便跪了下去,口中喊着:“多谢两位恩人,我们在此为两位送行了。”

    随着那人的声音一落,周围的众人也跪了下去,异口同声的喊着。他们清楚的明白,若不是他们两人,只怕,他们这城中无一人可以生还,他们没有别的可以谢他们的相救之恩,也只有这一跪,以表他们心中的敬意与感激。

    迈步往城门外走去的两人,听到身后的声音后,停下了步伐回头看了一眼,看着那黑压压的一片跪在地上的众人,两人相视一眼,并没有言语,继续迈步出了城门……

    另一边的唐心他们,也在经过半个月的路程后,离开了赤之界的地带,一路上,她尽量的让云曦自己去**处理突发的事情,而这一日,他们将来越过一座山林,唐心在交待了云曦一些话后,便让他先行,而她与玄月以及墨三人则跟在暗处,只等到他无法应付时再出手相帮。

    “主子,这座山林估计有不少潜伏的危险,让他自己一个人可以吗?”墨有些不放心的说着,看着那抺白色的小身影没入林中,那周围的杂草甚至都要比他高。

    “这是必经之路,我们远远跟着就好,不要万不得已,不要出手,走吧!”她开口说着,直到看着云曦的身影渐远,这才往里面走去。

    迈着脚步,云曦拨开前面挡路的杂草,一步步的往里面走着,一眼望不见尽头的山林,除了那些杂草之外,那伸展着的茂盛树叶也遮挡着前路,而原本站在他肩膀上的那只巴掌大的金丝小猴子,进了山林如同回了家一样,兴奋的跃上树枝,四处的攀爬着,吱吱的叫个不停。

    大约近一个半时辰后,走累了的云曦在一棵树下坐下,拿出水囊喝了几口水,想到他娘亲将他空间里的一些吃食都拿走了,让他自己想办法解决,甚至,连辟谷丸也没留些给他,摸着有些饿的肚子,朝周围看了看,又喝了几口水,那在树上乱窜的小猴子跳到他的面前蹲坐着,看着他在喝水,吱吱的叫着。

    “想喝?”云曦看着它,见它点了点头,便站起身,走了几步,摘下一片巴掌大的叶子,在叶子上倒了一些水递给它。

    小猴子伸着两只毛茸茸的手接过,喝完之后又递给他,一来二回,待它喝够了,这才将那叶子顶在着头顶上玩耍着。

    “走吧!”云曦站了起来,再度往林中走去,空着肚子不行,得找找有没什么东西填肚子,只是,刚站起来打算迈步继续走,却见空中飞出一群黑色的鸟,一边叫着往林中飞去,而飞在后面的几只似乎发现了底下的他,叫了几声猛的俯冲而下,朝他掠了过来。

    当那黑色的鸟冲向他之时,他这才看清那些鸟跟普通的鸟儿不太一样,这些全身乌黑得如同一团炭,血红色的嘴尖而长还带着弯勾,那一双泛着血红色的爪子也异常的锋利,此时那爪子一张,朝他抓来,嘴一张,便朝他的眼睛啄下。

    “小猴!快过来!”云曦全身一绷,迅速的唤着小猴子,待猴子跃到他肩膀上后,迅速的提气一掠避开那鸟儿的攻击,猛的一转身,一手已经拿出了靴子中的匕首,待那漆黑的鸟儿扑来之时,他的目光注视着那黑鸟,而那黑鸟的眼睛则盯着他的眼珠子,尖尖的嘴往下一啄,也在同一时候,他手中匕首精准的朝那鸟儿划去。

    “咻!”

    “嘎!”

    一声黑鸟的叫声响起,只见几根黑毛散落地面,那只原本盯上了云曦眼睛的黑鸟整只掉落在地上,鸟身上的羽毛被涌出的鲜血沾湿,羽毛沾粘在一起,扑腾几下后便抽搐着僵硬的死去。

    一只黑鸟的死亡,让那几只也在瞬间围攻了上来,它们似乎对着人的眼珠子有着特别的偏爱,那尖尖带勾的嘴专朝云曦的眼睛盯去,那两只爪子则想去抓他的脸。

    然而,被唐心亲自训练着的云曦无论是身手还时招式都是极为出色的,在他迅速避开的同时,手中的匕首精准的朝那攻击他的黑鸟身上剌去,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站在他肩膀上的小猴子被后面扑上来的一只黑鸟抓住,整只提上了半空。

    “吱吱吱吱!”

    金丝小猴子吱吱的叫着,挥动着毛茸茸的爪子,但因为被那黑鸟抓着,根本挣扎不开。

    “小猴!”他一见那只黑鸟抓着猴子往林中飞去,迅速的提气追上。

    远处,看着那一幕的唐心三人相视了一眼,也紧跟在其身后,暗中保护着,他们三人身上有着隐身法宝,而且他们还会隐藏身上的气息,除非比他们实力高的人出现,否则,一般不会有人发现他们,哪怕是那些鸟兽也一样。

    此时林中的某一处,一队家族历炼的子弟也正被那一群黑鸟攻击着,数十人中有着十来名中年男子,其他有的十二三岁到二十来岁的少年少女。

    “小心这些黑鸟!它们专门啄人眼睛的,它们攻击你们时你们不可惊慌移开目光,否则你们的眼睛不保!”一名中年男子沉声对着那些年轻人喝着,同时,又对着众名中年男子喊着:“护着点族中的子弟!”

    “啊!我的眼睛!我的眼睛……”

    就在那中年男子的话才落下之时,就已经有一名少女的眼睛被那黑鸟盯上,一只眼睛鲜血直流,她的惨叫声让周围的众名少年少女都是心头一紧,脸色都变得有些苍白起来,唯恐自己的眼睛也被那些黑鸟给盯瞎了。

    天空中,抓着小猴子的那只黑鸟也来到了这里,看到它的同伴,它飞低了一些,正准备瞄准小猴子的眼珠子盯去,谁知小猴子似乎心有所感一样,猛然的挣扎着,也不顾那黑鸟的爪子深深的陷入了它的身体,忽的毛茸茸的小手抱住了那只黑鸟的脖子,两腿往上一缠,张开嘴就朝那黑鸟的脖子咬去,只是,猴子的牙跟人差不多,并不尖锐也不锋利,这一咬,又隔着那黑鸟的羽毛,根本咬不出什么来,但那黑鸟一挣扎,却是爪子一松,让小猴子有了逃生的机会。

    空中掉下来的小猴子落在了一棵树上,迅速的抱着树枝一跃,警惕的看着那只黑鸟,那只黑鸟找到了它的所在,嘎的叫了一声,朝它飞了过来,也就在这时,赶来的云曦捡起地上的一颗石子,直接就朝那黑鸟砸了过去。

    “砰!”

    “嘎!”

    砰的一声,那只黑鸟掉到了地上,挣扎着,扑腾着,还打算飞起,只是试了好几下也没能拍动翅膀。小猴子回头一看,见是云曦来了,兴奋得吱吱的叫了起来,迅速的朝他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