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63,骇然!

    穷奇怒吼一声,猛的扑了上去,大口一张便咬上了那只蛤蟆的头,只听一声惨叫声凄厉的在林中响起,刹那间幽绿的血迹飞溅而出,那只巨形的蛤蟆后腿抽搐了几下后便僵硬着不动。15[1看書网言情内容更新速度比火箭还快,你敢不信么?

    穷奇嘴里咬着,爪手按着往那蛤蟆的肚子一划,浓郁而剌鼻的恶臭味在林中传开,一颗内丹被它挖了出来塞进了嘴里,只听咔嚓咔嚓的声音传来,不多时,穷奇便转身走回沐宸风的身边。

    朝这林中看了一眼,他衣袖一挥,将穷奇收回空间,这才迈步往城中走去。

    而此时的城中,已经回客栈的帝殇陌站在窗口处看着那外面的天空,雨后的天空再加上已经渐入夜色,笼罩着一层漆黑,而这股漆黑中似乎还有一股令人不安的气息存在着,城门处的那一处阵法依旧维持着原状,能量波动若隐若现。

    客栈的楼下众名修士大口的喝着酒,一个个脸上都有着兴奋的神采,因为今天他们都看到经过帝殇陌治疗后百姓已经渐渐的恢复过来,城中的气氛也有所恢复,就算是一些今天还没治疗的人,也已经涌上了希望。

    然而,就在这股兴奋的气氛之下,一抺抺如同鬼魅一般的身影踏着屋顶飞掠而来,用着不到数十息的时间便将这客栈包围住,夜色下,诡异的蔓藤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伸延而开,将门窗都挡得死死的,数十道的身影站在外面,看着那蔓藤包围住那客栈,从外面看,根本看不出那一处是一间客栈,反而像是被什么笼罩着的洞穴一般。

    累了一整天,盘膝坐在床上调息的帝殇陌忽然感觉到阴邪的气息在靠近,那极为浓郁的阴邪气息似乎笼罩住了这周围,他迅速睁开了眼睛,起身下了床,而就在这时,一簇簇的火焰从屋顶,门窗射了进来,他当即一拂衣袖,一股肉眼可见的气息拂过,挡开了那一簇簇火焰,同时,耳边也传来了楼下众人惊呼惨叫的声音。

    “啊!嘶……”

    “着火了!快逃!”

    “不好,门窗都被封住了!出不去!”

    惊慌的叫声伴随着杂乱的撞碰传出,当帝殇陌来到二楼楼梯处时,看到那楼下的一些人身上着的火,在地上滚动着,一些则急忙的想要冲出客栈的门,奈何被外面的力道阻挡根本打不开逃生的门路。

    “都不要慌,不要慌。”帝殇陌喊着,飞身掠了下来,衣袖一扬,一道气流拂过,将那数名修士身上的火扑灭,而后,掌心一转,一股雄厚的能量涌动着,击向了那客栈的门。

    “砰!”

    响亮的一记撞击声传出,只见,那扇门轰隆的一声瞬间倒塌,就在那扇门倒塌的时候,那一根根还会摆动的蔓藤飞舞着,甚至有的还往这里面窜了进来。

    “拿出你们的剑!砍了那些妖藤!”帝殇陌回头冲着众人喝着:“快点!火势越来越大,这里不能久留,迅速离开!”说话的瞬间,他手一伸,一把泛着寒光的利剑也随着出现在他的手中,利剑上的光芒与他身上笼罩着的那一层淡淡的能量气息极为相似,手中的利剑一扬,飞袭出一道凛冽的剑罡之气,咻的一声,砍断了那外面摆动着的妖藤。

    “走!”他喝着,伸手抓起了那躲在一旁瑟瑟发抖的店家,带着他往外掠去。

    后面的众名修士见状,一咬牙,也跟着窜了出去,只是,因为他们的实力毕竟有限,有的逃了出来,但身上却被那妖藤鞭击中,连带着身上的衣袍都被抽破了一道口子,身上就更不用说了,那带着血迹的伤口似乎有被尖剌划伤的痕迹,有种血肉模糊的样子,而一些逃不出来的,不是被大火吞噬,就是被击杀在里面。

    帝殇陌将那店家带出客栈后,让他迅速躲起来,这才回身看向那已经被大火笼罩的客栈,熊熊的火焰在燃烧着,浓烟直冒而起,而在那客栈的周围,数十名黑色的身影以及一些类似妖物的东西盘据在当中。

    “圣殿的圣子,没想到,竟然会在这地方碰到你,既然来了,那就把你的命留下吧!”那数十抺身影中,走出来了一抺身影,尤其相距甚远,又是在夜色中,根本看不太清对方的容颜。

    见他们知道他的身份,帝殇陌的目光依旧平静,似乎毫不意外。能在这城中设下禁阵,又弄得这城中乌烟瘴气,除了那天魔手底下的爪牙还会有谁?只是,天魔被暂时封印在天之界的一角,按理说他的爪牙不应该会在这个时候冒出来的,难道,他已经快要破印而出了?

    想到这一点,眉头微拧了一下,心情有了几分的沉重。也就在这一瞬间,那些人便已经来到他的周身之边,将他包围,他一眼扫过,看清了这些人全是一些魔修,而且还是魔气极重的魔修,在魔修的当中,还有着数只妖物存在着,其中一只是那蔓藤妖物,另一只则是一只巨形蝎子,还有一条巨形的双头蛇,只是,因为他身上圣殿的气息,那几只妖物并不敢太过靠近他,相反的,倒是那些魔修们手持长剑,浑身阴寒的盯着他。

    “连天魔都被封印着,就凭你们也敢出来作乱?”夹带灵力气息的声音传出,他扬起了手中泛着寒光的利剑,下一刻,白色的身影一动,如同流星一般的掠了出去,剑影划过,极快的身法与速度饶是那些魔修原本就警惕着,却也在突发时来不及避开。

    “嘶!啊……”

    数道尖锐的惨叫声响起,只见,几抺身影被砍断倒在地上,鲜血弥漫而开,在这夜色中,血腥的味道让那几只妖物越发的有些燥动的喷吐着气息。

    “一起上!谁能取他项上人头,重重有赏!”那站于高处的魔修阴狠的声音传出,底下的数十名魔修一涌而上,却不敢轻敌,数十道身影的攻击,以及从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汇聚成了一股强大的邪魔之气,弥漫在这天空之中。

    被包围着的帝殇陌身法极妙,白色的身影在那一群着黑衣的魔修当中也显得异常的耀眼,他的剑法很快,实力也不弱,这些魔修的实力根本不是他的对手,短短的几十招之后倒下的黑衣魔修已经接了一半,越战,那些魔修心中对他就越为忌惮。

    在不远处看着的那名魔修一见,眉头一拧,下一刻,手往虚空一伸,一把泛着浓郁魔气的弓箭便出现在他的手中,他取出一根黑色的箭,搭上了弓,拉满,瞄准了那抺白色的身影,泛着魔气的锋利箭头对准着他的心脏之处,拉着弓的手一松,利箭飞射而出。

    “咻!”

    利箭划破长空,发出凌厉的气流之声,越过了黑衣魔修,射向了帝殇陌的心脏之处。

    帝殇陌一人敌众,由于白天消耗的灵力气息较多,体力气息渐渐的不稳,长剑挥开身边攻击的那些魔修,看到那泛着凛冽杀气的利箭朝他射来,他迅速侧身避开,但这一避,手臂处却被一名魔修的剑所伤,白色的衣袍染上了一抺剌眼的血红。

    看到他避开了他的箭,那魔修再度的拉开弓,这一次,搭在弓上的箭,是两支。两支利箭齐发,以着掩耳不及之势再度射出,直取其命!哪怕,他避开一箭,另一箭也可以取他性命。

    帝殇陌神色一凛,看着那无法避开的两箭,他握紧手中的长剑,迅速注入一股浑厚的灵力气息,就在那两箭朝面门而来之时,手中长剑往身前一挡,一剑挡住了那射往眉心以及心脏处的两支利箭,只是,那两支利箭的力道非同一股,一寸寸的逼近着他的利剑,一寸寸的吞噬着他利剑上的那一股光芒,随着剑上的光芒渐弱,利剑也因那两支箭而微弯,强劲的气息扑面而来,他再度提气一挡,同时手中利剑一转,猛的再一抽,将两支箭移开,咻咻的两道声音从耳边划过,射向了身后,也在这时,原本就气息不稳的他,终是压不住体力翻滚的气息,只感觉一股腥味冲上喉咙。

    “噗!”

    一口鲜血猛然喷出,他的脸色也因此而苍白了不少,脚下步伐微晃,往后倒退了数步才稳住了脚。而他的吐血,让那几只妖物越发的兴奋,似乎大有扑上去将他吃干抺净的冲动。

    “圣殿的圣子?也不过如此。”那魔修阴测测的说着,阴狠的目光看着那下方吐出血的帝殇陌,再度的搭起了箭,蕴含杀气的声音再度传出:“这第三次发箭,必取你性命!你的颈上人头,必是我魔族众人最想看到的人头之一。”他拉开弓,搭上三支箭,瞄准着帝殇陌的身影,然而,就在他准备松手将箭射出的瞬间,一股骇人的强大威压铺天盖地的朝他卷袭而来,那种令他如置地狱般的可怕气息,让他整个人猛然的心头大惊,骇然的转头看去。

    本书由首发,转载请保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