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62 巨形蛤蟆

    顾成枫不知自己是怎么走出那院子的,只知道脑海里一直在回荡着那一句话,天之界的领主,金莲圣主……

    她竟然是金莲圣主,那极具传奇色彩的一位领主,关于金莲圣主的事情他只是略知一点,他知道,那开辟出天之界的那一位领主,在数万年前就入了轮回之道,后来,根本没人知道她到底出现在哪里,只知道,如今的天之界似乎被另外的一名强者强占了去……

    她是金莲圣主,那么,领主待她的态度一切就不再令人奇怪了,要知道,据闻,金莲圣主的实力可是居于各界领主之上,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他们小小顾家,竟然迎来了这么一位尊贵的客人。特么对于1'51看書网我只有一句话,更新速度领先其他站n倍,广告少

    次日,唐心和墨以及玄月他们带着云曦便离开了顾家,他们走得悄然无声,而顾家的人知道他们说不必他们相送,便也没有出现,只是众人在前院中看着他们数人御剑离开。

    “真没想到啊!我们顾家竟然不仅迎来了咱们赤之界的领主,还迎来了天之界的领主金莲圣主,真真是祖上积福,祖上积福啊!”顾家主感慨的说着,目送着那数人离开,直到他们的身影小到看不见,才转身对身边的顾成枫道:“成枫啊!你的实力将要突破,你要好好修炼,切莫辜负了沐夫人赠丹之恩,我们顾家,以后也是要靠你的。”

    “父亲,我会的。”顾成枫郑重的点了下头,他知道,他的实力将再度突破,顾家的地位将更上一层,而这若非有沐夫人相助,他想要再提升,没个十来年也无法再进一层,这份恩情,他会永远记着。

    而另一边,往天之界而去的沐宸风和帝殇陌两人,经过近一个月的路程,已经出了天界的地域,路经一处城镇,两人便进城中歇脚,然而,进了那城门之后,两人不约而同的回头看了一眼,只见,一层淡淡的能量气流涌动在身后的城门处,此时,竟因那层淡淡的能量气流的涌动而看不见城门外的景物。

    两人相视一眼,回头看向城中,当看到那城中的景象时,两人眉头一拧。

    “邪魔之气入侵。”帝殇陌说着,目光看着这片城镇,这里面不似别的地方那样的繁华,相反的,这里面的人一个个看似无精打采的样子,城中大街行人无几,路的两边蹲坐着一些奄奄一息的人,甚至有的已经了无生息的死在地上,尸体都没人收,而那两旁的商店酒楼之类的,也都关着门。

    沐宸风的目光掠过周围,道:“到前面看看。”说着,便迈步走了进去。

    两人,一人黑袍,一人白衣,容颜都是那样的俊美出色,而帝殇陌的身上,更是有着一层淡淡的圣光笼罩着,有着这一层光芒的所在,那些所谓的邪魔之气根本不敢靠近他半分,两人的出现,也让这城中那些无精打采的人抬起了头,看着他们,打量着,一些原本关着门的店铺也因为他们两人的出现而打开了一条小缝,里面的人偷偷探出半个头看着他们。

    “店家,我们要住店。”帝殇陌来到一处客栈的门外,敲响了门,温和的声音也随着传出。

    原本就透过门缝看到他们的店家见两人来到门前,犹豫了一下,便打开了门,朝外看了一眼:“进来吧!”说着,待他们进来后又关上了门。

    进了客栈后,沐宸风和帝殇陌才看到这客栈中竟也有不少的修士在,而且,并不像外面那些人一样被邪魔之气入侵。帝殇陌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笑容,温和而圣洁,而沐宸风淡漠的目光则在扫了一圈后,随意的打了张桌子坐下:“来壶酒。”

    从他们两人进来后,里面的众名修士都在打量着他们,因这里已经不属于天界的地界,这些的修士也都不是天界那一带的修士,就算是看到帝殇陌身上笼罩着一层淡淡的光芒,也只是诧异的挑了挑眉,打量着他,并不知道他是圣殿的人。

    那些人的目光在帝殇陌的身上移开后,又落到一身黑袍身着,浑身散发着强大气息的沐宸风身上,对于这个人,他们打心底有种畏惧,因为他的一个眼神就让他们如置冰窖,那一记淡漠冷冽的眼神,如刀子般凌厉,尤其是那里面蕴含着的摄人威压,让他们清楚的知道,这个人,很强大,也很危险!

    “客倌,你们的酒。”店家亲自送上了酒,正准备退下,却被唤住了。

    “店家,你们这城中都怎么了?”帝殇陌温和的开口问着,看着那因他的话脸色一变的店家。

    “这……”那店家迟疑着,不知怎么说。

    “还能怎么了?两位一看就知不是一般的修士,相信早已经看出了这城中的不对劲。”另一桌的一名修士说着,看着他们两人道:“这城中此时是进得来,出不去,被人设了诡异的阵法,而且,这城中的人似乎都得了病,一个个没精打采的,我们在这里面已经呆了近半个月了,半步都不敢往外去,一不小心就会染上了那种诡异的病,这城中天天都有死人,就是死多死少的问题,那些染了病的,谁也不敢跟他们站到一起。”说着,顿了一下,又问:“两位,不知你们有没办法破了那城门的阵法?”

    听到这话,沐宸风眸光一闪,瞥了那人一眼。病?以这些人的修为确实是看不出那些人是被邪魔入体,邪魔入体,若不尽早处理,确实是会死的,如果是修士还好,抵抗的力会强一些,而那些人明显是百姓居多,至于那阵法,以他们的修为,想要破阵自然是简单。

    帝殇陌温和的笑了笑:“城门的阵法我们当然有办法破,只不过,这城中的源头也不能不管,我们也是路经这里进来歇脚,却不想遇到这事,你们将这里的事情详细点跟我们说说吧!”

    “当真?你们当真能破阵?”听到那话,众名修士都惊喜的站了起来,脸上有着难掩的激动。

    “当然。”帝殇陌点了下头。

    “两位,事情是这样的,大约在两个月前……”众人因帝殇陌的话而涌上了惊喜与希望,都围了过来,却也因惧于浑身冰冷气息的沐宸风而不敢太过靠近,他们将他们所知道的事情都跟他们说了一下,最后,又道:“在此之前,城中也有不少的修士想要去找源头,可是全都是有去无回。”

    听完一切后,两人微敛着眼眸沉思着。沐宸风依旧没有开口,而帝殇陌则道:“城中那些无精打采奄奄一息的人不是得了病,而是邪气入侵,这个我可以为他们驱除,你们明日就让他们在客栈前面候着,我为他们根治便可痊愈。”

    闻言,那些修士倒没什么,倒是寻店家激动的上前:“这位公子,您真的有办法让他们痊愈?”

    “嗯。”他微点了下头,他继续了圣殿的灵力,身上有着一股神奇的力量,也就是他身上笼罩着的这一层淡淡的光芒,这股光芒不仅邪魔不敢靠近他的身,他也可以利用这股力量消除邪魔的力量与气息。

    “太好了,两位公子,若是你们能救得了我们城镇,两位在这里的一切消费,全免了,全免了。”店家笑得眯起了眼,因他们的话而升起了希望。

    沐宸风喝着酒,睨了帝殇陌一眼,道:“看不出来你还心怀慈悲,逢事都上去凑上一脚。”

    帝殇陌也倒着酒喝着,温和的笑着:“碰到了,能帮则帮,而且又是邪魔作乱,自然不能袖手旁观。”

    睨了他那温和淡漠的面容一眼,沐宸风便也不再言语,几杯酒后,便上了楼休息。而帝殇陌见外面天色已暗,交待了那些修士一些话后,便也上了楼休息。

    因为有了他们两人的出现,又有了帝殇陌的话,客栈中的众人仿佛看到了希望一般,这一夜,都睡得十分的安稳,直到,次日天一亮,众人起身后便按着昨日帝殇陌的吩咐,出了门,召集着众人。

    近正午时分的时候,沐宸风站在二楼的客前,看着那下方的帝殇陌,以及那排着队候着一个个眼中浮现着希望的众名百姓,他的目光微闪了一下,转身迈步走下了楼。

    外面,每一个被治愈的百姓都对帝殇陌又拜又谢,而后,又听了他的吩咐,先各自回家呆着,最近不要出门乱走。也因为一直帮他们治疗着,消耗的能量较大,他身上的那层光芒也弱了几分,只是,他脸上依旧一直带着温和的笑容,安抚着那些不安的百姓们,一个个的为他们治疗。

    沐宸风在不远处走过,看了那被围着的帝殇陌一眼后,便往城中走去,帝殇陌如今是在治标,而他,要做的则是治本,只要找了源头才能真正的清除这里的邪魔之气,别的修士看不到,但,他们则不同。

    他寻着那股气息而去,来到了城西处,靠近后山的一处乱葬岗,目光从那片林中掠过,虽然是正午时分,但这一片地方却显得阴气沉沉,而且,空气中有着淡淡的黑色气息弥漫而开,正准备迈步往林中走去,耳边却听到了一声声呱呱的声音,低头一看,一只只跳动着的黑色蛤蟆嘴里喷着黑色的气息向他围了过来。

    他挑了下眉头,看着那密密麻麻的蛤蟆,忽的改变了主意,不再往里面走去,而是就站在原地,手一扬,一簇火焰喷出,就地漫延而开,火舌迅速的窜动着,往林中而去,林中原地的落叶更是让火势一发不可收拾,而周围的蛤蟆也因这火焰的窜起而四处乱窜,有的逃不及的直接被火焰吞噬。

    火势越发的大了,熊熊的火焰燃烧着,浓烟直窜而起,火光照亮了半天边,也惊呆了这城中的众人。

    正在为城中百姓治疗的帝殇陌也在众人的惊呼声朝天空看去,看到了那天际的火光以及那一片浓烟,嘴角的笔意加深了几分,对众人道:“无须惊慌,是我的那位朋友在帮各位清除这城中的邪魔之气的源头。”

    听到他的话后,众人这才放下心来,一边则还惊奇的看着那浓烟着,令他们染病的源头就在那里么?那里是一处树林,也有一处乱葬岗,但他们都不知到底是什么让他们得了这种诡异的病。

    火焰在燃烧着,足足从正午时分烧到了日落西山,因为日落之时的一场大雨,那大火才渐渐的熄灭,但这时,那片树林却也只剩下一片灰烬,甚至,有的大树也只剩下烧焦的树枝,地上更是寸草不生,空气中有着一股淡淡的恶臭的气味伴随着那烧焦的气息在雨水中冲散而开。

    沐宸风在雨水中,脚踏虚空往那林中走去,因为是踏空而行,鞋子没沾地面一丝尘土和雨水,身上也因他弥漫而出的一股肉眼可见的灵力气息而保护着,雨水避开他而下着,黑色的身影在这已经渐暗的林中,并不显眼,尤其是他的身影又极快,如同鬼魅,悄然无声。

    在这片剩被大火和雨水洗礼过的林中走过,落在了这林中的一处死水池的边上,深邃而泛着冷冽光芒的目光落在那池水中:“你是自己出来,还是本君逼你出来?”低沉的声音夹带着一股雄厚的灵力气息以及威压传出,也就在他的声音落下之时,那原本平静无波的池面,扑的一声溅起了一道水花。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理这闲事!”一只巨形的蛤蟆从水底跃起,口吐人言,愤怒不已。

    “邪魔之物,吸了人的精气修炼,让本君遇到了,岂有不收的道理!”沐宸风冷哼一声,自己却没出手,而是唤道:“穷穷奇!吃了它!”

    光芒一闪,一只煞气腾腾的凶兽随着那一道光芒的闪出而幻化成形,仰头怒吼一声,猛的朝那只蛤蟆扑了上去。

    “上古凶兽?!”那只口吐人言的巨形蛤蟆大惊,几乎是同一时间后腿一蹬就朝林中逃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