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60 令人震惊的礼待

    闻言,唐心轻挑起眉头,唇角微勾,笑道:“消息还真灵通,居然这么快知道我在这里。寻找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15;1看書網”

    “先前顾家三少过来说,今晚在前院设宴,请主人参加。”

    “嗯。”她点了下头,回头见云曦走来,那只小猴子则站在他的肩膀上,便笑着牵着他的手:“这几天你一直在院中休养,闷坏了吧?现在时间还早着,娘亲带你出门逛逛如何?”

    “好。”云曦眼睛一亮,却仍板正着小脸微微一点头应着,但那微弯的唇角,却泄露了他心底的开心。

    “哎,曦儿将来长大了,绝对比你爹爹还要有魅力,还要迷人,到时身后一定跟着一大群的小美人,娘亲想要陪你逛街,估计曦儿都没时间陪娘亲了。”看着儿子精致的容颜与出色的气度,她心中甚是骄傲,尤其是这孩子的天赋比起他们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相信他的未来一定会很精彩。但她口中这话说出来,却有几分酸酸吃味的感觉,让一旁的白素听了都不由的抿唇一笑。

    云曦抬头看着他,认真的道:“以后曦儿长大了,娘亲什么时候想要曦儿陪,曦儿就陪着娘亲。”

    闻言,唐心唇角的弧度往上扬起,却仍幽怨的道:“可到时你若有心爱的女子了,哪里还会记得娘亲。”

    “舅舅说,孝顺父母的孩子才是好孩子,就是有了心爱的女子,也不能忘记了生身之身的父母。”他一本正经的说着,那小模样,把唐心逗笑了。

    “呵呵……好好好,娘亲可是记着曦儿的话了,走,娘亲带你逛街去。”愉悦的笑声在院中传开,她牵着云曦往外走去,白素也笑着跟在他们母子的身后。

    牵着云曦往外走去的唐心,唇角微微弯起着,目光看着前方,脑海中却在想着事情。曦儿的话,让她想到了当年帝殇陌的选择,当年的帝殇陌夹在父母与她之间,无论选谁都会令一方伤心,亲情与爱情的选择,这个两难的决择放在谁的身上那个选择的人都会是最痛苦的那人吧!

    虽然当年是他负了她,但她也当场挥刀断情,而他心伤成殇三千墨发寸寸成雪,说到底,终究是他们有缘无份,上天给他们的一道磨难,这么多年过去了,如今回想,也只能化做一声叹息。

    她忽的低头看着身边的儿子,小小的人儿板正着一张精致的容颜,一身白色的小衣袍穿在他的身上,越发的衬托得他宛如尊贵的小王子,似乎是察觉到她的目光,他抬起了头。

    “娘亲?”

    “曦儿,要是将来你爱上一个女子,而娘亲不允许你跟她在一起,你怎么办?”说着,又笑着摇了摇头:“现在你还小,说这个太深奥的问题估计你也不懂,不过,娘亲可以告诉你,娘亲希望你得到幸福,所以,那样两难的选择是永远不会出现在你身上的。”看着有些呆愣的儿子一眼,愉悦的笑着:“再说,咱们曦儿这么出色,眼光也定不会差到哪里去的。”

    跟在后面的白素脸上一直带着浅浅的笑容,听着他们母子的谈话,也不禁想念着她的孩子们。

    顾家的人当知道唐心他们把赤之界的领主晾在一旁出门逛街后,又拭了一把冷汗,只得一边安排着晚上宴会的东西,一边祈祷着领主不要发怒才好。

    赤之界的领主在得知唐心带着她儿子出门逛街时,只是敛着眼眸喝茶,连抬眸都没有,谁也不知他在想着什么。

    而另一边,唐心带着云曦,身后跟着白素,三人在大街上逛着,由于云曦不比笑笑,也不像一般的孩子那样对什么都感到好奇,就是见了街上的一些玩意儿也都只是看了一眼,没有离开唐心的身边,那一直牵着的小手也没松开过。

    “曦儿,孩子就要有孩子的模样,你看,那边几个跟你一样大的孩子那样放开着玩才像孩子。”她趁机教导着,伸手指着不远处的那几个在玩耍的孩子。

    云曦朝他们瞥了一眼便移开了,冷峻的声音有着孩童特有的稚嫩:“他们是他们,我是我。”

    听到这话,唐心一愣,继而轻笑出声:“还不一样都是孩子。”说着,眼底流溢着一丝幽光,笑道:“你说,娘亲将你这一身白色小衣袍脱下,弄身乞丐装给你穿,学学小乞丐会怎么样?”

    果然,她的话一说完,身边的云曦脸色就是一僵,抬头看了她一眼,语带委屈的道:“娘亲,我不喜欢脏衣服。”他又不是笑笑,喜欢装乞丐和随便坐地上,他受不了脏。

    “呵呵……”唐心轻点了下他的鼻子:“这要是换成笑笑,准拍手叫好,果然啊,两兄妹虽然长着一样,这性格和习惯却是天南地北。”眸光一转,看着这热闹繁华的大街:“这里的人似乎看起来都异常的热情,每个人脸上都是笑意盈盈,好像是碰见什么兴奋的事似的。”

    白素看了周围来来往往的人一样,轻轻一笑,道:“短短不过半天的时间,都知道了赤之界的领主到了他们这城镇。”

    “这城中也不知有什么地道小吃,白素,你去问问,到了这地方,地道小吃什么的都不能错过的。”唐心牵着云曦的手,边走边说着。

    “好。”白素点了下头,便落后了几步,向一旁的百姓们打听着。

    “娘亲,天之界里是不是你最大?”云曦抬头看着她,眼中有着好奇。

    唐心眸光一闪,笑了笑:“是我最大,不过听说现在好像被人霸占了。”她唇边的笑意有几分的冷意,眼底划过的诡异光芒无人发觉,只见那一闪而逝的光芒沉没在那清冷的眼底后,她带着笑意与宠溺的声音传出:“曦儿,娘亲不希望你会再受伤,不希望将来因为你没在娘亲身边而担心你会遇到危险,离开这里去天之界的话,中途所经之处就当给你的历练如何?在这段时间里你要养好身体,到时,娘亲给你的历炼可是要有绝对的承受能力与超乎常人的毅力的,你怕不?”

    “娘亲,曦儿不怕,曦儿会变强的,到时娘亲就不用再担心了。”他仰着精致的小脸,认真的说着。

    “好。”她温柔的一笑,眼底满满的是宠溺与疼爱的神色。

    而后不久,白素回来,告诉他们知道这城中的地道小吃在哪里后,便带着他们一道前去,三人坐在小摊处,吃着这城中的地道小吃,聊着一些家常的话题,直到,天色渐暗,才往顾府而去。

    此时的顾家中,灯火通明,前院设下的宴席,摆放着精致的吃食,陈年的好酒,端着东西来回行走着的婢女,看似忙碌,其实也就那么几桌的宴桌,说是宴席,但请的因为是赤之界的领主和如今不知是何身份的沐夫人,顾家也就只有顾家主和顾成讳与顾成枫三人参加。

    牵着云曦迈步来到前厅的唐心,身后跟着白素,当他们三人来到前厅时,正好看到那在厅中坐着品茶的中年男子,以及那守在他身边的十二名修士,似乎是察觉到他们的来到,那十二名修士的目光都不约而同的朝她看来,带着几分的打量与探究,而主位上的中年男子也放下了茶杯,抬眸望来。

    “呵呵,听闻圣主到了赤之界,一直想要拜会圣主,今日,终于见到圣主一面,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赤之界的领主起身迎了上来,面带笑容的朝唐心拱手一礼。

    “赤君消息很是灵通,我来此不过短短数月,赤君就能知道我在这顾家,真是耳目遍布赤之界,令人惊讶。”唐心淡笑着,不动声色的打量着眼前的赤之界领主。

    “赤地能迎来圣主这么一位尊贵的客人,是赤地之幸。”他笑说着,在她打量他的同时,他也暗暗的在打量着她,这位名震各地界领主的金莲圣主,竟是这般的年轻,这般的风华无双,果真不愧是王者中的王者,尊贵神圣非一般人可比。

    “这位定是小公子了,小小年纪便如此出色,将来必定也是非凡啊!”他将目光转向一旁的沐云曦,赞赏的说着。

    唐心一笑,道:“曦儿,见礼。”

    云曦有模有样的拱手朝赤之界的领主行了一礼,冷峻的声音带着稚嫩从他的口中而出:“沐云曦,见过赤领主。”

    “云曦,曦,为东方升起之光,果然是好名字。”他笑说着,从空间中取出了一物递给云曦:“初次见面,来,这是送给你的见面礼。”

    唐心的目光淡淡扫过那精致的盒子,道:“初次见面,怎好收赤君如此厚礼。”虽然没看到盒子中的东西,但那盒子本身就不是俗物,再者,那样浓郁的灵力气息连那盒子都掩不住,这东西估计还不是一般的东西。

    “难得有缘见到圣主和云曦,岂有不送礼之说,再者,这也不过就是一份小礼物,我也只能送给云曦把玩,若送圣主,我这还拿不出手,云曦若不收下,岂不是让我一番心意白费了。”他笑着,在唐心的面前他并没有自称本君,而是以我自称。

    见状,唐心这才道:“曦儿,还不谢过赤君。”

    云曦这才接过礼物,并向他道谢着:“多谢赤领主。”心下则有些好奇,好浓郁的灵力气息,这盒子中的是什么?

    顾家主听闻唐心他们归来,宴席那边又准备好了,当下便亲自来到前厅,见他们站在那里说着话,连忙行了一礼:“见过领主,沐夫人,前院的宴席已经准备好了,请两位一道前往。”

    “圣主,请。”赤领主先行做了请的手势,请她先行。

    “赤君,同往吧!”她也做出请的手势。

    见状,赤领主点了下步,负手迈步与她同行往外走去。而沐云曦则与白素以及顾家主走在后面,再后面,则是那十二名修士。

    在前院候着的顾成讳和顾成枫两人见他们走来,当下便迎了上前:“见过领主,沐夫人。”

    两人看了他们一眼,道:“无须多礼。”

    而后,顾成讳和顾成枫退至一旁。

    这时,顾家主上前,对赤领主道:“领主,请上座吧!”在他看来,领主是他们赤之界的领主,地位非同一般,自然能在这宴席上坐主位。

    然,赤领主却是对唐心做出请的手势:“圣主,请上座吧!”

    他这话一出,不仅是顾家主心头猛然一惊,就连一旁的顾成讳和顾成枫也是惊愕的抬起头看去。领主坐主位,哪怕是在他们顾家中,也是当仁不让的,可他竟然让沐夫人坐主位?又称沐夫人为圣主?是什么圣主?这沐夫人的来历,到底是什么?

    唐心却是一笑,道:“来者是客,在赤君与顾家主的面前,我又如何能坐这主位呢!既然赤君仁让,不如,就让顾家主坐主位吧!”

    一旁的顾家主听了冷汗直冒而出,抬着衣袖拭了拭额头的汗水,一颗心惶恐的乱跳着,正欲开口,就听领主呵呵一笑,对他说着:“既然圣主这么说,那么,顾严,你就坐主位吧!”

    “是、是。”顾家主擦着冷汗,连声应着,走到主位坐下,腰杆挺直,但只有他自己知道,此时是惶恐不已坐立不安啊!

    “请。”而后两人做出请的手势,一人坐左下方,一人坐右下方,倒是自在随意的落座。

    云曦坐在唐心的下方,而白素则站在唐心身后,那十二名修士也站在赤领主的身后。顾成讳和顾成枫两人则在尾座坐下。

    “圣主,难得来赤地一趟,定要到我宫中作客些日时,让我尽尽地主之宜才可啊!”落坐后,赤领主笑着对对面的唐心说着,这般没有架子的语气,那般和蔼的笑容,以及他的自称,都让顾家父子三人心口一提,带着震惊与愕然的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那一身白衣的绝美女子。

    这短短一日时间,他们看到了别人不可能看到的一切,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这位沐夫人,此时,他们是真的想知道,这位沐夫人,到底是什么来头?竟能得领主这般的礼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