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59 求而不见

    当飞行在天空中的十二匹天马拉着豪华的马车落于顾家的大门前时,那些闻讯而来的城中众人也都围坐在了顾家的周边,一个个议论纷纷,都好奇着那马车中所坐的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有着那样强大到令人退避三舍的摄人气息。

    十二名随行的修士也随着马车的落下而停落在马车边,驾着马车的一人下了马车,恭敬的对着马车中的人道:“领主,顾家到了。”

    领主两字一出,周围的从人哗然一声,一个个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他们当中不泛修炼的人,虽然离那马车有十来米远,但那人的话并没有压低声音,众人自然清晰的听到了从他口中说出的那两个字。

    领主?是他们赤之界的领主么?一瞬间,众人一颗心又是激动又是澎湃的起伏着,他们是赤之界的子民,而赤之界的领主就是他们心中的神,尊贵而强大不可触犯的神!他们只知道他的存在,却不曾见过他,领主,真的是他们赤之界的领主到来么?

    就在众人翘首以盼中,那马车中的人应了一声,外面的修为便为他挑开了车帘,由于马车是正对着顾府大门,因此,那后面的人都没能看到马车里坐着的人的模样,直到那人起身从马车中迈步走下。

    黑色纹龙的靴子先落地,而后便见到那人一手拉着暗棕色的华衣衣摆,随着他迈步着地后手才一放,衣袍自然垂落,他负手而立,微昂着头望着眼前的顾家大宅。

    这时,众人也才看清了他的容颜和面貌。那是一名四十岁上下的中年男子,当然,谁也不会认为他的真实年龄只有这么大,身为赤之界的领主,年龄到底有多大,那是一个谁也不知的问题。

    厚重的双眉如同利剑,微微往上提起,锐利的目光幽深如潭,暗藏精光与威压,眉眼间,那股王者的气息凌驾于在场的众人之上,那是属于强者,属于上位者才有的强大气息与威压,王者的气概,来自于他一身的实力与气场,他抿着唇,不怒而威,随着他的出现,空气中,隐隐的有一股强大的威压弥漫在这片天空之中。

    正是这股属于赤之界领主特有的威压与神识气息,让周围的众人再一次的肯定了眼前的那人就是他们赤之界的领主,因为他们身处赤之界,受赤之界领主所立下的天地规则所约束,可以清晰的感觉到那股神识与气息的不同,如果他是有特意掩藏起的也许他们无法得知,但,如今的他是毫不掩饰的将他的自身威压与神识气息展露而开,弥漫在这片天地之中,他们颤抖着,几乎在那感应到空气气息变化的瞬间,双腿不由自主的便跪了下去。

    “领、领主,拜见领主……”

    众人的声音高低不一的响起,带着丝丝的颤抖,似乎是因为激动,又似乎是因为不可思议,他们一个个低下了头,俯低着身子趴在地上,向他行着最为崇高尊敬的跪拜之礼,但凡触目所及之处,无一人站着。

    早在那十二匹天马停落在顾家大门前时,机灵的顾家守护便已经迅速的跑了进去,将这消息告知家主,顾家的众人原本就在厅中议事,此时听到护卫的话,皆是一惊,连忙带着众人迎了出去。

    顾成枫因为唐心的医治,又过了这些日时,身体也恢复,正好此时也在,便跟他们一道出了外面,来到外面,大门敝开着,当顾家众人看到外面那一幕时,皆是又惊又恐。

    入眼所见,是那名浑身散发着王者气息的强大男子,以及他周身之边站着的那十二名强者修士,还有那十二匹天马拉车的豪华马车,最是让他们震惊的是那空气中弥漫而开的那股气息,那样的气息,惊得他们心头直打鼓,双腿不由自主的想要软下去。

    顾成枫和顾成讳扶住了因震惊而吓得脸色苍白的父亲,三人走上前,在那强大的气息之下,终究旧撑不住的跪了下去,那是一种本能的身体反应,没有理由,只知道,他们必须跪!

    “顾、顾严,拜、拜见、拜见……”一句话,却说得断断续续的,因为对方的目光正落在他的身上,那股强大的威压也落在他的身上,直让他的额头渗出了冷汗,无形中的气息压了下来,让他连话也说不出,也就在那一瞬间,前面尊贵男子的威压一收,他这才感觉压在身上的大山被人搬开了,整个人松了一口气,仿佛瞬间活过来了一般。

    “你府中的贵客可还在?”赤之界的领主沉声问着,低沉的声音,透着一股无形的威严,一句话,便让顾家众人的心再度提了起来。

    “在、在!”顾家主甚至连抬衣袖去拭冷汗也不敢,连连低头应着,心里则暗暗心惊,难道领主是为了沐夫人他们来的?

    “嗯,进吧!”赤领主这才点了下头,迈步便往里面走去,而身后的十二人紧随身后,只剩下那原本驾马车的一人守在马车边。

    顾家众人看着他们进去,一个个都吓得腿软,由于是后面的众人,想站起来,双腿却直颤抖着。

    “父亲。”顾成枫扶着他,看着他苍白的脸色,安慰道:“父亲莫慌,也许不会有什么事的。”虽然,他自己也觉得这个理由不太可能,那位散发出来的神识和气息让他们知道,他就是赤之界的领主,领主跑到他们顾家来,那可不是一件小事,就算没什么恶意,但这阵势也足以让他们顾家上下惶恐不安。

    “父亲,我们快进去,领主可是进了里面了。”顾成讳擦了擦冷汗,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腿也在抖,只是强忍着心底的惶恐与不安在说着这话。

    “走、走,你们扶着我,扶着我点。”顾家主的唇在抖,脸色到现在也没缓过来。

    顾成枫两人这才扶着他往里面走去,顾家的众人也随后相扶着站起身,只是他们并不敢往前厅而去,而是进了里面后便避开了。

    外面的众人看着他们进去了,这才都抬起头来,压下了心底的震惊,都在说着:“这顾家中到底来了什么客人?竟然能让领主亲临?”

    “刚才领主问的是贵客还在不在,能让领主称为贵客的,那得是什么人?”

    “不管是什么人,这顾家能得领主亲临,又招待了连领主都称为贵客人客人,以后的地位一定非同一般。”

    “就是就是,这顾家是走了大运了,从没听说领主到过谁的家族去。”

    外面的众人在议论着,顾家众人却没外面那些人的欣喜,如此大人物来到了他们的府中,他们此时也只剩下惶恐,哪里还有空想别的?

    顾家大厅中,尊贵的赤之界领主此时正端坐在主位中,左右两旁各站着六名随行修士,顾家三父亲走了进来,恭恭敬敬的朝主位上的人行了一礼,在他的面前,连头也不敢抬一下,甚至,没有他的允许,他们连到一旁的位子坐下也不敢。

    “这阵子在你们这里住下的是一对母子?你们与他们是如何认识的?说来听听。”

    低沉而蕴含威仪的声音在厅中传开,站在厅中的三人相视一眼,最后,由顾家主开口道:“回领主的话,老朽的三儿子上回在路上恰巧救了昏迷的沐小公子。”说着,拭了拭汗水,又道:“至于沐夫人,则是前不久才来到府上的,我们知道他们身份似不一般,但却不知他们的来历。”未了,他还解释了一下。

    听到顾家主的话,主位的赤之界领主眸光微闪了一下,似在想着什么,顿了一会,又问:“他们如今何在?”

    “因为沐小公子前阵子出了些意外,在府中养伤,此时在后院中。”顾家主连忙应着。

    “哦?带路吧!本君去见见。”他站起身,沉声说着。

    顾家三父子皆是一怔,领主亲自去见?他们本以为要请沐夫人过来,却不想领主竟然会开口说亲自去见,这……

    一时间,三人心中惊疑不定,但也不敢怠慢,连忙带着他往后院而去。

    此时正是午后不久,唐心和云曦已经在午休了,院中也只有白素守在门外。当顾家父子三人带着赤之界领主过来时,顾家父子三人本能的到了院门口便顿住了脚步,他们可没忘记,沐夫人说非请勿进。

    就在三人顿下脚步的同时,赤之界领主也停下了脚步,沉思了片刻,负着手,道:“你们进去通传一声,就说本君知晓故人到来,前来拜会。”

    听到这话,三人皆是一惊。故人?那沐夫人是领主的故人?看领主似乎有些忌惮的神色,他们心中更是震惊万分,难道,那沐夫人的来历甚至比领主还要厉害?

    “我进去通传一声。”顾成枫说着,便迈步进了里面,看到了那盘膝坐在门边请闭目养神的白素,迟疑了一下,还是拱手一礼,唤道:“白姑娘。”

    白素睁开眼睛,目光看了面前的顾成枫一眼后,落在了那院门口处,问:“何事?”

    “赤之界的领主在外,说是沐夫人的故人,想要见一见,不知……”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白素打断了。

    “我家主人在午休,等她睡醒了我自会告诉她,现在,不见。”白素淡淡的说着,直接便拒绝了,别人不知道,她可知道,没有什么大事就不要打扰她主人睡觉,要不然,她的起床气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听到这话,顾成枫愕然的看着她,没想到她竟然会直接就拒绝了,竟然说等到她睡醒再来?外面的那位可是他们赤之界的领主,这样好吗?要是他发怒,只怕……

    想到这,他再度开口道:“白姑娘,那位可是我们赤之界的领主,他远道而来,若是这样回了他,似乎不太好吧?”

    闻言,白素瞥了他一眼,站了起来,迈步便往外面走去,来到外面,目光便落在那一身棕衣的中年男子身上,清冷的声音淡淡的道:“我家主人正在午休,不见客,想见她就等她醒了再说,你们请回吧!”

    赤之界的领主一眼便看出了白素是超神兽级别白纹虎王幻化而成,听到她的话,他还没说什么,倒是身边的修士面带怒意的低喝出声:“放肆!”

    顾家主他们在听到白素的话后,脸色苍白,腿一软,险些站不住,目光不由自主的朝领主看去,就怕他一发怒,牵怒了顾家,却没想到,看到了令他们震惊的一幕。

    “不得放肆。”那赤之界的领主朝那出声的修士扫了一声,那一眼,蕴含威仪与警告,还有一丝的不悦。

    “领主恕罪,属下越距了。”那修士一惊,连忙低下了头往后退了一步。

    扫了那修士一眼后,没理会震惊的顾家人,赤之界的领主露出了一抺笑容,温和的道:“那就等你家主人醒了,有劳姑娘代为通传一声,本君晚点再来拜访。”说着,便转身离开,看得顾家三父子一怔一愣的,满脸的不敢相信。

    白素看了那离去的人一眼,便转身走了进去,再度在门前盘膝坐下,闭目养神。而顾家的三父子此时则心如鼓动,这一连串的事情让他们有些吃不消,难以回过神来,甚至,猜想不出,到底这沐夫人是什么来头?竟然能让领主这般的温和对待?

    房中的唐心搂着云曦沉沉的睡了一觉,待醒来时,已经是日落西山之时,因为有白素在外面,她睡得也较放心,起床后,伸了伸腰,看着从床上起来的云曦,笑道:“曦儿的身体恢复得七七八八了,再过几天,我们便去天之界如何?你爹爹他们应该也在那边了。”

    “好。”云曦点了点头,也起身穿衣。

    唐心摸了摸他的头,便走向了外面,打开门,便见白素站在门边。

    “主人,赤之界的领主来了,想要见你,不过下午你在休息,我挡回去了。”白素简单的交待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