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57 云曦的羞涩

    守在顾家大门外的那两批佣兵们,一看到那跟在白衣女子身边那名佣兵团团长,其中一队的人迅速上前,欣喜的喊着:“团长,你可来了。不是所有站都是第一言情首发,搜索15;1看書网你就知道。”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向那名白衣女子,心下暗想,就是这个女子么?

    “那小公子怎么样了?你们可知道?”那名佣兵团长问着。

    “据说不是很好,这顾家的家主把能请的人都请来了,都没办法,而且那顾家三爷也还没醒。”

    闻言,那团长这才转身唐心:“沐夫人,要不,您先进去看看?我们就候在这外面,有个什么事情,您再叫我们。”他的话语中带着少有的恭敬以及小心翼翼,看得那一众的佣兵都暗自诧异。

    “嗯。”唐心点了下头,道:“你们的佣金不会少给的,放心吧!”说着,这才迈步走向那顾家大门。

    守门的顾家人早在看到唐心时就已经进去通报了,因为这些天他们都在等一个店白衣女子,看到她时,想也不用想的便往里面跑去。当顾家主他们得知外面来了一个白衣女子,很有可能就是沐云曦的娘亲时,不禁都紧张起来,叫上了众人迅速出去迎接。

    来到外面,只见一名护卫的前面走着一名绝美的白衣女子,出色的容颜与那份尊贵的气质让他们都有些惶恐,因为对方身上的气息很是强大,饶是顾家家主的修为见了她,也有种想要叩拜下去的冲动,他们尽量的压下心底的紧张与惶恐,来到她的前面,拱手朝她行了一礼:“顾家家主顾严携顾家众人见过沐夫人。”随着他这一弯腰行礼,身后的众人也都跟着一样弯腰行礼,齐声见礼。

    唐心看了众人一眼,道:“众位不必多礼,我听闻我孩儿在贵府中,才冒昧打扰,不知,他现在何处?”

    “沐夫人请随老夫来。”顾家主说着,做出请的手势,一边则示意众人退开。

    唐心点了下头,便跟在他的身后,往后院而去。后面的众人在看到她走远后,都相视了一眼,却不敢多言。知道那沐小公子非一般家族出身,有青龙为契约兽,来历自是非凡,如今再见这位沐夫人,更让他们有种尊贵不可亵渎的感觉,她的强大不用言语,全都体会在她的神态以及她举止之间的自信中。

    来到院落中,唐心随意的打量了一下,继而,跟着前面的顾家主走进房中,房中,只有秦老一人在,此时见他们进来,连忙起身迎了上去:“家主。”行了一礼后,目光不由看向那名白衣女子,眼中有着打量与探究,却在触及对方的目光时,只觉心头猛然一震,连忙惶恐的垂低下了头。

    “秦老,这位是沐小公子的娘亲,沐夫人。”顾家主介绍着,又对唐心道:“沐夫人,秦老是我顾家的药师,这阵子都是他在照顾着沐小公子的。”

    “见过沐夫人。”秦老连忙行了一礼。

    “嗯,这阵子麻烦了。”唐心露出一抺笑容,语气轻柔的说着,目光则是看向了里面的床上,迈步走了过去,同时淡淡的唤着:“青龙,出来。”

    一道光芒随着从云曦的身体里闪出,青龙讪讪的看着唐心,道:“那个、你来啦,快,快看看小曦儿,我也没想到会弄成这样的。”他都有些不敢面对她的目光了。

    唐心瞥了他一眼,在床边坐下,目光触及那只蹲坐在云曦床头的金丝小猴时,目光微闪,问:“怎么会弄成这样的?跟我详细说说。”说话的同时,她的目光落在云曦苍白无血色的小脸上,眼中浮上一抺心疼,从被褥中拿出他的手帮他把了一下脉,这一脉,眉头不由一拧:“怎么会伤得这么重?”

    “那个,我们遇到一个老怪物,他弄了一个叫什么天空八卦阵的,小曦儿也不知怎么解的,把自己的手划伤,然后用血破阵,后来又说什么伤敌一千自损八百,那阵法一破,他也就成了这样了,好在当初你给他的极品内丹还剩下那么最后一颗,要不然,我都不知他能不能撑到你来了。”

    “天空八卦阵?”她目光一冷,抚上了云曦苍白的小脸,继而,从空间中取出一枚丹药放入他的口中,这才站了起来:“那人死了没?”敢让她儿子伤成这样,若没死,她定不轻饶!

    “死了,死得不能再死了。”青龙连忙说着。

    这时,唐心才注意到青龙的脸色似乎也有些不太对劲,问:“你怎么了?似乎不太对。”

    “我被那老怪物的剑剌伤,这伤口这么多天过去不但没好,反而越发严重,你看,也不知那把剑上面抺的是什么。”他拉开身上的衣服,露出了大腿处那一抺伤口,已经紫中泛黑,而且微肿,似有脓。

    看到那伤口时,唐心皱起了眉头,对一旁的顾家主道:“这几天可以要麻烦顾家主了,我要为他们疗伤,麻烦顾家主让人守着院门,除非我让人进来,否则,不要让人进来打扰我。”

    “是,我会吩咐下去的。”顾家主连忙应着,这才对她道:“不知沐夫人可有需要用到的什么药材?我顾家有药库,如果要用尽管去拿就好了。”

    唐心微微一笑:“那我就先谢了,若是有需要,我不会客气的。”

    “好,那我们就先退下了,要是有什么事,就让院外的下人通知一声便可。”说着,这才与秦老一同往外走去。

    “来这边坐下。”唐心在桌边坐下后,示意青龙也坐下,而后,从空间中取出了一把匕首,一手又点燃了本命天火,将匕首放在火上烧了一下。

    “那个,不会是要用那烧过的匕首切我的伤口吧?”青龙看着她的举动,不禁寒毛直竖起来。

    她睨了他一眼,似笑非笑:“怎么?怕了?放心,不会很疼,我下刀会轻一点的。”她把匕首两面都在火上烧过,示意道:“快点,磨蹭什么?你以为你腿上的伤是小事?我若是再晚来半个月,你这条龙腿就可以整条切掉了。”

    闻言,青龙这才咬着牙走了过去,拉过另一张椅子将腿往上一放,将那伤口放在唐心的面前,瞄了瞄那把在火上烧的匕首,额头之处隐隐渗出汗珠,别开了眼,不再去看。

    唐心收起玩笑之色,神色认真的看着那已经恶化的伤口,道:“伤的剑是一把邪剑,同时也是一件少见的法宝,一般的人剌伤神兽什么的都不会变成这样,但那把剑则不同,就算是上古神兽也绝不会只是简单的一记伤口,若换成实力较低的契约兽不出三天就已经死了。”

    她边说着,在他的伤口周围按了一下,见他嘶嘶的倒抽着气,还想动,便唤出了白纹虎王和白素帮忙,让白纹虎王按着他的腿,白素则去外面端水,她拿着烧过的匕首在那肿涨处轻轻一划,立刻便涨出黑色伴黄白的东西,将他伤口由外往内一挤,听着青龙惨叫出声。

    “啊……疼疼疼……嘶!轻点,轻点啊……”

    在院外的顾家主和秦老在听到那声音后,不由的往那院中看去,却看到,一抺素雅的身影端着水盘往里面走去,而后又关上了那里面的门,不禁一怔:“那是谁?刚才好像没有她吧?”

    房中,唐心将青龙的伤口处理好后,重新给他上了药,这才包扎了起来,交待着:“这里不要乱动,进空间养伤,明天出来换药。”

    “那小曦儿怎么样?”青龙不忘问着。

    “他的伤比较麻烦,除了失血过多之外,内伤也很重,少说也要休养半个月才会恢复过来。”她一边说着,一边在清水里洗了洗手,又让白素将这里面收拾干净,打开门窗让空气流通,而后,让白纹虎王先回了空间。

    熟知唐心习惯的白素在收拾好房后,便让外面的人备了沐浴的水,赶了这么些天的路回来,她知道主人是累坏了,让她沐浴一番后睡上一觉,才有精神帮曦儿治疗。

    房中,唐心坐在床边,看了昏迷着的云曦,一边拉高了被子帮他盖好,一边怜惜的轻道:“还是这么让人放心不下,一离开娘亲身边,就把自己弄成这样了,你说,醒来后娘亲要怎么罚你?”

    “主人,沐浴的水备好了,主人这些天都累坏了,沐浴后睡一会吧!”白素来到唐心的身边,轻声说着。

    “好。”唐心回头朝她微微一笑,起身往隔壁间走去。

    半个时辰后,沐浴好的她便回到了云曦的房中,在他的身边睡了下来,将他拥入怀里,这才缓缓的闭上眼睛休息。而那只小猴子,则被白素抓到外面去了。

    次日,唐心在帮青龙换了药之后,就开了些药材,让白素去熬药,而她则在房中,拿出了银针帮云曦治疗。顾家的人都知道云曦的娘亲来了,但也只在她来的那一日见过一面,其他的时间她都没有出现,这一晃,三天的时间便过去了,这三天中除了唐心施针之外,每天他都要泡白素熬的那些药浴。

    终于,在第三天的时候,云曦整个人泡在黑漆漆的药浴中,桶里的热气往上冒着,他原本苍白的脸色也因桶里的热气而泛上了一层潮红。站在药桶边的是唐心,她亲自帮云曦洗药浴,同时以灵力疏通他体内的气息。

    趴在桶边的云曦睫毛微微的颤动了一下,浓郁的药味窜入鼻中,迷糊中似乎有人在帮他沐浴,眉头也因为那一察觉而微微皱起,缓缓睁开了眼睛,这时,一双温柔的手正抵着他的背后,输送着灵力气息。

    “娘亲?”一丝的怔愣与惊喜在眼中浮起,他本能的想要回头,却被按住,只听,耳边传来了那令他安心与欣喜的温柔声音。

    “醒了?乖乖趴着。”唐心微微一笑,脸上荡起了温柔慈爱的神情,放在他背后的手依旧输送着灵力气息。

    “娘亲,你什么时候来的?你怎么也会来了这里?”知道她就在身后,云曦放心的趴在桶边,小脸虽然苍白,但却有着一股莫名兴奋的神采。

    “当时你被丢进了那黑洞,我也跟着进来了,只是慢了半步,抓不到你,不过知道你在这赤之界,便让人四处打听你的消息,谁知道却听到你弄成重伤的消息。”

    听出她声音中的担忧,云曦小声的道:“娘亲,我也不想弄成这样的,只是那个人会天空八卦阵,当时情况又危险,要是不这么做,我们都活不了。”

    唐心收起灵力气息,轻呼出一口气,走到他的前面,道:“我已经听青龙说过了,你的胆子也太多了点,又是失血又是重伤反噬,要不是我来了,谁救得了你?”她轻拧了拧他的鼻子,语气中虽是责备,但神色中的慈爱却是掩饰不了的。

    “我听那些佣兵说娘亲也在这里,我就知道我不会有事的,因为有娘亲在。”他呵呵一笑,露出了属于他这个年纪才有的神情。

    “行了,来,娘亲抱你出来,醒了就不用再泡了,要改成喝药,再养个十天半个月的,身体就会完全恢复了。”她伸手就要将他抱出药桶,谁知云曦却双手往药浴中伸去,涨红着小脸。

    “娘亲,我、我没穿衣服呢!”

    “呵呵……”看着他那羞涩的神情,唐心愉悦的轻笑出声,笑骂道:“你这孩子,我是你娘亲,你浑身上下哪个地方娘亲没见过的?现在才几岁就知道害羞?嗯,你总是说会照顾好自己,然后又总把自己弄成重伤让娘亲担心,不是告诉过你打不过就要跑吗?下回要是再弄成了重伤,我就脱光了你的衣服让人围观你,让你长长记性。”她脸上笑意盈然,眼中却是泛着邪恶的光芒。

    “娘亲!”他涨红了小脸,又急又羞。

    “好了,娘亲抱你进去洗一下热清水,洗掉这一身药味,你现在身体还虚着,要是着凉了就麻烦了。”她将他抱起的同时,拿出大浴巾将他包住走向了另一桶冒着热气的清水,洗过后,这才将他抱起,擦拭干水迹,给他穿上了衣服。

    云曦乖乖的由着她穿衣,穿好衣服后,又被她抱到床上盖住了被子,他眨着眼睛看着她,拉着她的手道:“娘亲,你陪我睡。”说着,有些羞涩的低下了头。换成以前,有他爹爹在,他爹爹根本不让他娘亲跟他们兄妹睡一起的,但好久没见娘亲了,好想她的怀抱,好想被她搂在怀里睡觉。

    “好,娘亲去交待白素熬些药给你喝,等会就回来,你先睡着。”她轻笑着,宠溺的揉了揉他的发,这才起身往外走去。

    “白素,这里的药你拿去熬给曦儿喝,一碗半的水熬成五分满就可以了。”她将准备好的药材递给她。

    “好。”白素接过药,就往外面走去。

    而此时,正准备转身回去的云曦则瞥见那院外一抺小小的身影正探着脑袋,有些怯怯的看着她。一怔,便顿住了脚步,朝那小女孩招了招手:“进来。”

    正好走到院门口的白素看了那小女孩一眼,便露出一抺笑容:“进去吧!不用怕。”说着,牵着她的手示意她进去,自己则往外走去。

    小女孩怯怯的走向唐心,稚嫩的声音带着怯意的唤了一声:“姨姨。”

    “乖,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几岁了?”看着这个比曦儿还小的孩子,她不由的放轻了声音,露出了柔和的神情。

    “我叫顾月素,我爹爹和娘亲都叫我素儿的,娘亲说还有一个素儿就四岁了。”她软软的说着,伸出了四根小手指比划着,也许是看到她柔和带笑的神情,渐渐的不再胆怯。

    “喔,那姨姨也叫你素儿吧!来,姨姨给果子你吃。”说着,从空间中拿出了灵果放到她的小手中,问:“跟姨姨说,你刚才在外面做什么?”

    “我想看大哥哥,但爷爷他们说大哥哥还没醒,不能到这里来。”看到那颜色鲜艳的果子,小孩子脸上浮现了惊喜,拿起一枚果子便咬了一口,酸酸甜甜的感觉让她开心的笑开了:“谢谢姨姨,果子真好吃。”

    唐心笑着:“大哥哥刚醒,来,我带你进去。”说着,牵着她的小手走了进去。

    床上的云曦早就听到了外面的说话声,此时看到他娘亲带着那小女孩进来,便朝那小女孩看了一眼。

    “大哥哥,你醒啦?果子给你吃。”她递上一枚灵果,欣喜的看着他。因为顾家只有她一个这么小的孩子,平时很少看见同龄的玩伴,因此,饶是云曦小脸冷峻,她也好想靠近。

    云曦接过那枚灵果,问:“你爹爹呢?”他记得,当时顾成枫被电击得很重,也不知现在怎么样了。

    原本还因他接过灵果而笑盈盈的小女孩听到这话后眼中盈上了泪水:“娘亲说爹爹在睡觉不让素儿去见,可是,扫院子的绿儿她们都悄悄在说爹爹要死了,大哥哥,素儿不想爹爹死。”说着说着,眼泪直掉下来,小肩膀也是一耸一耸的抽搐着,模样好不可怜。

    ------题外话------

    最近天气酷热,妹纸们要注意别中暑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