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56 唐心到,万更

    众人猛的抬头看去,只见,那半空之中,一名身着玄色衣袍的高瘦男子披散着头发,额间绑着一条类似草绳一般的东西,站在飞剑之上,他的手中抓着一只巴掌大的袖珍金色小猴子,此时,那人正阴沉着目光以着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看着他们。不是所有站都是第一言情首发,搜索15;1看書网你就知道。

    看到那人的出现,云曦小脸上也不由的浮现凝重之色,稚嫩的声音当即低喝:“快走!”身形一闪,就打算朝那林中奔去,却不想,那天空之中冷哼一声。

    “想逃?逃得掉吗?”高瘦的玄衣男子阴测测的一笑,看着底下的十几人:“就拿你们来试试本尊这新得雷旗的威力!”声音一落,他从空间中拿出那面新得的神帝器级别的法器,随着手一扬,那面旗子当即从他手中飞出,凌空而上,狂风骤然而起,呼呼的风声伴随着一声声低低的雷鸣之声在众人头顶上传开。

    “轰!轰隆隆……咔嚓……”

    一道道的闷雷声低低的在云层中响起,那一片突然形成的乌黑云层中,忽的闪出一道咔嚓的电光,雷鸣与闪电一同而起,空气中的狂风伴着暴雨降落,雨水伴着狂风打落身上,竟是一阵阵的剌疼,只听咔嚓的一声,一道闪电闪过,一声惊雷猛的从云层中劈打而下,朝那下方十几人劈去。

    “不好!快避开!”

    强大的气流和狂风暴雨相互拍打着,在暴雨与狂风中奔跑着的云曦听一那声音猛的回头一看,只见那天空中闪电划过之际,惊雷猛的朝那顾家的十几人劈去,那些人此时灵力尽力,若是被那惊雷劈中,只怕性命难保!

    当即,他双手迅速凝聚一股灵力气息,手指结出了复杂的印记,嘴里喃喃低语,不知念着什么,只听他低喝一声:“去!”一股灵力气息形成的狂风瞬间将他们十几人卷飞出去,飞落在十来米之外,也就在他们被卷飞的那一瞬间,那天空中的惊雷也随着劈落在原本十几人所站的那个位置,轰隆的一声巨响响起,火光迸射而开,伴随着强大的灵力威压随着那一击而在林中散开,泥土被那一击冲劈而开,瞬间,一个深深的窟窿便出现在他的眼前。

    被卷飞出去的顾家十几人一看那窟窿,心头不禁浮上一丝后怕,若不是刚才他们被那小孩的灵力卷开,只怕后果不堪设想。他们抬头看向那半空中,那面诡异的旗子在半空中转动着,风和雨以及雷电都是由那面旗子呼唤而来,那面旗子散发出来的气息,一看就知绝不是一般的法器,他们现在灵力尽失,只剩下那个叫沐云曦的孩子,如何活得了命?

    “雷电神帝法器!”一眼,云曦便看出了那人抛向空中的那面旗子的品阶,他从他娘亲那里见过不少这法器,但像这种神帝级别的法器却是极少的,就算是他娘亲精通炼器,品阶这么高的也没几件,而这个人,竟然拿着这样的一样法器,只怕,想要逃出去很难。

    他回头看了那顾家的十几人一眼,眉头微拧,如果,只是他自己逃走的话那绝不成问题,若是带上他们,只怕根本就走不出去,尤其是在这神帝级别的法器之下,一不小心,可能还会没命。

    再三思量,手从空间戒指上拂过,一块飞毯咻的一声幻化而出,朝那十几人而去:“坐上去,马上离开!”

    十几人猛的回过神来,迅速爬上那飞毯,可就在这时,半空中的那披散着头发的玄衣人对着底下的灵猴喝着:“抓住他们!一个也不要让他们跑了!”

    许是震摄于那玄衣人的威压,那围在周围的金丝猴吱吱的叫着,猛的朝那飞毯扑了过去,飞毯一经飞起,坐在上面的少年却被那扑出的猴子扑向了地面,其他的猴子拉着树绳一跃,也跳到了那飞毯上面去,有的则在前面拦住了飞毯,一时间,那十几个顾家人摔倒的摔倒,被猴子抓伤的抓伤,都倒在了地面,那飞毯上面也只剩下一名老者紧紧的抓着飞毯的四脚,身体趴着任由那些猴子从他头顶上跃过而死命的紧抓着不放。

    看到那顾家的人一个个摔倒在不远处,浑身泥土雨水,凌乱而狼狈,云曦抬头看向了那半空中的那人,目光渐渐的冰冷下来,小小的手紧紧的拧成了拳头:“青龙!”

    风雨与雷电挡去了他的声音,半空中的男子根本没听到他在说什么,只见他嘴唇微动了一下,玄衣男子冷哼着,正准备下去将他抓起,却不想就在他俯冲而下的那一刻,从小男孩身上猛的窜出了一道精光,以及伴随着而来的一声吼叫着。

    “嘶!那是什么!”

    玄衣男子猛的避开那朝朝他而来的精光,却还是被那股强大而骇人的威压弹了出去,身体往后一翻摔出十来米才抓住一棵大树稳住身体,然而,那原本被他抓在手中的金丝小猴却趁机从他怀里跳落,不知了去向。

    “该死!小猴,给本尊回来!”怀中的寻宝猴趁机逃跑,那男子怒得厉喝出声,然,朝周围看去的目光却看不到那只猴子到底躲到哪里去了。

    “还有心思注意别的,看来你对自己的实力很自信?”

    青龙低沉而蕴含威压的声音从玄衣男子的身后传为,当声音传出时,一股龙息也因不悦而喷出,强大的上古威压刹那间袭向了那人,也终于让那玄衣男子猛然惊觉,回过头来看向那身后。

    “青龙!”玄衣男子宽大的衣袍在风中飞扬着,睁大的眼睛有着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上古神兽青龙,刚才只看到一束精光,却不想这束精光竟然是上古神兽青龙!那个孩子……

    惊愕诧异的阴狠目光朝地上的云曦看去,忽的诡异的勾起了嘴角阴测测的笑着:“呵呵……看来今天运气不是一般的好,竟然连上古神兽青龙都碰上了,正好,可以拿你来试试本尊的宝物!”他的目光盯向前面的青龙,眼中有着发现猎物时的兴奋光芒,似乎并不惧于眼前的青龙是上古神兽,不惧于它强大而骇人的威压与战斗力。

    他猛的提气而起,再往空中掠高了数米,手突然一扬,一道精光瞬间将他包围住,随着光芒的一闪,云曦和青龙也看到了那人的身上突然出现了一套银色的战衣,在这套战衣的背后竟有着一对银色的翅膀展开,当他完整的穿上这套奇怪的战衣后,他身上的灵力气息比之前要浓郁数倍,而且有了那对银色的翅膀,他不用灵力稳住身形也不用御剑凌空,就那样虚空踩在半空中,手中还拿着一块银色的防护盾牌,另一手则拿着一把泛着锋利寒光的长剑。

    “青龙,你若臣服于本尊,成为本尊的契约兽,那么,今天本尊便饶了你一命,否则,今日便要抽出你的龙筋,剥了你的龙鳞,饮尽你的龙血!上古神兽青龙的龙血,相信,一定能助本尊一飞冲天的,哈哈哈哈……”他仰头大笑着,毫不惧于前面已经暴怒的青龙。

    “不知死活的老东西!我倒要看看,你如何抽了我的龙筋,剥了我的龙鳞,饮了我的龙血!别说先前就有杀你之心,此时,老子更是要将你挫骨扬灰,让你魂魄尽散!吼!”伴随着青龙暴怒的一声龙啸声的响起,它瞬间朝那男子窜去,散发在空气中的威压弥漫而开,逼得底下大气挤压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在那不远处的十几名顾家人因失了灵力尤如普通人,早在青龙窜出的同时,就被空气中的威压震晕了过去。云曦看着那与青龙在半空中交战的诡异男子一眼,不明白他为何不惧于上古神兽青龙的威压,但,也没多想,见那半空中的那令雷电旗盘旋在空中也没再下着风雨和雷电,当即迅速后退,来到那些顾家人的身边,十几人,只有那名老者逃了出去,剩下的都已经昏过去,他只是一个五六岁大的小孩,根本搬不动他们这些人。

    就在他皱着眉头想着应该怎么做时,突然间,一只金色的小猴子跳到了他的面前,吱吱的叫着,又扯着它脖子上系着的那根绳子,又有些不敢上前似乎是有些怕他一样。

    他眯了眯眼,看着那只站在他前面一米多远的金色小猴子,它只有大人的手掌那么大小,而且浑身的毛发耀眼如金子,一眼他便认出这是那只先前被那诡异的男子抓在手中的小猴子。

    “想要我帮你弄开那绳子?”他开口问着,冷峻的小脸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吱吱。”那只小猴子灵性极好,听懂了他的话,吱吱的叫了两声,又点着头,扯着脖子上的绳子,并且小心翼翼的朝他走近了一些。

    “你让它们帮我把这些人背走,把他们交给林子里的那些人,我就帮你解开。”他小手一指,指向后面围着金色小猴子的那些金丝猴群。他看得出来,那些大的金丝猴从这小猴子出现后便警惕的盯着他,而且,也没攻击他们了,只是围着他们。

    “吱吱吱吱。”

    云曦看着那小猴子吱吱的叫着,又跳到一只大猴子的身上,吱吱的跟着那些猴子说着别人听不懂的声音,不多时,那些猴子果然上前将那昏迷的人都背到背后,回头看了小猴子一眼,便往林外窜去。

    “吱吱吱吱。”那小猴子又跳到云曦的面前,扯着脖子的绳子。

    “该死!敢抢本尊的寻宝猴!”半空中与青龙交战的那诡异男子瞥见底下的那一幕,震怒的大喝着,一手挥出,手中的一道剑气就朝云曦袭来。

    “咻!”

    “小曦儿避开!”青龙大声一喊,回头咒骂一声:“你个老东西!”猛的一窜,它掠上前擒住了男子,龙尾紧紧的将他的身体缠住,让他连手中的剑都无法扬起,锋利的龙爪就往他身上撕去,却不想当龙爪触及到他的那身战衣时,竟发现无法深入撕开,而就在它一愣神的时候,那男子大笑着,猛的一挣,也不知哪里来的奇怪力道竟是将它挣扎开了去。

    而下方的云曦那里,在那一剑气袭向他的时候他就抱着面前那金色的小猴子一脚往地上一蹬,整个人猛的往前掠了去,避开了那身后那道凌厉的剑罡之气。

    “砰砰砰!”

    只见,他回头一看,他原本所在的地方被那道剑气劈出一道深深的剑痕,长达数米,若非避得快,只怕得被劈成两半。再一次的,他看向那名诡异的男子,为他那奇怪的战斗力而感到震惊。

    那只小猴子也吓到了,此时双手也紧紧的抱着云曦的手,睁大着那双猴眼睛惊恐的看着前面的那一幕。

    回过神来,云曦从空间中拿出一把匕首,拉过那猴子脖子处的绳子一刀便切了下去,绳子应声而断,他站了起来,没再理会那只猴子,而是面带凝重的看向半空中的那一幕。

    青龙竟然久战不下,可见,那人有多难对付,但,明明他的品阶也不过神王巅峰,为何就久战不下?

    忽的,目光一转,视线落在他身上的那件战衣和那一身的装备上,这个人身上应该有不少的法宝,天上那盘旋着的雷电旗是神帝器级别的攻击法器,他能不惧青龙身上的威压,必定身上还戴有其他东西。

    “云曦!”身后传来的一阵杂乱急促的脚步声,以及那顾成枫略带担忧的声音。

    云曦回头一看,见顾成枫带着佣兵们正往这边而来,其中,佣兵们的数量似乎少了约二十来人。

    “你有没伤着?”他快步来到他的身边,上下打量着他,见他没事这才放下心来,又见那半空中与青龙战斗着的那名男子,不由的拧起了眉头,从没听说过这无量山有藏着这样的一个人在。

    “我没事,你顾家的人遇到了吗?”他问着。

    “遇到了,那些猴子把他们背去的,我让一些佣兵先送他们出去。”说着,将那飞毯拿给他:“这个还你。”

    云曦接过,收入空间中,看向那他们道:“那个人不好对付,他身上有法宝,想要杀他没那么容易,你们先离开,我和青龙找到机会就逃。”他想过了,打不过不能这样耗下去,先离开了再说,更何况,人也救到了,那个人身上法宝太多,就是他们一起上估计也占不到便宜。

    闻言,顾成枫点了点头:“好,先离开这里再说。”他回头对两名佣兵团长道:“马上带着你们的人先离开这里,我们随后就出来。”

    两个佣兵团的人相视一眼,又看了看那半空中的上古神兽青龙和那名与青龙交手却不落败的诡异男子,当即点了下头:“我们在外面等你们!”说着,便带着他们的成员迅速离开。

    “你不跟他们一起?”云曦看了他一眼,见他还站在这里。

    顾成枫一笑:“你救了我顾家那么多人,我又岂能让你独自留在这里,我去帮青龙的忙,你退远一点。”说着,他提气而上,凌空掠向那半空中的玄衣男子,与青龙一道对付着那个人。

    “找死!”那男子阴狠的目光瞥了顾成枫一眼,猛的退开,手中的剑一收,那雷电旗似乎受了他的召唤,猛的袭出了一道闷雷朝顾成枫击去,顾成枫一惊,迅速避开,那道闷雷则错过他击中了他身后的一棵大树,刹那间,砰的一声巨响划过天际,那棵大树也随着应声断裂的同时也因那道雷而迸射出了火花,火光就着那树木燃烧了起来。

    丝丝烧焦的气味在空气中弥漫而开,这一片天空,因他们的战斗而涌动着一股强大的气流和低气层的气压,天色已经渐渐的漆黑,而因他们所在的地方却因那火光而有着不同寻常的光亮,整个无量山中,也似乎只有他们这里有着战斗的声音传出,其他的地方都是一片的幽寂。

    顾成枫脸色凝重的看着那面雷电旗,这一次,他不再朝那诡异的男子攻去,而是挥剑而起,凌厉的剑气袭向了那面雷电旗,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当剑气袭向那面雷电旗时,剑罡之气竟然被吞噬,从而,瞬间迸射出一道电流就着剑罡之气传到他的身上。

    “嘶!啊……”

    半空中,顾成枫双手张开,一道蓝色的电流缠住了他的全身,他的身体似乎凝固在那里一样,无法闪开,身体因那道电流而抽搐着,颤抖着,就算是身处下方不远处的云曦,也能听到那些电流袭过他身上时所发出来的嘶嘶声。

    “顾成枫!”云曦往前迈了一步,却没再上前,因为他深知,此时上前就是他也会被那电流袭中,根本无法救到他。

    “嘶!啊!”

    也就在这时,那电流忽的一停,半空中被电得失去意识的顾成枫整个人便从上面摔了下来。云曦一见,迅速提气一跃,双手凝聚灵力将他托向一边,只是当看向他那惨白的脸色,却不由的心下一咯噔,迅速从空间中取出一枚丹药让他服下。

    “嘶!该死!”

    半空中突然传来青龙倒抽气的声音,云曦抬头一看,只见,那诡异的男子一剑剌中了青龙的尾部,龙血渗出,青龙当即怒喝一声,龙头一顶,狠命的撞向了那人。

    “青龙!”他心一颤,从没见过青龙受伤,可现在,青龙却被那人伤了,不能再这样下去,再这样下去一定会出事的!

    心下越焦急,便越冷静了下来,他在空间中寻找着,一件物品一件物品的翻着,当翻到那风雷铃时,猛的想起他舅舅的话,当下,他咬了咬牙,提起体内灵力气息,飞掠而起跃到了青龙的背上:“配合我!”稚嫩的声音在夜色中响起,只见,青龙的龙头之处,坐着的云曦小小的身影,他的双腿紧紧的夹着龙身,手中则多了一个如同铃当一样的东西,那东西随着他灵力的注入,猛的变大,那个就是风雷铃,是唐子浩送给他防身用的。

    当那风雷铃对准那持剑飞袭而来的男子时,猛的一股强大的气流伴随着风压从那风雷铃中袭出,击向了那个诡异的男子,那男子本来也没将云曦手中那个奇怪的东西放在眼里,却不想,当那股风力袭来之时,他却无法避开,只能用手中的盾挡住那道攻击,支不想手中的盾被击碎,整个人更是硬生生的被冲撞了出去,重重的撞向了身后,一连将好几棵树撞裂才摔向了地面,胸口一阵剧痛,似乎血气乱窜往喉咙冲起。

    “噗!”

    鲜血从那男子口中喷出,同时,他身上只听咔嚓一声,似乎有什么碎裂一般,低头一看,戴在身上的一件法宝竟然被那一击击碎,看到那件法宝碎裂,他眯起了阴狠的眼睛,盯着上面正唤着青龙迅速离开这里的云曦,目光落在他手上那件法宝上,狠辣的一笑:“想逃?你们逃不掉的!”他就势盘膝坐在地上,但双手却是结出复杂的印记,下一刻,从他手中再度飞出一件法宝,那法宝如同八卦镜一般,盘旋在青龙的上方,往下展开了一个八卦形的阵法将他们困在了空中。

    “空中八卦阵!”云曦脸色一变,眼底浮现震惊之色。

    而这时,青龙也感觉到不对劲,因为饶是它上古神兽的威力竟然也冲不破这个阵法,死死的被困在这里面,当下语气也带上了一丝的焦急:“小曦儿,这阵会你可会解?”

    云曦咬了咬牙,见那面雷旗已经酝酿着惊雷和闪电要朝他们这边击来,当即便道:“会!”

    “那快解,那边的惊雷和闪电要来了!被这阵法困着无法脱身!”青龙并不知如何解阵法,只是催着他快点。

    “这八卦阵一破,你马上取那人的性命,到时尽快找到我娘亲,其他的人,不要让他们碰我。”云曦只说了这么一句话后,便在青龙还没反应过来的同时,收起手中的那个风雷铃拿出了疑惑往自己手腕上一划,腥红的鲜血迅速涌出,顺着他的手滴落地面。

    “嘶!你干什么!”青龙一惊,因为见他手上涌出的鲜血之多,不禁焦急的低喝着。

    “破阵。”云曦冷静的说着,从青龙背上站了起来,双手沾上了他的鲜血合十,继而再一张开,以血为符,分别注入灵力气息往空中的八卦阵画去,空中的八卦阵因为有灵力的涌动因此浮现出的八卦阵法在这夜色中也是极为鲜明的,当鲜血夹带灵力形成一道道诡异的阵纹时,那盘膝坐在下方的诡异男子也不由的瞪大了眼睛。

    “不可能!这阵法还没有破解之法,他一个破小孩怎么可能会解!”他无法置信的厉喝着,就连手中操控雷电旗的手也不由的一顿,目光看着那八卦阵上布出的另一个血阵,第一次,正视了这不被他放在眼里的孩子。

    云曦站在青龙的背上,小小的身影此时因弥漫在他身上的灵力气息而泛上了一层光芒,精致的小脸因为失血的缘故而变得苍白,但那冷峻的神情,冰冷的目光看着底下震惊的男子时,却是带着必杀的狠厉。

    “我以血为阵,破你天空八卦阵,伤敌一千,损己八百,今日,你必死!”

    伴随着他声音一落的同时,夜空中原本释放着光芒映出八卦阵法的那面八卦镜却是停住不动了,似乎被什么牵制住一般,而此时,不仅是那八卦阵动不了,就连那设下阵法的那个男子,此时浑身也动弹不得,他首次露出了慌乱的神情,奋力的想让身体动起来,却发现,无法动弹。

    “破!”

    站在青龙背上的云曦小嘴一张,一个冰冷的字眼从口中而出,同时,手中结印一转,双手合十再一变,往前面一指,一股雄厚的灵力气息猛的冲窜而出,天空中的那个八卦阵应声破开,爆发出话砰的一声巨响,与此同时,云曦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也如同被抽掉了浑身的力量似的从青龙的背上栽了下去。

    “小曦儿!”

    青龙大惊,迅速的接住那摔向地面的云曦,却见他此时口中溢着鲜血断断续续的说着:“找、找我娘、娘亲……来……”说着,便晕了过去。

    “小曦儿!”

    青龙心头一提,而这时,听到后面传来的声音,却是那名盘膝坐在地上的男子也喷出了一口鲜血,似乎被重力反噬一般,整个人也倒向地面脸色惨白。

    “我杀了你!”青龙大怒,飞窜上前,龙爪一手扣住了他的脖子,一手拍向了他的天灵盖,咔嚓的一声伴随着砰的一声重响响起,那人连惨叫都来不及就已经断了气,而这样杀了他还不解气,它扬着爪子袭出数道风刃,将那人的尸体分成了好几段,血腥而惨不忍睹。

    “小曦儿,不怕,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青龙来到云曦的身边,先化成了人形,从云曦的空间中取出了丹药给他服下,又拿出药洒在他手腕的伤口上,迅速的包扎好,一边喃喃的低声安慰着,也不知是安慰他还是安慰它自己。

    而在后面,那只金色的巴掌大小猴子从树后窜了出来,它来到那个被碎成好几段的尸体旁边,将那人手指上戴着的那个空间戒指强行扒了下来,又将那人的衣摆撕下,将那枚空间戒指包了起来,弄成一个小包袱般的背在自己身上,又将那从半空中掉下来的雷电旗抱在怀里,这才跳到云曦的身边。

    正准备将云曦和顾成枫带出去的青龙冷着眼扫了那只小猴子一眼,皱了皱眉,见它吱吱的叫着,便道:“跳上来。”

    小猴子一喜,背着小包袱抱着那雷电旗跳到青龙的肩膀上,而青龙则一手抱着云曦,一手提着顾成枫,瞬间往无量山外面掠去。

    夜色渐深,那逃到外面的佣兵们久不见他们出来,心中也不免有些担忧:“也不知他们怎么样了,那里面那个人怎么那么厉害?竟然连青龙都敢对战,他们不会出了什么事吧?这么久了,怎么还没出来呢?”

    “别瞎说,应该不会有事的,我们再等等。”另一名佣兵瞪了那人一眼,也焦急的来回走着,双手不安的揉搓着,不时的往无量山的方向看去。

    而在一旁,顾家的十几人此时也面带担忧的看着那无量山,顾成讳凝重的道:“都这么久了,照理就应该也逃出来了吧?难道真的出意外了?”

    旁边的老者和几个中年人没有说话,只是沉着脸,微拧着眉头。忽的,听见前面的顾恒之在喊着:“快看!是三叔他们!”他指着前方掠来的身影,那被金龙提着昏迷着的顾成枫。

    众人看到顾成枫昏迷着,就连那叫沐云曦的孩子也昏迷着,脸色惨白,而那个带他们出来的男子,却是他们不曾见过的,正要上前询问,却见那人将顾成枫丢给他们:“把你们的人照顾好!马上回顾家!”青龙说着,又对那佣兵道:“你们派人去工会,将那个发布任务给你们的那个女子找来,告诉她,小云曦受了重伤,让她赶到顾家。”

    众人一怔,看着青龙,正犹豫着,就听他大声的咒骂着:“还愣着做什么?马上就给老子去!”说话的同时,强大的威压袭出,那股铺天盖地的威压,顿时让众人心头大惊,也猛的想起,这股威压的熟悉正是那条青龙,当下不敢有异议,其中一个佣兵团的团长当即便道:“那好,我亲自回去一趟。”说着,吩咐他的成员跟着他们,自己则迅速的离开。

    “回顾家!马上!”他喝着,抱着云曦就要走,而这时,顾成讳则硬着头皮上前道:“青龙尊者,顾家主家离这里最快也要两三天的路程,不如先将小公子安顿在就近的城镇养伤吧!这样奔波,只怕小公子的身体受不住。”

    “你以为老子不知道啊!要不是因为小曦儿把最后一枚极品内丹送给了你们顾家,我何必抱着他回?他伤得这么重没有那颗极品内丹如何熬到他娘亲的到来?你们随后跟上,老子抱着他先回去。”说着,干脆也不再去理会他们,直接抱着他就往顾家主家的方向掠去。

    被喝得一怔一愣的顾成讳缓过神来的时候,已经不见了青龙和沐云曦的身影,只看着众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那老者让佣兵们送他们回顾家,只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顾成枫的身体略显僵硬,而且有些发烫,让他们忧心不已。

    因青龙日夜赶路,用了不到两天的时间便回到了顾家主宅,当它现着原形从城中掠过,直接来到顾家主宅时,几乎吓坏了所有的人,在它出现的那一刻,强大的上古威压便笼罩着顾家主宅,在众人震惊之时,青龙带着低吼的声音已经传遍了顾家主宅,让顾家的那些人都纷纷奔了出来,以为是有大敌来临。

    “顾家老头!快出来!”

    青龙的喝声十分的响亮,惊得顾家家主的心险些停止了跳动,当他迅速赶出来时,看到那落在他们院中的那条青龙时,险些吓软了脚,而就在这时,又发现青龙的背上那抺小小的身影和一只金色巴掌大的小猴子,定睛一看,才发现那身影是前些天在这里住过的沐云曦。

    “这、这沐小公子怎么了?”顾家家主连忙问着,当日第三的儿子顾成枫陪着这孩子离去,而后却又发现,在那孩子的屋里,给他们留下了两样东西,一样是极品内丹,一样是空间遁轴,那两样都是有市无价的宝贝,拿着那两样东西,他发了好久的呆才定下神来,如今那两样东西,还被他好生收藏着呢!

    “累死我了,顾家老头,先将小曦儿给你的那颗内丹拿来给他吃,他伤得太重了,另外,找个人将他抱进去。”一刻也没停的奔了回来,再加上它原本就被剌了一剑,此时也有些奄奄一息的感觉。

    “好好好。”顾家主连忙应着,先是让人将云曦抱到他原本住的院子去,而后他自己迅速回去将那枚丹药拿出来给云曦送去。

    而后化成人形跟进去的青龙接过顾家家主递上来的丹药,看了看,确定是云曦留下的那一枚,这才放心的给他服下,又对他们为道:“找个人给他清洗一下,不要动到他手腕的伤口,小心照顾着,过一段时间,他的娘亲会来,在此之前,别乱给他用药,还有这只猴子,是小云曦的,也照顾好。”说着,它将小猴子留在云曦身边,自己则进入了空间养伤。

    “吱吱。”巴掌大的小猴子背着小包袱蹲坐在床头,看着那些站在床边的人,又看了看昏迷着的云曦。

    顾家家主缓了缓神,这才吩咐人将云曦身上那泥着泥土的衣袍换下来,给他清洗一下身子,当看到他手腕处那渗着鲜血的伤口时,迟疑了一下,还是让人叫了秦老过来,给他重新包扎。

    秦老到来后,又帮云曦把了下脉,发现他的伤很重,就算是服下了那颗极品内丹还无法治愈,只能拖着身体,不由的脸上浮现凝重之色,与顾家家主出来外面后,这才道:“家主,这孩子这回伤得不比上回轻,好像是受了什么反噬一样,那枚极品丹药服下了顶多只能让他再拖个半个来月,半个月后,只怕是凶多吉少。”

    “也不知他们出去是遇到什么事了,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成枫是跟着这孩子一起的,怎么只有他回来,成枫却不见人影?你让人出去打听一下,有没成枫的消息,还有刚才青龙说再过段时间这孩子的娘亲会来,也不知那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如果看到他伤成这样,会不会……”顾家主有些担忧的说着,最后,又叹了一声,交待道:“让人日夜照顾着,千万不能出事了,还有,刚才青龙就那样进来,也不知城中有多少人看到,你也让人注意一下城中动静。”

    “好。”秦老点了点头,应了一声,他们都知道,这沐小公子在他们顾家可是一定不能出事的,要不然,不说他娘亲到底是什么人,就是那青龙的怒火也绝不是他们可以承受的。

    另一边,唐心本想过去了也快近一个月时间了,也不知佣兵工会那边有没什么消息,在寻找的同时,便往那公会而去,却不想消息是有了,却是一个并不好的消息。

    云曦受伤了,而且命悬一线!

    脑海中,一再的回荡着那佣兵团长所说的话,在问得消息后,知道青龙带了他去顾家,虽不解为何要去顾家,但也抓了那佣兵团的团长,让他带路往顾家而去。

    在云曦到了顾家三天后,顾家的其他的也终于回到了主家,只是顾成枫一直也没苏醒,让众人很是担忧,尤其是在得知了事情后,顾家上下一颗心更是七上八下的无法定下来,秦老给顾成枫把脉时,在探得他的脉博后也是摇了摇头,低叹着,顾成枫的妻子看到他成了那模样,整天也是以泪洗脸,因为城中的医者和炼丹师都一一请来了,甚至别的城的也请了,但谁也没有办法让他醒过来,只知道他受了很严重的电击,对于这样的伤,他们没接触过,也不知如何治疗,更不知如何用药。

    因为顾家最近总是到处请医者和炼丹师的消息一经传开,城中的一些家族也暗中注意着他们,有的得知顾成枫似乎是被电击重伤,至今还在昏迷中,都不禁猜测,顾家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要不然,以那顾成枫的实力怎么可能会伤得那么重?电击?那可不是一般人能运用的。

    顾家外面,有着两队佣兵团日夜守着,也没人敢惹事,但这样,越发的令人好奇,顾家到底出了什么事了?直到,这一天,一抺白色的身影带着一名佣兵匆匆进城,往顾家主家而去……

    ------题外话------

    好久没万更了。从早上码到现在。我如此给力,妹纸们也要给我加把油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