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02章:廖无法的身份

    当年,冰姬号称修罗宗数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更出身于万妖国度,因此,皇室感觉到了强烈的危机,逼得修罗宗为了保下冰姬,不得不让大长老出手,令她走火入魔,从而镇压。

    今日,诸葛翔虽然背后没有什么强悍的势力,但他的修为实力,更令人不敢小觑,难保以皇室的忌惮,不会对他出手,因此,罗拔便将计就计,让自己被镇压在玉菩提树下。

    即便,以自己现在的力量,难以从玉菩提树下挣脱出来,但是罗拔相信,不出百年时间,自己定然可以跨越最后一步,荣登魔界,到时候,天道法则的限制,仙人魔人,必然不能再凡间界逗留,这天道法则,岂是一株玉菩提树能够违抗的?

    即便被镇压,顶多也就百年光景,而且趁着这百年,能够给诸葛翔安全的环境成长起来,也算是让修罗宗后继有人了,这,就是罗拔的算计,也正是因为如此,罗拔才被玉菩提树给镇压了……

    “多谢师尊!”,尽管诸葛翔在罗拔面前,一直都是吊儿郎当的,更没有什么所谓尊师重道的样子,可是,今日听得罗拔此言,诸葛翔脸色肃然,恭恭敬敬的给罗拔叩了几个响头。

    虽然诸葛翔一直以来,性格张狂,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诸葛翔是一个忘恩负义之辈,否则,当初年幼之际,也不可能为了老乞丐,胆敢行凶杀人,甚至灭人满门了。

    虽说罗拔这个师尊,与诸葛翔相处的时间并不多。但以诸葛翔的角度看来。自己这个师尊。对自己一直都不错,今日为自己这般付出,更是让诸葛翔心中充满了感激,这几个响头,罗拔绝对有资格承受。

    “好了,不用这样,这些年来,你的成长。一举一动我都看在眼里,如若你真尊重我这个师尊的话,等我飞升之后,这修罗宗就交给你了,我也相信,百年之后,你的实力,定然可以带领整个修罗宗,走向辉煌,更何况。你还有贵人相助……”,对诸葛翔下跪叩头的样子。罗拔却开口阻拦。

    “贵人相助?”,叩完响头的诸葛翔,听得师尊此言,有些茫然的看着他,显然不明白他嘴里所谓的贵人,到底是何许人也。

    “你与廖无法前辈,不是结拜兄弟吗?有廖前辈相助你,我也就放心了”,看出了诸葛翔眼中茫然的意义,罗拔开口答道。

    随即,又反应过来,开口问道:“等等,莫非你不知道廖无法前辈的身份?那你与他到底是如何认识的?又为何会与他结拜为兄弟?”。

    “大哥的身份?”,皱了皱眉头,对于师尊,诸葛翔倒是没有丝毫的隐瞒,开口将自己当年机缘巧合下获得了天龙镇邪塔,以及这些年来,慢慢的将廖无法从天龙镇邪塔中救出来的事情,巨细无遗的都说给了师尊听。

    “哈哈哈,冥冥之中自有定数,果然如此,没想到,你与廖前辈居然是如此机缘之下认识的,你于他有大恩德,也难怪廖前辈会屈尊和你结拜了”,听得诸葛翔与廖无法之间的缘法,罗拔忍不住朗声笑着说道。

    “哦?师尊?大哥的身份,很不简单吗?”。,听闻此言,诸葛翔好奇的问道。

    连师尊都说大哥的身份很不简单?拜托,师尊的实力,可以说是这方世界最强这之一,身份更是堂堂修罗宗宗主呢,可看模样,大哥的身份,甚至比自己的师尊还高?

    “果然,你的确不知道廖前辈的真正身份”,眼见诸葛翔这满脸茫然的神色,罗拔开口笑道,随即,给诸葛翔解释廖无法的身份:“廖无法前辈,出身阴阳魔宗,你可知晓?”。

    “的确,我知道这点”,点点头,诸葛翔回答道。

    “那你可知道,阴阳魔宗开山祖师是谁?”,得到诸葛翔的回答之后,罗拔又反问道。

    “这个,弟子倒是不知晓,似乎阴阳魔宗的开山祖师,就是一个谜,一个阴阳魔宗的人,也不知道的一个谜”,摇摇头,诸葛翔开口答道,随即,又仿佛意识到了什么,脸色一变,惊声道:“师尊,莫非你的意思是?”。

    “不错”,罗拔点点头,确定了诸葛翔的猜测,道:“廖前辈,正是阴阳魔宗的开山祖师,当年师尊尚且年幼时机,曾跟随我师祖,有缘见过廖前辈一面,没想到,再见面,竟然时隔数千年后的今天了,更没想到,廖前辈甚至会将阴阳魔戒送给你,足以见得他对你的情义了”。

    阴阳魔戒,传闻乃是阴阳魔宗开山祖师的宝物,本来阴阳魔宗的开山祖师,是一对夫妻的,这一对魔戒,可见对廖无法的重要程度了,不亚于结婚戒指的存在,可是,竟然愿意送给诸葛翔当贺礼,足以见得诸葛翔在他心中的地位了。

    “大哥……”,听得廖无法的身份,想到这阴阳魔戒的重要程度,诸葛翔心中,也是一阵暖流划过。

    “对了,既然这阴阳魔戒是大哥的东西,那么?大哥的夫人呢?而且,既然大哥是阴阳魔宗的开山祖师,那么为何他又会杀了上任的阴阳魔宗宗主篡位呢?”,收拾好心情,诸葛翔随即又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唉……”,听得此言,罗拔却并没有直接回答诸葛翔的话,只是未然一叹,道:“当年廖无法前辈的夫人,天后葵海星,本也是绝世高手,但最后却不明缘由的身亡了,廖无法前辈,贤伉俪感情之深,当真令人钦佩,但也正因为如此,爱之深,葵海星前辈死亡后,廖无法前辈的性情,便越来越古怪,甚至容易打杀本门弟子,最后……”。

    “最后,有一次大秦皇室的太子,哦,也是现任皇帝的伯父,前往阴阳魔宗下请帖,却被廖无法斩杀,因此,皇室下手,让天龙寺的达摩祖师出手相助,将廖无法镇压在天龙镇邪塔之内,也正是如此,大秦皇位,才会落入二皇子手中,接着落到现任皇帝手里”。

    “原来如此,大哥他也是个痴情男子啊”,连阴阳魔戒,都送给自己了,显然是这辈子不再打算找女人了,诸葛翔嘴里,感慨万千的说道。

    “廖无法前辈,虽然被你救出来了,但此事不知是好是坏,不过好在,他与你倒是情深义重,虽然我罗拔是魔道中人,但如若廖前辈此生行为违背天意,还请你多多劝解才是”,突然,罗拔意有所指的对诸葛翔说道。

    “大哥,他会做出违背天意的事情?”,诸葛翔,茫然的望着罗拔。

    廖无法号称卜剑双绝,相信天道运术方面的东西,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吧?可即便如此,他也会做出违背天道的事情不成?

    “你可知道,今日那将金身菩萨带走的人是谁?”,没有急着回答诸葛翔,罗拔只是开口反问道。

    “莫非?那是大哥?”,听得罗拔的提醒,诸葛翔不是笨蛋,自然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

    “我虽不知廖前辈为何要将那金身菩萨救走,但他这番行为如若被皇室发现,绝对能以叛国罪处理,到那时,即便是阴阳魔宗宗主之位,也定然保不住他,好了,言尽于此,你也该离开了”。

    “好的,师尊,我知道了……”,点点头,诸葛翔答道,今日从师尊嘴里得到的秘密太多了,以至于诸葛翔的脑子,都像是一团浆糊似的,需要认真整理。

    “对了,罗生门在你手中,修罗道你可经常进去?”,不过,就在诸葛翔转身准备离去之际,突然,罗拔又想到了什么似的,开口对诸葛翔问道。

    “嗯,弟子倒是经常进去”,点点头,诸葛翔答道,同时询问式的眼神望着罗拔,不知道为何无端端的他要关心自己进入修罗道中的意思。

    “嗯,闲来无事,可以多去那修罗道中走走,感受那修罗道中的杀伐之气,另外,那修罗道中,隐藏着有关于我们魔罗经的最高秘密,如若有缘,你或许能够得到”,听得诸葛翔会经常进入那方修罗道,罗拔欣慰的点点头道。

    “有关于我们魔罗经最高的秘密?那是什么?”,听得此言,诸葛翔诧异的问道。

    “我也不知晓,只是当年你师祖这样和我说的,这些年来,我经常进入其中,可或许天意使然,我始终没有得到这一抹机缘,无法真正解开魔罗经的秘密,有时间你多进去走走,或许这一抹机缘,会印证在你身上呢”。

    摇摇头,对于这有关于魔罗经最高秘密的机缘,即便是罗拔自己,也知之甚少。

    “好吧,我知道了,多谢师尊,我会经常来看望你的”,点点头,暂且将这件事情放在心底,诸葛翔开口说道,道别一番之后,随即转身,离开了此地。

    离开之后,诸葛翔辨别了一番方向之后,朝着九公主嬴无双所在的寝宫走过去,虽然出了意外,但是到底皇帝的寿宴也办完了,那有关于崤山十二金人古洞的事情,想来嬴东胜也该有所安排了才对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