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六十三章 故人伤逝

    山洞中,灯火通明。

    巨大的血翼龙蛇已经被彻底成了众多小块,不然的话以这山洞的容积根本容不下血翼飞龙的百丈身躯。

    虽然被五帝华盖毁去了小半,但余下部分的尸身依旧价值连城。不过对于楚川和楚月涵两人来说这价值主要在于能从血翼龙蛇身上提取出很多炼丹、炼符、布阵的材料,至于炼器?

    两人身上的好东西太多了,以血翼龙蛇的品质以及两人的炼器水平,最多也就炼出八品法宝来,根本不可能比得上西子剑、太昊锐金鼎等法宝,所以血翼龙蛇对于普通修士来说价值最大的地方对他们来说却没多少价值。

    楚川现在可已经完全不是当年道藏堂中的小人物了,那时千辛万苦击杀太阴寒蟒之后炼制出来的几件法宝便足以让他的实力翻几倍,但现在击杀了比太阴寒蟒不知强上多少的血翼龙蛇,将之用来炼制法宝却成了浪费。

    对于楚川他们这个层次的人来说,燕语剑等传古法宝才是他们的追求,自己炼制的法宝根本不可能超过这些传古法宝。所以当今修道界,真正用自己炼制的法宝的反而是众多散修和中下门中人,而非大门大派出身的人。

    但是,血翼龙蛇好歹乃七品妖兽,并且已经达到了地仙期,用它炼制出来的法宝虽然没可能有西子剑等法宝的威力,多少还是有些用处的。

    再说,即便两人用不上,同门中交好的师兄弟们还是用的上的,所以楚川和楚月涵两人处理血翼龙蛇的尸体处理的很用心。

    巨大龙蛇仅剩的那一颗眼珠已经被扣了出来,被装进了一个瓶子中,归了楚川,这血翼龙蛇眼中提取出来的精华能起到极强的明目效果,同时也是数种灵丹的材料之一。

    浑身坚硬的蛇鳞也被拨了下来,这蛇鳞可用来炼制内甲,修道界衣甲类的法宝很少,楚川现在身上穿的也不过一件八品宝衣,而血翼龙蛇身上的鳞片足够他炼制出好几件八品鳞甲,甚至七品鳞甲也有可能,到时候穿在身上也能增加不小的防御力。

    而其身上的血肉则是大补之物,同样也是多种灵丹的主药之一,这么大一条血翼龙蛇,足够让两人的体质有一个质的提升,特别是楚川,三百三十三万星魂创世的炼体之效佐以龙蛇血肉,肉身强度绝对能提升一个档次,到时候不仅生存能力能有一个巨大的提升,连带着施展起青莲剑法来也能威力大涨。

    当然,血翼龙蛇身上价值最大的还是它那一点真龙精血,这一点真龙精血无论是用来炼丹还是用来炼体都有逆天的功效。不过楚川很干脆的将这一点真龙精血送给了楚月涵。

    血翼龙蛇既然能够通过吞噬井月龙鹿来提升自己身上的真龙血脉,反过来,井月龙鹿自然也是可以的。

    所以虽然楚月涵百般推辞,虽然这样做很可能会让她产生误解,但楚川还是将血翼龙蛇身上的真龙精血送给了楚月涵,当然,送的同时还近乎直白的表明自己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因为真龙精血给自己远不如给你用处来的大而已。

    血翼龙蛇的尸体实在太过巨大,所以两人花了好几天的工夫才将其初步处理,然后又将一路上击杀的妖兽的尸体也初步处理了一下。

    这些妖兽尸体的价值自然是远不如血翼龙蛇的大,但蚊子再小也是肉不是?

    这之后两人才开始用蛇鳞和蛇皮炼制鳞甲、内甲,别的东西可以暂缓炼制,但这鳞甲和内甲可以增加不少防御,能让两人在这不周遗山中减少不少危险,自然要放在前头。

    这天楚川正在提取血翼龙蛇眼的精华,鳞甲在昨天的时候已经炼制完成,本来两人应该炼制内甲,但楚川却想着在遇到冥凰仙子后再行炼制。

    因为他虽然擅长很多东西,但裁剪这个方面还真不行,所以若是现在就炼制的,就要麻烦楚月涵帮他了,他心中虽然坦荡,但这种事还是觉得交由冥凰仙子好,所以在炼完鳞甲后便马上拿出血翼龙蛇的眼珠开始提取其中的精华。

    而楚月涵是多么的蕙质兰心?一下子便明白了楚川的顾虑,心中虽然不免酸涩,但也在炼制万鳞甲后便开始炼制起丹药来,而没有炼制内甲。

    正低头提取龙蛇眼精华的楚川突然抬起了头,似有所感:“有人过来了!”

    楚月涵也察觉到了外面警戒阵法传来的讯息,抬头和楚川对视一眼。

    “是我昆仑的人。”楚川已经察觉到了来人身上那股熟悉的气息,说完,已经收了手中的东西,人影一闪,飘身而出。

    楚月涵也顾不得接着炼制,立时中止,收了丹炉,紧跟着楚川而去。

    很快,楚川便出现在了洞外。

    “长生?”他颇有些意外和惊喜的传音。

    那驾驭着赤冶刀急速而行的正是长生!

    陡然听到他传音的长生似乎吓了一跳,转头看向他,那神色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有惊慌有挣扎有失措,但马上这些情绪都不见了,重新变回了那副木讷坚毅的样子,让楚川一瞬间还觉得是自己看错了。

    “楚川师兄!快跑!后面是北方魔教的紫瞳老魔!”长生突然急切传音道。

    楚川不由得脸色一变,正待回身叫上楚月涵,楚月涵已经出现在了洞口。

    “快走!来人是紫瞳老魔!”楚川快速对楚月涵,然后召出了燕语剑。楚月涵也是脸色一变,但动作却是一点也不慢,立马召出了西子剑,两人跃上飞剑,破空飞向长生。

    而这个时候,长生也差不多快要飞到两人的身边。然后千年蛰蝉飘飞而出,悬停在楚川身前,发出一阵极淡的暗色波纹,瞬间将三人的生命气息完全掩去,与此同时,他捏了几个法诀,镜光出现,三人的身形便消失在天空中。

    瞬间,楚川便激发了千年蛰蝉和障眼法,将自己的身形掩盖住,然后三人一道,收了飞剑,点地快速朝着远方飞掠而去。

    “你怎么会遇上紫瞳老魔的?你一个人?”楚川急促问道。

    这紫瞳老魔乃是北方魔教的地仙长老之一,修为达到了地仙三重,因修炼了紫玄鬼瞳使双瞳呈玄紫之色而得名。

    地仙级别的高手,根本不是他们三人可以力敌的,虽然从前他便遇上过好多位敌对的地仙,还曾与这几位地仙短暂交手,并且都幸免于难。

    但那时都有长辈在场,所以他能持大五行灭绝神光之利在地仙手下拖延,因为靠着大五行灭绝神光,在地仙手下支撑一段时间还是可以的,等无力支撑大五行灭绝神光的时候,自家长辈多半已经腾出手来。

    所以尽管他屡次遭遇敌对势力的地仙,并且都从对方手下活了下来。但这不代表他狂妄到认为自己已经能跟地仙抗衡!

    事实上,纵使燕语剑已经回到了三品一重,他和地仙之间还有着天堑般的差距。若是此时有长辈在场,他自然用不着逃,但现在只有他、楚月涵、长生三人,留在原处简直就是找死。

    楚川这样问是想听长生说一下事情的经过,谁知他一问完,长生的眼睛便红了。他心中不由的咯噔一声。

    “不是,我是跟柳风还有若怡师姐、文咏师兄、子佩师姐、景慕师兄、昭昭师姐他们一起的。”长生的声音嘶哑。

    楚川脸色大变,长生是跟柳风他们一块的,但现在却只有他一个人,那岂不是说……

    想到这里他已经不敢想下去了,虽然这些年来他已经亲眼目睹不少师兄弟陨落,甚至前段时间在他的率领下便陨落了不少。

    按说即便悲伤也不该这般失态。但这次不同,这次是柳风、林若怡、赵景慕他们。这几人都是他进入昆仑后便常呆在一块的至为亲近的人,可以说是从小玩到大的,和平时至多不过见过一两面很多甚至连见都没见过的同门自然不同!

    “你是说……”是以,以他的沉稳冷静这一刻声音都有些颤抖。边上的楚月涵不由得眼带担忧,楚川如此表现,很显然说明长生口中的那几人跟他的关系不一般,突然闻此噩耗,打击肯定不小。

    “不是,柳风、昭昭师姐他们应该已经逃脱了!”长生见他误会了,连忙道。

    “那你!”楚川差点把自己的舌头都咬掉。

    “是景慕师兄,景慕师兄死了。”长生的眼睛一下子变得通红。

    楚川闻言浑身一震。

    真是这样。这一刻楚川不知道自己心中是什么感觉。只觉得往昔在昆仑山上的片段一幕幕的闪过。

    赵景慕脾气很好,那时他根骨差,魏天华等人的天赋也好不到哪里去,赵景慕可以说是他们那一群人中天赋最好的人,在整个昆仑派年轻一代中都能排在上等。

    不过赵景慕从来没有在他们面前表现出高人一等的姿态过,相反对他们这些小的很是维护,为人又幽默,林若怡等小上一些的最喜欢捉弄他,开一些没大没小的玩笑。

    很有师兄的风范,又从来不摆师兄的架子,就是这样一个人,现在却成了冷冰冰的尸体,不,很可能连尸体都没有。

    让楚川如何能一下子接受的了?

    好半晌之后,楚川才再次开口,声音也变得喑哑:“是紫瞳老魔下的手?”

    长生红着眼点了点头。

    楚川不由得捏紧了拳头,竭力压下心中那想要立时返回,找紫瞳老魔为赵景慕报仇的冲动,道:“景慕师兄是怎么死的?”

    “师兄他是……”长生红着眼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讲了一遍。期间数度中段说话,停了一下后才接着叙述。

    他性子木讷坚毅,不善情绪流露,这次却是表现出来的情绪波动却是如此之大,可见其心中的悲痛。

    今天的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