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97章 莲灯破敌

    刘三关的脸色乌漆漆的一片,这是给雷火弹的烟雾给熏的,正青子这家伙蔫坏,在制作雷火弹的时候不知道往里掺了什么东西,不止熏人还辣眼睛。

    熏的刘三关是眼泪鼻涕齐流,糊上脸上的那滩污迹之后,乱七八糟的糊成了一块,跟个从泥沟里爬出来的溺死鬼一般。

    正青子没有被那股气势吓到,反倒让这幅妆容吓了一大跳,连连后退了数步才想起回击,只是这时候刘三关已经欺身而上,哪里容得了他分心,那一掌直接印在了他的胸口处。

    刘三关收了手,这一掌没有打在其心脏位置,避过了致死的要害。

    正青子在擂台上滚了好几圈才收住势头,几次想要站起身来都未能成功,胸口传来的闷痛还有电击后身体传来的麻痹感让他不停的喘息着。

    展亦看了一眼正青子,又看看站在原地没有追击的刘三关,沉声喊道:“第一局,刘家胜!”

    号角声响起,场边和刘家关系不错的家族门派全都喝起了彩,还有一些和一清教有间隙的教派也加入了进来,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在这种氛围之下很快就打成一片。

    相反的一清教的支持者还有亲洛家,想和洛家攀上关系的家族门派就低落了许多,开局不利啊!

    “废物!一清道人捏着拳头,脸上露出一丝狰狞。

    自从他接受几位门派老人的灌顶之后,脾气变得越发暴躁,完全没有了当初沉稳冷静的状态。

    “不好意思!”刘一手这时候突然开口,似嘲弄般看着一清道人。

    而坐在一旁的马小玲和毛家财这时候突然站了起来,朝另一边坐了下来,拉开了与一清道人的距离。

    这倒不是因为他们惧怕一清,只是他们的感知内,旁边坐着的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随时会爆炸的炸药桶,特别是一清道人情绪失控时,灵气的暴动尤为剧烈。

    “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马小玲摇头说了一句。

    “洛家给的密法已经没有问题,最多是赌上将来的路,可是他太贪了!我观他身上气息浮躁紊乱,至少有三个人给他施加灌顶,虽然用密法强行镇压,但是紊乱的灵气也在渐渐影响他的性格,使之越发暴虐,否则他也做不出那般栽赃嫁祸的手段来,只是可惜了那几名女子而已!”毛家财面带惋惜,也不知是因为一清道人,还是那几名无辜受牵连的女子。

    “哼,本心已失,距离入魔不远矣!洛家这手牌打的真好,让一清教将刘家拖进深渊,最后还能借机将一清教完全洗牌,这样更利于他们的控制,实在是一石二鸟的好计策,恐怕这时候洛天华已经和一清教的某人开始接触了吧!”马小玲冷哼道。

    “唉,人人都羡慕我们这些修行者,仗剑驱魔逍遥快活,却不知这个世界一样的残酷,甚至比之普通人的世界更加残酷,每一步都是踏着血印在往前走,稍有不慎就会万劫不复!”毛家财看向自己的双手,将来的某一天,或许自己也会为了家族让这双手染上血痕吧!

    话分两头,刘三关先胜一局,还是以这般出其不意的方式获得了胜利,耗费的灵力并不多,只是那一副妆容实在磕碜了点,敢结束了第一场比斗就迫不及待的冲下擂台,一个小时的时间全都被他用来洗漱换装了。

    此时一清教的第二名弟子正虹子已经站在了擂台之上,他也是一清教九大高手之一的嫡传弟子,擅用迷音魔障迷惑敌人,或是困住鬼物,这些信息都是马家和毛家人收集过来的,包括之前的正青子也一样。

    刘三关站上擂台的第一时间就给自己施展了一个明心术,然后是佛家的不动明王印,佛道两大秘法护持下,还有什么幻术能够威胁的到他?

    正虹子也没料到刘三关居然这么小心,一开始就给自己上了好几个buff,而且还是专门克制自己的佛道两家秘术。

    不过正虹子也有自己的骄傲,他受一名师兄的功力灌顶,实力早就远超从前,施展的幻术更加诡异。

    刘三关依旧采取后发制人的方式,摆起招架的姿势等待着正虹子出招。

    正虹子也没有让他久等,在号角声想起的时候,正虹子从随身带包里取出一根根令旗,每一根令旗上都描画了神妙的咒文,看上去神异无比。

    正虹子将令旗抛飞出去,在擂台上围城了一个圈,将两人包围住,随着最后一根令旗钉在了石板上,所有的令旗都开始发出七色的荧光,一股诡异的气息缓缓弥漫开来。

    刘三关只觉得眼前一花,场景一番变换,有喊杀声震天的战场,也有舞姬摇曳的高台,还有满是饿孚的荒地,一个个如幻灯片一般从他眼前划过。

    他看见一名刺客将一个富商的脖子割开,献血顺着切开的伤口喷出,溅落在他的脚边。

    也看见几名在街头厮混的狠人拎着刀砍杀,断肢脏腑流了一地。

    突然,刘三关心生警觉,侧身一扭躲开了迎面劈落的砍刀,原来是那幻境中的小混混劈落一刀,正对着刘三关身后那人,只是刘三关互生警觉察觉不对躲了过去。

    却也正如他预判的那般,刀锋擦着他的衣角砍下,将一节衣角削了小半节落地!

    “不单是幻境,虚实相依吗?有点意思”刘三关脸上挂着玩味的笑容,从包里取出几张黄纸,仅在片刻之间便叠起来一个莲座灯台,在莲花芯蕊上点了灯,便将其置于脚边。

    红艳艳的烛火摇曳着,如同动人的舞姬翩翩起舞,火光轻晃之下,在烛光照射的那一片地方露出了真容!

    正虹子手持一柄短刃已经摸到了近前,正待动手时恰好被灯光一照现出了身形,两人四目相对,刘三关看了正虹子一眼,又看看他手中的短刀。

    大写的尴尬,原本想要偷袭的正虹子立马朝后退去,隐进了环境之中再寻机会。

    只是那盏莲灯照耀之下,灯光有近两米的范围,在这个范围之内刘三关双手抱胸,傲立于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