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72章 升仙会

    “这位公子请了,不知阁下来自哪里,怎么会来我柳州境内呢?”

    刚刚走上楼来,那名白衣男子就径直走了过来,距离还有三四米的时候就见他开始行礼,一看就是世家子弟,颇为懂得礼数。

    柳木青轻轻嗅了嗅鼻子,随后脸上不由浮现出了一抹笑容,接着扭头看向这个女扮男装的秒人。

    这个所谓的‘男子’正是由一名女子装扮而来的,他的易容之术确实极为神妙,普通人是根本发现不了的,而且他的声音略粗也如女子的声线不同,但是即便是如此也无法隐瞒得过魏源他们,更何况柳木青这种花丛老手,他只需要嗅一嗅鼻子就能知道对方到底是男是女。

    不过他却也不准备拆穿对方,脸上带着浓浓的笑意,随后看向对方,问道:“公子不知有何见教?”

    “不敢不敢,只是看见阁下风采超然所以才忍不住过来想要与兄台结识一番,在下柳州人士郑燕客有礼!”

    “柳木青!”

    看到柳木青说出了名字,这个丫头更加高兴,一双眼睛也不由更加明亮了一分,她微微向前靠了靠,竟然有想要和他同桌而坐的样子,但是她的这个动作让万山红与魏源两人不由眉头一皱,目光一转看向了她,随即就压的她不由停下了脚步。

    “大胆!”

    三两声厉喝之音想起,随即就看见数道人影从一旁爆闪而起,直接挡在了郑燕客的跟前,这些全部都手持兵器,身穿劲装,看起来如武林人士一般。

    “小姐,你小心,这群人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你还是退回去吧!”

    一名老者悄无声息的对着郑燕客说道,虽然他的声音极弱,而且还用上了传音入密这种江湖法门,但是这对柳木青来说却是小儿科,真是无异于是在他们耳边响起一样。

    柳木青笑容更盛了一分,他没有去看那些看起来极为凶恶的江湖侠客,反而看向那名小姐,随即又摇了摇头,低头开始喝酒不再去理会这些人。

    “郑小姐为了入得仙门还真是费劲心机啊,竟然连女扮男装都用上了,不错不错哦,若非我眼尖也差点认错了!”

    就在此时,阁楼当中的一个女声忽然响起,随后就见阁门被推开,一个身穿红袍的女子缓缓走出,这个女子看起来倒是普通,但是若是细看之下却极为的不同的,她的五官每一处都显得极为的精致,就好像是雕琢的最好的玉石一般充斥着灵性,整个人也如一块璞玉一般。

    柳木青看了此女一眼,随后道:“多谢姑娘刚才的美酒与美食,既然两位认识,那么在下也就不多留了,再会吧!”

    冲着那红衣女子轻声说了一句之后,柳木青没有再想停留的意思,他也不想去参与这两人之间的事情,这对他来说不过是一场闹剧,甚至连闹剧都算不上。

    然而就在他想离开之际,却发现那红衣女子身后的一名面容阴鸷的老者忽然脚下一动挡在了柳木青面前,冷冷的道:“我家小姐还没有让你走你就敢走,不要命了吗?”

    然而他话音刚刚落下,就见柳木青身后的魏源忽然一动,蒲扇般大的手掌直接扇在了这老者脸上,留下的一颗独眼也显得凶狠异常,他冷冷的盯着那个被他一掌扇飞的老者,冷冷的道:“若非你今天运气好,现在已经和阎王爷去见面了!”

    他这一出手不要紧,却让整座酒楼陷入了死一般的宁静当中,在场的那些食客全部都哑然的看着魏源,那目光充满了不可置信和难以想象,特别是有几个认得那老者的人更是感觉这眼前一幕充满了不真实。

    柳木青只是淡淡看了那老者一眼却没有多言,随后摇了摇头慢慢的向着楼下走去。就在刚才若非是他下令不让魏源出力的话,此刻这名老者恐怕已经成为了一滩肉泥也说不定。

    在凡人中间装逼耍酷让柳木青没有丝毫优越感,甚至还感觉有些淡淡的无趣,不过好在他很快就将这件事情忘记了,他直接来打这座城里最大的钱庄,冲着还在打瞌睡的小二问道:“帮我叫你们掌柜的出来,有些银两需要你们筹集换取!”

    小二被这话给震醒了,心头本是一团怒火,刚想刁难两句,不过随后就被对方的气势所吸引,特别是在看到魏源那独眼之人的时候,更是将话语咽了下去,急急忙忙的向着里屋去了。

    不一会的功夫,一名身穿锦衣的胖乎乎中年人来到了柳木青跟前,冲着他一礼,问道:“这位公子,不知道你要取用多少银两,只要是在十万两以下的在下都可以一个时辰内为你筹集到,不过在这之前还是要验证下银票的!”

    柳木青摆了摆手,随后说道:“我需要三万斤黄金,你多长时间可以筹集齐全!”

    “三……三万斤……黄金!!”掌柜一下子就被吓的瘫坐在了地上,他可被这个数字给吓住了,这样一个庞大的数字哪里是他们这个钱庄能够拿得出来的,就算是府库当中也不见得有这么多钱啊,这可是三十万两黄金,三百万两白银啊。

    其实柳木青所要的还不止这些,因为凡间所提取的黄金纯度太低,所以要想提取三万斤纯度很高的黄金的话,至少需要数十万斤左右,这若是让那名掌柜的知道了话,恐怕直接会吓趴下,这他妈的是国家一年的税收好不好。

    “公子和老朽开玩笑了,这般巨大的数目我们这个钱庄是不可能凑的出的,其实不仅仅是我们钱庄,遍观全国上下能够凑的出来的也没有一个,真要想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钱,你老恐怕得去皇宫的国库了!”掌柜的忍不住苦笑起来,如此说道。

    柳木青微微皱了皱眉头,随即叹息一声感叹了一句:“算了,本来还想要图省事直接为你换取,现在看来也只好我自己当那个旷工了!”

    以柳木青的手段,找寻到一处金矿,然后练出个三万斤黄金不是什么难事,但是这却太过麻烦,所以他才想要取换取一些来,既然事与愿违,也只好自己动手了。

    然而就在他们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就听那名掌柜道:“三位也是为了升仙会而来吗?”

    柳木青不由停下脚步,奇怪的问道:“升仙会?那是什么?”

    掌柜的不由奇怪道:“难道三位不是为此而来吗?那么怎么会对黄金有如此大的需求,这次升仙会当中其中就有一项就是缴纳一万斤黄金就可以入门的要求,三位所求是三万斤,正好一人一万!”

    柳木青听后不由笑了,不知道这世间竟然还有如此奇怪的收徒方法,有些感兴趣的问道:“那么除了这个条件之外还有什么?不会说这升仙会只要的是金银之物吧?”

    掌柜的摆了摆手,笑着对柳木青卖弄道:“哪里会只看重这些俗物,此次开门收徒的门派众多,所以这要求也各有不同,据我所知的就有一些门派提出的条件是提供俊俏美男一名,而有的门派所需要的是提供无双美女一名,有的是需要上古之物,而有的则需要一些家传宝贝等等等等!”

    万山红听后不由气道:“这哪里是收徒,这分明就是抢劫,能够做出此等事情的人在灵界之中必然是那种无名之派,也只有这些凡人才会相信!”

    掌柜的被万山红这话骇的说不出话来,他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人,随后就是浑身的冷汗,他本身就是心思活泛之人,如今更是听到这番话之后怎么还会猜不出个所以然来。

    “三位……仙……长……”

    掌柜的冷汗淋漓,一句话却都是说不出个完整的来,他是生怕对面这三位仙长因为刚才的不敬而发怒,他小小一届凡人怎么能承受的起,一想到这里他就不由浑身打起了摆子,有种想要昏倒的冲动。

    柳木青屈指一弹,随后一缕灵光随即遁入到了掌柜的身上,他随即笑着问道:“不用担心,我等只是好奇而已,对了这升仙会何时会开始,我等也好去见识见识!”

    掌柜的被这一道灵光加持在身上,瞬间就感觉到神清气爽,整个人就好像是恢复到了年轻之时,就连身子骨也变得轻松了许多,他心中不由大喜过望,对三人的身份是更加的相信,此刻听到柳木青发问,他急忙回答

    “明日明日,升仙会就在明日就开始了,如今这柳州城已经聚集了不少人来,就是为了等待这一刻,只等着明日仙人到来,升仙会就会开始!”

    柳木青点了点头,然后对杜**传音道:“你切莫急啊,或许明日就会有你的三万斤黄金来,咱们今天就不如在这里住上一夜!”

    杜**倒是无所谓,他风餐露宿惯了,到了那里都是一样,他冲着柳木青点了点头,然后就不再多言。至于魏源和万山红两人更是没有丝毫的反对,他们的身死都落在了柳木青的身上又哪里有资格反对他所作出的决定。

    夜色如水,柳木青三人住进了掌柜的提供的房间当中,虽然不算是大富大贵,但是却也是中等之所,让柳木青也颇为满意,而且这个掌柜的也极为识趣,并没有头脑混涨来求取仙道,这倒是让三人少了许多的麻烦。

    次日一早,柳木青带着魏源三人就此离开此地,而且也没有去惊动掌柜的,只是吩咐魏源留下了一瓶练气丹给对方,不是什么名贵丹药,但是却也算是一番善缘。

    云峰谷,这是柳州城的一处有名的景点,因为谷中幽静而又植物茂盛而引得无数的才子佳人来此,当然今日来这里的人数却更加多了一些,俯瞰之下密密麻麻犹如数之不尽的蚂蚁一般。

    云峰谷的谷口如今多了一些道人,他们身穿道袍,一副倨傲模样,面对来人都只是仰头观看,当每一个人过来之时他们都会露出一些鄙夷之色,就好像这些人是高高在上的仙人一般。

    “看着样子怕是有数万人之多吧!”魏源随着柳木青坐在云端之中,望着下方的人群,忍不住感叹的说道。

    “十万一千三百人,人数还在增加,但是不会有太多,这么多人不可能都全部收入门墙之内,就算是一一甄别起来也极为费劲,这根本不像是来收徒,反而像是……”一旁的万山红看着下方的人群,眼中不由流出一丝凝重来。

    柳木青却并不在意,说道:“能够设下这种局的人必然是一名魔道中人,一般的道门或者佛门修士是不需要用如此多生魂来祭炼法宝的,这人的心肠够狠,倒是可以去认识一下!”

    柳木青的眼睛不由落在了云峰谷之中,透过云雾他倒是可以看清楚里面的一切,但是却无法将所有东西都一览无遗,但是却可以隐约感觉到一股煞气此刻正在谷内聚集,只等着到了月阴之时就会到达煞气最为浓郁的地步。

    化为一道流光,四人依次进入谷内。如今这山谷之中还未有凡人进入,在谷内正中央有着一个高高的擂台,这擂台极大,上面可以站满千人而不显得拥挤,如今也有数百人聚集在上。

    “九幽隐魔阵,这里怎么会出现这种阵法!!”万山红刚刚看向那处擂台就感觉到一惊,随后失声叫了出来,望着高台显得惊讶不已。

    柳木青忍不住看了他一眼,问道:“那是什么阵法?很有名吗?”

    万山红愣了愣,这才想到柳木青是从下界飞升而来的,急忙解释道:“这是灵界之中九阴魔君的成名阵法,听闻他曾用这座魔阵活活困死过三名化虚顶峰的高手,之后也是在一名合道期高手的出手之下才被击杀,之后他所创出的魔阵被魔宗血神宗所得,血神宗之后就以此魔阵来困杀独眼族人,一举杀了不下五百名独眼族强者,不过后来独眼族人大举入侵血神宗,在血神破灭之后消失这个魔阵消失不见!”

    魏源道:“难道说来这里的人是血神宗的传人,当年他们宗门虽然被破,宗内人员被杀了个干净,但是却还是有弟子在外行走的,说不定就会有这样一个人侥幸逃过!”

    听到这话万山红却摇了摇头,接着道:“独眼一族当初和血神宗决战是早就决定好了的,血神宗的人不可能让自己的传人流转外面,他们必定是要全力以赴的,血神宗的宗旨就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他们怎么会想过给自己留后路!”

    柳木青却道:“何苦在这里猜来猜去,入阵看看不就明白了,这擂台之上还有百人,这说明这阵法还没有完全开启,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说完,他也不管两人,带着杜**直接一步踏出进入到了阵法当中,下一秒就出现在了擂台当中,他看了眼如今在擂台上面的众人,法决这些人都是有修为在身的人,实力都不怎么高强,最强的修为也不过是在金丹后期而已,比之魏源还要差上一些。

    “难道说为了,演戏逼真,这幕后之人如此下本钱,让这么多修士过来装扮,不过若是那样也太过于耗费本钱了吧!”

    柳木青就这么大咧咧的走了进来,看了一眼四周众人,发现这些人根本没有在意过自己,他们都在低声交谈着什么,他隐约听了一下之后,这才发现他们竟然再商量着一会所得之物该如何分配。

    他心下有些好奇,随后向一旁一个凝丹期修士身边走去,一拍对方的肩膀,对方不由诧异的看向的他,不过在下一秒他就完全迷失了自己,双眼无神,整个人也略显呆滞,不过他身处人群外围,倒是没有人注意到他。

    “你们在这里干嘛?”柳木青出声问道。

    “开派……收徒!”

    柳木青不由一愣,感到诧异不已。他对自己的**之法还是极为有信心的,对方不可能逃过自己的手段,更不可能说挣脱出去,自然而然的这话也必定是真的,但是若真的是收徒的话,有必要布置下九幽阴魔阵这种魔门大阵吗?

    “谁让你们来收徒的?是谁在主持这一切?”

    “是……是金身道人,他说可以用来此收徒,而且会收获颇费,到时候那些凡人上供来的灵物我们可以自行取用,至于那些有资质的人也可以卖给那些宗门之中,以此来换取报酬!”

    在柳木青的威逼之下,这家伙总算是吐露出实情了,感情这些人其实也是为了利益使然所以才聚集在了一起,他们本身都是宗门弃徒或者是一些散修,在哪金身道人的组织之下来到此地,然后打着收徒弟的幌子,来借机敛财,若是真的有资质不错的苗子出现,他们则会将其卖给那些宗门,而那些宗门也会给予他们一些报酬,算是一举两得的事情。

    “那么你们为什么要设下九幽阴魔阵呢?”

    “九幽……阴魔阵?这个是什么阵法?”

    “你问他哪里会知道,道友不如问我,或许可以让你解除心中所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