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17章 朝歌

    朝歌

    眼下,自从先王帝乙归天,纣王帝辛上位已有多年。

    纣王当年做王子时,有倒拉九牛之勇,奇谋善断之才,天下皆称其有明君之相。

    可惜天不遂人愿,自从在女娲宫中提淫诗之后,纣王就像被遮住了慧眼一般,越发的懒散怠政,残暴不仁,尤其是这两三年,三五日不上朝是常有的,行事也越发的荒唐起来。

    今年开春,纣王听闻冀州侯苏护之女苏妲己,美若天仙,便令苏护献女入朝歌。

    苏护身为冀州侯,八百诸侯之一,当然不肯听从,一怒之下便举了反旗。

    只可惜,响应者寥寥无几,兵微将寡之下,苏护最终还是做了妥协,不得不进献妲己换取平安。

    妲己入宫之后,从此君王不早朝。

    如果说以前的纣王只是怠政,三五日不上朝,如今便是当起了甩手掌柜,十天半个月是少的,多的时候,文武群臣三两个月难见纣王一面。

    秋收十分,西伯侯姬昌来朝歌觐见,扬言妲己误国,更是大大的触怒了纣王,下令让西伯侯闭门思过。

    姬昌不服,不但再次表明了自己的立场,而且羞辱了前去宣旨的宠臣尤浑,扬言正是朝中多有妖孽,才致使君王昏庸。

    尤浑表面上连连应是,返回皇宫之后,却向纣王进谗言,说姬昌治下戴甲之兵百万,早有不臣之心,绝对不能让他回西岐了。

    纣王大怒,下旨将姬昌打入天牢,来日问罪。

    西岐之中,听闻西伯侯被抓,连夜收拢钱财宝物,以大公子伯邑考为使者,前来朝歌疏通关系。

    伯邑考赶到朝歌之后,听闻纣王最宠爱的妃子,是冀州侯苏护的女儿,前去拜访住在国丈府上的苏护。

    苏护连避三日,第四日接见了伯邑考,长吁短叹道“我这女儿,自从入了朝歌之后,就跟变了个人一样,越发让我难以捉摸。如果是以前,这件事包在我身上,可是现在,你找我恐怕也没有用了。”

    伯邑考失望而归,只能去找左门令费仲前去说情。

    费仲得了礼物,安排伯邑考入朝参拜。

    宴会上,纣王对伯邑考的礼物非常满意,一高兴,便答应放姬昌回去。

    伯邑考大喜过望,以琴曲为宴会助兴。

    不想,此时已经被九尾妖狐取代,是妖非人的苏妲己,居然对伯邑考一见倾心。

    在苏妲己的要求下,纣王令伯邑考入宫,教导妲己弹奏琴曲。

    至此,太师闻仲领兵在外,丞相商蓉垂垂老矣,皇叔比干醉心休学,朝堂上奸臣当道,后宫中妲己弄权,细看,却是大乱将至。

    朝歌城内,王旭坐于酒楼之内,听着梅山六圣的诉说。

    听完前因后果,他对眼下的情况有所了解,暗想道“我比历史上早下山四年,此时的姜子牙师叔,还未接管封神榜,下山封神之日该是明年。明年,姜子牙师叔领了封神榜,掀起封神大劫,前后耗时数年,踏平朝歌方算平定,如今我提早来了些时日,也可以从容谋划一番。”

    来得早,有来得早的好处,能占据不少主动。

    从当下来看,哪怕是诸位圣人,也没算到这场大劫会让三教决裂,其中声势滔天的截教,更是在此次大劫中尽没。

    这并不稀奇,神通难敌天数,眼下大劫将至,天发杀机,演算之道基本上是废了。

    更何况,一瞬间,有一万种可能,谁又能够肯定,最终的结果是哪种可能。

    哪怕强如诸圣,也只能施展手段,让自己想要的可能性更大些,逆天却是不够。

    王旭的文道分身,接触过周易之道,粗通演算之术。

    深知,人算不如天算,圣人也不是全知全能,要不然他不能李代桃僵,燃灯几位阐教真仙,也不能安然归于西方教。

    毕竟,演算之术要是真有那么厉害,玉清圣人就不会收这些人为徒了。

    所以,擅长推演的人可敬,不可畏,演算之道终有局限,最终依靠的还是实力。

    “大哥,我们相别一月有余,这些日子,我们六人在朝歌中打探消息,还交到了一个朋友。”

    “哦,你们还交到朋友了?”

    王旭喝酒吃菜,并没有将梅山六圣的话当回事,摆手道“说说看,交的是什么朋友。”

    “我们在打探消息的时候,也遇到了同样在打探消息的人,出手将她擒下,发现是一个叫柳琵琶的琵琶精。”

    梅山六圣中的老二张伯时,一边给王旭敬酒,一边笑道“那琵琶精修为不怎么样,变化之法却非常神异,化为人形之时,我们六人都被她骗过去了。将她擒下之后,她才现出真身,告诉我们说她乃是从轩辕坟而来,是来投奔她姐姐的。

    她有两个姐姐,一个是狐狸精所化,化名为苏妲己,一个是九头雉鸡精所化,化名为胡喜媚,正在皇宫内享福呢。

    我们看她是妖族出身,便没有为难她,一来二去也就成了朋友。

    这几日,她心情不太好,好似是她的两位姐姐,不想让她入宫,只是随便赏赐了一些宝物,就要打发她回去清修。

    柳琵琶在皇宫内,见到了两位姐姐的奢华生活,哪肯这样灰溜溜的回去,与那二妖闹得有些不愉快。”

    “苏妲己,胡喜媚,柳琵琶!”

    王旭起初没有在意,听到这三妖的名号之后,立刻就来了精神。

    这三妖,不正是轩辕坟中,得了女娲娘娘诏令,前来败坏商朝气运的妖邪吗。

    巧了,三妖中的琵琶精,居然跟梅山六圣做了朋友,这算是打入敌人内部了吧。

    “那琵琶精性子如何?”

    想到琵琶精的身份,王旭思索着如何利用一下。

    张伯时闻声,回答道“柳琵琶在三妖中年级最小,又一直在洞府苦修,只是个没见过市面的小姑娘。见到我们六人后,更是一口一个大哥,态度恭敬的不行,我看是个赤诚性子。”

    什么叫赤诚性子,没什么心眼,你对它好些,它便对你好些,这叫赤诚性子。

    而奸诈性子,你对它好了,它不一定会对你好,还有可能在背后算计你。

    前者容易打交道,容易成为朋友。

    后者不好打交道,成为至交好友的希望非常渺茫。

    “这样吗?”

    王旭细细思索,随后注意到张伯时欲言又止,便问道“还有补充的?”

    “大哥英明”

    张伯时赶忙给王旭敬酒,双方一饮而尽之后,他才接着说道“这柳琵琶,虽然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妖,可毕竟是器物成精,些许小性子还是有的。此妖最喜食人精血,往昔在轩辕坟中,凡是所过之路人,大多被她吸尽精血而死,所幸不是什么大错。”

    “是不算什么。”

    王旭听到之后,并没有表现的惊世骇俗。

    妖吃人,就跟人吃牛羊一样,本就是天道轮回的一部分。

    妖仙之分,不是区分在吃不吃人,而是在有没有受过仙籍。

    受过仙籍的,吃人也是仙,没受过仙籍的,做好事也是妖。

    比如西游时期,金翅大鹏身为佛教护法,又是如来的舅舅,半月便要下一次灵山,一次不吞吃几座城池的百姓绝不回来。

    就算如此,地位依然稳如泰山,佛门诸圣可曾约束没有。

    反倒是那些野路子出身的,不管好坏,全都一棒子打死完事,上哪也没有说理的地方。

    在王旭与十二金仙这个级别的存在眼中,柳琵琶这种行为算不上大错,对错与否在于,能不能受我驱使。

    能受,位列仙班也是有的。

    不能,叫你声妖怪,随手就能给打死,连诉苦的地方都没有,心狠手辣说的就是这群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