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章云氏贴补法

    第二十章云氏贴补法

    老婆多了,生活自然就会变得荒淫,并不会因为某人志向高洁就有所变化。

    就像钱多了,自然就成了富人一样,都是理所当然的一个结果。

    人的**官是人身上成熟最晚,却最早衰败的一个器官,所以,他们成熟起来的时候如同燎原大火,消褪的时候自然如同江海溃堤。

    云琅在很久以前就知道,联系夫妻情感的过程中,性是一个极为重要的因素。

    偏偏,在男女两性中,在这方面,男人是处在绝对劣势中的,且没有转变的可能。

    更让人难以琢磨的是,他偏偏有四个老婆……

    云琅自诩是一个聪明人,他认为自己比大汉的人掌握了更多的知识,更多的见识,更多稀奇古怪的理论研究。

    然而,他家里有四个老婆。

    在后世,云琅的女朋友还是很多的,就像最后一个女朋友将他一脚踢出门,然后,云琅就赤条条无牵挂了。

    这在大汉时代是行不通的。

    每当你占有一个,那么,这个人基本上就跟你拴在一起了,想要踢开,后果严重!

    当然,前提是你不去春风路上……

    云琅知道卓姬有很多钱,多的可能出乎云琅的预料之外,宋乔从卓姬那里弄来了八千金,连宋乔自己都觉得有些过份,卓姬却表现的云淡风轻,在吃饭的桌子上还在问宋乔家里有没有经济方面的压力,如果有,她还能再支持一些。

    也不知道卓姬这个女人是蠢还是在故意挑拨离间。

    总之,宋乔在发现卓姬有那么多的钱之后,就狠狠地咬着云琅的胳膊,要他交代,到底把原本属于家里的财货给了卓姬多少。

    然而,这就是一笔糊涂账,就算是云琅自己,也算不清楚。

    蜀中的新财源,是霍光开辟的,这孩子守着刘据这个傻子当靠山,又有狄山这个笨蛋当盾牌,再用郭解这个蠢人当利刃,再加上一大群想要发财,想的快要发疯的蜀中商贾可以利用,云琅能想到在这个孩子的运作下。刘据貌似最大利益的获得者,实际上,霍光这个看似吃亏的家伙,才是这次军事行动的最大获益者。

    很简单的账目拆分问题。

    这对霍光来说不算什么。

    霍光看似没有拿到多少东西,然而,这些东西想要变现,想要运转,却离不开霍光的运作。

    每运作一次,霍光就从中分红一次,看似微不足道的份额,在运作中却能起到穿针引线的作用。

    在大宗财货交易中,很多钱是隐形的,是概念上的,就像那道著名的‘多出一块钱’的算术题一样,霍光什么都不用付出,就能拿到所有收息的一成!

    要知道,在这次大规模抢劫过程中,即便是皇帝,也只拿到了纯收入的三成。

    云琅仔细审阅了霍光做的账目,账目是平的,而且每个人都很满意。

    云琅看到了一些漏洞,特意找了长安城最著名的帐房先生演算了一遍,结果他们也只发现了两处过于明显的漏洞。

    长门宫的女帐房们发现了四处漏洞。

    红袖发现了六处!

    张安世发现了七处。

    在云琅的眼中,至少有十九处漏洞,霍光用来牟利的漏洞,红袖发现了一处,张安世发现了两处……还算不错,霍光在干坏事之前,已经充分考虑了别人的智商,算是很小心了。

    长门宫女帐房们算账的时候,云琅就在长门宫,这该是刘彻对蜀中收息的最后一次查验。

    在这之前,桑弘羊已经把这些帐目归档了,表示认可!

    出于谨慎,出于对云氏的提防,刘彻这才细心地又要查验一番。

    长门宫的女帐房在查验,云琅自然也没有闲着,跟着查验了一天一夜之后,女帐房头目就把发现的四处漏洞,写成条陈,递给了皇帝跟阿娇。

    “一百五十四两金子,三百五十三枚十两重的银判,以及十六万七千六百一十七个云钱的账目对不上!”

    刘彻瞅了云琅一眼,将条陈丢给了云琅。

    云琅拿起来看了一下,皱眉道:“大皇子怎么做的账啊,漏洞百出!”

    阿娇冷笑一声道:“账目可不是皇长子做的,应该是你那个宝贝徒弟跟狄山两人做的。

    如今,账目差了这么多,你不准备给我们一个解释吗?”

    云琅苦笑着拱手道:“他还只是一个孩子……”

    “年纪再小,身为皇子左拾遗,就没人拿他当孩子看,他是食朕俸禄的官员。”

    云琅拜伏于地为霍光求情道:“千错万错,都是微臣的错,还请陛下念在霍光年幼,小惩严诫,所有账目谬误之处,微臣这就加倍补上。”

    刘彻又看看条陈后面的解释,摇头道:“账目确实出错了,然贪渎之人却非霍光。

    霍光有渎职之罪,罚铜三千,以儆效尤……”

    “陛下且慢!”

    就在刘彻将要把霍光的处罚结果说出来的时候,却被阿娇给拦住了。

    刘彻看了阿娇一眼,却看见阿娇冷笑着对皇帝道:“陛下还是看完云琅的条陈之后再宣布对霍光的处罚不迟。”

    云琅有些不安,神情有些惶恐,刘彻就从桌案上拿过云琅方才呈递的条陈翻看了起来。

    阿娇就像没有看见云琅投注过来的哀求的目光,自顾自的凑到刘彻身边看条陈。

    仅仅看了一眼,阿娇的脸色就变了。

    刘彻慢慢放下条陈淡淡的道:“一万六千七百五十五两金子……差这么多?”

    云琅无奈的道:“微臣也很想把此事瞒过去,然,错了就是错了,即便能瞒哄陛下于一时,也瞒哄不了陛下一世。

    现在说出来,还有调查的余地,如果以后事发,那就连解释的余地都没有了。

    微臣还是那句话,既然是错了,就由微臣来补上差额。”

    刘彻拍拍锦榻叹口气道:“要补也该他们所有人来补,水至清则无徒,大军在外,跋山涉水,所为者不过钱权两道而已,算的太清楚反倒会破坏我们既定目标的完成。

    若是他们能够完成朕的目标,些许钱财朕可以糊涂一回,当做没看见。

    若是不能完成朕既定的目标,则两罪同罚。”

    云琅连忙拜谢道:“谢陛下。”

    刘彻懒懒的丢掉云琅的条陈,意兴阑珊的道:“你不就是看准了朕会这样处置,才找出你弟子在账目上的漏洞,为你弟子清除日后的祸患么?”

    云琅苦笑道:“这孩子的胆子太大。”

    刘彻道:“不是他胆子大,是拿钱的人胆子大,拾遗,拾遗,可不就是干这种事的人么!”

    云琅拱手道:“无论如何,账目既然差了,霍光就有错处,不管是谁拿了钱,都该由霍光来赔偿。

    微臣回去之后,立刻命张安世将霍光亏空的银钱补足。”

    “咦,看样子你对你这个弟子很看重啊,宁愿多花两万金也要给他解除后患!”

    “霍光是我西北理工的大弟子,以后要执掌门庭的,岂能为了区区一些钱财就坏了名声。

    微臣恳求陛下,将霍光速速召回,微臣一定会严加管教!”

    刘彻冷笑一声道:“觉得你大弟子跟着朕的长子会学坏?”

    云琅连忙道:“微臣不敢!”

    “什么敢不敢的,你就是这么想的,你云琅有视金钱如粪土的胸怀,想来你的那个大弟子也不会差到那里去,他年纪轻轻就执掌你云氏所有产业,是一个见过钱的人。

    如何会为了区区两万金舍弃自己的前途于不顾?

    什么人拿的钱,朕心知肚明,恐怕还不仅仅是这些账目上的,应该还有很多没有上账目的东西。

    你不就是想到了这一点,才想着赶紧把自己的宝贝徒弟从烂泥潭里捞上来吗?

    告诉你,不可能,岭南军务没有结束之前,朕不会撤回一兵一卒。

    哪怕跟着皇长子就是跟着一个灾星,你弟子也必须给朕坚持到底,他们必须荣辱与共,这就叫君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