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一十九章 再交锋(中)

    米高扬想了想认同的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非常有道理。”接着问道:“今天你打算带我们去什么地方看看?!”

    毛成反问道:“你们想看什么?!”

    米高扬回答道:“如果你们允许,我们想看看你们的军工厂。”

    毛成迟疑了几秒钟,回答道:“可以!”说罢毛成走到了招待所的柜台前,对招待所的同志说道:“我打一个电话!”

    “好的!”招待所的同志点头道。

    毛成拿起了电话,对接线员说道:“给我接机场!”

    没过多久电话接通了,毛成对电话另外一头说道:“我是毛成,准备飞机,去包头。”

    “是!准备飞机,飞包头!”

    毛成在得到机场那边确认后,挂了电话,走到了米高扬的面前,说道:“走吧!我们现在去机场。”……

    过了大约一个多小时,毛成带着米高扬和米高扬的随行人员抵达了机场。看到一架架被卡车从仓库里拖出来的飞机。米高扬和他的随行人员很快被飞机漂亮的外表吸引住了。米高扬停下脚步,问道:“这就是你们现在装备的最先进的飞机吗?!”

    毛成顺着米高扬的视线看了过去,看到飞机的外表和机翼上的编号,毛成心中顿时乐开了花,虽然在停机坪上的是已经淘汰作为训练机使用的第一代战机,但是毛成还是憋住,不让自己笑出声,装模作样的点头道:“不错!这是我们目前装备部队的最新战机。”

    米高扬身后的一个随行人员问道:“我们可以看看飞机的驾驶室吗?!”

    毛成回答道:“非常抱歉,这涉及到机密,所以不能满足你们的要求。”

    米高扬接着问道:“你们的飞机是否在你即将带我们去的军工厂生产?!”

    毛成说道:“根据保密条例。你们只能去轻武器生产厂和火炮生产厂,其他的地方,你们没有允许不能去看。”

    米高扬听完毛成的这番话,眉头皱了起来,他身后的随行人员也一个个露出了不满的表情。其中那个刚刚提出看飞机驾驶室的人,忍不住吼道:“我抗议!作为主义的分支,你们必须无条件的公开你们的一切!”

    毛成脸色一变,看着米高扬问道:“他说的话,是否能够代表你,代表你们苏俄?!”

    “不!不!不!”米高扬立刻冷静下来,向那个人使了个眼色,接着说道:“他只是代表他个人的看法。”

    毛成知道再纠缠下去也没有结果,随即借坡下驴,说道:“飞机已经准备好了。我们上飞机吧!”说罢毛成带头向停在不远处的客机走去。

    上了飞机,米高扬和他的随行人员全部被飞机豪华的装饰惊呆了。米高扬就像是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打量着机舱内部,边问道:“这是你们自己生产的客机?!”

    “是的!”毛成招呼米高扬等人坐下,装出一副可怜的模样,说道:“因为原材料的问题,这种飞机,我们生产了没有几架就停产了。”

    米高扬听到毛成的话,像是看到了一缕曙光一样,装出一副随意的样子,问道:“你们现在原材料非常缺吗?!”

    毛成回答道:“打仗打的是综合国力。现在那个国家会嫌原材料多啊?!”

    就在毛成和米高扬聊天的时候,飞机在跑道上滑行起来。过了十多分钟,飞机缓缓地飞了起来。看着飞机悬窗外的景色,米高扬此时心中已经没有了丝毫傲慢和轻视,脑中不自觉的回想起了朱可夫在他离开莫斯科的时候那番话,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暗道:“难道中国真的要崛起了吗?!”

    米高扬此时的心情非常的承重,但是跟米高扬相比,混在他随行人员当中的苏俄飞机专家心情更加的复杂。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中国的飞机会发展的如此的快,远远的把他们甩在了后面。

    毛成见飞机上的气氛变的紧张起来,随即笑着说道:“米高扬同志,我非常的好奇。你在苏俄负责后勤工作。现在你们的卫国战争正处在关键时刻。正需要你的时候,你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来中国呢?!”

    米高扬回答道:“或许是因为我对中国比较了解吧!另外就是我负责后勤,从你们这里引进武器,不正好在我的管辖之内吗?!”

    毛成问道:“你们想从我们这里引进什么武器?!”

    米高扬回答道:“飞机!最好是你们装备的最先进飞机。”

    毛成回答道:“恐怕要让你们失望了。我们生产的飞机是限制出口的。至少在目前,我们还不考虑出口。目前我们能够出口的只有轻武器。”

    米高扬皱起了眉头,问道:“毛成同志,难道真的不能出口吗?!”

    毛成反问道:“如果我们出口,你们有能力支付货款吗?!”

    米高扬微愣了一下,看着毛成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因为这次排他来中国,名为购买武器,实际上是借这个机会,想办法从中的军工厂搞到武器图纸和生产工艺。要不然他的随行人员当中也不会安排那么多专家。就在米高扬不知道怎么回答毛成的时候,毛成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除非你们找到了沙皇宝藏。要不然,就算我们愿意出口,你们也没有能力支付货款。”

    米高扬说道:“就算我们没有能力支付货款,但是可以抵扣你们国家抗战初期,我们对你们的援助。”

    毛成说道:“米高扬同志,请你搞清楚情况。你们当时援助的是政府,而不是我们。另外军工厂是我个人的。不管是政府还是我们,他们都管不着。”

    米高扬突然笑了起来,说道:“如果是你个人的。那为什么你会无偿提供各类武器给中军队?!”

    毛成说道:“米高扬同志,我不知道你哪来的情报。估计你是被他们骗了。我的军工厂生产需要原材料。中用材料跟我换武器,不够的地方,他们用钱来购买。有钱赚,我为什么不赚呢?!”

    米高扬的眉头再次皱了起来。毛成拿起了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口水,接着说道:“我知道你的情报来源。那些人只不过想要借刀而已。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他们的计划恐怕要落空了。”

    米高扬皱着眉头提醒道:“毛成同志,你刚刚的想法非常的危险。”

    毛成说道:“不!米高扬同志,我们这里的情况跟你们苏俄不同。至少我们做事只要一行为公,就不用担心清洗会落到自己的头上。”

    米高扬和他的随行人员听到毛成提到“清洗”,一个个心里都打起了寒颤。米高扬强装笑颜,说道:“毛成同志,事情没有你说的那么恐怖。”

    毛成说道:“是不是,你们心里清楚。”

    “报告!”毛成的话音刚落,飞机上的服务员跑到了毛成的身边。毛成问道:“什么事?!”

    服务员回答道:“机长通知,还有十分钟,将要抵达包头。”

    “我知道了!”毛成打发走了服务员,看向了米高扬说道:“今天我们的时间非常的紧,参观完军工厂,我们下午还要赶回延安。”

    米高扬问道:“难道我们不能在包头多待两天?!”

    毛成摇了摇头,回答道:“不能!”接着提醒道:“另外新一轮国谈判还有三天就要开始了。你们没有那么多时间留在延安。”

    米高扬不自觉的点了点头,嘀咕道:“的确如此。”接着看向了毛成,说道:“等国谈判结束后,我们可以接着谈。如果你没有时间,你可以指派一个人跟我谈。”

    毛成回答道:“现在我别的不多,就是时间多。”

    米高扬接着问道:“难道你不担心,你不在缅甸,日军重新对缅甸发动进攻?!”

    毛成说道:“缅甸对于日军来说非常的重要,但是相对于缅甸,印度对日军更加的重要。所以日军在没有打下印度之前,不会再抽调部队进攻缅甸。”

    米高扬冷不丁问道:“你们什么时候进攻朝鲜的日军?!”

    毛成回答道:“这个问题你不该问我。你应该问我们中央。不过在我们统一之间,恐怕我们不会再有任何军事行动。”

    米高扬想了想,问道:“难道统一对你们那么重要?!为什么不能以长江为界,国双方划江而治呢?!”

    毛成反问道:“如果你们苏俄也分成多个国家,你们愿意吗?!”接着再次提醒道:“另外我还要提醒阁下,你们还有一百多万平方公里没有还给我们。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归还啊?!”

    米高扬顿时不知所措起来。过了一会,毛成向悬窗外看了一眼,说道:“好了!同志们准备一下吧!飞机马上就要降落了!”

    随着毛成的话音落下,飞机开始缓缓下降,过了大约五六分钟,飞机落到了地上。在跑道上滑行了一段距离,飞机停了下来。等悬梯靠上来后,飞机上的服务员打开了舱门。毛成带头走下了飞机,看到站在悬梯边的毛元泽,立刻跑了过去,给毛元泽一个结实的拥抱,接着说道:“大哥,很久没见!想死我了!”

    毛元泽伸手在毛成的头上敲了一下,瞪了毛成一眼,说道:“都那么大人了。还那么毛毛糙糙!”

    毛成笑呵呵的说道:“看到你不是激动的吗?!”接着问道:“就你来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