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千零一十九章 月虹展神威

    等他们走后,周围围观的人都窃窃私语了起来。

    魏麒麟则不以为意的转头看着月虹,眼神温柔的道:“你看看你,谁让你长这么美,到哪里都能引出事端。”

    “少爷,你就会取笑我。张姐姐、林姐姐还有大玉儿她们可是都比我好看……”月虹听到这话,瞬间羞的快要将脑袋埋到自家胸脯里面。

    见到月虹这娇羞的模样,魏麒麟又忍不住想要调戏她一番,尽管昨晚没有把这小妮子吃了,可是手上便宜可没少占。

    这会儿刚才在樊记坐诊的郎中慌忙跑出来道:“我的小祖宗们,那么还在这里杵着干嘛?赶紧跑啊……你们这些外地人,到南宁打了颜记的大公子,这还不走,等着让人家带人来报复你吗?”

    听到这话魏麒麟才恍然道:“你说的颜记,可是那个卖药的颜记?”

    “不是就是他们嘛……这你还怎么去找人家买药?”坐诊的郎中一脸愁容道。

    “这我就更不能走了。”魏麒麟瞬间便来了兴趣。

    现在不用他去找颜记,颜记自然会有人送上门来,这样魏麒麟也能省下一些功夫。

    “你咋这么倔呢,年轻人总是不吃些苦头,就不知道天高地厚,这严家在南宁认识的人可多了,你一个外地人,是根本斗不过他们的,还是早些走了,免得自己遭殃,到时候这姑娘也得跟着你倒霉啊……”坐诊郎中又劝慰道。

    “老先生您放心吧,我既然敢留下来,就有留下来的底气,你只管在一边看好戏就是了。”魏麒麟也知道他是为自己好,可是他魏麒麟什么时候让一个商贾家的败家子给吓退过?

    见自己劝解不管用,这老郎中又是唉声叹气,仿佛对生活有一百万种不满。

    当他瞧见那去而复还的颜公子,带着一大群人又过来时,便慌忙躲到了樊记里面,可见这老郎中虽然嘴上骂的厉害,打心里还是比较害怕颜记这些人。

    “哥,就是这人把我打了,你也一定得替我出气啊?”来到魏麒麟前面后,颜公子直接对着另外一个公子哥说道。

    这话让魏麒麟也有些疑惑,刚才那老郎中不是说他是颜记的大公子吗?怎么又出来个哥哥。

    另外一个锦衣着身的公子哥瞧了魏麒麟一眼,道:“就他一个人你都招架不住。”

    “你是不知道,这人可厉害了,刚才他们几个都不是人家对手,要不然我也不会找你来啊。”颜公子愁眉苦脸道。

    听到这话,另外一个公子哥才上前道:“这位公子有些面生啊,不知怎么称呼?”

    “我是谁不重要,就一外地的。到是你们两个怎么看也不像兄弟啊,这哥哥弟弟喊的,我都听着腻歪。”魏麒麟面带戏谑的说道。

    听到这话,颜公子直接跳脚喊道:“我们怎么就不像兄弟了?我跟你说,我们兄弟两人虽然不是亲兄弟,却是比亲兄弟还亲,我叫颜争强,他叫阎好胜。我们俩怎么就不像兄弟……”

    “这……”魏麒麟一时有些语结,这还真像两兄弟。

    这时阎好胜摆了摆手道:“我还以为是别处来的大人物呢?看样应该不是的,你这外地人,既然打了我弟弟,就得给点交代,这样吧!把你身边的侍女赔给我弟弟,我可以替他作主既往不咎。若不然,你少不了一些皮肉之苦。”

    魏麒麟闻言耸肩道:“你们要是想要她拿去便是,何须跟我商量,我也没有强制性将她留在我身边啊,首先你们得有这个能力。”

    对于这么不负责任的话,若是换一个女人,早就跳脚大怒了。

    反而月虹却一脸小骄傲,仿佛魏麒麟是在夸奖她能力出众一般。

    “既然你这么不识情趣,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你们几个上,把他俩给我拿下。”阎好胜说着摆了摆手。

    有了阎好胜的话,他身后的这些仆从,直接就抽出大刀片子扑了上来。

    这会儿魏麒麟也知道为什么阎好胜是哥哥,颜争强是弟弟。因为这狗腿子水平都不一样,赤手空拳和大刀片子,能有的比吗?

    可就算这些人拿了大刀片子,月虹也一样不放在眼里。

    只是一个照面,就又放倒了两人,吓得其他人连连后退,一时间吃不准该怎么应对这局面。

    这会儿阎好胜也凑近颜争强道:“这女人这么剽悍?”

    “可不是吗!刚才就是他一个人把我那几个饭桶给全打了,自始至终那男人就被动过手……”

    “都别在留手了,伤了也无所谓,咱们颜公子家里有的是仙丹妙药,救的过来。”阎好胜这才大喝道。

    有了这话,这几个手拎大刀片子的仆从又扑了上去。

    月虹见他们攻势陡然猛烈,就转身问道:“少爷,不太好对付啊,怎么办?”

    “只要不伤及性命就行,其他你看着处理。”魏麒麟开口答道。

    听到这话,月虹探手一拉,就从腰间将软剑抽了出来,在手中抖了个剑花,便如同灵蛇一般,冲着这几人刺去,每一次攻击都让这几个仆从防不胜防,没几个照面,掏出武器的月虹,就将这些人全部放倒在地,一个个捂着身体哎哟哟直叫唤。

    做完这些,月虹还嫌不过瘾,有捡起一块大刀片子,冲这两个公子哥走去。

    那颜争强可是让月虹打过,看见月虹过来,也是吓得够呛,转身就想要跑掉。

    “跪下!”月虹开口呵斥道。

    这声音刚刚出去,颜争强就下意识跪在了地上。

    见他如此老实月虹,才砖头看向阎好胜道:“伤了也无所谓是不是?小小年纪就学人强掳女子,我看你是欠教育了。”

    说着月虹手中的大刀片子就如同巴掌一样,拍在了阎好胜的脸上。

    啪啪的清脆响声,伴随着剧烈的痛苦。

    偏偏阎好胜还不敢有任何动弹,因为他有任何动弹都有可能让自己误伤在这大刀片子下。

    打了一会儿后,月虹也觉得气泄完了,便将那大刀片子,丢在地上,朝着魏麒麟跑了过去,一边跑还一边邀功似的问道:“少爷,我表现的怎么样?”

    独留这颜、阎两公子在风中凌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