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一十章 抢来抢去

    没过几天,“伐罪军”主力人马进入南直隶。张辅柳升等一干武将先到了京师。

    张辅回家发现,他的家眷都因新皇下旨、被从诏狱放出来了。柳升也急匆匆往家里赶去。

    二月下旬正是春|色盎然的时节,京师有山有水、花草日渐繁茂,但柳升牵着马急行时,总觉得有点阴沉沉的。或许是今天没出太阳的缘故罢,阴天总让人觉得不太光明。

    新皇登基、祭祀等一系列大事,此时都已结束了;下午的街巷上稍稍有点冷清,“哒哒哒”几匹马的马蹄铁踏在砖石上,声音非常清晰。

    柳升进京较急,不过他们的行程业已报|备了兵部。此时柳家却没有人前来迎接。

    终于回到了家中,只见府邸大门外站着两个陌生的军士,有些百无聊赖的样子。他们看见了柳升等人,忙站直了身体,上前来询问。

    “这是我家,你们是谁?”柳升没好气地应了一声。

    他觉得气氛有点怪异,便没理会两个军士,径直往里面闯了进去。柳升走进中堂时,顿时愣了!堂上摆满了棺材!除了中堂里摆着的棺材,似乎两侧的厢房里还有;柳家的全部人口,怕是全躺在这里了。

    偌大的府邸里、多悬山顶的古朴瓦房,只有棺材、不见活人;一时间是阴风惨惨,气味异常。柳府仿佛变成了一座鬼宅一般!

    柳升怔了好一会儿,脸色纸白,这才大喊了一声:“娘!”然后扑倒在地上,奥陶大哭起来。

    追进来的两个军士见状,便没再上前要印信之类的东西了。他们只得站在门外,往里面观望着。

    柳升哭了一会,见那些棺材一头贴着纸,便爬到了前面,寻见了“沈氏”的纸条。他把棺材盖用力掀开,一阵叫人窒息的气味铺面而来。他果然看见了他亲|娘沈氏的尸体,就像生了大病而逝世的一样、尸|体瘦得只剩腐烂的皮子了。

    “娘呐”柳升捶着胸膛哭得更凶。

    他一边痛哭一边念。大致是说他年纪不大、便丧了父,他|娘独自把他拉扯大;还有甚么一篮子鸡蛋,全都给他一个人吃了之类的小事,他年少不懂事不知疼惜母亲云云。

    柳升哭得昏天黑地、然后径直昏了过去。等到他的随从和守府门的军士把他弄醒了,他才悲伤地喃喃道:“我|娘没那么瘦的”

    一个军士道:“柳将军的家眷在诏狱里,之前伪朝的人没给他们饭吃,给活活饿死了!大概有十天半月只得水喝、滴米不尽,如此辞世了的人、就是这么副模样哩。柳将军节哀顺变罢!”

    柳升听到这里,更不能“节哀顺变”,他心痛万分,又是一阵大哭。毕竟死囚也要先吃顿饱饭,他的|亲|娘竟然被活生生饿死,不可谓不惨!

    柳升伤痛之后,又变得非常愤怒:“谁干的事?”

    军士道:“俺们是锦衣卫派过来的人,听说是前锦衣卫指挥使谭清干的、奉的是太子妃的意思;究竟是不是这么一回事,小的们也是听人说的。柳将军得问当官的才清楚。”

    柳升当然明白其中缘故,他在湖广投降、必定引起了朝中贵人的愤恨。一时间柳升不仅愤恨那些仇人,还恨自己在外面干的事连累了家眷。

    很快柳家便开始发丧。

    随后进京的人是“伐罪军”中军主帅瞿能。

    瞿能原先在京师的府邸早已被朝廷收走,不过朱高煦又下旨赏赐了他一座府邸。他到新府邸里没呆一会儿,便带着一队人马,往阳武侯薛禄的府邸而去。

    那薛禄还没被定罪,人还在家中,但侯府内外全是将士日夜守着。

    瞿能带着人马走进府中,便在院子里四处观望着。瞿能现在想把整个侯府的人都杀光,然后把这座宅邸一起烧了!

    但他终于克制住了心中复|仇的怒火,因为以前朱高煦答应过瞿能、要为他报仇雪恨;眼下瞿能没有执|法权,不如再等等,让朝廷把薛禄全家明正典刑!

    没一会儿,身穿缎子袍服、长得五大三粗的薛禄竟然迎了过来。这厮不仅没被|抓,眼下似乎还能在家中随意活动。

    瞿能站在原地,仰着头,眼睛居高临下地藐视着薛禄。

    薛禄面色尴尬,竟然恬着脸走上前,抱拳执礼道:“瞿将军何时进京的?”

    瞿能用异样的目光在薛禄脸上来回扫过,一声不吭地冷冷瞧着他、完全没有应答他废话的意思。

    片刻后,瞿能答非所问,冷笑道:“薛禄,你全|家都完了!”

    薛禄那恬着脸的神情消失不见,脸上果然露出了绝望和沮丧,隐约还有点恼羞成怒的迹象。俩人都沉默下来,一时间院子里安静极了。

    原本都是大明朝的大将,此时俩人却相互视若仇寇!

    瞿能昂首挺胸地面对着薛禄,把胜利者的姿态摆得很足。然而他并非笑到最后的那个人,因为瞿能根本笑不出来!即便最后能复仇了,然而又能怎么样?瞿能暗自叹息了一声。

    薛禄开口打破了沉默,说道:“各为其主罢了。俺杀瞿将军在成都府的家眷,不过是为了向朝廷表明绝无投靠汉王的心迹、以便能再次统兵。”

    瞿能当没听见,完全不回应薛禄的话。来人的对话从一开始便相当尴尬。

    薛禄道:“人在朝廷,常身不由己,无非是怎么抉择而已。瞿将军若处在俺的地步,说不定也会像俺那么干!

    俺在‘靖难之役’时是有大功于先帝!若瞿将军大人大量、饶过我的大错,俺家还能有一线生机;俺家从此以后,必视瞿将军为大恩公,做牛做马、肝脑涂地在所不辞!”

    瞿能的神情依旧很冷,更不解释他不会和薛禄一样每个人都性情不同。

    薛禄又道:“冤冤相报何时了,瞿将军何必太执着于私仇,事已至此,俺们可有和解的机会?将军且放心,俺薛禄恩怨分明,绝不食言!”

    瞿能终于开口道:“你们几个,去查问一番。把薛禄家的人口都搞清楚,别走失了一个!”

    薛禄的脸顿时涨|红了,用愤恨的目光盯着瞿能。

    瞿能没理会他,带着一干将士走进了中堂。没一会儿,军士们找到了族谱,送到中堂来。眼下薛禄没有兵权,已是毫无办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些人办着琐事。

    瞿能假意不理薛禄,但一直留意着他的绝望神色。如此看着薛禄慢慢等死,瞿能心里得到了些许复|仇的快意,但也只有那么一点点快意罢了。

    就在这时,瞿能想起了薛禄得到的那个美女道士!

    传言当年薛禄便看中了那个美人道士,为了争夺她,被纪纲打了一铁瓜、差点没被当场打|死!结果那美人还是被纪纲抢走了,在纪纲府上呆了几年时间。

    然而风水轮流转,伪帝朱高炽登基后,薛禄马上成为了御前红人;纪纲则变成了谋害先帝的罪人。薛禄在御门一铁瓜当众将纪纲打死!之后薛禄又去纪家,把那美人道士抢回来了。

    看来薛禄是非常喜欢那道士的,几年时间都不忘抢夺回家。瞿能马上想到了一个报复的法子:夺走敌人心爱之物。

    于是瞿能立刻传令,叫人在薛府上寻找;将士们果然在府上、找到了那个美人道士。哪怕薛禄战败被拘禁于家里、仍然每日有美人道士的服侍。瞿能想到这里,气不打一处来!

    等到那女子被带到了中堂,瞿能见之确实生得十分貌美。

    不过瞿能一向不好色,而今已年到中年,更是不好女|色。但他发现薛禄神情很紧张,不知怎地,瞿能反而来了兴致;他对道士兴致不大,却对薛禄的表现很有兴趣!于是瞿能下令将士们把薛禄绑在中堂,又吩咐将士道:“一会儿便轮到你们。”

    薛禄顿时眼睛发红,愤怒地大吼了一声,盯着瞿能道:“瞿将军也是大将身份,竟然如此下作?”

    瞿能冷笑了一声。

    就在这时,那美人道士听到“一会儿便轮到你们”这句话,早已吓得花容失色。她哀求道:“妾身本已看破红尘、出了家,哪想得反被权|贵们抢来抢去,委身阳武侯、妾身亦是被迫无奈!冤有头债有主,将军何苦如此待我?”

    美人又哭道:“妾身知侯爷在四川做了那等凶|残之事,虽不能劝诫侯爷,却也每日在府上为瞿夫人祈祷,愿她早日转世投生、生到一个好人家里。”

    瞿能听到这里,刚才愤恨交加的戾气、顿时少了几分,他问道:“你所言当真?”

    美人道士说道:“将军不信,可以问府上的奴仆丫鬟。妾身为瞿夫人祈祷,也有因为同姓邓的缘故。妾身出家之前,本也姓邓。”

    瞿能马上相信了八分,若非这道士确实关心过他的夫人,道士不会知道他夫人姓邓。

    他打量了一会儿美人道士,越看越觉得面善。又见被绑在桌子边的薛禄一脸关切,瞿能便道:“把她带回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