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五十九章 小动作

    腊月二十二日,朱高煦从探马的禀报中得知,官军水陆已至衡州北面、距离汉王军“渡口”不足百里!

    此事非常重要!一旦成功,不仅能彻底击毁官军的信心,更将完全奠定“伐罪军”的全局胜利。

    因此朱高煦原本打算、今早便亲自带着汉王大旗以护卫军,赶到南边的东洲岛渡口;将强渡湘江的戏做足,以尽可能地配合张辅。

    不过今日汉王府的大队人马赶到衡州,他才改变了决定。准备先见了汉王府官员、家眷之后,再率军出发……朱高煦虽然很关心官军的动静,但这件事他确实帮不上忙了,最多就是做做戏;到了眼下的地步,他已不是事件中最重要的人……

    朱高煦在中堂里与汉王府官员见面,然后退到书房,召“李先生”、钱巽二人谈话。大致将最近劝降张辅的事说了一遍,接着就离开了第一进院子,到内宅见家眷去了。

    郭薇带着瞻壑,以及姚姬、杜千蕊迎到了月洞门,纷纷屈膝行礼。瞻壑似乎被教过,此时也有模有样地保住小拳头道:“儿臣拜见父王。”

    瞻壑实岁已经满过四岁,以虚岁算能称作六岁大了。朱高煦想着这么小的孩儿,也不想管他学没学写字,随口问道:“父王送你的黄狗,还活着吗?”

    瞻壑点头道:“大黄长大啦,黄狗(宦官)看着。”

    朱高煦摸了一下他的脑袋、又夸了他一句,便叫上家眷到屋子里去坐。

    几个人到里面的一间客厅里入座。朱高煦与郭薇坐在北面的一张桌案两侧,东边也有一张茶几和两把椅子。姚姬和杜千蕊推让了一番,最后姚姬把杜千蕊按在了靠北的位置。

    朱高煦时不时瞧她们一眼,起初以为、姚姬是在自己面前表演谦逊礼让;不过很快他便醒悟,并非那么回事。

    奴婢们上了茶,都退出去了。但是屋子里有三个妻妾、还有瞻壑,因此郭薇等人说话都是很克制的、留意保持着礼数;没有述说衷肠。

    朱高煦也稍稍注意着言辞,嘘寒问暖了一番。

    他正在与郭薇说话时,忽然从余光里看见,姚姬轻轻把一只手放在了胸襟上。姚姬身上穿着一身紫红刺绣的淡青色袄裙,大明朝的衣裳都不会贴着身体、多少有点宽松飘逸,而且人们冬天穿得厚;于是即便是身材很丰|腴的女子,寻常也看不出甚么端倪的。但姚姬的手轻轻在料子上一抚,那傲人的轮廓便十分明显夸张。

    朱高煦看着她柔|媚的手势动作,几乎毫无准备地、他的身体马上便出现了异样。

    这时,姚姬水灵欲|滴的眼神盯着朱高煦,默默地用雪白的贝齿轻轻咬了一下朱红的嘴唇。此时朱高煦对面的郭薇是看着他的、脸背着姚姬那边;而杜千蕊也在听上位说话,由于坐得靠近上方,脸也没朝着下方的姚姬。

    位置当真奇妙,此时只有朱高煦看见了姚姬的动作。

    朱高煦顿时觉得这房间里不该烧炭的,简直闷热难耐。他的心境也随之浮躁,有点缺乏耐心的样子了。

    他的反常神态,似乎被郭薇留意到了。郭薇下意识地转头看了一眼,但这时姚姬正端坐在椅子上、一副端庄矜持的样子,十分认真地倾听着。

    郭薇立刻又回过头来,说道:“百姓男耕女织,妾身等也帮不上王爷,带着王府里的宫女妇人们缝制鞋子,也是姚妹妹的主意。”

    朱高煦有点心绪不宁的感觉,故作微笑道:“王妃贤淑,咱们汉王府的家风,还真像那么回事了。”

    郭薇道:“王爷乃大明亲王宗室,礼仪先于天下,妾身不敢嬉……”

    而这时姚姬更过分了,先前她手很轻柔,但这时的动作却是用了力气的。朱高煦的脑海里浮现出了各种意象在沉甸|甸地动荡着;他心浮气躁之下,便对周遭的甚么事也提不起兴致了。

    他的喉结一阵蠕|动,非常小心才没有把吞咽唾沫的动作做得太明显。

    其实最让朱高煦遐思的,并非她的动作,而是此时姚姬脸上的浅浅潮|红。那种羞涩带着点难堪的神态,又似乎在倾述着她的兴|奋和刺激。

    朱高煦自问还是很沉得住气的人,从先皇朱棣那里学来的“演技”也合格。但此时他愣是没能完全掩饰住,而且忍不住时不时向姚姬那里看一眼。

    郭薇再次转过头去!连杜千蕊也循着郭薇的动作,转头看姚姬。

    不知道姚姬是怎么预判到郭薇的举动的,姚姬已经提前片刻端起了茶几上的杯子,轻轻用袖子掩住脸色,抿了一下茶水。

    饶是如此,朱高煦也觉得郭薇已经察觉到异常了,他急中生智,脱口道:“姚姬是不是有点不太舒服?”

    郭薇恍然道:“王爷真是细致。姚妹妹就是身子不适,她不能长时间乘坐马车。”

    朱高煦一本正经地点头道:“原来如此。姚姬,本王给你找个郎中把把脉?”

    姚姬轻声道:“多谢王爷挂念,妾身无恙,歇会儿就好了。”

    朱高煦听到那娇|声的声音,此时也觉得是一种引|诱。

    姚姬又道:“王爷今日要出门,何时回来?妾身正有一件事,想告知王爷……”

    朱高煦听到这里,马上回答道:“不急一时半会,等一下你便来书房见本王罢。”

    姚姬欠了欠身:“妾身谢王爷。”

    朱高煦本来对郭薇、杜千蕊都是很念想的,也不是不重视家人亲情,久别重逢自然倍感温暖。但是只在这一会儿,他身体里的一股火早已上了头,暂且也无别的心思了,只有满肚子的淫|邪念头。

    他为了不显得那么迫不及待,这才多说了一阵子话。然后便嘱咐郭薇等先歇着,起身到书房去了。

    果然没一会儿,姚姬便来到了书房。她轻轻掩住了房门,上了门闩。

    朱高煦见状大喜,走过去时,这才发现身上穿着盔甲。他|娘|的,刚才满脑子都想着那事儿,竟然忘记了这一茬。他伸手拉扯了一下,但锁子甲、札甲两层盔甲很难卸下来!平素无论是穿上还是脱下来,至少都有两个人帮忙。

    姚姬自然看见了朱高煦急不可耐的动作,脸一下子就红了,她轻声道:“王爷稍安勿急,我甚么时候不给您呢?我真有一件事要……王爷……”

    朱高煦已经不纠结于盔甲了,上去便抓住了姚姬……

    良久之后,姚姬便俯身从书桌上无力地蹲到了地上。她软软地跪坐在地上,鬓发凌乱地被汗水站在脸颊上,好像有点窒息一样用|力地呼吸着。

    朱高煦上去将她扶起来。她这才红着脸、避过脸去,默默地整理着衣裙。

    姚姬用复杂的眼神看了朱高煦一眼,无力的手伸进了凌乱不堪的怀里,摸索了一阵,拿出来了一封书信。然后向朱高煦递了过来。

    “哦?”朱高煦这才拿起信,在书桌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抽出信纸来看。

    朱高煦先快速地看了一遍内容,准备细看第二遍之前,他抬起头瞧了姚姬一眼。姚姬正心神不宁地站在那里,她好像没甚么力气、站得不稳;此时她早已没有了先前在客厅里的妩|媚之色,隐忍的愁绪似占了上风。

    “道衍的意思,让你刺杀我?”朱高煦问道。

    姚姬正色点了点头。

    朱高煦指着旁边的椅子道:“你坐下啊。”

    他又看了一遍密信,便将东西递还给了姚姬,心境也渐渐平静许多了。他坐在椅子上,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过了许久,朱高煦抬头时,见姚姬也在瞧着自己。她的目光并没有回避,只是神情有点复杂地看着朱高煦。她终于开口道:“我与王爷在鸡鸣寺相识,本是假他人之手的安排,但第一次见面的光景、仍历历在目至死难忘。有些事是假的,心却是真的……”

    朱高煦忽然打断了姚姬的忧心忡忡的倾述,开口道:“姚芳应该被威胁了罢?”

    姚姬愣了一下,点头道:“确实。信中写的事、不少是假的,唯有书信被人监视着写成,方会如此。”

    朱高煦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道:“道衍不知道姚逢吉的事,也不知道姚芳已经是本王的人了,所以才会干这种事尝试一番。毕竟你们只是他的两枚棋子,大厦将倾,棋子也可以变成弃子了。

    道衍是不可能得逞的,本王只是考虑怎么保住姚芳。”

    “王爷……”姚姬顿时有点意外、也有点动容。

    朱高煦看了姚姬一眼,温言道:“你别担心,本王会处理好这件事。今天本王不走了,你再陪我一晚罢……这盔甲真是非常碍事,完全没有尽兴。”

    姚姬听罢欲言又止,终于没有说甚么话,只是在脸上又露出了那含笑的神情。

    朱高煦明白她的心思:既然她受了威胁要刺杀自己,自己还与她过夜、不觉得危险吗?

    但朱高煦真不觉得危险。他一个赌|徒,如此微乎其微的风险、都不敢承受的话,还赌个甚么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