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五十六章 寻常的几天

    这是一个寻常的日子;腊月间的节气很多,可是腊月十三恰恰不是任何节日。就是这样普通的一个日子,却似乎注定了不太平常。

    湖广布政使司治所城池,武昌府。兵部尚书兼湖广转运使金忠、正在城外观看杀人!

    今日武昌府的天空阴惨惨的,先前还飘了一阵雨点;此时寒风阵阵、吹得地上的枯叶杂物漫天乱飞。这番气象,正是应了这萧杀之事的景。

    校场上一排囚犯被反绑着,其中有之前陆续被抓住的叛军细作奸谍、犯了军法的官军将士、触犯了大明律法的官民,他们全是死罪之人!武昌知府衙门的官员收到刑部、湖广按察使司的复核公文之后,今日便要将这些人全部处|决。

    因为犯人多是两军的将士,所以在校场旁边行刑的人、不是刽子手,而是一些官军军士。

    “跪下!”一个武将吼了一声。

    犯人们陆续跪倒在地,跪成了比较整齐的一排。他们不少人的身体在发抖,不止是因刮风的寒冷。

    不远处一个彪形大汉、抡起了系着红布的木锤,“咚咚咚……”地敲响了鼓。两排披坚执锐的军士,在鼓声中保持着均匀的步伐,整齐地前进、走到了犯人们的身后。

    在武将的吆喝声中,第一排军士抬起了神枪火器,他们把铳杆夹在腋下,枪口抵住犯人的背心,然后拿起火折子吹了起来。

    一杆冰冷的枪|口刚挨住一个犯人的背,那犯人便浑身剧烈地一颤,身体一软扑倒在地。

    站在附近的武将大怒,挥着腰刀吼道:“跪好!”

    那犯人双手被反绑着,挣扎了一会儿才战战兢兢撑起上身,无力地跪在原地。他仰头充满恐惧地唤着:“娘,娘啊……”

    “滋滋滋……”的引线燃烧声音传来了,犯人们的脸上满是绝望,有的人仰头闭上了眼睛。“砰砰砰……”一排火铳响起,硝烟弥漫,惨叫声随之发出。

    接着军士们换队,第二排拿着樱枪的军士冲到前面,拿着兵器在血泊中的犯人们上刺|击。有的人还没被火铳打|死,但已经不能丝毫反抗,正发出嘶声裂肺的瘆人惨叫。

    校场边观望的文武官员们,此时无不肃然。

    金忠骑在马上,目不转睛地看完了整个过程。这时他转过头,便看见了身边的按察使、知府两个官员,金忠的目光从二人脸上扫过,停留在负责刑律复审的按察使脸上。

    金忠开口道:“犯人明知必死,为何还那么听话?”

    湖广按察使沉吟片刻道:“回金部堂,众军环视之下、他们情知反抗亦是无用。”

    金忠显然对这个回答不满意,轻轻摇头道:“这里有不少人哩,竟没有一个人反抗。他们身陷绝境、至少也可以不听从安排罢!”

    按察使苦思了一会儿,又道:“下官以为,人就是这副样子;最是长年累月听从军令的军户、更会如此……他们心里都是有数的,也知毫无办法,因此才那么害怕;由于没人出头,人便会从众、甚么也不干才是常见之事。不过,刚才若有一人反抗,恐怕所有人都会骚|乱了!”

    “有道理。”金忠若有所思地点头道。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绿色长袍的人走了过来,向金忠作揖道:“有人求见金部堂,他有您签押的印信。”

    金忠道:“人在何处?”

    绿袍官转身向不远处指了一下。金忠循着方向看去,看见了一个戴着斗笠的人;那人掀了一下斗笠,向金忠轻轻弯腰。

    金忠见状,说道:“带他来我的书房。”

    “是。”绿袍官拱手道。

    金忠马上离开了校场,回到武昌城内,到了武昌府衙的兵部行馆。地方上的衙署,都有六部的行馆、便于中|央派人下来办事。金忠在湖广也不挑地方,一直都在兵部行馆办差。

    他到了行馆没一会儿,那个求见他的人、便也被带来了。

    来人走进房门之后,这才取下了斗笠、轻轻放在门边;他向金忠坐的地方走过来,抱拳行礼。

    金忠轻轻点头,来人便靠近过来,沉声道:“卑职在长沙城‘平汉大将军’的中军行辕,瞧见一件事十分诡异。左思右想之下,卑职便决定冒着被发觉的危险、赶到武昌府来禀报部堂大人。”

    “说。”金忠道。

    来人道:“英国公住在中军行辕后院,不久前他关了一个人在院子厢房里,还叫心腹部下日夜看管着;那个囚犯甚么来历、怎么到中军行辕的,卑职没能查清。

    不过几天前发生的事,更是愈发奇怪!英国公派了他的一个心腹部将,在旁晚时分送‘囚犯’出中军行辕。卑职便悄悄尾随出去,看见他们出城、然后俩人一起换乘马匹往南走了!那时天色快黑了,卑职也不敢跟得太近,便跟丢了……”

    金忠认真地听完了描述,他也觉得相当诡异,心道:那张辅在干甚?

    寻思了一阵,金忠便道:“你干得不错,尽快赶回长沙城去。”

    “卑职遵命。”

    金忠一个人留在房里沉思许久。他相当困惑,实在推测不出其中原因、张辅干那件事为何如此神秘……除非,张辅是在悄悄与叛王联络?!

    连他自己也被如此推论震惊了一下!金忠确实没怀疑过张辅那样的人、竟然也可能私|通叛王。

    金忠思量权衡了一阵,觉得此事事关重大;而且若要对付“平汉大将军”这等人物,最好先禀奏朝廷。

    想明白了其中各种关节,金忠的动作马上迅速起来!他一面唤随从进屋,叫随从准备动身去京师;一面开始拿出纸笔写密奏。

    金忠伏案奋笔疾书,先将密探禀报的事、落在纸上描述了一遍,然后写上他的推测:张辅私通叛王、并非是完全不可能的事!

    他写完了奏章、重读一遍时,又觉得写自己的推测不妥;当今圣上的心智亦非等闲、朝中还有那么多大臣,金忠不需要自己表态。帮朝廷推测,不过只是画蛇添足之举。

    于是他划掉了后面的文字,重新抄写一遍。

    信使已经走进行馆书房来了,正侍立在下面等候着。

    金忠删减修改之后、漆封了密奏;他接着另外签押了一份兵部尚书的加急公文,一起交给信使。金忠叮嘱道:“拿着公文走驿道,四百里加急!而这一份密奏则不送通政使司,直接交给锦衣卫指挥使;上面有我的印信签押,你必定可以见到锦衣卫指挥使谭清。”

    信使抱拳道:“小的遵命!”

    金忠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说道:“城门还没关,立刻出发!”

    武昌城的加急公文递送京师,四百里加急、估计三天三夜才能勉强赶到。

    因为公文传递速度如果超过四百里、便要跑死驿马了;所以必得发生了大事、类似地方上造|反之类的急事,官府才会使用那种不计代价的传递方式。

    于是金忠选了四百里加急的公文。毕竟最快的八百里加急,也要大概两天之后才能到达京师!

    ……腊月十五日。

    金忠收到了一份从长沙城送来的公文;公文由平汉大将军、英国公张辅签押,内容大概是湖广官军的作战方略。

    因官军中军得到了多个确切消息,叛军将于衡州城南准备舟桥、强渡湘江;故张辅等决策了新的方略,即刻调水陆两军南下,意图在衡州之南阻击叛军渡江!

    张辅的公文、知会金忠:让金忠准备更多的军粮,囤积在沿江城池的码头仓库。

    整件事表面看起来没甚么问题,张辅甚至在决策调兵方略之时、主动知会了金忠!

    但是,金忠已从密探那里知道张辅的蹊跷举动,此时便有了不同的看法:就算张辅真有异心,调兵这种大事、本来就瞒不住;不如主动告诉金忠,反而更能迷惑同僚。

    金忠把前后两件事联系起来一想,越来越觉得不对劲!

    为了稳妥起见,金忠急忙再次写了一份奏章!这次他没有上密奏,因为内容只是上奏湖广官军的方略。

    但是金忠选择了八百里加急的传递方式,在奏章上标注了“八百里”的字样。他命令信使:不计一切代价,以最快的速度、将奏章送到京师!

    一份只是禀报前线作战方略的奏章,却用八百里加急的方式;这本身就能说明问题了!因此金忠在奏章里,没有言明任何猜忌。他相信朝廷君臣,肯定有人能发现其中缘由!

    金忠走出房门,在阴云密布的天空下,目送着信使匆匆的背影。

    他收回目光,又转头望向南边的天际;他下意识作出了一个侧耳倾听的姿势,当然不可能听见任何动静。

    于是金忠有些焦躁不安起来,他踱着凌乱的步子,做着一些毫无意义的琐碎动作,接着他抬头观望灰蒙蒙的天空。天上的云层已经有几天了,却总是不能痛快地把雨下下来,偶尔只洒少许雨点便了事。

    但不知怎地,金忠直觉下大雨的日子、正在渐渐地迫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