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三十五章 谁主沉浮(8)

    汉王军左翼(西)赵平部列阵以待,尚未出击;但是他们开始受到官军的主动攻打了。

    此地主帅是赵平,副将是都督府同知陆贞、都督府佥事王彧。大军之中,云南前卫指挥佥事尹得胜,率本部步军一千余人位于第二线方阵群,他统率着两个大方阵。

    左翼军大阵再往左、便是夫夷水了;那些站在山坡上布阵的将士,往西看估计已能看见河面。

    骑兵在大阵的前面和侧面涌动,马蹄轰鸣弦声如雨。但那些骑兵肯定是敌军!汉王军在左翼几乎没有像样的马军,骑兵全部调到东边远处去了。

    前面的战场上火器响了许久,硝烟尘雾之间,尹得胜隐约看见了一面写着“柳”字的大旗;心下便明白,对面正是官军柳升的人马。

    敌军非常疯狂,开战没多久,连中军大旗也到了前线;估计西边的敌军大阵、正在全线推进上来!

    前方的起伏上坡上,“噼里啪啦”的火铳声成片地响起,无数人的喊叫声也愈来愈大。尹得胜翻身上马,在方阵中间来回踱着,观望着北面的光景。

    此时还没有军令传来,不过云南前卫这边很多坐在地上的将士,已不约而同地站了起来、观望着前面的动静。人们似乎想知道发生了甚么。

    厮杀持续了很久,情况似乎有点不对劲,从前边往南面溃散过来的乱兵越来越多,许多人已经跑到尹得胜的方阵附近了。

    大地上有西北风抚绕,前线的硝烟不断往南荡漾。烟尘飘到了尹得胜的军阵上空,本来明净的天空也显得雾霭沉沉。

    尹得胜骑在马上,引颈观望,但他也只能干着急,帮不上忙。尹得胜作为一个统率千余众的武将,位于近七万人的巨大战阵中,他不敢乱动;只能等着上峰告诉他要干甚么,然后完成上峰的军令即可。

    现在没人告诉他应该干甚么,尹得胜便只能原地立阵等待。

    弥漫在空中毫无消停的巨大嘈杂声之中,尹得胜等人又等了许久,仍然没有军令。就在这时,前面的一大片人渐渐散乱了!

    那边的方阵先是拥挤混乱,接着最后面的人调头就跑,更多人便跟着转身一哄而散!巨大的喊叫声中,无数人的汹涌向南奔跑,许多人把兵器也扔了。

    尹得胜部列阵的将士无不惊愕!

    很快便见敌军一些纵队的身影,后面成队列的方阵也排着比较稀疏的队形,正在快速进军!接着敌军马兵也大喊大叫着冲杀进了乱兵人群。

    “尹同知,王指挥使下令,全军备战!”一骑拿着令旗冲了过来。

    尹得胜抱拳道“得令!”

    尹得胜麾下的两个方阵位于云南前卫的右翼,此时他又向右侧的军旗观望了一阵。事前尹得胜就瞧明白了的……位于云南前卫右侧的一卫兵马,全是吴高军的降兵!

    眼看前线的方阵群,败象正在扩大;右边那些降兵能拼死作战?尹得胜在军中底层多年,心里很清楚哪些人会不要命、哪些人只想混混日子!

    “咱们的右翼不稳,我要重整军阵,防着两侧!”尹得胜转头道,“快去禀报王指挥使。”

    “得令!”

    尹得胜拍马向右冲出,对两个把总、一些百户叫喊下令,命令他们调动位置。

    两个五六百人的大方阵、陆续向中间靠拢,形成一个更大的方阵。然后尹得胜抽调中间的多个百户队,以纵队跑步前进,到达他指定的位置;各队面向两翼、后侧,形成新的防线!

    千多人的大方阵,中间的人渐渐空了,不过四面边缘队列密集、得到了极大的加强。这样的大阵不利于调动进攻,但是尹得胜感受到了危险,又见敌军有很多骑兵,便准备先自保再说。

    安南国多邦城堆积成山的尸体,四川太平场尹得胜部的全队崩溃死伤殆尽,以及贵州城下的滚烫金汁(沸腾的粪水)……一下子全都涌进了尹得胜的脑海。

    “隆隆隆……”马蹄声震耳欲聋,敌军越来越近。马队的掠射已经到了阵前,大战忽然便已开始了!

    这种时候,尹得胜却难以自控,积压在心底的东西、不知被甚么激发,突然涌了出来。

    尹得胜的眼睛顿时又酸又涩……打了一辈子仗头发花白的刘老头,靠坐在一棵歪脖子果树下、胸口流着血,望着天空对尹得胜说你还年轻,好生活下去。

    浑身淋满了金汁泛着滚热恶|臭的铁匠问他,他贫民出身、能封侯是不是真的?

    还有熟悉的一个弟兄伤口化脓躺在床上,一直紧紧拽着尹得胜的手,说他不想死、要尹得胜救他……

    “汉王说,弟兄们都不会白死!”尹得胜大声道,他的脸变形了,“咱们为汉王尽到本分!汉王也要对得起咱们,做到他的许诺,让弟兄们与百姓过得更好!”

    众军大喊道“汉王,才是俺们的王……”

    前军武将已经吆喝起来,“哗啦”两排步兵蹲了下去,众军发出“嗬”地一声呐喊。片刻后,“砰砰砰砰……”开山铳密集地响起,火光一片闪烁,一团团硝烟飘上了头顶。

    敌军的阵中也是火铳炸响,空中还有无数箭矢的黑影飞来。

    “啊!啊……”一声声惨叫闷哼之中,时不时便有人从队列中倒地。

    没一会儿,敌军步军便继续向前挺进了,枪盾兵在前,整个方阵都抵近到了汉王军面前!双方成排的将士拿着长|枪,相互乱|戳,木杆碰撞的声音“噼里啪啦”直响,枪|头盾牌击打得哐当巨响。到处都在惨叫,被刺|中的士卒发出绝望的嘶喊。

    两军之间的长|枪密密麻麻,第二排的长枪也从间隙中伸出来混乱捅|刺;空中的箭矢“嗖嗖”直飞,不断落进人群里。

    人们人挤人,毫无躲避的余地,锋利地枪|头血淋淋地在前面刺击,空中又被箭矢覆盖,将士们无不发出恐惧而愤怒的怒吼,人声鼎沸如同沸腾的潮水。

    官军后面的人群还在往前挤压,前排的将士已经踏着尸体、贴到汉王军脸上了,有的人拿头盔开始撞击对方,还有些人把长|枪扔了,拔出腰刀挥舞乱砍。

    前军压力很大,尹得胜也来到了前军方阵附近,不断叫喊着下令一些百户队上去增援。

    “轰!”右前侧方向,忽然一匹沉重的战马、连人带马撞进了方阵,人群一阵骚乱,接着更多的战马“哐哐砰砰”地撞进来了!敌骑趁着凌乱躲开的人群,纷纷冲了进来。

    尹得胜大喊一声“杀!”带着身边的护卫直冲上去。

    他拍马上去,拔出腰刀。尹得胜看准一骑长|枪的来势,忽然拿腕甲击打了一下长枪枪杆,身体稍微躲开了刺杀,两匹马随之靠近;尹得胜手起刀落,一刀劈在那骑兵的侧脸上,听到“啊”地一声惨叫。

    其他护卫赶上来,无不在尹得胜周围奋勇拼杀。

    这时急促的脚步声已经近了,一个百户队以纵队率先赶了过来,稍微排开队列,马上拿着枪盾向混乱的缺口处推进。

    尹得胜心下稍安,马上挥着腰刀,叫喊不远处的另外一个百户武将的名字、命令他向这边调动兵马。

    就在这时,他发现右方的那一大片降兵组成的方阵,已经崩溃了!

    尹得胜瞪眼瞧了几眼,又转头看左面,见整个云南前卫的方阵、正在被向南击退,形势相当不妙!对面的敌军柳升部,进攻非常凶猛有序,一阵接一阵地冲杀上来,人马汹汹仿佛有无尽的兵力。而尹得胜所在的云南前卫,打了半天到现在、也没见援军来换他们休整。

    一个副千户说道“尹将军,咱们得慢慢后退了,不然要遭三面围攻!”

    尹得胜骂道“谁下令咱们退了?”

    副千户没法回答。

    就在这时,忽然一阵“嗖嗖嗖……”的风响,密集的一丛箭矢向这边斜飞下来。或许是尹得胜的军旗离前线太近,已被敌军武将盯上。

    顿时周围人仰马翻,一阵惨叫。尹得胜座下一空,听到一声“马嘶”,人便摔向了地面。他急忙翻过身来,便看见他的云南前卫左千户大旗正在倾倒!那扛旗的军士脸上插着一根颤栗的箭羽,人已向后倒去。

    尹得胜马上连滚带爬地奔过去,伸手扶住他的旗,然后站了起来。

    “嗖嗖嗖……”第二轮抛射的箭矢又飞了过来。尹得胜的胸口一痛,一支箭矢刺透了胸甲!他闷哼了一声。

    “尹将军!”周围的将士们纷纷朝这边聚拢。

    尹得胜在一瞬间感觉到了死亡,但他竟然没觉得有半点害怕!或许在他的内心里,战死之后、自己便与以前那些死去的兄弟一样了,也就不会再有愧疚与痛苦。

    “战死沙场马革裹尸,正是我的所求。”尹得胜脱口说道。

    诸将纷纷侧目,正色望着尹得胜,又看他头上飘荡的军旗。一个武将抹了一把眼睛,喊道“这片战阵,便是我等之墓地,战至一兵一卒!”

    众军随后便发出了一声震天动地的呐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