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九十三章 大好前程

    从桂林府到永州府只有四百余里,雷填等一行人走了三天半才到。

    之前他们从桂林府出发,自然是走陆路;毕竟叛军在后,水路太慢了。但若没有靖江王的家眷,大伙儿骑马估计一天一夜就能到永州府。

    抵达永州府之后,雷填耿浩等人便要与耿夫人母子分别了。平汉大将军张辅已安排好,派人用水师的战船接靖江王家眷,沿湘江水路北上;而下令雷填耿浩一行人走陆路,骑快马沿官道克日前往长沙府。

    此时张辅正在长沙府。

    永州城的湘江码头上,官军水师的一艘车轮舸已靠岸抛锚。

    那是一艘没有船帆的楼船,左右共有六只大水轮,以骡马等牲口在甲板下的船舱里带动水车,也可以用人力;甲板上还有配备碗口铳、神火飞鸦等火器。秋冬季节,湘江常有北风,乘坐这种车轮舸便无须担忧风向,可较快地抵达长沙。

    年轻的武将耿浩到码头来送别,雷填只好跟了过来。

    大概是一路上耿夫人对耿浩十分尊重,一口一个耿将军,说了很多好话;耿浩也对那夫人十分殷勤,他送别一直到了战船的甲板上。

    此时耿浩正对水师武将反复叮嘱:“上船的贵人,可是靖江王的夫人和王子,你们必得用心护卫,以礼相待,不能让夫人王子委屈了。”

    耿夫人也听到了耿浩的话,正笑吟吟地看着他。

    那水师武将拍着胸脯道:“放心罢,叛军还没到湘江哩,这条江是咱们大明朝极其要紧的航道,水面清靖十分太平。坐大船也比骑马舒坦多了,看到船尾的楼了吗?上面有舱屋,住里边就跟住在大户人家的家里似的!床榻桌椅一应俱全,里边还有书架,要是风景看得腻了,可以坐在船上读读书,那叫一个风雅。”

    耿浩听罢放心了,向夫人等拜别。

    耿夫人也屈膝回礼道,“耿将军,后会有期。”

    送别的人离开了甲板,船也随后起锚缓缓驶离码头。耿浩在江边站了许久,目送战船远去。

    雷填牵着马过来,说道:“人走了,今日咱们也要赶紧启程去长沙府。英国公现在可是御前红人,咱们最好别怠慢他。”

    “好。”耿浩点了点头。

    “耿将军,咱们也算有缘。本官有句话得说,那夫人可不是一般人物。”雷填道。

    耿浩皱眉道:“在下只是敬重耿夫人礼贤下士的风仪,雷科官何意?”

    雷填笑了笑,摆手道:“耿将军也误会了!我是说那耿夫人的心思了得,并不一般。她一路上对咱们这些人都很客气,可以称得上是讨好;那是因为她情知咱们会上奏天听,言桂林府及靖江王府之事。她当然希望,咱们提到她们母子时能有好话。”

    耿浩不吭声。

    雷填又说道:“本官不是没和藩王府的人打过交道。要不是这回出了事,藩王府上那些人,根本不会正眼瞧咱们。”

    耿浩听罢不置可否,轻轻点了一下头应付过去。

    或是耿浩没有投降,还率兵护送雷填的缘故,雷填对耿浩额外亲近,话也不少。

    面黄肌瘦的雷填翻身上马,马速还没跑起来时,又转头道:“不过话又说回来,耿将军这样的俊才,确实很招妇人喜爱哩。你知道妇人见待啥样的男子?”

    耿浩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但显然很有兴趣、也很爱听,当下便抱拳道:“愿闻其详。”

    雷填笑道:“年轻英俊家世好,还有一个,得相信妇人的话,比较容易受人摆布。别以为有夫妻尊卑的礼法,妇人便没手段了,我家的妻妾可叫我长了不少见识。”

    耿浩一副谦虚的模样道:“受教了。”

    雷填欠了欠身体,忽然神情变得严肃,小声道:“咱们骑马沿驿道奔长沙府,我看后天就能到。见了英国公,你也得留个神,那英国公也是相当狡诈之人;之前老将如顾成者,也被英国公给坑了!

    而我与耿将军有缘,不会坑你;还有朝中的袁寺卿(袁珙),也比英国公为人可靠多了。你把我的话放在心里,要有个数。”

    耿浩煞有其事地拜谢,说道:“若有甚么事,在下定与雷科官商议。”

    ……大明朝的长沙城,位于湘江东岸。

    耿浩等一行人在驿站换马歇息,一路快马疾行,果然第三天便到了长沙府地界;然后他们换乘船只横渡湘江,抵达了长沙府城。

    平汉大将军行辕内的张辅,闻讯很快便派人来了,召他们前去见面。

    受召见的人有十来人,大伙儿到了大堂上时,却见上面的公座空着。过了一会儿,便有一个披甲武将从穿堂走了出来,说道:“大帅在签押房,先请耿将军入内禀奏事宜。余者诸位,先坐下饮茶罢。”

    众人陆续拜道:“遵命。”

    耿浩在那武将的带引下,进了大堂北面的穿堂,没一会儿便到了另一个院子里,走到了签押房。他跨进门槛,只见里面的桌案后,坐着一个身穿赤红绫罗袍服、头戴梁冠的大汉。

    引路的武将道:“禀大帅,人到了。”

    坐着的大汉抬起头来,看了耿浩一眼,目光十分锐利摄人。耿浩一下子便紧张起来,好像有甚么无形的压力,让他整个人都不轻松了。

    此人应该就是英国公、平汉大将军张辅,大明朝此时的大臣中,最有权势的大人物!却不料他如此年轻,鬓发胡须乌黑,看起来正当壮年,可能才三十余岁。

    张辅一言不发,将毛笔轻轻放在砚台上,人便站了起来。他的个子又高又壮,长身而立,仪表极有气势。

    他对着那武将轻轻挥了一下手,便背过手、在桌案旁来回走了两步,等那武将出门把房门掩上。

    耿浩忙抱拳拜道:“末将耿浩,拜见大帅!”

    张辅没有半句废话,开口便径直道:“江阴侯的仕途已经完了。”

    耿浩愣在那里,待张辅眼睛里那摄人的精光投在他脸上,他才忙支支吾吾地说道:“江阴侯虽是末将之岳父,不过末将一心忠于朝廷……”

    张辅立刻打断了耿浩的话,说道:“你原先被抓进了诏狱,是吴高把你弄出来的。你又娶了吴高那傻女儿,不用告诉我,你真愿意娶那样的人;你无非便是想依靠江阴侯的势力罢?”

    耿浩的脸上发烫,听到如此直接不给面子的话,他感到十分难堪。但他也无从反驳张辅的话,因为那是事实。

    张辅语的语气稍缓,好言道:“不过眼下你只得另寻出路了。正有一件事,你若愿意做,本帅保你立功升官。”

    耿浩颇忍不住问道:“还望大帅明示,甚么样的事?”

    张辅走到耿浩的面前,耿浩忙弯下腰。张辅在跟前沉声说道:“本帅听说了一些传言,吴高投降叛王之前,曾暗示部下,‘老夫决不投降,除非被人绑着去见汉王’!”

    耿浩小心翼翼地说道:“这似乎是平乐府知府陈用晟干的事……”

    “吴高也学到了!”张辅不容分说地道,“这是我的人密报之事,但苦于没有证据。你是吴高的女婿,若愿大义灭亲,站出来指认此事,必能揭穿吴高殆误军国大事的行径。”

    耿浩有些为难地说道:“江阴侯毕竟对末将有恩。”

    张辅冷冷道:“他只想为他的傻女找个好夫婿,大丈夫何患无妻?在大是大非跟前,你可万勿含糊。身为大明官员,国家私情,孰重孰轻,非得心里有数!”

    耿浩沉默了一会儿,低声问道:“我若答应大帅出卖江阴侯,咱们耿家的侯爵有望恢复?”

    张辅稍微顿了一下,依旧面不改色,他一本正经郑重其事地说道:“当然!你先祖父为国立下过汗马功劳,耿家的人,本来就应该继承长兴侯的爵位。”

    耿浩早就听闻了张辅的权势,不仅贵为国公,手握重兵,而且女儿是圣上的贵妃!如果真的能帮上张辅,让张辅回报,恢复侯爵也不是不可能的事罢?

    张辅接着又道:“怎算是出卖?吴高本来就干过那些事,我听到了密报的。那些建文旧将,能背叛旧主、必然也能背叛当今圣上,有啥好奇怪?耿将军不过是据实禀报。”

    耿浩犹豫了好一会儿,但其实此时脑子里是一片空白,甚么也想不出来。

    张辅又道:“长兴侯戎马一生战功赫赫,最后战死沙场马革裹尸,无愧一世英雄。你回京就把吴高的女儿休了、省得给长兴侯丢脸。更别让吴高拖累了耿将军的大好前程。”

    耿浩终于无法舍弃眼前看到的希望,更不能放下胸中的大志,无奈地默默点了头。

    他心道:连英国公这样的大人物也说了,吴高也不过是在利用我!而且吴高自己蠢,拥兵十万还打不过叛军五六万,打了败仗还投降叛贼,本来就完蛋了!并不是我害他这样的。

    耿浩便沉声说道:“大帅别忘了许诺。”

    张辅十分警觉,听到这里微微一愣,好像明白了甚么,马上正色道:“当然!本帅知道,镇远侯顾成在京师到处说我坏话。但你们去当面问他,他干过甚么事,真的能问心无愧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