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五十九章 奉天抚运

    京师迷雾重重,郭铭四处走动。对于是否要上书劝进太子的事,他已经犹豫了好多天。

    郭铭很想找大理寺卿薛岩商议一番,可是薛岩还在安南国,一时联络不上。而且郭铭去薛家造访时,还无意中听说了一件事。

    当初大理寺卿薛岩出使安南国时,被胡氏所逮、差点被斩杀于芹站。后来薛岩当众呼喊他和汉王有旧,才让胡氏的人觉得他有些价值,让他苟活了一条命……薛岩和汉王的关系,主要的事件是汉王娶郭薇、乃薛岩作媒。

    不过另外一方面,徐皇后的懿旨,明显是想帮太子正名。而郭铭之妻也是徐家的人,郭铭又不得不考虑一个事实:徐家在太子和汉王之间,倾向的是前者。

    郭铭焦头烂额,做梦也没想到,“靖难之役”刚刚过去了五六年,他又得面对选择了。

    夫人徐氏看在眼里,说了一句话:“薇儿毕竟是汉王结发妻,在汉王跟前说话管用一些。嫣儿似乎在东宫常被太子妃压着,言语不一定有用。”

    郭铭一听,一拍脑门恍然道:“看我急糊涂了,这么简单的道理居然没想到!”

    他也没仔细想夫人说那句话是甚么意思,但一句话倒提醒了他,他心道:就算将来汉王赢了,薇儿毕竟是汉王结发妻,郭家还可以靠薇儿自保,应该能被原谅。

    郭铭愈发觉得,当初让两个女儿分嫁太子和汉王,是这辈子做过的最英明的事。

    他忙着换好了官服,急急忙忙出门去皇城,把已经写好的劝进表,亲自送到通政使司去。似乎有点晚了,今天太子正要登基。不过只要郭铭表明了态度,晚点也无所谓罢……

    自宫中宣布永乐皇帝驾崩次日起,已经过去了整整七天。

    这七天里,高炽接连拒绝了群臣劝进三次,各种理由都找过了,无才,太伤心等等。然而群臣都认为他太谦虚,诚心诚意地劝他登基。高炽的拒绝、并不被人们认可,他终于勉为其难地应承了当皇帝。

    高炽答应做皇帝的地方,在乾清宫的灵柩前。正式的登基大典将会在奉天门和奉天殿举行。

    但是尚宝司、教坊司早就在准备登基大典了。尚宝司的官员昼夜清点着登基需要的东西,教坊司也排练礼仪和歌舞。

    一大早,已有礼部官员去了京师西南边的天坛、洪武门外的山川坛、以及皇城内的太庙烧纸告诉天地祖宗,人间的新皇帝希望得到天地神灵的认可,得到祖|宗在天之灵的祝福。

    高炽被一大群宦官宫女簇拥着,先穿着孝服来到乾清宫前祭祀朱棣。他跪伏在灵位前,心里默默地念道:虽然儿子以前在心里、确实有点怨恨父皇,但父皇在天之灵理应知道,您驾崩之事真的与儿子一点关系没有!

    祭拜完了,高炽离开奉天殿,马上换一身衣服,脱下孝服后,他直接穿上皇帝才能穿的衮服龙袍。

    接着他来到了奉天门,鸿胪寺的官员跪禀道:“文武大臣已至午门外,请圣上到奉天门祷告。”

    于是高炽完全按照鸿胪寺官员的安排,先到奉天门走了一圈让官员施法让他与神灵神交,然后回到奉天殿。在眼花缭乱的礼器之中,教坊司的人奏起了宏大的礼乐,高炽一步步走上奉天殿上面的宝座。

    殿外鸣鞭,一大群文武勋贵依秩序进入了奉天殿。

    高炽挺起腰板,看着大殿上一大片人跪伏在地。这时便有一个官员走上来,展开圣旨大声道: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惟上天生民,天立君主,仁育兆庶,咸底于泰和,统御华夷。我先皇帝奉天抚运,治化高于百王,文德武功,声教被于四海……”

    不管高炽心里对“先皇帝”甚么感受,但他的登基诏书里一大半字都在说先皇帝的厉害,因为诸官在写诏书时,认为首先要反复强调永乐帝的皇帝当得好,高炽继承皇位才名正言顺。

    鸿胪寺的官员宣布,圣上大赦天下,次年改年号为洪熙。

    就在这时,忽然百官的呼喊声震耳欲聋传来,“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卿平身。”朱高炽说了一声话。一时间他说这种话还有点不太习惯,但是屁|股一坐到这个位置,他就马上习惯了,再也不想下来。

    ……好几天之后,朱高炽第一次坐到乾清宫东暖阁的椅子上了。户部尚书郭资随后觐见,上前小声道:“镇远侯顾成八百里加急奏报。他接到书信,于贵州边境布兵,以汉王兵马没有朝廷调令公文的理由,全数扣留了汉王护卫百余众。但汉王不在护卫军中!”

    郭资的声音虽然小,但东宫几个姓杨的故吏就站在皇帝身边,他们也听到了这番话。杨士奇的头微微一抬,眼睛一虚,瞳孔也收缩了。

    杨士奇甚么话也没说,但细微的动作已经露出了他的心思:早就知道没那么容易拦住汉王。

    杨荣把杨士奇的表情看在眼里,杨荣急忙就说道:“圣上应立刻在四川、贵州、安南国三面布置,将汉王堵在云南。同时设法让西平侯沐晟去大理,将汉王拖住在云南不能动弹。”

    金忠道:“臣附议,不过张辅、沐晟态度不明,应先拉拢此二人。”

    杨溥拜道:“镇远侯(顾成)老将持重,常年镇守贵州,臣以为下旨镇远侯继续坐镇贵州,依山川之险,防守应无大碍。臣举荐都督佥事薛禄出任四川都指挥使,郭部堂兼领四川布政使。”

    朱高炽纳谏如流,一众人很快就制定出了对付汉王的方略。大伙儿决定暂停北平修建皇城的工程,迁都之事延期再议,改尚书郭资兼领的北平布政使为四川布政使。

    接着朱高炽考虑到薛禄在“靖难之役”中屡立奇功,又在他登基时坚定地站在了东宫一边。朱高炽与众臣商议,给薛禄封侯、加官,并赐铁券,调往四川,任四川都指挥使兼四川总兵官。

    这时杨士奇又进言道:“臣以为,最先做的事,应挑选好一个议和的大臣。等汉王出现在云南后,便即刻派去稳住汉王,尽量争取更多时间。”

    朱高炽想了想,以为善。

    等大臣们议事罢,陆续退出东暖阁。司礼监太监也把最近的奏章送进来了。

    朱高炽站了起来,径直转身面对着身后的墙壁。太监猛哥躬身上前,默默地拉开了帷幔,一堵墙壁上顿时露出了一副巨大的地图。

    朱高炽久久看着那副画了周围诸国的地图,终于开口道:“取了,换一副更详尽的大明疆域图。”

    猛哥忙道:“奴婢遵旨。”

    这时,太监侯海、锦衣卫指挥使谭清入内,俩人前后拜道:“奴婢(臣)奉旨觐见,叩见圣上。”

    朱高炽挥手叫猛哥出去了。

    海涛近前低声说道:“皇爷猜得没错,奉先殿下面的地道,以前那几个先帝身边的太监也不知道。奴婢还问清楚了,汉王就藩云南之前,先帝曾密旨下令汉王查建文下落;于是汉王好几次与马皇后见面……”

    朱高炽问道:“她人在何处?”

    海涛道:“以前在宫里,后来建文父子死,她被送到凤阳守陵去了。要不奴婢去问问她此事?”

    朱高炽站在墙边来回踱了几步,摆了摆手。接着他忽然问道:“文圭似乎也在凤阳?”

    海涛铁青着脸道:“是。奴婢明白了。”

    朱高炽回顾二人,说道:“你们俩亲自去办,勿要落人口实。”

    ……圣上刚刚登基,便每日与大臣议事,十分勤政。但这时先帝的后事还远远没有办完,比如殉葬的嫔妃也还在安排。

    这些事圣上没有过问,本来该朱高炽的母后徐氏办的,但徐氏这阵子病情每况愈下、早已不能起床。于是操办此事的人正是朱高炽的结发妻张氏。

    先帝一共三个儿子,都是徐氏所生。其它嫔妃和先帝临幸过的妇人,按规矩全部都得殉葬!

    帝与诸嫔妃,生时同衾死后同穴。本来是一件十分浪漫的事,然而先帝的嫔妃们似乎并不高兴,后宫里到处都是哭声,妇人们都在奥啕大哭。

    嫔妃们要先在宫中自|裁,再弄到帝陵去埋。嫔妃比较多、住的地方也不一样,所以她们是分批去上吊的屋子。

    年轻的宫妇们哭哭啼啼,根本不愿意踏足,完全是被宫女宦官拖着进去的。其中只有荣国公(追封)张玉之女张太贵妃没有哭,也没人拖拽她。

    毕竟曾是贵妃,出身也很显赫,太贵妃到这时候也很顾及尊荣仪态。她自己走进了屋子里,顿时脸就白了。屋子里已经吊|死了好些人,她们都穿着孝服,挂在房梁上荡悠着,场面十分可怖。那些妇人不复生前的美貌,面目已经扭|曲,空气中弥漫着一股人死时失|禁的臭味。

    显然刚进来的其他嫔妃也被吓住了,正间大屋子里充斥着哀嚎。一个嫔妃已经顾不上身份,向宦官跪地了:“求您饶了我,让我做个宫女奴婢罢……”

    就在这时,身穿孝服的张氏在众宫人的簇拥下,来到了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