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五十三章 忠义

    承天门到洪武门之间,朝廷大部分中枢衙署都在这个区域,上值的文武官员、吏员、差役多不胜数。站在承天门上念懿旨的不是宦官,而是新任锦衣卫指挥使谭清。

    谭清长得五大三粗,嗓门非常洪亮。许多靠近承天门的衙门,里面上值的官吏都出门听来了。

    等念完了懿旨,谭清又招呼午门那边跟来的锦衣卫官军,与两个文官一道走出承天门,来到各衙署,让诸堂官官员一一查验皇后的亲笔、以及宝玺印章。

    每到一个衙门,众人简直雀跃欢呼,皆大骂纪纲罪大恶极,万死不能恕罪!并称太子仁义英明,亿兆臣民之福矣。

    忽然有个官儿说道:“陈瑛不是纪纲同|党?”

    刚有一个人站出来提起陈瑛,大堂上马上就炸开了锅,众官立刻大骂陈瑛,吵吵嚷嚷不可开交,闹成一团。甚至有人开始现场编|造逸闻趣事,讲得是陈瑛与纪纲如何要好,每每互换小妾,以此淫|乐。

    不过很多人心里都知道,纪纲和陈瑛根本不在一壶里,俩人的差事、兴趣完全不同,更无私交。只是现在没有任何人指出这个错误了。

    陈瑛负责弹劾、只动口不动嘴;纪纲一般只是查实和抓人,不会公然弹劾诸臣。陈瑛自己也是建文旧臣,只因贪|污过甚,被排|挤打|压心生怨愤;而纪纲是野路子出身,与朝中大部分人没甚么旧怨。

    满朝文武,恨陈瑛者,甚于纪纲。所有有点实|权的京官,就很难找出来一个没被陈瑛弹劾过的官员。若纪纲是条恶狗,在大伙儿心里陈瑛就是条疯狗!

    谭清道:“好了好了,俺还要去下一处。你们这些事儿以后再说!”

    同行的杨士奇却道:“诸位写成奏章,确保诸事属实、有真凭实据,太子才好定夺。”

    中军都督府里,左都督丘福率众武臣查验了懿旨,并未发现有丝毫蹊跷之处。

    丘福接了旨,便坐回大堂公座,忽然冷冷道:“谭清,你回去替我禀报太子。丘福进言,大事如此遮遮掩掩,恐怕与国家不利!”

    众臣大骇,皆不敢搭话。

    丘福已经六十四岁了,他的孙子丘禄已成年,在中军都督府任职。丘禄急忙上前小声道:“祖父慎言!”

    谭清道:“末将看在大伙儿一起浴血奋战的情分上,请淇国公收回那句话。”

    “你现在是锦衣卫指挥使了。”丘福冷笑道,“来,抓我?”

    谭清面红耳赤,抱拳道:“末将定将淇国公之言,如实禀奏太子殿下。”他说罢,与杨士奇等人一道,转身走出了中军都督府大堂。

    传旨的人一走,大堂里顿时议论纷纷,不少武官都劝邱福上书请罪。

    丘福大怒,说道:“当年圣上被朝中奸|臣陷害,福追随圣上愤而起兵,席卷天下,得圣上隆恩,赐富贵尊荣,此生福只忠于圣上。如今阉人关闭宫门,谣言四起,一些人竟然不准大臣觐见,也不召御医会诊。遮遮掩掩,岂对国家有利?

    我丘福忧心圣上,是为忠,何罪之有?!

    汉王乃太祖皇帝之孙、圣上嫡子,为他父皇南征北战,有大功于天下。我丘福当年幸得汉王几番救援,方未兵败,岂能忘恩负义?而今汉王仓促逃离皇宫,宫中无人解释。

    我丘福为汉王说句话,是为义,何罪之有?!”

    丘福说罢冷笑道:“要死就死,我丘福早就死过几遍了,多活这些年都是赚的。”

    下属轻声劝道:“淇国公不为自个作想,也为您孙儿想想不是?”

    丘福道:“你以为老夫是纪纲?老夫为圣上流的那些血、立的那些功,若都是假的,那老夫为啥封国公?我丘家孙儿,也不是怂|货!”

    他的孙子丘禄听罢,涨|红了一张脸,羞愧地低着头。

    丘福道:“尔等随我去承天门,请求觐见圣上!”

    众人个个目光闪躲,没人吭声了。

    “他|娘|的!”丘福一掌拍在公案上,吓得好几个人浑身一颤。丘福也没为难他们,径直站了起来,往左军都督府那边去了。

    丘福来到大堂上,问武城侯王聪在何处。

    堂上的官儿说道:“王都督有恙,告假回家去了。”

    丘福又在五军都督府这几个衙门里走了一圈,想找几个封侯的弟兄一路。可十来个在京的侯爵,竟然有四人突然生病了!剩下的几个,都苦口婆心地劝丘福,说了一大堆话,意思是:您已经封国公了,管那么多事作甚,好好领着丰厚的俸禄过好日子、再传给后代,岂不美哉?

    丘福走出后军都督府大堂时,偶然还听到里面有人议论,那些人以为他丘福老了、耳朵不灵。

    有人道:“淇国公此人,打仗勇猛冒进,胆子极大。我看他做人也一样,他就仗着有大功于圣上,手里还有免死铁券,认定太子不敢拿他怎样!可就算要干点什么事,也没他这么干的,大喊大叫谁敢跟他窜通啊?”

    另一个人道:“谁不知道淇国公和汉王交好,他不如此作为,现在又能干啥?锦衣卫肯定派人盯着他了。大伙儿不是傻子,既没有淇国公的威望,又不是非得那么干,为啥跟着他去闹?”

    丘福也懒得和他们说,心道:如果潞国公(追封)张武未死,今天必定愿意跟着干!

    于是丘福独自走到承天门外,抬头看了一眼纪纲那血|淋淋的脑袋,纪纲只有个脑袋了,可眼睛还睁着。丘福大喊道:“臣丘福,请觐见圣上!”

    侍立在承天门上下的官军都没理他,也不阻拦。过了一会儿,一个宦官道:“淇国公,您老这是要逼宫啊?”

    丘福骂道:“曹你|娘!轮得上你这奴婢给老夫定罪?”

    宦官缩着脖子躲回去了,过了一会儿,换个宦官道:“淇国公稍候,咱家去禀报太子爷。”

    过了许久,承天门的侧门竟然真的开了。开门的宦官虽然弯着腰,却用威胁的冷笑看着丘福,好像在说:你只身入内,不怕死吗?

    丘福瞪了他一眼,抬腿就进门。过了承天门,走了一阵,丘福和宦官走到了端门;进了端门,皇宫的正门午门便在前面可以看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