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二十六章 除夕

    永乐四年除夕,朱高煦率众近十万人到了朱江北部。斥候探报,安南军正在朱江与其支流朱子江的汇流之地,日夜构筑工事城寨。

    于是朱高煦下令大军在朱江上游安营扎寨,准备先让将士过了年再说。

    此地地势平坦,河水青绿,河岸的稻田里绿油油的。朱高煦站在田坎上,脸上感受着毫无寒意的湿|润微风、看着这一派田园风光,与寻常时的除夕气氛相比,实在感受迥异。

    在朱高煦的脑海里,除夕意味着白茫茫的积雪、烟花、各种红色的灯笼装饰。最近几年还总会想起一口幽|深的水井,那个场面如同一个心结,每年这个时候,他定然会有一种无奈感。

    今天几座大军营里倒是热闹喜庆。虽然在战场上,但只要没打仗,军士们的兴致就很高。将士们从远近各村庄“征”了许多猪羊,又从攻占的城镇运来了酒,在军营里热火朝天地野炊做年夜饭。军营营门口的箭楼上,不知谁做了红灯笼挂了起来。

    时不时传来“噼里啪啦”的火铳声音,大伙儿径直用火器代替鞭炮鸣响。

    这时,旁边那匹马背上的王斌抬起手一指,指着面前的河面道:“王爷瞧,咱们只要沿着这条朱江东下,破了安南军大寨,很快就能到达清化城北了。”

    “嗯”朱高煦习惯性地发出一个声音。

    过了一会儿,朱高煦若有所思地看着远处的稻田道,“那些稻子好像收割过一回,如今又发了新芽。”

    王斌有点茫然,随口附和道:“好像是哩。”

    朱高煦转头道,“稻子割了能长出来,人头割了还能长么?”

    王斌怔了一下,忙抱拳一拜。

    朱高煦回顾左右,沉吟道:“攻城无论胜败,肯定要死很多人,除非遇到了木丸州那样的守将。否则你们想想多邦城,张辅也算是能打仗的良将,可死伤的兄弟简直是尸山血|海。”

    他说罢表情变得愈发坚定,“胡氏注定完了。现在咱们能做的事,只有尽量少死一些弟兄。朱江之战,我觉得不必去强攻城寨,等安南军主动来攻更好!”

    一个部将问道:“我们有十万精兵,安南军愿意来攻?”

    朱高煦笑道:“胡氏丢了大半地盘,而今困守西都,人心沮丧。他们父子现在要地没地、要钱没钱,守着西都弹丸之地,能守出甚么结果来?拖延下去,胡氏那边审时度势来投降的人会更多。因此这事儿由不得他愿意不愿意。”

    他说罢看了一眼问话的武将,觉得有点面熟,却忘记名字了,便问道,“你叫啥名字?”

    部将抱拳道:“末将乃蜀王府右护卫指挥使万权。”

    朱高煦点头道:“你问得好,想得周全。”

    万权忙道:“末将多谢王爷。”

    就在这时,王斌道:“末将请命,前去下游择地布置伏兵。”

    朱高煦想了一会儿,道:“王指挥可先考察地形,暂时别急着布兵。”

    “末将得令!”

    朱高煦从马背上的包裹里拿出一张图,瞧了两眼。寻思着一个问题:如果张辅从东边绕道南下,朱子江口的安南军就不会出动来攻了,敌军会调兵去防备张辅部。

    而张辅真的可能那么干,他现在似乎很着急。因为朝廷有诏令,叫安南地区的明军务必在二月之前完全结束战争。而今距离期限只有两个月了。

    命令张辅按兵不动?朱高煦是主将,确实有权力这么做。但是他迟迟没有决定。

    等到朱高煦返回中军行辕后,才写了一封信,派人快马送去张辅大营。

    信中写道:新城侯且稍安勿躁,原地扎营。待我部灭朱子江之敌后,由新城侯率军攻清化。

    朱高煦派人送走这封信后,终于放心下来。

    清化是安南国伪朝胡氏的都城,也是其发家之地;攻占这个地方,军功非常大。何况先到清化的人,还可能俘获贼首胡氏等一干人等所以张辅做这个交易,非常划算,他没有不高兴的道理。

    王斌知道了这件事,在行辕的瓦房里叹道:“王爷为将士作想,将士们却不一定领情,您又何苦哩?”

    朱高煦不以为然道:“王指挥别觉得很多士卒目不识丁、就好糊弄。咱们怎么做的,大伙儿心里有数。”

    这时,房门外来了个武将,执军礼道:“禀王爷,有个安南人带着一船人来降,自称乃安南国中书令陈师贤,并带着陈氏宗室天嘉公主!”

    朱高煦听罢,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大将王斌:“我没说错罢?”

    王斌拜服。

    “叫安南人阮智过来,与我一起去迎接安南公主。”朱高煦下令道。

    一行人遂来到行辕门口渔村的村口,路口还修着一道刻着汉字的牌坊。这时果然有一群安南人在那里,已到牌坊底下。人群前方,站着一个身穿官服的老头;旁边一个穿着丝绸长袍的女子,头上戴着帷帽,个子不高、身段却非常匀称。

    朱高煦走近了,便道:“我是大明汉王,闻天嘉公主、安南国中书令到来,立刻就来迎接你们了。”

    老头急忙上前拜道:“下官陈师贤,此前受胡氏裹挟至西都,今闻大明王师进军至此地,急护送天嘉公主来投,望汉王殿下庇护宗室!”

    那女子掀开了帷帽,款款作礼道:“安南国天嘉公主见过汉王殿下。”

    朱高煦忽然见到她的脸,愣了一下。因为面前的天嘉公主确实长得很好看,她的五官非常秀美对称,皮肤也很白净,哪怕陈氏已经亡|国,这公主显然也没受身体之苦,长得是细皮嫩肉。听说安南国王族、宗室之间联姻,近亲联姻生的若非傻|子、果然美人很多。

    天嘉公主抬头用别样的目光看了朱高煦一眼。这时他才发觉自己稍微有点失态,立刻说道:“请安南中书令、天嘉公主到大堂叙话。”

    朱高煦等人迎客人到中军行辕的大堂、一间朝向比较方正的渔村瓦房里。至于别的安南人,朱高煦不必理会,中军有很多文官武将和宦官,自会安顿他们。

    这些人现在来投,肯定是觉得胡氏完了、趁早前来投降。但朱高煦并不说破,仍以客人对待,请他们入座。

    天嘉公主神色悲伤地说道:“胡氏专|权,强令我们从东都迁到西都,无奈之下我们只得屈从,实非甘愿,背井离乡、水土不服,我几乎死在了路上”她说罢拿手绢轻轻在眼角蘸了两下抹泪。但朱高煦的视力很好,分明没见她流一滴眼泪。

    朱高煦道:“公主勿须伤悲,明日本王便派人护送你回升龙。王后也在升龙城,她会照顾你的。”

    “母后无恙乎?”天嘉公主忙问。

    原来王后陈氏是她的母后,不过看年龄应该是继母。

    朱高煦道:“公主放心,一切安好。”

    接着陈师贤呈上了安南中书令的印信,拜道:“汉王殿下,此时伪朝太上王、国王胡氏父子都去了朱子江口军寨,另有左相国胡元澄,大将胡射、胡杜等尽数在此地。聚众有七万人,号三十万大军,倾巢而动以拒王师。”

    朱高煦点头道:“无妨,胡氏已是日暮西山,我大明官军克日可破敌军。胡氏父子不仁不义、弑君篡|位,残害宗室忠臣,许多无辜的人受其牵连;我大军暂且驻守,等那些不愿追随胡氏的人,都有机会前来投诚,以免误杀无辜。”

    陈师贤忙赞道:“汉王仁德,安南举国感怀。”

    朱高煦又道:“中书令可以写信回去,劝那些陈氏宗室的忠臣,赶紧前来避祸。”

    于是朱高煦善待着主动投降的安南人,还专门叫人给他们安排了一座房子住,伙食用度皆优待之。陈师贤等人的待遇作为榜样,好叫更多的安南人愿意来投。

    晚上吃年夜饭,朱高煦与诸将在大堂上喝酒吃肉,一起庆祝佳节。

    白天那个蜀王府的护卫指挥万权贪杯,酒量似乎也不好,很快就喝醉了。他敬酒时说道:“汉王待人好!末将白天问了蠢话,汉王却说末将想得到,问得好”

    朱高煦立刻打断他,笑道:“万指挥可得少喝两杯,咱们带兵的不能太谦虚,不然手下的弟兄们放心卖命?”

    诸将听罢顿时哄堂大笑。

    没一会儿万权喝得更醉,十分不合时宜地唏嘘伤感起来。旁边的武将劝他过年高兴一点,他说想家里的妻儿了。

    朱高煦转头看过去,好言道:“仗马上就打完了,过完年,不久大伙就回家团聚!”

    万权道:“咱们是藩王府护卫,若还能回去,又何必调到安南来?”

    大伙儿立刻就沉默下来,朱高煦皱眉道:“万指挥喝醉了说胡话,赵平,扶万指挥回营歇了。”

    赵平抱拳道:“末将遵命!”

    朱高煦端起酒杯,回顾左右道:“愿大明皇朝国泰民安,我父皇母后长寿万岁。”

    众将一起乱糟糟地附和祝贺了一番。

    (除夕佳节,西风在此感谢诸位书友长久以来的支持和喜爱,愿西风的书友都安康美满,新年发大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