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四十九章 阵仗太大

    /p>      急促的马蹄声在空中回响,朱高煦挑开车帘前后看了一眼,感觉马蹄声不只从一个方向来。

    城内通常不准驰马,此时街头的行人乱跑起来了。有担夫的箩筐滚落在地,果子洒了得到处都是,屋檐下晾的布料在风中乱飞。不知何处隐隐传来了一声慌张的喊叫……

    朱高煦看到这凌乱的场面,顿时感觉到气氛开始充斥紧张。

    但他一想:姚芳骑快马刚刚回到昆明,就算大理那边事发了,也不可能如此快就波及到昆明。于是朱高煦心里的一丝动荡也消失了,淡定地观察着周围。

    在马队的护卫下、朱高煦的马车刚到路口,他忽然看见一个青衣女子踉跄着摔倒在墙边。她正挣扎着抓着墙想爬起来。

    朱高煦定睛一看,一眼就认出了那女子,正是梨园行刺的女刺|客!

    不仅她那苍白的皮肤颜色比较特别,而且朱高煦记得她的长相。彼时在梨园、那刺客出手,实在让朱高煦深切地感受到了威胁和后怕,所以印象非常深。

    “停车!”朱高煦下令道。

    他从马车上跳下来,走到女刺客面前。她警觉地抬起头看着朱高煦,愣了一下,似乎也认出了他。她的手按着大腿外|侧的箭伤,神情复杂地望着朱高煦,目光里只剩绝望和恐惧,连一声也没吭。

    她是段杨氏的女儿,段雪恨!

    马蹄声似乎越来越近了,从两头都有马匹疾驰而来。

    不容任何犹豫,朱高煦没多想,马上说出了一句话:“我可以帮你。”他说罢伸出手来。

    段雪恨盯着他的脸,咬着牙自己站了起来,终于把手轻轻握住了朱高煦的手掌。朱高煦立刻扶住她的胳膊,将其扶上了马车。

    “追我的人是沐府的护卫。”段雪恨开口说了一句话。

    “嗯……”朱高煦点头道。

    段雪恨又说出了那些人马追她的理由:“我刚才差点杀了沐晟。”

    朱高煦仍然很镇定:“你甚么也不用管,我明白了。”

    以前朱高煦的妈说过一句话:衣是威风钱是胆。所谓钱不就是实力么?只要有了足够的实力,什么人也能很稳。

    所以他此时非常从容淡定。在云南地界,如果真要撕破脸玩狠的,单单汉王府那两万护卫精兵、什么势力来抗衡?  他说罢从袖子里掏出一张白绸手帕,轻轻把车门旁边的血迹擦拭了,然后把手帕重新放进了袖袋。旁边的段雪恨一直在看着他。

    段雪恨对朱高煦的作为可能有点疑惑,朱高煦自己何尝不疑惑?

    等干完了这件事之后,他才后知后觉,寻思自己潜意识的理由。或许大多男子面对年轻女子时,多少有些怜悯之心;而且当初段雪恨在梨园出手速度和威慑力,不仅让朱高煦心跳后怕,而且让他认可了她的才能……对于有才能的人,所有上|位者的本能是先拉拢占有,然后才是毁掉、以免反伤自己。

    “站住!”车外响起了喊声。朱高煦旁边的段雪恨微微露出了惊惧之色。

    陈大锤的声音道:“这是汉王的车驾,你们敢阻挡?还不快让道!”

    刚才那声音道:“有刺客走到此处,得罪了。”

    陈大锤道:“那你们还不快去抓刺客,拦汉王的车驾作甚?”

    那声音道:“刺客受了伤,看这边的血迹。她走不远,末将请查看马车。”

    陈大锤的声音道:“你啥身份,能查亲王的车?”

    朱高煦挑开了车帘的一角,只露出了半张脸。赵平在马上抱拳道:“禀王爷,有人阻挡道路。”

    一个披坚执锐的武将策马到了马车侧面,下马抱拳道:“敢问阁下,您是汉王殿下?”

    朱高煦心道:你这吊|毛级别不够,没资格和我说话。

    他正眼也没看那武将一眼,对赵平道:“赵平,你先回王府。传令仪卫队、守御所到这里来接我。传令王斌、韦达、刘瑛召集左中右三护卫正军,即刻校场整军待命。”

    朱高煦说罢,把亲卫印信递到车窗角落。赵平下马单膝跪地接了:“末将得令!”

    刚才那武将愣在那里,目光看着赵平手里的印信,想查又没说出口来。

    朱高煦径直把车帘放下了。“唰!唰……”马车外面响起了护卫们拔刀的声音。陈大锤的声音道:“靠近王爷马车者,格杀勿论!”

    众军汉齐声喊道:“护卫王爷!”

    段雪恨忍着疼痛,一脸震惊地看着朱高煦。

    就在这时,刚才拦路的武将的声音道:“让道!”

    马车继续向前行驶,车厢里沉默良久,段雪恨的声音道:“汉王,为何如此大阵仗?”

    朱高煦转头道:“我调集兵马,还有别的用处。”他接着好言问道,“你受的伤要紧么?”

    段雪恨的目光有点闪烁,神情似乎又有点诧异,她低头道:“无性命之忧。”

    虽然上次她在朱高煦跟前动刀动剑,但目标并不是朱高煦。正如段杨氏的立场,这个段雪恨应该对朱高煦本来就没什么敌意,不过是有防备心而已。

    一行人还没到汉王府,街面上便马蹄轰鸣,数百铁骑当街呼啸而来,阵仗也是非常大。一时间,街上显然是鸡飞狗跳一片混乱。

    众骑护卫着朱高煦的马车来到了端礼门门楼,这时王斌、韦达、刘瑛等文武官员已经等在那里了。赵平传达的军令显然让汉王府的人觉得很严重。

    朱高煦从马车上下来,说道:“竟然有刺客要谋刺西平侯!王斌,即刻调左护卫分赴昆明城四门,全城戒严,严禁任何人进出城池,以便官府搜查刺客!”

    王斌抱拳道:“末将得令!”

    至于刺客现在就在他的马车上、这种细节并不重要,要关闭城门瓮中捉鳖才重要。

    朱高煦转头看王贵,招手让他过来,小声道:“派些宫女,找个郎中,给车上的人疗伤。”

    王贵道:“奴婢遵命。”

    朱高煦一挥手,王贵便赶着马车往门楼里去了。段雪恨挑开车帘一角,悄悄又看了朱高煦一眼。

    “诸位,到前殿议事。”朱高煦道。他说罢叫一个军士牵马过来,径直骑马奔进门楼,又喊道,“把我的亲王金印拿出来,长史府拟令!”

    及至前殿,朱高煦迅速进行了一系列部署。

    下令一个护卫军一个千总队出城,占领从昆明到楚雄的所有驿站,非携带汉王府军令的官差要换马,全部扣押!

    下令陈大锤、赵平率领亲卫等三百余精骑,带着汉王用印的亲笔命令,每人双马、即刻急行奔赴大理;见到户部给事中胡濙后,相机行事。

    命令韦达带中护卫,部署在昆明南北、东西两条大道上,随时待命。命令刘瑛带骑兵一千,跟着朱高煦前往都指挥使司衙署。

    当年燕王起兵时的套路,朱高煦早就看明白了,此时只是娴熟地把简化了的套路再干一遍而已。

    “各得军令,马上出发!”朱高煦挥手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