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七章 知道的太多

    “心机女!心机女……”鹦鹉叫了几声。它已经被从笼子里放出来了,在木架子上扑腾了一下,不料鸟脚上还系着链子,仍旧只能在方寸之地活动。

    旁边的宫女偏头看了一眼鹦鹉,继续慢吞吞地擦着桌子。因为只有她一个人,所以动作非常慢,简直像在打瞌睡一般,心不在焉的。

    就在这时,忽然鹦鹉“嘎”地发出一声鸭子般的惨叫,宫女转头一看,脸马上白了!一只黄猫正咬住了鸟脖子,将那鸟拖下了架子;但鸟脚上有链子,于是猫便叼着那鸟脖子,一起在木架上荡来荡去,像荡秋千一样。

    宫女急忙走过去,双手捉住了那只猫,那猫竟然还叼着鸟不放。

    “来人啊,来人啊……”宫女急忙喊起来。

    不多一会儿,几个宦官宫女也跑了进来,接着郡王妃郭薇也来了。郭薇看着那鹦鹉和猫,气得跺脚道:“母后今天才赐给我,这么就死了!谁的猫啊?”

    一个宦官道:“回王妃的话,好像是姚姬养的。奴婢看见她给猫喂食。”

    “姚姬是谁?”郭薇问道。

    宦官道:“奴婢也刚来王府几天,不太清楚,不过姚姬以前似乎是个尼姑。”

    郭薇听过朱高煦与尼姑日夜宣|淫的传闻,见了朱高煦后觉得他不是那种人,不料府上竟然真的有个尼姑!那些传闻似真似假,实在叫人一时难以分辨。

    “恶猫儿!”郭薇见鹦鹉脖子上的血口子,已经死了,又气又心疼,骂了一声。

    那宦官道:“王妃娘娘,让奴婢把这猫儿宰了,给您出气!”

    “喵!”那猫儿在宫女怀里叫了一声。

    郭薇看了它一眼,又有点于心不忍,便道,“把它撵了,让它去做野猫!”

    宦官道:“猫不认路,奴婢把它弄远点扔掉。”

    “就这么办。”郭薇点头道。

    ……“小黄猫,喵喵!”姚姬在王府上唤起来,一边唤,一边在各处角落里找。

    檐台上有个少|妇模样的女子正在洗衣裳,抬头看了姚姬一眼。等姚姬找了一圈回来时,那女子又抬头,似乎欲言又止。

    姚姬认得这少|妇,一来郡王府,少|妇就在了,一口山东口音,姓陈。姚姬路过陈氏,忽然转头道,“陈姐,你看见我的小黄猫了么?”

    陈氏低声道:“有个宦官把黄猫拿出去丢了,它咬死了王妃的鹦鹉,王妃下的令。就是那个脸长得很白、娘里娘气的宦官,刚来没几天。”

    姚姬眉头一皱,她知道那个宦官,姓黄名狗;他干爹要死了、在郡王妃快过门的前几天哭,朱高煦答应要帮他。这些事,姚姬都在瞧着。

    “多谢相告。”姚姬道。

    那只小黄猫原来是鸡鸣寺主持买的,但大多是姚姬在照料,跟了她很久了,她非常舍不得。姚姬马上就去王妃房前,正见郡王妃郭氏坐在里面,被几个宦官宫女围着。

    “见过王妃。”姚姬走到门口,先执礼,接着便马上问道,“王妃把我的小黄猫丢哪去了,可否告知?”

    郭氏瞪着眼睛打量她,有点惊讶的模样。姚姬已经习惯了,很多没见过她的人,无论男女都会多看几眼。

    片刻后,郭氏便直起腰,带着稚气的脸强撑着威风的模样,“那只黄猫咬死了我的鹦鹉,我已经决定叫它做野猫,不知扔哪去了!”

    姚姬看了一眼,桌子上果然摆着一只彩鸟的尸身。

    就在这时,那个叫黄狗的宦官叉腰挡在王妃前面,说道:“你谁啊,还敢来问?知不知道、这鹦鹉是皇后娘娘赐给王妃的?!王妃心仁,连猫也没杀,这已是厚恩了。要是较起真来,别说那只猫,就是你也要吃不完兜着走!还不快跪下谢恩,跪下!”

    “哼!”姚姬转身就走。要不是那宦官出言不逊,姚姬也不会如此。

    黄狗顿时骂道:“哪来的野丫头,在这王府上,除了王爷殿下,谁敢在王妃娘娘面前无礼?简直要反了!”

    姚姬根本不理他,径直走回房里,生了一会儿闷气。寻思早就应该找机会出门一趟的,一直没法子,正好这是个机会。

    她想到这里,马上就收拾了几件衣裳和日常用度之物,打了个包袱,戴上帷帽便走出房间。到了内门楼,一个宦官问她去哪。她便道:“王妃撵我的小黄猫,干脆把我也撵了罢!”

    姚姬出得高阳郡王府,过秦淮河,径直往太平门那个方向走。靠近鸡笼山香烛街时,她却越走越慢,有点丧魂落魄的样子。

    她心里纠缠,纠缠不清的不是被王妃欺负那件事,却是因为高阳王!

    ……姚姬的远房叔公,是姚广孝。

    她很小的时候,父亲便获罪逃走不知去向、母亲上吊了;然后姚广孝把她和哥哥姚芳悄悄救走,自此他们兄妹分离,各在一处。

    叔公(姚广孝)把她托付给了养父母,定期给钱。养父母不敢明着欺负姚姬,却给尽了白眼。姚姬并不恨他们,又不是亲生的;她一直以为亲人才会用心待她。

    但等她见到哥哥姚芳后,姚芳已经变成了姚广孝手下的奸谍,一门心思就想荣华富贵。哥哥先是当小和尚隐藏身份,外号姚和尚;在京师别的奸谍帮助下,姚和尚又混进了羽林卫做军士。

    这世上,没有一个人用心待她……姚姬失望之余,想起自己还有个父亲。父亲离开的时候她还小,印象有点模糊,隐隐记得父亲穿过盔甲,十分威风,也很疼爱她!

    后来姚广孝也要求姚姬当奸谍,条件是答应她找到亲生父亲。姚姬既没有选择、也为了早日找到生父,被安排选到了宫中做宫女。

    因她小小年纪就长得十分貌美,得到的命令就是引|诱建文帝,混到建文帝的身边。

    不料遇到了特别善妒的马皇后,姚姬没完成命令不说,还吃尽了苦头!被人送到鸡鸣寺当了尼姑,完全看不到重回宫廷的希望。

    她做奸谍的任务、至此完全失败,继续下去已经没有必要。她带话给姚广孝,叫姚广孝把她从鸡鸣寺捞出来,看在亲戚的份上带她找生父。

    但并没有那么容易,姚姬很快有了新的任务:目标是高阳郡王。内容相同,凭借美色诱惑高阳王,混到他的身边,等待新的命令。

    不过这时姚姬已经很怀疑,叔公究竟会不会带她找生父?还是仅仅想利用她?

    ……但彼时姚姬没有选择,她无依无靠,唯一的哥哥也是姚广孝的人,还忠心得很。而且姚广孝势力越来越大,姚姬根本没办法摆脱他的控制!

    于是在姚广孝的周密部署之下,高阳王悄悄来到京师办事、落脚的地方故意被安排在鸡鸣寺附近,以便给姚姬机会。

    接着姚姬按照命令,一有机会便抱小黄猫到寺庙旁边的一座宅子里喂鱼吃。小黄猫吃惯了,总觉得那里有鱼,被放走就会去那里、寻找鱼吃。

    所以在姚姬出门找小黄猫时,朱高煦能在那宅子里正好找到小黄猫。一切都是设计好了的!

    果然这一次相当成功!

    朱高煦第一面就被她吸引了,彼时的眼神,姚姬现在还记得。朱高煦的眼珠子都快掉下来,虽然极力地掩饰、他觉得自己很镇定从容,但那目光早已出卖了他。

    同时,姚姬要用自己被欺负的悲催处境,博取朱高煦的同情。她被那些该死尼姑们欺负,确实是真的;但她老是往寺庙西门跑,那就是刻意为之了,以便朱高煦能在楼阁上看到她多么可怜。

    ……姚广孝的这一系列部署,都按部就班地发生了。然而世事总会出现意外,后续的部署却没能如期进行,因为突然出现了更好的机会!

    高阳王办事的过程中出现纰漏、暴露了身份,狼狈逃窜;正在他逃到香烛街时,姚姬恰好看见救了他。

    这件事是一举两得,既保住了高阳王不被抓获,又让“混到高阳王身边”的任务几乎铁定要成功了!

    因为姚广孝是燕王的人。

    此时朱高煦若是被建文逮住,燕王便要损失一员非常厉害的大将和儿子;更将极大地破坏姚广孝的大略……不仅会让姚广孝所谓“临江一决,直趋京师”的谋略失败,还可能通过高阳王牵连出一大批姚广孝的奸谍,让燕王府在京师的耳目被一网打尽!

    而且当时是意外,姚广孝没准备好、也不敢轻易对燕王的儿子不利。

    ……事情进行到那时,还算比较顺利,几次有惊无险,目的总算都达到了。不料还有意外在等着姚姬!

    靖难军已经攻破京师了,一切都看见了曙光。不料那马皇后居然死也要拉姚姬陪葬,简直是太嫉恨姚姬了。

    当时可没人去帮姚姬,燕王府那边所有人都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之中。姚姬只能在鸡鸣寺等死!可是这个时候,反而是她要对付的高阳王、只有高阳王想着她,第一个奔到了鸡鸣寺救她。

    姚姬眼睁睁地看着那圈要她命的绳子,愣是被高阳王从鬼门关拽了回来!

    至少在那一刻,姚姬相信,这世上除了她生父,只有高阳王曾经用心对过她。

    高阳王不仅仅是她要引诱出卖的人,他还让姚姬燃起了某种希望。她忍不住大胆地思索一种可能:高阳王能帮她摆脱姚广孝的控制?

    可是,这一切又谈何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