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章 茅屋上的雨

    燕师忽然南下,连陷几个县城后越过山东,徐州沛县告急。

    时齐泰还在浙江,闻讯后立刻赶往京师。

    年初夹河大战,官军大败,朝廷为迟缓燕师进攻,表面上罢免了齐泰、黄子澄等人,让燕王“靖难”失去借口。然而后来没起到什么作用,齐泰便趁离任兵部尚书之机,前往各地筹集兵员、粮草。

    官军在前线几度大败,各地竟然渐渐地难以调度、地方上文武官员持观望之态,朝廷诸政令进展缓慢。以至于齐泰等人要亲自下去督促。

    ……齐泰带着随从正在驿道上,很快便进入了应天府地面,天上却忽然下起了暴雨。

    众人急忙将马车驱到驿道边的一个村子里,借用了一户人家的房子,暂且逗留避雨。

    齐泰弯腰从马车上走下来,走到茅草顶的屋檐下。他并未进屋,却仰头看着倾盆大雨叹息了一口气,对身边的护卫将领说道:“等雨稍停就走。”

    将领抱拳道:“遵命!”

    齐泰转头看了一眼,便走进了土墙木门。住在这里的百姓已经被驱赶到别处去了,门口站着两个青衣汉子。

    走到一扇小窗旁边,齐泰过去亲自挑起草帘子挂起来,心神不宁地望着外面的雨。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个声音:“齐部堂,齐部堂在此?”

    听起来好像是方孝孺的声音,齐泰忙起身出门,果然见方孝孺站在屋檐下,正在收伞。齐泰忙上前作揖道:“我不敢再自称部堂,方公怎会在此地?”

    方孝孺笑道:“就是巧了!我见到了齐公的奏章,算来你已该到应天,便请旨出城迎接。路遇大雨,正好见到村口有侍卫躲雨,便叫人上来问,果然是齐公!”

    “快里边请。”齐泰道,“不想咱们竟在此茅屋相见。”

    方孝孺笑了笑。

    二人进屋后,在窗边的破木桌旁边入座,房屋周围都有侍卫守备。方孝孺开口道:“齐公就算不上书,圣上也要下旨召你回京。燕逆已近沛县,齐公应知晓了?”

    齐泰点头,皱眉道:“这几天我已日夜谋划了方略,就等到京后进言。”

    方孝孺道:“圣上也很想听听齐公的方略。”

    齐泰沉吟许久,欠了欠身低声道:“燕逆此举,意在直奔京师!”

    “啊?”方孝孺立刻面露震惊之色,俄而又镇定下来,看了齐泰一眼,“若果真如此,燕逆果然胆大,齐公之见也很惊人。”

    齐泰摇头道:“我只是据实论断。先是盛庸苦心经营山东,此地位于北平南下京师的侧翼,以此为根基威胁燕逆,使其不敢南下,以为长久之计。但现在燕逆不顾山东,兵至徐州地面,若所图不在京师,此举何益之有?”

    方孝孺若有所思。齐泰看了他一眼,心道方孝孺再怎么想也想不出所以然,这也不怪他,方公本不善兵事武略。

    齐泰便问起方孝孺更懂的事,小声说道:“据说朝廷在北平有奸谍,如此大事,没有丝毫消息?”

    方孝孺犹豫片刻,也低声道:“确实有个很重要的细作……朝中知道那人的,除了圣上,总共就两人!”

    “其中一人定是方公了。”齐泰随口道。

    方孝孺点头道:“可是几个月前,那人忽然不见了!朝廷派人去北平问细作,却回禀没有发生什么事。真是蹊跷之极!”

    齐泰听罢也不追问,既然那么久圣上都没有让他知情,自己便不好再问了。他又用半开玩笑的口气问道:“我听说方公献策离间计,原来是魏国公的主意?”

    方孝孺有点尴尬道:“确实如此,但魏国公怕圣上不愿采纳,嘱咐我不要说是他的建议。”

    齐泰想起了“平燕之战”爆发前,关于高阳王朱高煦去留之事,徐辉祖极力阻止高阳王离京……后来高阳王果然为燕逆立下汗马功劳。如今看来,徐辉祖确实也是心向朝廷的。

    “魏国公与黄子澄有隙。”齐泰毫不掩饰地直呼其名,他同样也看不惯黄子澄,“所以魏国公找的是方公,他是希望方公举荐他带兵,有用武之地。”

    方孝孺叹道:“我岂会不知?只是燕逆是魏国公姐夫,我忧心圣上不会同意。”

    齐泰不动声色道:“魏国公既然找到方公,何不试试?”

    方孝孺终于点了点头。

    夏秋之交的这场雨,说来就来,说停就停。一阵瓢泼般的大雨之后,雨便停止了。齐泰望了一眼窗外,便起身道:“咱们先回京罢。”

    方孝孺道:“一场大雨,竟让齐公屈居此地,请!”

    齐泰不以为意,他以前不是没住过茅草屋,儿时住的屋子只比这间更破!彼时读书所需纸墨也买不起,只能靠宗族接济。

    ……齐泰进京之后,马上献上了“上下夹击,长远攻守”之策。

    他面圣之后,提出将主要战线南移。调盛庸南下淮河,再调京营北上增援,以为南面部署;平安军尾随至山东济宁,位于徐州、沛县北面。两股官军大部对燕军主力成南北夹击之势!

    同时有攻守两方面的长远准备。提前以驸马都尉梅殷为淮南总兵官,聚集淮南兵马民壮,经营淮河防线,以为长远御守之策。

    再严令辽东军南下,威|逼燕逆空虚的北平老巢,以为远处攻策。

    时燕逆突然南下,行军极快。圣上和朝廷诸公一时也拿不出周全的方略,便大致依从齐泰的建议,只在小处做些修改。

    方孝孺举荐了徐辉祖。圣上很信任方孝孺,果然被一番情理说服,终于启用魏国公徐辉祖、出任北上增援的京营总兵官。

    齐泰以最快速度便谋划好了应对之策。燕逆想出其不意、突然南下的图谋,恐怕不会那么顺利了。

    沉寂了半年之久的对峙,此时因燕王的南下而打破,规模宏大的大战已不可避免。

    徐辉祖擦干盔甲上的黄油,终于如愿以偿披上了战甲,意气风发地来到军营,他的姿态从来没如此神气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