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 没有忘记

    重见亮光的一刻,朱高煦感觉自己突然从漫长的地狱、回到了人世,或许地府就是如此,黑得什么也看不见。

    他先看到了王斌那张黑糙的圆脸、瞪着凶光的眼睛,便长长地呼吸了一口气,赶紧从棺材里爬了出来。

    “王爷!王爷……”周围的几个人欣喜地围着他。

    朱高煦一言不发,心情十分复杂。到大明朝以来,这回是离死亡最近的一次!他不知该庆幸、惊喜,还是后怕。

    他回顾左右,见周围有好几个人已被迷倒在地,神志不清口不能言。这里似乎是一座客栈,送葬的人已经出城了。

    朱高煦二话不说,先出去了一趟。等他回来时,王斌等人正在钉棺木。杜千蕊转过头,默默地看着他。

    “现在咱们在什么位置?”朱高煦问道。

    郑和道:“估摸着还没出应天府,在京师南边。”

    朱高煦点点头,心道:客栈里许多人被迷香迷倒,等会儿恐怕会发现棺材的蹊跷,但大伙儿已经出城,天下之大、再查就不容易了。

    很快几个人便溜出客栈,几匹马正拴在外面。朱高煦抬头看天、见天色昏暗,不用问也感觉是旁晚而非早上。他决定连夜离开应天府。

    一行人日夜兼程向西走,沿陆路先进入池州府地面。此时离大江南岸已是不远。

    朱高煦一直没忘记、答应那小尼姑的事。

    前几天在京师,他自身难保,现在好不容易逃出城来,依然存在危险……很快他们的行踪就会暴露,若慎重起见,此时应尽快渡江,并马不停蹄离开朝廷控制的地盘。

    但他的耳边又似乎响起姚姬的声音:莫忘肌肤之亲,莫失今言。

    那越嚼越甜的馒头滋味,余香仿佛还留在口中。她身体的柔软温热,朱高煦也没有忘记。

    ……不到一个时辰,众人骑马到了大江南岸,远远地已能望见宽阔的水面。郑和道:“钟公子,咱们可沿江走,见到渡船便先过大江。”

    朱高煦点应允。

    过了一会儿,他让坐骑稍微慢下来,等身后的韦达和王斌靠得近了,便开口道:“京师还有个人没出来。”

    话音刚落,朱高煦便感觉身后的杜千蕊将他搂紧了几分,上半身都压到了朱高煦背上,好像生怕他又走掉似的。但她确实担心错了,朱高煦肯定不会自己再返回去送死!

    “谁?”王斌先开口问道,“庆元和尚也要离京?”

    朱高煦摇头道:“那小尼名叫姚姬,之前就是她救了我一命。我答应过,要带她一块儿走。”

    王斌道:“王爷别管她了,俺们好不容易才离开那龙潭虎穴!”

    朱高煦勒住坐骑,转头过来,看向韦达。

    韦达与朱高煦对望一眼,沉吟片刻开口道:“末将在京师无人认识,也会说官话,便让末将跑一趟回京罢!”

    朱高煦立刻回应道:“你定要当心,若被人查问,便说家在鸡笼山,名叫钟斌。那小尼住鸡鸣寺,也可能在那条香烛街的铺面里。”

    “末将遵命!”韦达抱拳应答,又干脆利索地道,“那便就此别过。”

    朱高煦抱拳回礼,目送他调转马头。

    一旁的郑和没吭声,但朱高煦明白,他是给自己面子……确实很冒险,万一韦达被逮住拷问,谁也不敢保证他会不会供出此行目的,影响大局。

    但朱高煦从棺材里爬出来,已不管什么是冒险了。当初在京师差点被官差堵在香烛街,燕王的“大局”也没能救他的命,救他的反而是一个小尼姑。

    ……

    朱高煦等一行人坐渡船,将人和马一起渡过大江,然后骑马兼程北上。他们绕行返回北平,一路上还算比较顺利。

    离开北平的时候,北方的天气还很冷,现在却已是草木繁茂,稍微厚实的衣裳也穿不住了。整个北平城的人和物,在朱高煦眼里似乎又变得陌生起来。

    进城之后,郑和去燕王府,朱高煦等人径直回郡王府。

    刚过照壁,便见韦达站在院子里!韦达居然先回来了,他倒是跑得很快。

    朱高煦把缰绳递给迎上来的奴仆,转头对杜千蕊道:“杜姑娘先去歇会儿。”

    “是,王爷。”杜千蕊微微屈膝,她也是满脸疲惫了。她从韦达身边走过时,看了他一眼,又回顾左右瞧了一番。

    朱高煦迎面走过去,开口道:“韦将军回来就好……带的人呢?”

    韦达抱拳立在那里,“末将办事不力,请王爷降罪!”

    朱高煦听罢心里一阵失望,却没表现出来,只说道:“进屋再说。”

    二人前后进一间倒罩房,韦达站在屋子当中,弯腰道:“末将回京后,便谎称是姚姬的家乡故知,去鸡鸣寺找过她。但寺庙的尼姑告诉末将,姚姬被关起来了!据尼姑所言,寺庙里有人向主持告状,告姚姬不守戒律、与男子私见。于是主持便下令严惩姚姬,将她幽禁起来,不得与任何人见面。

    末将又问,何时能放出来?尼姑说没那么容易,也无定数。末将不敢在京师胡为,又无计可施,只好先回来禀报。”

    朱高煦沉默了好一会儿,开口道:“我知道了。此事不怪韦将军,你何时到北平的?”

    韦达道:“回王爷话,上午才到。”

    “回去歇着罢。此番咱们九死一生,我定会在父王跟前为尔等请功。”朱高煦道。

    “最险的是王爷。末将等见王爷回来,便安心了。”韦达抱拳道,“末将告退。”

    朱高煦点头,目送韦达出门。他自己却在倒罩房里坐了许久,心里忽然有点失落伤感……那天去灵堂之前,下午还见到了姚姬在鸡鸣寺的院子里。早知如此,当时就该派人去找她,让她与郑和、王斌等人一起出城!

    他好一阵子都在寻思,自己为何没那么做?主要原因并非是觉得危险,而是他无法确定躲棺材里能不能成功,当时注意力都在那事儿上,根本没顾得上管姚姬的事。

    就在这时,王贵走进门口,他一脸喜色道:“奴婢听说王爷回来了,赶紧来瞧,您真的回来了!”

    朱高煦不想再提这一行的荒诞惊险,故作淡定地沉声问道:“我走了几个月,交给你的事儿,办得可好?”

    王贵回头看了一眼,走上前来,俯首低声道:“奴婢一直很小心,没出什么差错。她也很沉得住气,既没试图逃跑,也没有喊叫。只不过……最近她染了风寒,奴婢已抓了几副药送下去。”

    “严重么?”朱高煦问道。

    王贵皱眉道:“奴婢不敢确定,更不敢找郎中给她瞧。”

    朱高煦立刻站了起来,走出房门,便往穿堂过去,王贵赶紧跟了上来。路上遇到了王大娘,几个月不见,朱高煦随口与她寒暄了几句。

    王大娘正待要走,朱高煦又叫住她:“今后杜姑娘住在内厅,让她就近服侍我起居,你们无事不得随意进来。”

    “王爷把杜姑娘找回来,就没咱们什么事儿了哩……”王大娘笑道。

    “别觉得王爷平素待你们和气,就没了规矩!”王贵冷冷道。

    王大娘收住笑容,道,“奴婢嘴上说两句,又不是不遵王爷的话。”

    朱高煦语重心长地对王贵道,“我知道,王大娘做事儿有分寸的,别计较她那张嘴。”

    王大娘听罢,顿时一脸欣慰。

    朱高煦和王贵一前一后进了内厅,他见还有丫鬟在打扫檐台和院子,便先进了自己卧房,在房间里来回踱起步来。

    王贵弯腰小声道:“王爷是否想去看地窖里那人?奴婢把内厅的人都叫出去。”

    朱高煦点头道:“我刚才说的规矩,你也与府上的奴婢们说好。”

    “是。”王贵弯腰道,又从怀里掏出一串钥匙,便转身走了出去。

    朱高煦在房里踱几步,往窗户里瞧了一番,见那些丫鬟陆续都走了,他遂出了卧房,径直往后园而去。

    他开了内厅到后园子的门房铜锁,走进园子里。又在那边的杂物房里找到一副梯子,开了地窖入口那间房屋的门,走了进去。

    搬开地窖洞口的铁栏,朱高煦便把梯子搭好,往里面爬。

    在梯子上回头一看,他见徐妙锦在床上坐起来了。她拿手掩住嘴轻轻咳嗽了两声,眼睛瞧着朱高煦。待他下了梯子,徐妙锦便说道:“高阳王,你总算回来了!我几个月没见到你,也不知你要关我到什么时候。”

    “我对不起你……”朱高煦一脸歉意,“病要紧么?”

    徐妙锦有气无力道:“在这地方呆久了不见天日,身子弱,就是染了点风寒,静养几日就该好了。”

    朱高煦走到床前,把被子往上拉了一下,徐妙锦的脸色顿时一红。

    他见旁边的炉子里是冷的,便从桌案上拿起打火石、草纸等物,在那里敲燃生火。他一面忙活一面头也不回地道,“王贵给小姨娘熬药了么?”

    没听见徐妙锦回答,朱高煦便转过头,见她正在看着自己,目光一触,她又看向别处,“这里有柴禾炉子,也有水,我自己能熬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