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4章 此情可待成追忆

    小÷说◎网 】,♂小÷说◎网 】,

    身上无比清晰的感觉,让曲清雨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这么甜蜜美好的时刻,她竟然醉成了那样,对昨晚发生的事情只隐隐约约的记忆,错过了她和盛南平的良辰美景了。

    曲清雨昨天喝了不少的酒,此时头很疼,微微眯着眼睛,看见盛南平从卫生间里走出了出来。

    盛南平的腰间只围了一条雪白的浴巾,健壮的身躯在晨光中闪着诱人的光泽,每一走动间,身上都好像散发出无穷的力量,让曲清雨看着不由自主的心跳加快。

    她知道自己此刻的样子一定很难看,不想以这副尊荣面对盛南平,一见盛南平向自己走来,马上闭上了眼睛,装睡了。

    曲清雨这次回到盛南平身边以后,一心让给盛南平留下最好的印象,带给盛南平最好的感觉,这样就算盛南平发现她不是周沫,也会爱上她,留下她的。

    盛南平带着一阵沐浴后的清香,走到大床边上,静静的看了曲清雨两眼,很贴心的为曲清雨盖好被子,转身走到外面的套房,随手带上了门,但并没有关严实。

    曲清雨轻轻松了口气,动了动身体,想趁着盛南平不注意,偷偷溜进浴室里,将自己洗漱干净了,以清新些的面貌出来见盛南平的。

    她刚要动动身体,听见盛南平在套房外面压低声音在讲话,曲清雨立即停止了动作,躺在大床上侧耳倾听。

    盛南平的声音压得很低,但因为房间里非常的寂静,曲清雨还是可以听清楚的。

    “恩,我这段过的很开心,沫沫这次回来以后,改变了很多,比从前懂事了,识大体了,善解人意了,而且还精明强干了!”

    “是啊,我这也算因祸得福了,没想到这件事情之后,沫沫会改变这么多,完全变成我心中理想妻子的样子!”

    “我觉得现在的自己照比从前快乐了很多,贤妻难得啊只是啊,这次回来的周沫,让我看见了清雨的影子”

    躺在床上的曲清雨,听见外面的盛南平提到自己的名字,浑身不由一震。

    其实每个女人都是自作多情,都会以为分手的爱人会在心里依然默默爱着自己,当初同自己分开,是因为很多迫不得已的理由。

    曲清雨这次忍受千刀万剐之苦,冒死回到盛南平身边,就是心中还侥幸的以为盛南平还深爱着她呢!

    但这些日子盛南平对她和她的过去只字未提,她也不敢打探,现在终于听见盛南平提起她的名字了,曲清雨屏气凝神的听着。

    “沫沫现在的样子跟清雨很像了,清雨就是这样懂事,自立,对我也够好,有种善解人意的温柔”

    曲清雨听着盛南平如此夸奖她,赞誉她,激动的眼眶发红,鼻子发酸,差点就要冲出去,对着盛南平大喊,“南平啊,我就是曲清雨啊!你那倔强任性的周沫哪里会变啊,是我假扮成为她的啊!”

    “唉,我当然会想起清雨了,当年的事情其实跟清雨没有关系的,她是无辜的,这些年来,我一直都在想着她,每一天都在想着她,我一直都觉得很对不起她的,只是当时的形势容不得我顾惜清雨了。

    如果我能跟清雨在一起,一定会比现在幸福,舒心的,清雨懂事,能干,聪明,她会让我省很多的心,我这辈子最爱的人唉,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枉然了”

    一瞬间,曲清雨的大脑晕眩而又恍惚,仿佛空白一片

    盛南平的声音里透出浓浓的遗憾,落寞和怀念,每一话都仿佛带着无比巨大的蛊惑,拨动着曲清雨的心弦。

    原来盛南平最爱的人是自己!

    原来盛南平从来没有忘记过她的!

    原来盛南平对她满怀歉意,盛南平对她的爱恋要比周沫重很多!

    曲清雨激动感伤的眼泪不知不觉的落了下来,她真是够傻的,以为盛南平最爱的人是周沫呢,她忍受无数痛苦,受着费丽莎和杰森等人的胁迫,冒名顶替回到了盛南平的身边!

    早知道盛南平爱的人一直是她,她还冒充周沫干什么啊,她就直接回来找盛南平好了!

    曲清雨想着这些事情,泪如泉涌,控制不住的哭出了声音。

    “沫沫,你怎么了?怎么哭了?”外面打电话的盛南平听见了曲清雨的哭声,放下电话,满脸紧张的走了进来。

    “南平!”曲清雨从床上爬了起来,扑进了盛南平的怀抱里,“南平,南平我爱你,我也一直都在爱着你呢”

    盛南平听了曲清雨的话,看着曲清雨的表情,眼底有丝喜悦的光闪过,他将曲清雨拉进自己的怀里,握住了曲清雨的手。

    曲清雨低头看着盛南平骨节优美的大手,将她纤细的小手整个握在掌心里,她心里又甜又难过,抱着盛南平又哭了起来,“南平啊,你知不知道我我不是不是周沫啊”

    “你说什么?你不是周沫?”盛南平好像无比吃惊的样子,随后又笑了,“沫沫,你是不是昨晚喝多了,今天还醉着,开始说胡话了”

    “不是的,南平,我没有说胡话,我真的不是周沫!”曲清雨偎进盛南平的怀中,紧紧搂住盛南平的腰。

    “傻丫头,你不是周沫是谁啊?”盛南平伸出大手,揉着曲清雨头上凌乱的短发。

    “我我”曲清雨抬起头,大眼睛里泪光闪现,其实也是蛮动人的。

    盛南平牢牢握住曲清雨的肩,深邃的眸看着曲清雨的眼睛,那目光里带着无限的期许。

    此时,盛南平的内心涌动着少有的紧张,他万分期待着曲清雨说出心里话,主动承认她的身份,那样接下来事情就好办多了。

    曲清雨话到嘴边,突然有些害怕了,如果她将真相说出来,盛南平不能接受她怎么办啊?

    如果盛南平为了周沫,杀了她怎么办啊?

    她眼睛一转,来了主意,嘟嘴对盛南平说:“你刚才在外面打电话,我听见你说什么了?”

    盛南平面色一变,故作紧张惶然的样子,“你你没睡觉吗?你听见什么了?”

    “你说你一直想着曲清雨,惦记着曲清雨,你真正爱的人是她!”曲清雨目光幽幽的看着盛南平,多么希望盛南平一口承认下来,他爱的人就是曲清雨啊!

    盛南平皱了皱眉头,窘迫的回答,“我没有说什么啊你你听错了吧”声音都有些磕磕巴巴的了。

    曲清雨可是人精啊,从盛南平的神情语气中就可以得知,盛南平刚刚就是说了那番话,而盛南平心里最爱的人就是自己!

    她欢喜的都想唱歌了,都想在床上翻滚着蹬蹬腿!

    曲清雨欣喜若狂,眼睛里不由带上笑意,娇嗔的轻哼一声,“你不用抵赖了,我清清楚楚的听见了,你说你一直喜欢的人就是曲清雨的!”

    盛南平很无措的舔了舔嘴唇,焦急的解释着:“沫沫,我说的事情都是过去式了,清雨她早就去国外了,她跟我已经没有关系了,我想见她也见不到了,沫沫,你不要多想啊”

    曲清雨一听盛南平这话,更加确定了心中的猜想,无比欢乐激动的笑着,“南平,我不是周沫,我是曲清雨啊!”

    盛南平露出一副很惊骇的表情,并且伸手摸了摸曲清雨的头,“沫沫,你没事吧,你是不是发烧了啊?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

    他的心此时是无比激动的,兴奋的,曲清雨终于肯主动的原形毕露了,那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他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陪着曲清雨把戏演下去。

    “我没事,我没发烧,我就是想告诉你,我不是周沫,我去曲清雨!”曲清雨高兴的抱着盛南平大笑着:“南平,我终于可以跟你在一起了,我终于可以跟你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我们这样才算是两情相悦,两心相系呢”

    盛南平皱着眉头,疑惑不解的看着曲清雨,“沫沫,你你到底在说什么啊?你明明就是周沫啊,怎么就成了曲清雨了呢”

    曲清雨已经笑的面红耳赤,她抱着盛南平的脖子,平息了一下情绪,说:“我要告诉你一件很离奇,很狗血的事情,但你要保证不骂我,不责备我,不准打我,杀我啊!”

    “小傻瓜,我怎么会打你,杀你呢”盛南平伸手捏了捏曲清雨的脸。

    曲清雨无比认真的看着盛南平,“不,南平,我做了一件天大的错事,你一定要向我保证,不打我,不杀我,不惩罚我,我才会跟你说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她知道盛南平是一言九鼎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