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811 逼迫

    以前只要有冯熹在的地方,三房的饭桌上从不会有栗子糕和蜂蜜,可是那个“冯长祗”面对她说喜欢蜂蜜栗子糕时,却连半点诧异都没有。

    那个人带着半张面具,露出的半张脸虽然像极了冯长祗,可是他给她的感觉却是陌生至极。

    让她在他身上完全找不到半点冯长祗的影子。

    冯乔听着尽欢的话神色微沉:“你的意思是,那个冯长祗是假的?”

    怎么可能,如果是假的,他怎么知道“宋弈”这两个字?

    这两个字是上一世冯长祗亲口说的,别人怎能知晓?

    如果不是冯长祗,她不相信世间有这般巧合的事情,连化名也能想到一起去。

    尽欢闻言却是肯定点头:“他绝对不是哥哥,那个人虽然装的很像,也知道许多我和哥哥以前的事情,甚至知道一些以前在冯家时爹娘的往事,可是不是就是不是,他装的再像也不是哥哥。”

    “他之前让我继续留在姐姐身边的时候,我就已经试探过,那个人虽然圆了过去,可是我后来又用只有我和哥哥知道的事情又试探过他,他当时没有回答,反而推脱有事离开,隔了两日再见时,他却又能对答如流。”

    尽欢伸手拉着冯乔的手说道:“姐姐,我觉得哥哥还活着,他就在那些人手中。”

    冯乔闻言脸上变幻,如果真正的冯长祗还活着,甚至落在尽欢口中的那些人手上,那么他们知道“宋弈”这名字也不算奇怪,毕竟上一世冯长祗能用宋弈为化名,这一世也可以。

    如果三年前那场大火中,冯长祗并没有死,那他定然不会再用原本的名字。

    那些人抓到冯长祗后,借用他的化名来欺骗尽欢,甚至从他口中知道那些和他们有关的事情,以达到让尽欢以为那人是她兄长也不是不可能。

    冯乔看着尽欢:“你想救他,所以和那些人虚与委蛇,可你又不想害我,所以才故意留下线索给我,让我尽早能防备你?”

    尽欢低低的“嗯”了一声。

    “那如果我没有发现你留下的破绽呢,如果我一心一意的相信你,根本就察觉不到这些线索怎么办?”冯乔看着她。

    尽欢握着拳心,“那我不会让他们伤害你。”

    “那些人身后还有一个人,一直躲在暗处没有露面,可是我知道,他们肯定会来丰安山,也会趁着这次机会对姐姐动手。”

    “他们让我在大祭时将姐姐骗去皇陵,如果在那之前,我能找出那人的身份,我就定会告诉姐姐实情,姐姐肯定能够自保,如果不能,我也不会让姐姐过去,我拼了命也会护着姐姐周全。”

    冯乔听着尽欢的话静静的看了她很久,那双眼睛里亲昵渐渐淡去,染上了丝讽刺,她坐起身来缓缓开口,“所以,你早做好了打算,如果挖不出那人的身份,找不到冯长祗,你就一直瞒着我,然后在有危险的时候代我去死?”

    “你想用你的命来护我,然后再用这份恩情逼迫我去救冯长祗,你笃定了我会对你心软,更知道我在知道实情后会对你心怀愧疚,从而用你这份人情让我护着冯长祗将来?!”

    尽欢脸色倏然发白,张嘴:“姐姐…”

    她口中话还没说完,脸上就重重挨了一下。

    尽欢整个人瞬间懵住,这一耳光毫不留情,甚至打的她耳间嗡嗡作响。

    冯乔从来都没有打过她,更没有用这般冷绝的目光看过她,尽欢满心惊慌的看着冯乔。

    “你把我当成了什么?!又把你自己的命当成了什么?!”

    “姐姐…”

    尽欢脸上浮着红肿,慌乱的伸手想去拉冯乔,却被她一把拂了开来。

    冯乔直接下了床站在床边,面无表情的看着尽欢。

    “我以为三年的朝夕相处,哪怕不能消弭你心中仇恨,也足以让你知道我对你如何。我的确和你父母有仇,可我若真要置你们兄妹于死地,当年冯远肃入狱之时,我便能送你和冯长祗去和他做伴,我明知道斩草除根才能不留后患,可我依旧留了你们,如今又怎会置他于死地。”

    “你如果真的只是骗了我,出卖我,我会伤心难过,可我知道你是因为父母之仇不共戴天,我会心痛却不会愤恨,只当我们这份姐妹之情无缘再续,是仇是敌大家各凭手段,可是你却拿你自己来算计我,用你的性命来要挟我。”

    “你用你自己的命来逼我去救冯长祗,你用我对你的这份爱护,去换他冯长祗将来富贵安愉。”

    “冯尽欢,你这么做的时候可有想过我?!”

    冯乔眼睛通红,手心微抖。

    哪怕尽欢真的背叛了她,出卖了她,她也只会伤心而不会这么愤怒,可她却偏偏选择了最让人难以接受的手段。

    她用她自己的性命来逼她成全了她和冯长祗的兄妹之情,她用她自己的性命来迫她去救冯长祗护他周全,可是她有没有想过她?

    她有没有想过,她知道真相后会如何?

    她有没有想过,她身上背负着亲妹妹的血,背负着亲妹妹的命,她会一生都愧疚难安?!

    她冯尽欢到底将她冯乔当成了什么!?

    三年感情,三年付出,她就换来了她如此对待,拿她自己的命,拿她们之间的感情来逼她?!

    尽欢半跪在床上,脸上白的吓人,不仅仅是因为冯乔的话,更是因为她的眼神。

    她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失去,不由伸手想要去拉冯乔,慌乱道:“姐姐,我没有…我只是怕你不愿意帮我救哥哥,我怕你和二伯恨我爹娘……”

    “我,我只是想帮你,我想帮你找出那个人…我想救哥哥…”

    “我没有逼你,我没有…”

    冯乔看着她抓着她袖子的手,低声道:“帮我?尽欢,你把那些人想的太简单了。”

    “你以为我是怎么怀疑到你的,你又以为他们真的就信了你?”

    “你可知道,那些人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弄到了徐忠手中的通关文书,在北宁兴风作雨,你可又知道,他们不仅劫走了从京中运去北宁的辎重,还察觉到了镇远侯府和北宁陆家的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