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54章 短浅的目光,势力的做法

    一脸尴尬的方方妈,看到方方爸回来了,她赶忙把刚才的事情告诉了方方爸。

    相比方方妈的眼光短浅,方方爸是个明白人。

    他立刻批评方方妈,说:“婆娘,你怎么能这样呢?

    你怎么能因为儿媳妇生个病,你就把让儿子把人家给踹了呢?”

    方方妈自有自己的那一套道理,她说:“俗话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咱们再怎么滴,也该替儿子着想吧?

    你说,咱们万一给儿子娶个不下蛋的鸡,那可咋整啊?”

    听到方方妈说话如此恶劣,竟然把准儿媳妇娜娜,比作不下蛋的鸡,方方爸气的说:“你这个老太婆啊,我看你是越活越糊涂了。

    人家闺女不就是患了个子宫肌瘤嘛,有你说的那么夸张嘛?”

    方方妈据理力挣,道:“怎么就没有那么夸张?

    子宫肌瘤,所谓的肌瘤,不正是瘤子吗?

    而瘤子,不就是咱农村人常说的癌症吗?

    你可小心给儿子娶了个患癌症的媳妇,到时候,过门还没有几天,就驾鹤西去了,那咱们可真的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听到方方妈杞人忧天,自欺欺人,方方爸气不打一处来。

    他说:“好了,你就不要再瞎说了,子宫肌瘤只是一种良性的肿瘤,只要通过手术摘除掉,根本就不会对女孩的生育,有任何的影响。”

    方方妈依然坚持自己的歪理邪说,她道:“万一摘除的时候,伤了子宫呢?

    那娜娜岂不是,还是生不了孩子了?”

    方方爸给方方妈解释,道:“既然你怕伤到娜娜的子宫,那咱们就让娜娜和方方早点结婚,早点怀孕生娃不就行了。

    到时候,等娜娜生孩子的时候,让医生一起把她子宫里面的肌瘤给拿掉,就算伤了子宫又怎么样?”

    虽然方方爸已经给方方妈说的很清楚了,但是方方妈还是担心长,担心短。

    她说:“就算一胎没问题,但是伤了子宫,那二胎,不是生不了了?”

    方方爸已经不知道,该怎么给老婆子解释了。

    他说:“虽然现在,大家都传说,国家要放开二胎政策,可是毕竟国家还没有放开啊,难道你想超生啊?”

    方方妈非常的封建,她说:“万一娜娜第一胎,生个女儿呢?

    咱们总不能只有孙女,没有孙子吧?”

    方方爸并没有想的那么远,他说:“远的,咱先不要想了,咱们先把近的问题,给解决了吧。”

    听到方方爸说近的问题,方方妈说:“那你说,咱们到底怎么办,是要方方继续和娜娜谈呢,还是让方方立马踹掉娜娜呢?”

    方方爸瞪了方方妈一眼,说:“废话,肯定是让方方和娜娜继续谈啊。”

    闻言,方方妈点点头。

    她突然内疚的说:“可是,我刚才已经在电话里面,和娜娜妈说崩了啊。”

    闻言,方方爸皱着眉头,说:“说崩了是什么意思?”

    方方妈给方方爸解释,说:“冬梅刚才在电话里面,已经把狠话给撩下了。”

    闻言,方方爸眉头紧锁。

    他说:“什么狠话?”

    方方妈不好意思的说:“我在电话里面,质疑娜娜将来,给方方生不了孩子,是个不下蛋的鸡。

    听到我说的话,冬梅直接怒了。

    她告诉我说,既然咱们不放心,那就让方方和娜娜撂过这段感情得了。”

    闻言,方方爸当即愣住了。

    他气的拍着桌子,说:“老婆子,多亏咱们家不是你做主,不是你拿主意……

    就你这处事的能力,就你这短浅的目光,就你是势力的做法,简直贻害终身啊。”

    话毕,方方爸就拿出手机,一边寻找着卫国的电话,一边说:“咱们也是有女子的人,咱们女儿将来也是要嫁人的,你难道就不会换位思考吗?

    如果婆家人,质疑咱们家方娟,是个不下蛋的鸡,你心里会怎么想?”

    闻言,方方妈想了想,说:“我们家方娟,长的又高又漂亮,性格又好,又会过日子,不要说她婆家嫌弃方娟,是只不下蛋的鸡了,就是他们敢说方娟个不字,我都不同意。”

    方方爸拨通了卫国的电话,等待着卫国接听。

    间隙,他对方方妈继续,说:“对啊,既然你都容忍不了,别人这样说你女儿,拿你怎么能这样说别人的女儿呢?

    我现在,就给卫国打电话,给他们老两口道歉,让方方和娜娜继续谈。”

    省城里面,因为刚才的事情,冬梅和卫国既生气又伤心。

    冬梅抱怨,当初怎么就没有看出来,方方和他的家人是白眼狼呢?

    卫国也难受,如果早知道方方家人是这样的话,当初不论方方家人,怎么求爷爷告奶奶,自己都不会答应,把女儿许配给他方方的。

    当冬梅和卫国正在沉默中的时候,卫国的手机响了。

    卫国瞧了一眼手机,当他看到电话,是方方爸打过来的时候,他拿着手机,看着冬梅说:“冬梅,方方爸的电话,我是接呢,还是不接呢?”

    冬梅一把从卫国手里,抢过来了电话。

    她说:“接,为什么不接呢。”

    冬梅调整了下心情,她接通了方方爸的电话,说:“喂,怎么了?”

    方方爸听到是冬梅接的电话,他更重视了。

    因为方方爸来冬梅卫国家的时候,他通过观察,已经发现了在这个家庭里面,冬梅的决定,是起主导作用的。

    方方爸立刻给冬梅道歉,说:“老嫂子,真对不起,刚才我不在,我老婆在电话上给你乱说一气,你可千万不要当真……”

    方方爸的话还没有说完,冬梅就怒斥方方爸,道:”当初你儿子找我女子的时候,我们没有人同意。

    你儿子三番五次的来我家,你老婆屡次的给说情,我们才答应了,让我女儿和你儿子处对象。

    现在好不容易处的差不多了,就因为娜娜生了病,而且还是个不严重的小病,你们就要把娜娜从你们家给踢出去,我就问你,你们到底安的是什么心?

    你们的这种作法,是人干的出来的吗?“

    冬梅的一番话,问的方方爸哑口无言。

    他在电话那头咽着唾沫,表情尴尬的说:”冬梅,你不要和妇人过不去,更不要相信妇人之见,咱们中国不是有句古话吗,唯有小人与妇人难养也,刚才我老婆说的那些话,你就当耳旁风,就当没听见。

    我现在作为一家之主,我坚定的告诉你,我们家方方,不但要继续和娜娜谈下去,而且我们家方方,还要尽快和你们家娜娜结婚,尽快生娃……“

    方方爸原本以为,自己的话会打动冬梅,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冬梅就直接挂了方方爸的电话。

    冬梅内心里面的那股气,始终没有消。

    她气,就气在方方家把自己的女儿,把自己的家庭当什么了?

    说要的时候,恨不得捧在掌心。

    说不要的时候,恨不得一脚就踹了出去了。

    是好是坏,还全由的了他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