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零七章:以我的方式守护

    刘千舟是等松子睡沉了没乱动才下楼来,所以这会儿才放心在楼下坐着。

    拿着手机边啃面包,边把工作邮件回复了。

    李丽元很快送来热牛奶:“你这个傻丫头,就这么干着吃,能行吗?”

    “哦,我烧了热水,太烫了,准备过会儿去喝。”刘千舟抬眼笑道。

    “喝牛奶吧,不是很烫。”李丽元道。

    “妈,我想先喝口水,一大早起来还没喝水呢。”刘千舟笑着说。

    “好,妈妈给你装来。”

    刘千舟立马说:“谢谢妈。”

    李丽元把水倒出来,又给兑了凉水,放水里冰了一会儿,这才给刘千舟送出去。

    “喝吧,马上就能吃了。”李丽元道。

    “好。”

    刘千舟在埋头做事,工作手机一旦开了,就真闲不下来,蹭着这会儿松子还在睡,她能安静处理一点事情。

    也不过一会儿的时间,李丽元端了碗汤面出来,放在她面前。

    “趁热乎吃一点,别饿着肚子,啊?”

    刘千舟抬眼,随后点头:“嗯,妈,你去忙吧,别管我,我要处理一点事情,是工作上的。”

    李丽元点点头,“那你先忙啊,快吃点东西垫垫胃,一晚上没睡,可伤身体了,别把自己还当十几岁的时候用,要注意点,毕竟也快三十了。”

    刘千舟应了声:“嗯。”

    李丽元站了站,看女儿动筷子,这才走开。

    ……

    吴思慧被人带去了比较偏远的酒店住着,在这都已经住了一个星期了。

    这是家快捷酒店,是宋城让人带她住过来的,应该也是宋城的什么朋友开的店,要么就是宋城自己的产业。

    住在这里一周的期间里,几乎每天都有人跟着她。这令吴思慧做什么都不方便,去不了更远的地方,更别提要联系谁了。

    在这里住了一个星期,每天都跟囚犯一样被人看管着,就算不愁吃喝,但这日子过得,也不是滋味儿。

    所以吴思慧不干了,抱着儿子就走,承认不注意,打车去了西塘。

    在上车之前,她就打了个电话,记下了地址,奔着那地址去的。

    吴思慧一上车,跟着她的人就立马向上面回报。

    没一会儿,这消息传到了宋城这边。

    元瑾推开办公室,回报了工作之后,低声道:“先生,先前那名吴姓女子,她终于带孩子走了。想来已经是忍耐到极限。”

    “让她走,看看她背后是什么人,真正目的是什么。”宋城低声道。

    早就料到吴思慧不是那么简单,也猜到吴思慧不可能就那样在那边住太久。没人观看她的表演,她自然待不下去。

    元瑾道:“我们的人已经跟上了,会第一时间汇报那边的情况。”

    宋城点头,并没有很上心这件事。

    是因为事关他父亲,所以才没做得太绝。只要那女人不过分,赔偿和损失,他会给。

    但要太过分,可就……

    “下去做事吧。”宋城低声道。

    元瑾走了两步,忽然想起件事来,当即转向宋城:“对了先生,董事长好像已经知道这件事了。”

    宋城抬眼,“谁告诉他的?”

    “先生,吴女士在派出所走了一趟,董事长那边还怎么瞒得住?董事长跟刘局那边,关系可比咱们深。所以……”

    宋城拧眉,元瑾低声道:“不知道董事长具体的意思,但可能我们原来想要私下了解这件事的计划,就会有所改变了。”

    “董事长在哪里?”宋城出声问。

    元瑾看了眼时间:“还在公司。”

    宋城起身离开办公室,董事长办公室在对面,办公室面积不如宋城这边大,但董事长的中心根据地不在这栋写字楼,所以也没什么地位悬殊的说法。“

    宋城进了对面酒店管理层的办公区,前台小姑娘刚想问“找谁,有没有预约”之类的套话,抬眼就看到了执行总裁,立马起身鞠了一躬。

    “宋总,您找董事长吗?”

    宋城点头:“不用通知,我直接进去。”

    前台小姑娘狐疑的看着进去的两人,感觉气氛很有些奇怪。

    宋城敲了敲办公室,随后推门进去。

    “董事长,借我五分钟,聊聊别的事情。”

    那原本还等着董事长批阅文件的助理回头,立马让位:“宋总。”

    董事长抬眼,“嗯,有话就说吧。”

    宋城道:“还是等您先忙完手上的事情再说。”

    宋振海微微抬眼,随后将资料一合,往旁边放,对前面的助理道:“你先出去忙,一会儿过来拿。”

    “好的董事长。”

    元瑾和助理一通出门,顺手将办公室门带上了。

    宋城道:“我是为吴思慧女士的事情来的,爸你既然知道了,就给个话吧,想要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宋振海挑了下眉,“孩子留下,至于那个女人,问她要什么条件,让她开,不过分都行。”

    宋城沉默片刻,抬眼:“孩子就算留下,也有很多种方法。爸,您是打算跟我母亲摊牌吗?”

    吴思慧是很聪明,利用避孕套里的精子,让她自己受孕,并且还受孕成功了。

    谁不会怀疑,从那一晚开始,就是一个局?

    宋振海也清楚,他是被那女人给算计了。

    看着挺年轻挺真诚的小姑娘,没想到还会留那一手。

    没把套扎破,倒是直接带走了套。

    宋振海驰骋商界这么多年,什么跟头和亏没吃过?居然在这把年纪栽到了一个年轻小姑娘手上。

    不管对方是早有预谋,还是别有用心,总之,这是他此生绝不光荣的事情。

    就让外人以为是他宝刀未老,雄风依旧吧,不愿意去解释。

    孩子既然已经生下来了,又是个儿子,那就留下吧,宋家也不少那一口吃的。

    只是那个女人,宋振海可不会做自己的父亲,一把年纪了,娶个笑自己几十岁的女人回家。

    再者,他与太太夫妻感情一直很和睦,万不到重新建立新家庭的地步。

    但面对宋城的质问,宋振海却沉默了。

    他看着儿子,缓缓出声:“你觉得,这事情瞒得住你母亲吗?这事情,多的是人告诉她,不如一开始就告诉她,这是将上海降低到最小的做法。”

    宋城缓缓点头,“好,母亲那边,我不说,您的事情,您自己坦白。吴女士那边,我能抽空帮您处理,已经是最大底线。”

    宋振海低怒:“你这是什么态度?是在怨我?”

    宋城道:“父亲,不论出于什么原因,您都是背叛了这个家,您觉得对得起母亲和这个家吗?我老婆,就因为我跟留学同学吃了顿饭,就这一点事情耿耿于怀了两年,最终离婚。如果我母亲被迫,连孩子的事情都容忍了,我心里太不甘心,也太为我的母亲可怜。女人的心小,眼里容不下一粒沙子。可你,却偏要让我母亲揉下一粒沙子,爸,您于心何忍?”

    宋振海抬眼:“事情已经发生,再来追究责任,有何用?已经发生的事情,想想怎么解决好问题就行,追究责任有什么用?”

    宋城点点头:“是,您说得对。所以,你说孩子留下来,然后呢?”

    宋振海道:“那孩子即便将来长成人,能力不俗,也威胁不了你,何必不给他留条路?”

    宋城微微眯了下眼:“爸认为,我担心的是怕他抢了我什么东西?您觉得,放眼宋家,谁有那个能耐,抢得了我的东西?”

    宋振海指节轻点桌面,斟酌片刻后道:“是,你现在确实有底气说出这样的话来。既然不担心任何人威胁你,你何必要把孩子送走?”

    宋城语气坚定道:“我要送走那对母子,原因只有一个,我只想维护这个家的和平。保护一个当年被承诺一生幸福的女人的晚年幸福。我不想看到我的母亲养尊处优一世,晚年却受这样的气。父亲,那是您的结发妻子,是睡在您枕边几十年的妻子,您忍心吗?”

    宋振海沉默片刻,“你母亲,没有你想的那么脆弱,对她,我会给出我作为丈夫的解释。但对你,你是子,我是父,我的不得已,不需要跟你坦白,我的吩咐,你只需要去做就行。”

    “行,留下那个孩子,然后带回来交给你?养在宋家?”宋城再问。

    “不用,找个人,养在别院就行了,宋家那么多空置的房子,随便找一处合适的房子给那孩子就行了。”宋振海道。

    宋城几乎已经看穿了父亲的用意,“请人养在别怨,请的人,哪里有孩子的亲生母亲带更放心?所以,不久之后,又会把那位女士也请去别院,照顾孩子。爸,您终究也在外面有了个家,是吗?”

    嘭!

    一声震响,宋振海抬眼看他,面色沉下去。

    “宋城!你别忘了,我是你父亲!”宋振海怒道。

    宋城双手往桌面撑去,面色从容的看向父亲:“您是我父亲,但我已经是成年人,我有判断是非对错的能力,也有自己形事的方式,您的一些处事方式触及了我的底线,我自然不会听从。什么都听您的,那岂不是愚孝?”

    宋振海气得吹胡子瞪眼,宋城就明说了:“父亲,您上次去纽约见千千,没考虑我的立场时,我就对您老人家的敬重,有一丝瓦解了。”

    宋振海无话可说,缓缓点头:“好,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