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8话

    第一次被请进jǐng chá局喝咖啡,我还是挺紧张的,照着天使给我的**上的资料我用半吊子的法语回答了我能听懂的一些问题,给我录口供的女宪兵很年轻,我想她是个新人,因为有时候她比我还紧张。

    以前只听说法国男人都很浪漫,今日进了一趟jǐng chá局才发现连法国的jǐng chá也不例外,大都挺和善的,没有我想象中那种严厉的审讯,他们给了我干净的衣服,知道我不方便还请我喝热牛奶。他们会说‘可怜的孩子,一定被吓坏了’,其实我微微颤抖不是因为怕而是因为觉得冷。

    天使一直在jǐng chá局陪着我,给我录口供的年轻女宪兵指了指我名义上的监护人天使调侃道:“有这位大měi nǚ在,今日办公室的值勤率创了历史新高。”

    我闻言也是一乐,天使的确是很有魅力的女人,赤炎会选择她也算是很有眼光。

    又待了一会儿,我的律师才姗姗而来,我一见当即眼睛脱窗,这个所谓的律师不正是潜行者吗,给他打下手提公文包的人是色鬼,趁着色鬼和女宪兵去办手续的空挡,我凑到潜行者身边,笑道:“嘿,骗人可不好,就算要找人假扮律师也该找个能说会道的,你这个一天都说不上两句话的人不是做这一行的料。”

    “谁规定做律师的就必须爱说话,我拥有19个国家的律师执照。”潜行者说完掏出了他在法国的律师执照给我看,“就是为了找这个东西我才来晚的。”

    “真了不起,居然是律师,你真是太厉害了!”我禁不住感叹,这帮人个个都是牛人。

    “这有什么值得高兴的,西方人的观念,先祖造了孽,后代子孙就会有人去做律师赎罪。”潜行者自我讽刺道。

    我不禁傻了眼,居然还有这样的说法,等色鬼他们办好手续我们刚准备走出jǐng chá局时,他们又把我拦下,说我还不可以离开,理由是在刚刚打捞出的落水的qì chē上发现了大量的wǔ qì。

    “那辆车并不是我当事人的。”潜行者替我辩解。

    “那她怎么会在那辆车上?有没有关系我们查清楚后自会放人。”一位宪兵回道。

    “他为什么就可以离开?”潜行者指着正要出jǐng chá局大门的长发男人问道。

    “那个人的身份特殊,所以转到jǐng chá局总部受审,这是上级的指示。”

    “那么扣下我的当事人也是你们上级的指示了?”

    “是的,所以请你们合作。”

    潜行者闻言不再多说什么,只是安抚了我几句,并问我有什么需要,我笑着让他给我送几件暖和一点的衣服,他摸摸我的头答应了。

    这间靠海岸的jǐng chá局临时收押犯人的牢房并不多,也就两个大间,也许这个区域的犯罪率低下,所以铁笼子里就我一个,哎!好凄凉。

    牢房内什么都没有,我只好找个角落坐下,静下来时才发觉肚子有些疼,一定是掉到冷水里才会这般难受的,我捂着肚子卷缩在角落里,合上眼却无法睡着。

    到了晚上后,对面的牢房也有了‘房客’。“我叫你们打架斗殴,好好在这里冷静一晚。”看押的警员锁上铁门然后走出了牢房。

    “嘿,宝贝,蹲班房好玩么?”

    咦?莫不是我出现幻觉了,我怎么能听到屠夫那贱人的声音?我寻声看去,不止是屠夫,连赤炎也在,那家伙正在开牢房的锁。

    没几下功夫,赤炎就已经跑到我所在的铁笼子里。

    “你哪里弄的钥匙?”我问。

    “你去问潜行者,这些钥匙全是他拷贝的。”赤炎一边回答一边给我带上无线电耳麦和震动发声器,然后又从自己身上摸出一堆零散的物件组装成枪,调整一番后才连同几个弹匣一并塞到我手里。

    我一看这架势就知道今晚又会是硝烟弥漫的一夜。

    “你们太无法无天了,这里可是jǐng chá局。”我指了指一旁的jiān kòng器说。

    “没有关系,布丁已经侵入这里的局域网控制了这个警局的每一处,保证不会有关于我们的画面出现在别人眼前。”

    赤炎才说完我就听见色鬼的叹息声:“亏还是jǐng chá局,这样的警卫防御薄弱的像层处女膜一样。”

    “你们都来了。”我兴奋的问道,感觉和他们在一起就很有安全感,即使一会儿可能又是场腥风血雨我也无所畏惧。

    耳麦里传来猎人、野兽还有潜行者的问候,我想他们一定就在这个警局的附近。我、赤炎还有屠夫在凌晨一点时从牢房一路潜到jiān kòng室,整个警局就一个女宪兵在值勤,我们在她的咖啡杯中落了一点点东西,没有副作用,只会让她一夜好眠而已。

    等到凌晨两点时,耳麦里又传来猎人粗犷的声音:“一共五个人,一个人在车上留守,两个在门口望风,还有两个进到了里面。”

    “进到警局里的我们搞定,你们负责外面的。”屠夫分配着,他的话才说没多久,耳麦里就传来了‘嗤嗤’声,像是鼓胀的气球漏气一般的声音,这个声音再熟悉不过,是人血从颈部动脉喷射而出的声音,不知道是那个倒霉鬼被外面的一群饿狼给割断了喉咙。

    而一路顺利潜进牢房的两个人在看到空空如也的铁笼子,觉得不妙想撤的时候,已经被屠夫和赤炎一人后脑勺砸上一枪托,晕倒在地上。

    我其实很不喜欢看屠夫拷问俘虏,那会让人三天不想吃肉,但是,这一次他们是冲着我而来,所以我必须在场,我想亲耳听到是什么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想要我的命。赤炎他们之前对我说今晚会有人来刺杀我,我本来还不信的,不过现在我信了,因为那些人就在眼前。

    我们驱车来到静辟的海港,五个人中有三个已经变成尸体,另外两个也活不长,只要问出我们想要的答复,他们就得死。

    海岸边海浪声呼啸,所以就算他们如何呼喊,哀呼声都会被风浪给掩埋,我们不用担心他们的叫声会引来麻烦。

    “好了,够了!都已经这样了,他不会说的。”我实在看不下去这样残忍的拷问手法于是对屠夫说道。一个俘虏已经被他活生生的扒了皮,另一个右腿膝盖以下的部分也被屠夫剜的只剩白骨。

    屠夫收回血淋淋的刀,然后扔了给我,伸了个懒腰说:“那你自己来,我正好累了。”

    我蹲身先去看被扒了皮的家伙,已经没气了,我又查看了最后那人的情况,他还有意识,不过如果继续这样失血的话,一定会死。

    我向野兽要来我的急救包,一边帮他止了血一边对他说:“这样吧,你告诉我是谁指使你们来刺杀我,我就放了你,我保证。”

    那人费力的抬眸看了我一眼,眼皮又缓缓落下,很显然,他并不相信我。

    “一定要问出来吗?”我转头问赤炎,其实我虽然想知道但还不至于为这样的事要别人的命。

    “你自己决定,他们要杀的又不是我。”赤炎回道,他们从一开始就只是袖手旁观,只是屠夫喜欢拷问所以自告奋勇而已,如今玩的差不多了,对要死不活的人也没了兴趣。

    我找出了一个抽血袋扎在自己左手背上,然后对那人说:“算了,我不问了,也不要你的命,就麻烦你自己把这个地方收拾一下,尸体该怎么处理你比我清楚。”

    那人闻言不可思议的看着我,我对他笑道:“我的血是o型的,你只要不是特殊血型就可以。”他闻言点点头,于是我才把满满的一袋血输到他体内,这时,他才有一点点相信我会放他一条生路,眼中又有了神采。

    “ok,我们走吧。”我站起身,吵着要回家,那人却一把抓住我的裤腿,有气无力的说:“我都告诉你。”

    我又重新蹲下身笑着对他说:“你就不怕说出来后我出尔反尔一枪毙了你。”

    他闻言摇摇头,像是看透了什么只是淡淡的说了句:“无所谓。”

    我抽了点血所以觉得有些头晕,于是干脆坐在地上洗耳恭听。

    “是谁指使的我真是不知道,你知道做佣军的拿钱办事,不会问事情的始末,但我可以告诉你的是,想要动你的人不止是我们这一支佣军,我们在去你中国的家时,在你家里找到了一些有趣的信息,盯上你的还有美国的cia。”

    “你说清楚些。”这些人居然找到了我家里。

    “我们是去杀你的母亲,那天潜到你家里时正赶巧碰上了另一伙人,一交火才知道是cia那帮家伙,于是就撤了回去,事后再去打听时才知道你母亲在我们去的前一天就已经遇害,不止我们,连cia那帮人也扑了个空……”

    “你说谎,不可能,我母亲没死,你骗我,我好心救你,你怎么能骗我……你怎么能骗我……”我抓着他的衣领不停的摇晃,我明明知道他说的是事实,那么柔弱温婉的母亲,不可能逃得过这帮穷凶恶及之人的毒手,可我不想相信,她是和我相依为命的人,我不要她离我而去。

    “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我们已经躲的远远的,你知道我们一年要搬多少次家吗?你知道我每次交到一个朋友就必须离开他时的痛苦吗?你知道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孩子的辛苦吗?你知道我母亲有多好吗?你们怎么忍心下得了手,你们怎么能这样残忍把她夺走……你们真是该死!”

    我哭着拔出身上的shǒu qiāng对着眼前的人,浑身激颤着扣下了扳机,一声声撞针撞击底火的声音响在耳际,直到一匣子弹打完,我才稍稍镇静下来。

    除了风声再无其他,色鬼咋舌说:“你的枪法真破!那么近都没有打……”话还没说完就被野兽把他的嘴给捂住。

    背靠着车轮的人睁大了眼睛看着我,我将枪收回,然后对他说:“我这双手算不上干净,但我绝不会shā shǒu无寸铁毫无反击能力的人,我是人,我们可以选择的。”

    我转身走得极快,走过赤炎身旁时,他想将我搂住,可我却冷冷的对他说:“你对天使好就行,不要来招惹我。”

    他的手僵在半空中,我也没法再去顾忌他的心情,心就像被掏空了一般。

    我把他们扔在港口自己驾车独自离开,盲目的开着车,我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眼前有无数条路,却没有一条是回家的……

    本书首发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