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被识破

    乌灵珠带着我去了一个小诊所。小诊所只有一个医生,她一看到我,立马生气地指责乌灵珠:“高烧四十一度,还有肺炎,人都病成这样了你才送来。知不知道高烧上了四十度很危险啊?”

    乌灵珠一声不吭,那个医生迅速地给我打了退烧针,又给我扎针输液,这才离开去忙别的事。乌灵珠冷冷地看了看那个医生,然后看着我,说道:“你是故意的吧?”

    我假装不解地看着他:“你什么意思?”

    乌灵珠嗤笑一声,看着我,说道:“我给你的药你根本没有吃,我不知道你是防备我,还是为了出来。不过我想应该是后者更多一点。”

    我闭上眼睛:“你凭什么这么认为?”

    “我给你的药里面,有**,药的剂量,足够你昏睡一天,但是,我每天一天三次地给你送药,你却没有反应。”乌灵珠凑近我,“你说,是我买了假药呢?还是你没有吃?”

    我心里一颤,乌灵珠竟然在药里用了这心思。但是面上,我却不为所动,继续说道:“当然是你买了假药。”

    乌灵珠冷笑着看着我,然后又看了看正在忙碌的医生,说道:“卖给我药的就是这个医生。既然她卖了我假药,那么你现在用的也是假药。这么耽搁你的病情,该死!”

    说着,乌灵珠起身,就要接近正在忙碌的医生。我浑身血液逆流,下意识地沙哑着声音大喊:“乌灵珠,你敢?她是无辜的!”

    医生听到了我的声音,下意识地回头看来,刚好看到站在她身后的乌灵珠:“有事吗?”

    我的心脏瞬间提了起来。

    乌灵珠咧嘴一笑,说道:“我找医生借一下体温计,看看我姐的烧有没有退。”

    “哦。”医生不疑有他,转身拿了一滞体温计给乌灵珠,便又继续忙自己的去了。

    乌灵珠重新坐到了我的身边,脸上虽然笑着,可是眼睛里却是一片冷意:“青灯姐,你一次又一次地挑战我的耐心,我已经有些不耐烦了。那些药是被你扔了吧?虽然我到处检查过,不过都没有发现,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做到的。当然,这不重要,重要的是”

    乌灵珠把温度计放在我的嘴里,让我含着,轻声细语地吐出了四个如同冰块的四个字:“你,别想逃!”

    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看着乌灵珠那一片冰冷的眼眸,我似乎看到了从极地深渊中爬出来的恶鬼,它在看着这人世间,看着我们在它的压迫下可怜地徒劳挣扎着,等待着它的最后爆发,将这世间染上一层浓郁血光!

    乌灵珠再也没有给过我机会。

    那天回去之后,乌灵珠让那医生给我的手放了置留针,便带着我回到了镜像空间。每天,他都会从外面带来已经配置好的药水,亲自给我挂上。

    医生的医术很好,虽然我不情愿,可是仅仅三天,我竟然也好得差不多了。乌灵珠无师自通地给我取了置留针,然后递给我几瓶药:“我想你应该知道怎么选择。”

    不甘地拿过药瓶,取出药,乖乖地吃了。

    乌灵珠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离开了。

    我走到窗前,看着那已经逐渐西垂的黑丁香,放在窗沿上的手用力捏着窗棂,心里突然有些疯狂起来。

    牛北,已经很久了。上次你没来救我,我可以体谅。这次,李子玉可是已经从这里回去了的,你竟然也没来!

    我想知道,我现在在你心里到底是什么样的地位,朋友?徒弟?还是陌生人?

    你现在是不是觉得,你有了李子玉,有了孩子,我已经不重要了,成了一个多余的人?

    你不来救我,是想通过乌灵珠的手来除掉我吗?

    思绪急速翻转,我却是越想越觉得不甘,越想越偏激,心里的疯狂一次又一次地引诱我,让我向黑丁香许愿。

    许愿!许愿!

    只要许愿,你所有想要的都会实现!

    去许愿吧!

    心里的声音越来越大,在我的脑海里不停叫嚣。我的手一滑,一阵剧痛让我突然清醒。低头一看,我的食指指甲竟然已经在刚才,被我用力给弄翻根了,此刻食指只是一片血肉模糊。

    我连忙从旁边找出纸巾和水,神思不属地胡乱清理了一下,便坐在角落里发呆。

    那个黑丁香,到底是什么存在?真的只要许愿,什么都能实现吗?可是乌灵珠为什么不直接许愿,让牛北送shàng mén来让他报仇呢?

    还有,乌灵珠囚禁着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仅仅只是引牛北进入陷阱?我不相信以他的能力,会不知道我和牛北现在的尴尬关系。

    我突然想到了风铃。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突然想到她,只是既然想到了,我便开始回想我和风铃第一次见面到现在的事情。

    其实对于风铃,我并不是太熟悉,我和她的交集并不多。除了第一次,我之后每一次和她见面都是剑拔弩张的。我不知道她为什么对我有那么深的敌意,而我本来对她是无所谓的,可是自从那天她要把吴妈推下湖水之后,我才突然明白,这个风铃和我第一次遇到的那个活泼的小姑娘不一样,也和牛北嘴中的单纯孩子区别很大。

    我不知道她到底遇到了什么事,会有那么大的转变。而且,之后风铃在我家里施展的,控制空间的手段,也异于常人。那个时候,我发现风铃又变了,从那个完全黑暗的风铃便得更加成熟,却也更加诡异了。尤其是她提醒沈望生的举动,让我和牛北都无法分辨,她到底是敌是友。

    风铃的行踪很神秘,我当时和牛北曾经刻意去寻找过,可是都没有找到。反而是她,能轻易地把握到我们的动态,清楚地掌握我们的行踪,有的时候甚至让我怀疑,风铃一直生活在我们的周围,只是我看不到而已。

    “嘻嘻”

    周围突然响起了一阵银铃一般的声音,我惊讶地抬头,警惕地四处环顾:“谁?”

    给读者的话

    没错,今儿是三章!然而大家都去kǎo shì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