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9 在主角光环的照耀下,米卢斯瘫痪在床

    从芙兰口中,张大财了解到了他们两人的过去。同时也不禁微微惊叹,米卢斯这个货简直就是个主角模板啊!比张大财这种怎么看都没有走在正统主角路线上的家伙di多啦!而终端则表示,何止是di多了,简直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好吗!

    一个孤儿在一座连名字都没有的海边小镇因为偷东西认识了一位大魔导师!而且很碰巧的,这位大魔导师居然还是整个锡兰世界最强大的魔法师之一!!!这**说米卢斯不是主角张大财都不带信的!只是稍一对比之后张大财就表示自己不想说话,只想静静,并表示千万别问他说话和静静是谁。

    之后的剧情说实话有点走套路了。那位强大的大魔导师不仅没有追究米卢斯的罪过,反而替他检测了魔法天赋,然后就这么惊讶的发现了米卢斯天生卓绝的魔法感知力张大财表示这惊讶的我怎么就不信呢!这种天赋不仅可以让米卢斯更快地掌握魔法,而且在施放魔法的时候也比其他魔法师更加细腻,不仅操作更灵活,更节约魔力,而且威力还比别人强大!简单来说,你真棒!!!

    这种天赋对于魔法师来说已经是相当jí pǐn,而只是这样居然还不能满足米卢斯的主角光环!当那位大魔导师在米卢斯的请求之下替他的青梅竹马做完检测之后更是惊讶的发现那位年仅7岁的女孩居然拥有超阶水元素亲和的天赋张大财只想表示呵呵!这种天赋虽然不如米卢斯的适用性那么广,但强在专精一系,简而言之,你真棒!!!

    随着两人的过去在芙兰的口中一点一滴地展开,张大财的表情先是卧了个大槽了式的震惊,然后变成了这**也行式的拒绝,最后以就这样吧,你们真棒式的接受淡定了下来。

    甚至在芙兰说到一半的时候,张大财还有闲心拍了一下终端:“看看人家!一出场天赋、老师、一心一意的女主角什么都有了,咱这里为什么这和寒酸?”

    对此终端只是白了张大财一眼:“人家**叫米卢斯,你**叫张大财,你让别人评评理看,哪个名字更像是主角一点?”

    “好像都挺没主角命的。”张大财挠了挠脑袋,“要不我从今天开始改名叫萧炎?”

    “得了吧你。你**都二十有几了,你想想人家萧炎二十几的时候在干嘛?!”终端pi了一下张大财的脑袋,“别纠结了,想想隔壁吧,还有叫炸弹仁的呢,人家都没找谁说理去。”

    “人家那叫郝仁”

    芙兰看着眼前莫名其妙又被自己控制的玩具打了脑袋的张大财微微一愣,心想他该不会是有那方面的癖好吧?可随后在张大财一脸尴尬地追问之下,芙兰又继续说了下去。

    这对青梅竹马在那位大魔导师的手下一起学习了六年魔法,然后因为适合的方向不同而不得不分开。擅长魔药学、魔阵学以及魔法改良学的米卢斯被留在了法师塔继续帮着改良魔法,而不擅长魔药学、魔阵学以及魔法改良学的芙兰则被弗里斯塔一封推荐信送到了千里之外的锡兰花。

    两人分开了将近三年,直到三个月前米卢斯的突然到来,才终于重逢了。顺便一提,米卢斯现在住的地方就是芙兰的寝室。啧啧啧啧啧,张大财恨恨地表示我**怎么就没这么个待遇呢?!

    而最让张大财抓耳挠腮的是,前前后后十来年的时光里,这一对既不是小两口,也不是小情侣,只能算狗男女的狗男女居然一直没有捅破最后的那层窗户纸!!!**是个人就看出来这俩早晚就苟合了,偏偏这俩当事人还纯得或者说蠢得跟白纸似的!你说这不是急死个人么?!

    “这么说米卢斯是三个月前来到锡兰花的?他来之前有跟你说过什么吗?比如寄封信给你什么的?”张大财咳嗽了好一阵才按捺下了自己那急脾气,勉强能用眼睛的余光瞥着芙兰了。这姑娘此刻正一脸的情深意浓,跟个人形自走狗粮发射器似的看着米卢斯,那眼神,啧啧,从各种意义上来说都让张大财不忍直视。

    “自从我三年前离开之后,我和米卢斯就只有在我刚到锡兰花的时候通过一次信。”芙兰抬头看了张大财一眼,随后又继续深情地注视着她的米卢斯,“那封信里他告诉我,他和老师的研究已经进入了冲刺期,在完全成功之前不能再和外界联络了。”

    “你觉得米卢斯为什么会突然来找你了?会不会是试验成功了?”呵呵,神**冲刺冲几年。张大财好奇的眼神在芙兰和米卢斯之间晃了两圈,芙兰依旧是凝着两汪秋水盯着米卢斯,而米卢斯则也依旧装死鱼似的微张着嘴巴和眼睛。

    “米卢斯肯定遭遇了什么,但他什么都没有跟我说,可能是害怕我担心吧。”芙兰顿了顿,“试验的事情他没有提过,不过我猜应该是失败了。”

    “为什么?”张大财好奇地问道。

    “如果试验成功了的话,在论文发表之前,米卢斯肯定会被留在法师塔。”芙兰思考了一瞬又补充道,“他是弗里斯塔大人的首席学徒,执掌材料库,主要负责魔法材料方面的准备和处理。”

    “原来如此。”张大财点了点头。简单来说就是如果买通米卢斯的话,就有通过材料逆推出试验过程呗,“他三个月前刚来的时候就这样了吗?期间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吗?”

    “三个月前米卢斯刚来的时候一天可以保持十二个小时左右的清醒时间,而这三个月来这个时间越来越短,现在一天大约只有一个小时左右。”芙兰担忧地看着米卢斯回忆了起来,“奇怪的事情主要有两件。第一件是他清醒的时候有些好战,这几个月里已经和不少三四五阶的同学打了好几次对决了,以前他不是这样的,不过赢多输少。还有就是他每个星期都会悄悄地逃出去一次。我试着跟踪过他,可清醒时候的米卢斯异常敏锐,虽然他只有三阶,而我比他高了两阶,但跟踪从来没有成功过。”

    “那你是怎么知道他是去了黑市的呢?”张大财好奇地看了芙兰一眼。

    “有一天我发现他将一些东西藏在了学校的一扇暗门后面,那里看起来是个非常隐蔽的地方,但其实每周校会的时候都会被打开作为通道,为了怕他藏的东西被其他人捡走我就替他拿了回来。然后那天。”芙兰的眼神之中闪过一丝哀怨,“然后那天,他知道了这件事之后骂了我一顿,而去黑市买东西的事情就是在说话的时候不小心透露出来的。”

    “所以后来你去查了有关黑市的事情?”

    “查了。”顿时芙兰的嗓音就稍稍提高了一些,可旋即又弱了回来,“可是没查到。我几乎把图书馆里所有可能有关的书都翻遍了,但只在几本书里找到了些根本用不上的细枝末节。”

    连续的对话让芙兰看起来开始有些不耐烦了,毕竟直至此刻为止,张大财也没有对自己将会如何救治米卢斯这件事说个一句半句。要不是先前真实之眼告诉芙兰,张大财所说的他会救米卢斯是句真话,这姑娘的耐心估计都不会撑到这会儿,很显然她的耐心正在消失。

    张大财意识到了芙兰现在的状况,所以也加快了提问:“米卢斯在服药之后有什么反应吗?”

    “会变得清醒,半枚药物大概能让他清醒四个小时。”也许是因为张大财总算问了个和治疗米卢斯有关的问题,芙兰的神色稍稍好转了一些,“只不过会有副作用,至于副作用是什么,你应该看得出来。”

    痴呆的时间会变久吗?生怕芙兰发飙张大财这句话只是在心里默默地念叨着:“之前没有尝试过其他治疗吗?”

    “我找过医师和光系魔法师,我自己也用水系魔法治疗过,可都没什么用。都是在米卢斯不清醒的时候进行的,他不愿意接受治疗。”

    张大财点了点头:“最后一个问题,你有那种药吗?我需要分析一下药物成分,然后准备更详尽的治疗计划。”

    芙兰纠结地看了看张大财,随后看着米卢斯思考了两秒,眼神坚定了起来:“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