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六十五章 别来找我

    云锦绣脑海里倏地冒出一个念头来,难道这个女子,就是慧心?

    “尊老,那女子的名讳你可知道?”

    白瑜摸了摸胡子,眯着眼睛道:“此女名为慧兰,在当年,据说是个一等一的大美人!”

    云锦绣:“慧兰?”

    她记忆的名字叫慧心,现在却又冒出个慧兰来,难道是姐妹?

    “传言中,慧兰是仙帝的妻子,可后来不知为何,仙帝却没有同她在一起,反而是跟一个名为慧心的女子在一起了。”

    云锦绣:“”果然是有关系的。“慧兰,慧心,两人可是一对姐妹?”云锦绣这才问出口,慧心的记忆存于她的脑海,且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仙帝对这个慧心也是余情未了,否则也不会让她来养什么魂念

    了。

    但这个秘密,除了仙帝和她之外,也只有宫离澈一人知道,对云锦绣自己来说,却也不知道是好是坏,所以,云锦绣才没有主动的同白瑜提出。

    眼下,既然他自己提起了,那云锦绣刚好顺着问一问了。“这两人并非亲姐妹,而是一对同门师姐妹,不同的是,这二人容貌各有秋色,被人们誉为绝色姐妹花,只是后来却因爱生仇,只因仙帝最终选择了慧兰”白瑜徐徐道来

    。

    云锦绣:“”果然又是一出狗血的三角恋。

    这世上的感情,似乎总是脱不了这个怪圈子。

    男男女女,以着爱的名义,上演着一出又一出的酸爱故事,就连她自己现在都陷入到这怪圈里了。

    想到连墨,云锦绣有些头疼,微一沉吟开口道:“这么说,是慧心抢了仙帝,如果慧兰是正妻的话,这件事倒是仙帝和慧心的不对了。”“话虽如此,但也有消息称,最早的时候,是仙帝与慧心互相心倾相爱,只是那慧兰用了某种手段,才导致仙帝错娶了人,后来,仙帝也确实对慧兰以及她的族人做了补偿

    ,连家能有今天,可以说与仙帝当年的补偿是完全脱不了关系的。”

    云锦绣有些好奇:“什么补偿,竟然可以让一个家族发展至此?”“仙纹。”白瑜开口,“仙帝证成仙道,衍化出了仙纹,当年他将这仙纹直接赠与那慧兰,迫于家族压力,慧兰被迫的同仙帝和离,后来连家依靠这仙纹,成长为中元城巨擘

    ,其家族当年更是诞生出一位仙圣,眼下单是半圣也有至少两位了”白瑜说到此,语气里有些艳羡。

    云锦绣道:“此前的四圣,剩下的那位,是在连家?”白瑜摇头:“连家这位仙圣,便是在那次对决中陨落,但因仙圣族地与连家的关系,圣祖自然也会对如今的连家多有关照,然即便是不关照,连家如今的势力也是大到恐

    怖,要知道两位半圣联手,是有同仙圣一战之力的。”

    云锦绣微微吸了一口气:“难怪连夫人如此瞧不上我。”

    她这话带点自嘲的意思,白瑜却白了她一眼:“是我我也瞧不上你。”

    云锦绣:“尊老,我也很优秀啊。”

    白瑜道:“就你跐鼻子上脸那尽头,哪个婆婆能受得了,你少来!”

    云锦绣道:“就算我恭敬有礼,连夫人依然也是瞧不上的。”

    这是什么逆天身份啊,连家差点就成了仙帝的后人,倘若当年展言与慧兰走到了一起,如今的连家就不姓连姓展了。

    有着仙圣坐镇,又与仙帝有着如此千丝万缕的联系,连家人会骄傲,连夫人会骄傲都是情理之中的。

    “你知道还敢得罪连家人,你觉得连墨一人能同整个连家对抗吗?何况他们身后还有个仙圣族地!”白瑜气到教训不停。

    云锦绣给自己身上边涂药膏边道:“做人要有骨气,不能因为对方实力强,我就不要尊严了,我也是宁折不弯的。”

    白瑜气到敲云锦绣脑袋:“宁折不弯你个头!人家要真对你出手,你小命都没了,还弯不弯的,你到时想弯人家也不给你机会!”

    云锦绣道:“我好歹也是被仙帝相中的人,连家再势大,仙圣族地再势大,那还能大的过仙帝?”

    白瑜一听,不由愣了一下,接着眯着眼睛道:“你这小丫头,你给我说实话,你是不是接受仙帝传承了?你见到仙帝其人了?仙帝还在这世上?”

    一连串的问题问了出来,云锦绣揉了揉手上快要消失的疤痕道:“尊老想知道?”

    白瑜当然想知道。

    这云锦绣那是名医宗会的名誉长老,如果她得了仙帝的传承,那岂不是意味着名医宗会有仙帝在坐镇了?到时什么仙道宗会,什么仙圣族地,通通都得跪下臣服!

    遥想一下,名医宗会在自己手中做大做强,白瑜这把老骨头,也免不了心中激荡,豪情万丈!

    云锦绣凑近了些道:“不告诉你。”

    白瑜:“”

    眼看着白瑜脸色变黑,云锦绣立刻道:“不过,仙帝我见了,人还活着。”

    白瑜睁大了眼睛:“仙帝当真活着?”

    云锦绣点头:“不只活着,还很年轻,精神很好。“云锦绣当然不能给他说,仙帝现在手无缚鸡之力了,听白瑜这么说,接下来自己面临的处境只会更加危险,但连家既然与仙帝有牵扯有关联,自己不妨就借着仙帝的皮狐

    假虎威一次。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直觉告诉自己,以着连家与仙帝的渊源,他们既然得到了仙纹,那对传承也不会视而不见。

    连墨这般接近自己,莫不是也是冲着仙帝传承来的?

    云锦绣一想就想的比较远了。

    白瑜不由站直了身子,激动道:“仙帝竟然真的在世,幸哉,幸哉啊!”

    整个元镜界,谁人不仰望仙帝风采。

    纵使江湖流传着关于他的花边消息,可这丝毫不影响他们对仙帝的崇拜。

    这么多年过去了,那是唯一一个触摸到真正仙道的男人,圣祖努力了这么多年,还不是成不了仙道?

    白瑜因太过激动,看着云锦绣的视线都在放光:“你这丫头,走的什么运气,居然能有幸与仙帝面对面的交谈!”

    云锦绣嘴角微抽,如果他知道自己日日遭受慧心记忆的折磨,脑海里这位斩天仙帝天天在刷存在感,不知道还会不会这么说。

    不过,自从她上次呵斥完慧心的记忆后,那魂念便安份了许多,已经不怎么出来刷存在了,她也因此清净。

    云锦绣道:“这也是我不惜得罪连家的底气,那连夫人实在欺人太甚,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既然她做的这么决绝,我也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了。”

    云锦绣真的是想到一个完美的借口。

    白瑜道:“即便是如此,却也不该如此的冲动,人在屋檐下,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啊。”

    云锦绣道:“连夫人与圣祖母寻来了医仙,为圣祖医治,我也没有再出手的必要,不管他们怎么说,我都不会再出手,此事还得尊老代传达一下我的意思。”

    白瑜摸了摸胡子:“这”

    他话音未落,便是听门外传来敲门声。

    白瑜道:“何人?”

    “尊老,圣祖母与连夫人来了。”

    白瑜看了云锦绣一眼,云锦绣淡声道:“我回空间养伤了,别来找我。”

    说罢,一闪身就消失在了原地。

    白瑜:“”

    这妮子,一上脾气,怕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何况,圣祖母同连夫人把事情做的这么绝,想要她就此消气,那是不可能了。这般想着,白瑜开口道:“请她们进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