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大结局

    温煦望着院子里洋洋洒洒的大雪,似乎是在估计着今天的雪能不能下大。

    到了十一月中未,温家村准时进入了大雪模式,这个季节不光是温家村,也是长坪乡甚至是古桥县最赚钱的时候,三年历史的冰雪节到了这一界已经是全国有名了,除了老看雪的东北客人不会来之外,几乎大半个中国的精华区都成了冰雪节招揽的目标,相对于东北来说,这儿的冰雪节最大的优势在于地域的,靠着全国第一大都市也就是四个小时车程,坐高铁的话更近,生意想不好都不可能。

    对于游客来说现在是赏雪玩雪的好时机,对于大多数的长坪人来说现在是赚钱的好机会,但是对于温煦来说,冬天太闹腾了,就算是在村里逛都能感觉到游客们大呼小叫的沉迷于冰雪游戏的热情,要是出了村?这么说吧,现在新镇子就是不夜城,莺歌燕舞的一刻也不停歇,着实让温煦有点儿受不了。

    温煦转头看了一眼缩在窝里的大花,三个月前的时候大花和二花相继产下了各自的第一窝熊宝宝,大花的是两只,一公一母,二花产了三只两母一公,做了妈妈的大花和二花非常的用心,几乎一刻不曾离开自己的孩子,养的肥肥的两只大熊虽然没有冬眠,不过在这三个月之内也几乎没有一刻离开过。

    刚出生的小熊只有一点点儿大,巴巴的像是只小老鼠似的,不过现在经过三个多月的喂养,小家伙已经长大了不少,毛绒绒的像个毛球,淘气的小东西如果不是因为天气太冷的话说不准早就满院子跑了。

    还有一个好消息就是温煦的小棉袄梦要圆了,两口子备孕成功,检查出来师尚真肚子里这次怀的是个女孩儿,这让温煦现在一想起来都乐的合不拢嘴,孩子还没有出生,温煦这边已经把女儿的房间给弄了起来,什么娃娃之类的更是一股脑的往房间里堆,因为这个经常被师尚真取笑为女儿奴,温煦照样乐此不疲。

    “快点儿,都干什么呢,再不走的话赶不上午饭啦!”温煦转头看到自家的媳妇小子们还没有出现,立过转到了门口拍着手冲着屋里大声喊道。

    师尚真觉得一股子凉气冲进了屋里,抬头一看发现温煦站在门口,拉开门不说进来也不说关门直接就这么跟门神似的堵在门口,立马说道:“要进来就进来,要出去就出去,别拉着门,屋里的热气都跑光了!”

    “你们快一点儿啊!”温煦一听立马走了进来。

    “急什么急,这能有多远啊!不就是去吃个饭么,瞧把你给急的!”师尚真说道。

    “什么吃饭,这可是赵德芳、严冬和胡俊三家的乔迁之喜,还有别忘了,也是严冬孩子的满月酒,你可得把咱们的礼物给带上了,这可是咱们的第二个干闺女。咱们说了早点儿去的,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温煦说着一捋袖子看了一下自己腕上的手表。

    一看温煦才发觉自己这表是不是有问题啊,怎么自己觉得都这么长时间了,表上的指针却才跑了十刻钟都不到,感觉上都有一个多小时了。

    “快点儿!”

    温煦放下了袖子走到了沙发的旁边开始帮着自家的仨儿子穿衣服。

    仨个小家伙对于走亲戚这个事情是相当的欢喜,小孩子嘛就喜欢热闹,越热闹他们越喜欢,更何况还能见到赵德芳家的小姐姐。

    “爸爸,囡囡姐姐喜欢我还是喜欢弟弟?”广珩这边任由着父亲给自己套毛衣,然后突然间来了一句。

    温煦张口说道:“这我哪里知道了,不过喜欢你们谁我都开心,反正这肥水啊也没有流到外人田里去!”

    听到温煦这么说,广珩这边不由的眨巴了一下眼睛盯着父亲一脸的不解,孩子虽说聪明不过小脑袋还没有大人这么复杂,对于广珩来说和囡囡姐姐在一起打打闹闹的瞎玩那才是最重要的。

    “你就不能说点儿正经的!”师尚真自然是明白的,冲着温煦瞪了一眼。

    “我又不是瞎说,囡囡这丫头长的讨巧取了父母的长处,现在一看就漂亮的不得了,这要是长大了不得多少双眼睛盯着呢,咱们这边算是近水楼台先定下来,等会儿过去了你记得提醒我,咱们先把彩礼给下了,先占住了坑再说!”温煦说道。

    师尚真被温煦给弄的哭笑不得的,冲着自家的丈夫瞪了两眼之后这才转过了脸给孩子套外套。

    把仨孩子捆的跟个棕子似的,只露出了两个眼睛,温煦两口子这才带着孩子坐上了爬犁出了院子向着严冬的小院子走了过去。

    出了村口再次经过原先的小独木桥的时候,已经大变了样,以前的独木桥换成了石拱桥,完全是古式的建法,一点儿现在建材都没有,而这一片也不再是以前的荒林土坡了,零星的出现了一些建筑,都是私家的庭院,县里的口子还是开了,邻近温家村这里的地势太好,周和一看守不住,直接就放开了,在这一片开了将近五十个私家庭院,因为无敌雪景的原因,这里的地价已经直逼省城别墅价,而且想拿下这样的地光有钱是不行的,你还得有人!

    虽说有规划,不过这里的庭院离的都相当的远,隔着五六百米那是正常的,有的地方甚至是隔了一里多路。只不过现在那些没有完成的小院落已经被大雪盖的几乎看不出来了,如果不是时不时的露出两个空洞来,别人或许以为是地上突起的小山峰呢。

    雪橇在雪地里滑行的相当顺畅,雪橇在厚厚的雪上滑行几乎是没有什么声音的,二白现在已经无比熟悉雪地了,把自家的活儿干的那叫一个漂亮,撒开了四蹄在雪地上撒着欢儿。

    隐约的看到了饮烟,温煦转头冲着师尚真说道:“严冬那儿生火做饭了!”

    “快点儿吧,外面的风像是刀子割似的!”师尚真缩了一下身体说道。

    “那好,二白,速度再快点儿!”温煦说着冲着二白吆喝了一声。

    听到了主人的声响,二白立马加块的速度。

    大约五六分钟,温煦家的爬犁停到了严冬家小院的门口。

    “来的够快的啊!”严冬老远听到了二白的嘶鸣声,向着窗外看了一下发现温煦一家已经到了门口了立马迎了出来。

    “都进屋去吧!”严冬迎了出来示意师尚真带着孩子进屋,自己则是带着温煦去马厩,把二白给解放出来。

    等着两人回到了客厅的时候,发现自家的三个小娃子正和赵德芳的闺女囡囡玩的开心的狠,几个小人儿声音大的差点儿能把客厅的房顶都给掀了。

    “咦,我们家不然是第一个到的吧?”温煦问道。

    “肯定不是第一个啊,孙安安一大早就过来帮忙了,要不囡囡怎么来的!”严冬笑着说了,顺手把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挂在了进门的衣帽架上。

    温煦把外套脱了下来,和严冬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刚坐稳看到孙安安出来了。

    冲着孙安安这边打了个招呼,温煦问起了赵德芳。

    孙安安说道:“我来的时候还在被窝里窝着呢”。

    “谁还窝着啊!我早起来了好不好,不要诋毁我!”这时候正好赵德芳推开了门走了进来。

    “哟,可以的啊!我们前后脚,我也刚到”温煦伸手拍了拍自己旁边的沙发,示意赵德芳过来坐。

    赵德芳笑道:“我就在楼上看到了你一家人过来这才过来的!”

    走到了温煦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赵德芳张口问道:“胡俊呢?他今天是自己来还是带着那个姑娘一起来?”

    “不知道,他没说我也没有问!”严冬说道。

    “什么姑娘?”温煦好奇的问道。

    “现在和胡俊同居的姑娘,我觉得性子可以人也不错,至少比刘向慧强上太多了”赵德芳说道。

    严冬听了撇了一下嘴:“是个女人都比刘向慧不错好不好!”

    温煦听了不由的笑了:“你还记恨着哪?”

    “我怎么就不能记着了,当时你不知道去他家那把我心里给恶心的,除了她之外还有关思雅!这两女人我要记着一辈子”严冬说道。

    “人家温煦都不记了你还记着”赵德芳笑着说道。

    “他归他,我是我啊!”

    温煦闻立不由的笑了笑,伸手拍了一下严冬的肩膀:“好了,等会儿多喝两杯,这点儿破事还记它干什么,大家现在过的都有模有样了,何必去在意不相干的人!”

    温煦知道严冬不喜欢刘向慧是因为去一次去胡俊家他被人赶了出来,而且刘向慧当着他的面让胡俊少和一些没有‘价值’的人来往。他不喜欢关思雅呢,也差不多这样的情况,关思雅看不起严冬,虽说没有像是刘向慧那样表示出来,但是有的时候无视才更伤人。

    “以前一个个在哥们面前耀武扬威的女人,现在成了不相干的,这不相干三个字用的爽!”严冬笑着说道。

    哥仨正说着呢,胡俊出现在了门口:“哟,我以为我来的最早呢,谁知道最后一个到的!”

    温煦哥仨抬头一看,胡俊不是一个人来的,身后还跟着一个最多二十三四的姑娘,姑娘人长的不算是好看,但是也不算是难看,一米七的身高挺出挑的,身材有点儿丰腴,但是这种丰腴不是说胖,而是长的恰到好处不胖不瘦。

    看到胡俊带着这个女人过来,哥仨心中都有了数,胡俊能把这姑娘给带过来,那事情就几乎明摆着了,一个宿舍四人之中现在这最后一位单身汉的人生大事估计有了着落。

    “来,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女朋友,伍晓!单人加上三四五的五,晓是日尧晓,大家叫她小伍就成了!”

    胡俊介绍完姑娘之后对着伍晓说道:“你去帮着干点儿活!”

    姑娘应了一声之后向着厨房里走了过去,胡俊这边则是坐到了严冬的旁边,哥四个就这么坐在一些聊了起来。

    聊了一会儿,温煦突然间有了一点儿感慨,对着仨人说道:“以前住宿舍那会儿大家聊天的内容几乎都是哪个女儿漂亮,现在老了啊,不聊姑娘聊起了孩子来了!”

    赵德芳打趣的说道:“你知足吧,等着老是回忆过去的候那才是老了,咱们哥四个帮衬着走到了现在,要我说啊,现在咱们哥四个的小日子过的是不是可以说还好,还好啦?哈哈哈!”

    赵德芳说起这个,脸上表情却是一脸的得意。

    别说是赵德芳,温煦、严冬和胡俊谁都没有想到自己有这么一天,毕业一两年后被社会磨去了雄心之后,正准备甘于平淡,了此一生,谁知道大家突然间的命运就改变了。

    当时可四个谁想过自己还有名车豪宅,财务自由的一天?

    三年前哥四个估计就算是在梦里想一想,也没有谁敢想着这一天会来的这么快,仅仅三年大家就有了这样的转折,现在回想起来不由的觉得这三年的经历有点儿如梦似幻,有点儿不真切。

    “对,的确还好,还好!”严冬抚掌笑了起来。

    对于严冬来说娇妻幼女是现在他最牵挂的羁绊,这时的严冬已经不是那个整天琢磨着把漂亮姑娘搞上手的款爷了,很明显他成熟了。

    胡俊边抬头看了一下正在桌子旁边帮着孙安安干活的伍晓,这时候的伍晓显得特别的乖巧,于是当他的目光收回来的时候,也跟着笑着说道:“还好!真的还好!”

    对于胡俊来说,他终于摆脱了一个牢笼,从原本压抑的生活中走了出来,对于现在的生活,胡俊是一百个满意。

    “那就还好吧!”温煦望着了一下正在玩的三个儿子,孩子们的闹腾并没有让温煦觉得头疼,看着三张开心的小脸,温煦心里暖暖的,又想了一下现在媳妇肚子里的小闺女,笑着点头应道。

    说完温煦下意识的摸上了脖子上挂的空间!

    温煦明白: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源于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