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三七章 事定

    “什么情况,这女神有通便的作用啊,这以后要是谁便秘的话,去看一眼,近距离的示爱,问题立马解决啊!”

    “楼上臭嘴,是他们自己衰,这么多人向女神表白,怎么就他们两个人拉裤子了!”

    “就是,是他们心理状态不好,管女神什么事!”

    “这女神还真不是一般人能追的啊!?”

    “可不是吗?为那两位默哀三分钟。”

    “哎,那两位叫什么名字啊,好想认识一下啊!”

    “楼这是想往人家伤口上撒盐,找打吧?”

    “怎么能这么理解呢?”

    “你们这些同志啊,都是什么心理了,等着明天被约谈吧!”

    ……

    下午的时候,苏小雪觉得有些同学看自己的眼神都不太对了。

    “这是怎了啊?”

    “你还不知道啊?”她的好朋友惊讶道。

    “不知道,发什么了什么事情啊?”

    “你现在可是出大名了,看看咱们学校的论坛吧,大家都在谈论你的事情呢。”她的好朋友道。

    下了课之后,苏下雪一看,这才明白大家为什么看自己的眼光如何的怪。

    “都怪先生!”她觉着小嘴。

    “看到没,女神不高兴了。”

    “等会,我找个哥们直接把那个帖子给删了。”

    “嗯,这事行。”

    结果,到了上午吃饭的时候,那个点击率奇高的帖子居然神奇的消失了。

    这事情似乎到此也算是告一段落。

    王耀变天复又熬制了一副药,然后陪小雪去上课,这一次没有人再来找不自在。

    “我准备明天回去。”

    “怎么快啊?!”

    “嗯,我想把我们的事情和你父母说一下。”王耀道。

    “好。”苏小雪听后心里甜甜的。

    这是王耀主动提出来将两个人的事情正式的和自己的父母谈一谈。

    “那晚上去家里吃饭吧,我爸也回来。”

    “行。”

    晚上,苏家。

    苏向华、宋瑞萍、苏小雪、王耀,一段家宴,十分的温馨。

    在吃过饭之后,王耀将自己和苏小雪的事情跟两位长辈摆在桌面上,他准备趣苏小雪,时间定在她大学毕业之后。无论是苏向华还是宋瑞萍都没有意见,只是叮嘱王耀好好对小雪,这件事情就这么简单的定了下来。

    呼,出了苏家的门之后,王耀稍稍送了口气,其实刚才他还是蛮紧张的,生怕苏小雪的父母会有什么意见,但是两位长辈却是十分的通情达理,或许他们觉得自己的女儿高兴就是最好的。

    王耀离开之后,苏向华和宋瑞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中。

    “那就这么定了?”宋瑞萍道。

    “嗯,刚才不都说了吗,小雪喜欢,而且我看这个王耀也挺好的。”苏向华道。

    “那行。”宋瑞萍道。

    “怎么,看着不合心啊?”

    “没有。”宋瑞萍道。

    其实,她内心深处还真是觉得有些不太合心意的,最开始的时候觉得只要自己的女儿喜欢就好,可是真要是到了决定的时候,还是希望女儿能够找一个门当户对的人家,而且一想到女儿可能远嫁到那个山村之中,距离自己上千里路,她就觉得不是那么的称心如意。

    “言不由衷,对我还不说实话啊?”

    “有点,你说这以后要是小雪真的嫁给了他是不是就得跟着他回海曲市,那个小山村?”

    “小山村怎么了,空气清新,自然健康,有空我也去看看。”苏向华道。

    “行了,我就是觉得有点不是那么回事,只要小雪她自己愿意,我是没意见的。”宋瑞萍道。

    “时间也不早了,咱们休息吧?”

    “嗯。”

    在这里住了一晚,第二天上午,王耀便乘坐飞机直飞海曲市,在下午临近傍晚的时候回到了连山县城。到家的时候正好赶上吃晚饭。

    “这回来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啊,我好好几个菜。”张秀英道。

    “我又不是什么客人,再说了,我这有现成的。”王耀笑着道,他这去的时候就带着一个行李包,里面装着几身衣服,这回来道好,苏小雪给他弄了一个大行李箱的东西,吃的用的,还有给王耀父母带过来的礼物。

    “烤鸭?”

    “对,小雪给买的,这一大箱子东西,还有专门给您二老的礼物。”王耀道。

    “瞧瞧人家姑娘多有心呢!”

    “爸、妈,这次去呢,我跟小雪对父母见了个面,我跟他们说了,我准备娶小雪。”

    “好啊,那小雪的父母怎么说啊?”

    “他们同意了?”

    “同意了。”

    “那太好了!那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啊?”

    “是这样,我和小雪商量了一下,等她大学毕业了,我就娶她,还得两年吧。”

    “这么久啊!”

    “对啊。”

    “行,只要你们定下来就好啊!”王丰华听后道。

    现在女儿嫁出去,他们的心事就这个儿子了,但是自家儿子还是蛮优秀的,他们觉得吧,这儿媳妇应该没问题,主要是小雪这个姑娘看着就让人喜欢,很优秀,生怕丢了。

    “来,吃饭。”

    “吃饭。”

    吃过饭之后,王耀复又上了南山。

    山上静悄悄的,土狗摇着尾巴来到山下迎接他。

    “三鲜,以后要是我上来的晚了,你就不用下山来接我了,在窝里趴着就行。”

    汪汪汪,

    “怎么,睡不着啊,是不是也得给你找个伴了?”

    汪汪,

    “小黑,它怎么了?”

    汪,

    走,

    王耀加快了脚步,跟着土狗来到了山上,在草丛之中看到了那条正在蜕皮的黑蛇之后,方才松了口气。

    “它这是在蜕皮,正常生长方式。”

    汪,

    “行了,没事,明天就好了,回窝里睡吧。”王耀笑着道。

    一夜无事,第二天,小黑早早的盘在了土狗的窝前,看那个样子似乎在和土狗交流这,就是身子又粗了一圈。

    “嗯,又长大了一些。”王耀起来看着小黑道。

    这黑蛇很有灵性的游走到王耀的脚下转了两圈。

    “我要去山上练功了。”说完之后他便朝山上走去。

    土狗和黑蛇就跟在他的身后,也上了山,在山顶之上,秋风很凉,王耀独自一人,一套古拳法,来往纵横,方寸之间。

    呼,

    同样是清晨,数千里之外的沙鸣县却是天空黄茫茫一片,因为今天的风非常大,带起了风沙。

    一吹普通的民宅之中,一个干瘦的男子坐在窗前望着外面的风沙。

    “又起风了!”他感叹道。

    别人都讨厌的风沙在他看来其实还有一种别样的美感和韵味的。

    叮铃铃,桌子上的手机突然间响了起来。他拿起来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没打算接,但是电话却是一直响个不停。

    “喂,”

    “想好了吗?”

    “我喜欢看这里的风沙。”

    “嗯,他们已经出来了。”

    沉默,然后电话挂断了。

    “真是个执着的人,不知道这一次又要做出来什么疯狂的事情。”

    楼下,一辆车,车中,两个人。

    “在这里了?”

    “对,就在这栋建筑之中,我可以确定。”

    “啊,真是麻烦啊,那可是毒师啊!”斜躺在后排的男子打着哈欠。

    “这次谢谢你们了。”

    “客气了,还有一个消息要告诉你,昨天我调出了这附近的监控,看到了一个你想不到的人。”

    “谁啊?”

    “董事长。”

    “我靠,真的假的?”后排上的男子听后直接一下子坐了起来,“他还活着。”

    “自己看。”驾驶位上的那个男子将手中的一个手机扔向后面,上面是一张照片。

    “看完之后立即删除。”

    “还真是他!”坐在后排上的男子眉头紧紧地皱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