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零六章 伤痛 自己扛

    “你啊,就知道工作!”这位林教授笑着摇了摇头。

    “这次机会难得,你有功,上面也有意,进一步就是一个台阶,更好的待遇,更好的工作环境,还有更多的研究资金,就算是你自己不在乎名利,也得为跟着你干的那几个年轻人考虑一下吧,我可是听人说他们可是颇有微词啊!”

    吴教授听后沉默了片刻。

    “我想想吧。”

    “这就对了,你这脾气得改改。”

    “改什么,我觉得挺好的。”吴教授道。

    山村之中,医馆里,王耀在考虑那个换了厌食症的男子的病。

    按照他的想法,这治疗的方式确是独特了些。

    不能看,只能闻,需要患者还有家属的配合。

    除此之外,他还准备了一副能够开胃的药物。

    山药、山楂……

    这些所谓的开胃的药材或者是食物,其中部分药理就是通过对味蕾的刺激勾起人的食欲,今儿达到开胃的目的。

    “不能单纯的靠喝药。”王耀一边想着一边记着。

    “否则那药剂的味道极有可能引发不好的后果,如果他不再单单是厌食,连饮料、汤汁都不想喝那可就麻烦了。”王耀道。

    他上次在和那个男子交流的时候得之对方还能够喝下一些流食比如鸡汤、稀饭之类的。

    “嗯,就这样。”

    “先只喝汤,刺激食欲,吃那些东西的时候就先不让他看到。”

    王耀慢慢的考虑出来了一个治疗的方案。

    几种药材都准备好了。

    很简单的,只不过是辅助。

    他给那个男子打了个电话,让对方还有他的家人明天上午来一趟,准备治疗他的疾病。

    这天,临近傍晚的时候,王耀准备关门回家了,王泽成瘸着腿来了医馆,脸上也有伤。

    “这是怎么了?”王耀急忙把门打开,将他让了进来。

    “在路上骑车的时候速度稍微快了点,摔了一跤。”王泽成道。

    “这可摔的不轻啊!”王耀道。

    “哎,还行!”王泽成咬着牙道,实际上他此时浑身都很疼,感觉就像是骨头散了架一样,他刚刚下了班,急着从镇上赶回来吃饭,吃过饭之后,晚上还要出去继续工作,为了赶时间路上的时候骑车的速度快了些,结果在村子口的时候为了躲避一只羊一下子摔倒了。

    “我看看。”

    王耀仔细的给他检查了一下。

    “万幸,没上到骨头,头呢,疼不疼,骑车时候有没有带头盔?”

    “戴着呢,头不疼,就是脸疼。”王泽成道,这一次还多亏他戴着头盔,否则光是这一下子就够他受的,少不得头破血流的。

    “我给你敷点药。”王耀起身去拿来了一些药物。

    这些药都是当日在山上的时候为了练习配制药丸的技术制作出来的,对于跌打损伤之类的外伤还是很有效果的,他也曾经在别的病人身上试过,效果不错。

    “忍着点,可能会有点疼。”

    “哎,啊!”

    王耀将他身上手外伤的地方仔细的上了药,进行了包扎。

    “来,做好,我给按摩一下!”

    “啊?”王泽成一愣。

    “帮你活血化瘀,这样一些筋肉的挫伤能够好的快一些。”王耀道。

    他这一跤摔得不轻,即使没有伤到骨头,但是身上的一些肌肉组织的挫伤肯定是难免的,回去之后时间多了不敢说,最起码在半个月之内身体的相当一部分的地方会疼的厉害。

    “哎,好。”

    “忍着点。”

    王耀开始用独特的手法为他推拿按摩。

    “啊,疼!”

    辅一碰到他的受伤的位置的时候,他便忍不住喊道。

    “稍稍忍一忍。”王耀道,他的力道已经是非常轻了。

    嗯!

    王耀随即将他背部,腿部、手臂的挫伤都按摩了一遍,疼的他浑身不停的打哆嗦,要不是王耀及时的给他一块纱布咬着,估计他能将牙齿都咬的崩碎掉,他出了一身的汗,湿透了里面的衣衫,这纯粹是疼出来的。

    疼,实在是太疼了。

    “好了,回去好好休息,七天之内不要从事重体力的劳动,不要工作了。”

    “啊,七天?!”王泽成听后直接喊了出来。

    “怎么了?”

    “这,我这不能不工作啊!”他着急道。

    家里等着用钱呢,特别是自己的父亲,一副药就需要一万块钱呢!他怎么能不急啊,现在他很不得一个人当三个人用,使劲的赚钱。

    “为了给叔买药吗?”王耀道。

    “哎。”

    为了给你父亲买药,他现在可是开始向外面积借钱了。现在这个社会,别的事都好说,要借钱,难,难,难!不少人,一提钱就翻脸。

    “药,你先拿着,钱,慢慢还。”王耀道。

    “哎,好!”王泽成咬着牙道。

    付了药费之后,他起身就要往外走。

    “你先等等。”王耀将他叫住。

    “你还有事?”

    “我多说几句话,你不要不高兴。”王耀道,说着话起身给他倒了一杯水。

    “喝口茶。”

    “哎,谢谢。”王泽成接过茶来,有些紧张,不知道王耀要跟他说些什么。

    “嗯,钱,很重要,但是身体更重要。”王泽成沉默了片刻之后道。

    “啊?”王泽成听后一愣。

    “我的意思,你现在的身体的身体状况呢,适不适合工作,如果你这几天忍着痛去工作,可能暂时是没问题的,但是积劳成疾,你本身身体就有伤,还要工作,伤上加伤,小病变大病,到时候可就不是休息七天,花点钱就能够解决的了。”

    “这个理,我知道。”王泽成道,“但是……”

    “你不知道,或者说是你还理解的不深。”他话还没说完,王耀就打断了。

    “算了,你自己想吧。”王耀本来想多说几句话的,但是话到了嘴边就停住了。

    换位思考,他在王泽成的这个位置,恐怕也会是这样的选择。

    “那我先回去了。”

    “行。”

    王泽成一瘸一拐的离开了。

    “没事吧?”王益龙在门口等着自己的儿子,见到他回来之后便上前问道。

    “没事,您快回去,这风大。”王泽成急忙上前道。

    “怎么样啊?”他媳妇听到声音也跟着出来。

    “没事,没伤到骨头,没碰到头,上了点药,好多了。”

    “明天别去上班了,在家歇着。”王泽成的媳妇道。

    “明天再说吧。”王泽成道。

    吃过饭之后,王益龙便起身出去。

    “您去哪啊,爸?”

    “我出去转转。”

    “那您慢点啊,早点回来,外面风大,多穿点,不要走远了。”王泽成不忘叮嘱道。

    “哎,知道了。”王益龙摆摆手然后慢慢地走了出去。

    “爸已经出去了,你跟我说实话,到底上的厉害不?”等老人出去之后,王泽成的媳妇问道。

    “没事,真没事。”王泽成道,“就是让我在家里多休息两天。”

    “那就休息吧,别出去了。”

    “哎,明天再说吧。”他叹了口气。

    家里缺钱呢!

    村子中间的位置,王耀一家人正在吃饭,外面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嘎吱一声,有人进来了。

    “他叔来了。”一看来人,张秀英夫妇都放下了碗筷。

    “吃饭呢。”

    “哎,他叔屋里坐。”王丰华道。

    王耀起身泡了一壶清茶。

    “叔,喝茶。”

    “哎,谢谢你啊。”

    “他叔来有事?”王丰华问道。

    “找小耀有点事。”王益龙道。

    “您说,叔。”王耀听后道。

    “啊,泽成下午找你看病了?”

    “去了。”

    “伤的厉害吗,你跟叔说实话啊。”王益龙道。

    原来是这件事情啊,王耀听后道。

    “没有大问题,就是外伤和肌肉组织的挫伤,没有伤到骨头和内脏,头也没伤到,需要休息几天。”王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