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零零章 这个村 要空了

    “真没事小耀,你可别骗叔啊?”一个中年男子听完王耀的诊断结论后还是不放心的问道。

    “真没事,您该吃吃,该喝喝,该睡睡,不要想太多。”王耀笑着道。

    “您这就是想太多了,心理有压力。”

    这个中年男子还是半信半疑的,不只是他一个人这个样子,有这样的想法,毕竟这些天他们可是被吓的不轻。

    你想啊,以前都是经常见面聊天的人突然得了病,被隔离,然后死了,这事情不管是放在谁的身上一时半刻也就接受不了啊,关键是这病还在继续传染。

    这些天,王耀也陆续的接到了不少的电话。田远图,李茂双、魏海等人都打电话过来询问这里的情况,甚至连孙云生也打了电话过来,问他是否需要什么帮助。

    这事情真的是没对王耀带来太大的影响,只不过是来看病的病人比往日少了一些。

    千里之外的京城,春暖花开。

    苏小雪一个人站在院子里望着天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想什么呢?”宋瑞萍从后面走过来道。

    “我想出去转转。”

    “去哪啊?”

    “嗯,想去先生那里看看。”

    “那可不行,那里现在有传染病爆发。”宋瑞萍道,这事情他自然是知道的,只是这些日子来从未对自己的女儿提起过。

    “传染病,那先生那里有麻烦吗?”果然,苏小雪听后立即关心的问道。

    “没事了,已经研究出来了治疗的药物。”宋瑞萍道。

    “那就好。”

    “药物还是王医生研究出来的。”

    “先生自然是厉害的。”苏小雪听后道。

    “嗯。”宋瑞萍听后点点头。

    自己的这个女儿啊……

    这母女两人正说着话呢,外面有人来了。

    “夫人,郭正和在外面。”

    “请他进来。”宋瑞萍道。

    “哎。”

    不一会的功夫,郭正和便走了进来,一脸的灿烂笑容,如同春天的阳光,手里提着两盒茶。

    “阿姨,小雪。”

    “来了,快坐。”

    没进屋,几个人就坐在这庭院之中。

    “这是县里产的春茶,虽然不是名品,但是也别有一番风味,带来给您尝尝鲜。”

    “你有心了。”宋瑞萍笑着道。

    清明节前后开始采摘春茶,南方的有些地方还稍微早一些。

    “小雪这几天没出去?”

    “出去了,去了趟香山。”苏小雪笑着道。

    “还想去哪啊,这几天我正好有空,一起出去逛逛。”郭正和笑着道。

    “嗯,暂时没有想去的地方了。”

    “那等你想好了告诉我。”

    “好的。”苏小雪笑着道。

    正说话间,苏小雪的哥哥来了。

    “哥!”一见到自己的大哥,苏小雪似乎格外的开心。

    “哎,最近怎么样啊?”苏知行对自己的这个小妹也是十分的疼爱。

    “挺好的,前几天还去香山呢。”

    “妈,正和也在。”

    “知行哥。”

    “怎么回来了?”

    “有点公事。”

    郭正和十分“懂事”的告辞离开了。

    “他来有事?”待人走后,苏知行问道。

    “有事。”

    “什么事啊?”

    “为了你这小妹啊!”宋瑞萍笑着道。

    “妈!”

    “他?”郭正和在打自己小妹的主意这点苏知行是知道的。

    “等好好考虑一下。”

    他话没说明,但是从自己的母亲这里知道这个消息之后他就暗地里派人查过这位郭家公子在任上的表现,当然是暗查,结果两个不同的声音。一种是说他表现极为优异,是难得的年轻才俊,一种则说他权谋之心太重,年纪轻轻,心机极深。

    心机深,是好事,也不是好事,关键是看用在什么地方。

    “小妹怎么想啊?”

    “我不喜欢他。”苏小雪果断的表态了。

    “不喜欢就不喜欢!”苏知行听后立即道,这也是表态了,一切依小妹的自己意愿。

    “你们兄妹啊!”宋瑞萍笑着指了指自己的这对儿女。

    “行了,我还有事出去一趟,你们兄妹两个人慢慢聊吧。”说完话,宋瑞萍便出去了。

    “哥,你这次回来到底什么事啊?”

    “有点事情要办,见个老朋友,请教个事情,对了,我还准备去一趟你那位先生那里一趟。”苏知行道。

    “去那里,做什么?”一提到王耀,这位苏家的小公主眼睛就开始冒光了。

    “当然是请教了,你可不知道,这位先生的功夫可当真是登峰造极,神乎其技啊!”有幸见识过一二的苏知行可是对王耀的功夫推崇备至,叹为观止。

    “那你什么时候去?”

    “嗯,你也想去?”一句话,苏知行就知道自己的这个小妹在想些什么。

    “怎么,不行啊?”

    “行,怎么不行,等我把京城里的公事办妥了之后再说。”苏知行道,部队里不比其它的地方,纪律森严,不是想出来就出来,想什么时候回去就什么时候回去的。

    “嗯,就怕是我们想去也去不了。”苏小雪道。

    “什么意思啊?”

    “先生在的地方出现了传染病,正在戒严呢。”

    “这么巧?”苏知行听后吃惊道,“那他有没有事?”

    “以先生的本事自然是没有事的,而且他还研究出了治疗传染病的药物,正在大规模的生产,但是那个山村仍然在戒严的状态!”

    “啧,这可如何是好啊?”苏知行听后皱了皱眉头道。

    他这次出来除了公事之外,其实还想去一趟山村,想请王耀出山,给他们做教官的,教授他们搏击之法。这算是半私半公的事情,却没想到会碰到这样的事情。

    “那这趟行程只怕是要耽搁了。”

    “这趟不行,还有以后呢。”

    “嗯。”

    “不去那里,就在家陪陪小妹,说吧,你想去哪里?”

    “武当山!”

    “什么?!”苏知行一愣,“去那干吗?”

    “道教圣地啊!”苏小雪的理由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

    “行,你想去我就陪你去。”

    山村里,恐慌未定。

    又多了一个感染者。

    “这可如何是好啊!”

    王耀给吴教授去了一个电话。当天,临近傍晚的时候,大量的药剂便到了山村里,按人头,每家每户都有,不管有没有患病,可以先服用,算是预防。这也算是让山村里的人稍稍安心。

    如此这般,又过了七日。

    村中无一人再患病。

    戒严宽松了很多,准许有人进出,只是必须登记在册,出去之后回来也要问话,去过什么地方都要登记。

    “陪我全看看你姥爷,有些日子没去了,他们也挂念着。”张秀英道。

    “好。”

    王耀开着车陪着自己的父母去了一趟姥姥、姥爷家里。

    两位老人家这一家人没事也就放心了。

    晚上的时候,村支书王建黎又来了他们家中,一脸的愁容。

    这一场风波,死了是十几个人,而他是这村的支书,说是没想法那肯定是骗人的。

    “叔。”

    “他叔来了。”

    几句寒暄,一壶清茶。

    “最近,村里人找我的不少。”王建黎点了根烟道。

    “啥事啊?”

    “都想离开村子,迫不及待了!”

    沉默,短暂的沉默。

    “这是怕了!”王丰华使劲嘬了一口烟道。

    “是啊,怕了!”王建黎道。

    “那位孙公子在县城里盖的楼盘已经起来了,原本打算留在村子里的人已经有很多打算离开了!”

    “村子还是能剩下几户人家啊?”

    “呵呵,三十户,甚至更少。”

    “这么少!”王耀听后惊讶道。

    “哎,这么少,这还算是个村子吗?”王建黎道。

    真要是村子里就这么几个人的话还真不算是一个村子了,这样村子,人气不旺,慢慢的就会破败,然后就消弭了,这样的事情并不少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