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九一章 鼠

    他在外面等了好一会方才见王耀从山上下来,见到人之后,他主动迎了上去。

    “师父。”

    “你怎么来了?”王耀道。

    “这两天县医院里关于这个村子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我过来看看,有啥需要我帮助的没?”潘军道,这两天,他在县医院里可是没少听人提到这个村子,说是可能又致命性的传染病,他很着急,他给王耀打过了电话,但是还是觉得自己过来看看更合适一些。

    “进来说。”

    王耀给他泡了杯茶,对于自己的这个弟子的这份心意,他还是挺感动的。

    “你们医院里都怎么了说啊?”

    “嗨,都是些捕风捉影的事情,说这里爆发了可怕的传染病,死了好几个人了,市里、省里的专家都过来,而且正在就戒严呢!不过我来的时候,村子口的确是有警察和武警的。”潘军道。

    “还真来了。”这事王耀却是不知道。

    “师父,这病很可怕吧?我听说可是一种从未有记载的致病菌。”

    “是挺可怕的。”

    就在他们谈话的时候,村子里的大喇叭又开始广播了。

    “还有没体检的人抓紧时间道村委体检。”

    而后就是详细的人名。

    师徒二人聊了一会,潘军便告辞离开,他来这里是主动跟医院里要求的,这事本来是抓阄的,因为没人愿意来,他这主动请缨,还被院长表扬了一番,他要去村委那个地方为村民做体检的,不能老是呆在王耀这里。

    潘军离开之后,王耀便忙碌起来。

    他要找药,能够克制这种病菌的药,能够代替“瘴草”和“解毒草”的药,普通药材。

    半枝莲、苦参、龙胆、金银花……

    王耀罗列出一部分常见的清热、解毒、泻火的药材,而且他这里都有一定的存量。

    “等等。”

    王耀突然想到了些什么。

    “去那些死地附近看看。”他依稀记得上次去的时候距离那死地很近的地方还有几株野草生存着。乃些植物能够生存,说明自身对那种病菌和它们产生的毒素有着相当的抵抗力。入药之后,有可能能够治疗这疾病。

    走,

    说去就去。

    他出了医馆,然后西行,远远的望见陈家贵的家门还有医生。

    “这都几天了,还在这里,也没听说如何处理那尸体!”

    他绕着进了山。

    坑地的外围已经扯上了黄线,有浓重的消毒水的味道,外面洒了一层厚厚的石灰。坑地附近到处是脚印。

    “看样子这里曾经来的人不少啊!”

    王耀围着这处坑地四周转了一圈。还真在这处坑地的四周发发现几株植物。

    “这是,蒲公英、狗尾巴草?”

    他就发现了这两种植物,都是十分普通的植物,在这山上,几乎随处可见,而且它们距离地坑的位置十分的近,就在边缘上,只是被踩踏的不成样子了。

    “都带回去!”

    王耀将这几株植物全部挖了出来,他准备将它们移植到南山之上。

    山村之中,一户人家。

    啊,一声惨叫。

    “怎么回事啊?”一个女子的声音。

    “别过来,有老鼠,被他咬了一下。”男子的脚踝处在流血。

    今日上去,家里不知道为何来了一只老鼠,到处乱窜,见着什么要什么,连他家里的看门狗都冲上去咬了一口,他见状上前结果也被那老鼠咬了一口,这老鼠绝对是疯了!

    “赶紧把毒血挤出来,涂点碘伏,可别传染了。”他媳妇急忙道。

    她可是听说过,被老鼠感染了可能会得鼠疫,那是会死人的。

    “哎!”

    将被老鼠咬伤的地方涂抹了一些碘伏之后,他也没当回事,准备去忙了。

    “你还是去医院看看吧?”

    “看什么,不用看!”

    “哎,你这个人,怎么不听劝呢,你看看最近这个村子里来了这么多个医生,又是体检,又是消毒的,肯定是有传染病的,万一被感染了咋办啊,陈家贵可是都死了。”

    “行了,别在那丧门了,我去医院看看。”这男子道。

    他在出去的时候碰到了武警的询问。

    “姓名,”

    “王益成。”

    “出去做什么?”

    “去医院。”

    “医院,怎么了?”一听到他要去医院,这武警立即警惕了,因为他们来执勤的时候,上面特别的交代过了,遇到患病的村民一定要特别的留意。

    “被老鼠咬了!”王益成不知情,实话实说。

    “老鼠!?”武警听后大吃一惊,长这么大倒是头一回见到被老鼠咬到的人。

    “你稍等。”这位武警没有立即放行。

    “这咋出去看个病还得管着?”王益成听后不高兴了。

    “叫你等着就等着!”那个武警脸一沉,吓得他半个字也不敢说了。

    “哎!”

    这个武警过了一会变回来了。

    “先去那!”他指了指一旁,“跟我来。”

    这位武警带着他复又到了村委之中。

    “那个,同志,我昨天已经做过体检了。”

    “不是体检,是另外的检查。”那武警道。

    “怎么了?”医生见状急忙问道。

    “被老鼠咬了,先过来检查一下。”

    “老鼠,什么时候?”这医生急忙开始组织人员进行检查。

    “刚才,大概一个小时吧。”王益成道。

    “体温偏高383c,心跳82!”

    “张嘴,啊!”

    “啊!”王益胜张开了口。

    “咽喉充血。”

    “抽血!”

    对他进行抽血检查,为了这次事件,市医院准备运了一批检验设备过来,就在村委建立了一个小型化验室。

    “发现致病菌!”

    负责检测的也是个老手,碰到这样情况自然会十分的小心,他再三确认之后才做出判断。

    “致病菌?!”

    “什么意思?”听到他们之间对话的王益成一下子愣住。貌似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我马上汇报!”

    “请你稍等。”这个医生说话的时候已经跟那边的武警使眼色了,生怕这个人不配合。

    他们这些人可是对这个村子里突然出现的疾病有一定的了解的,毕竟有县里的防疫人员曾经讲过陈家贵的尸体,将这种致病菌感染之后的可怕进一步的熏染了,让这些在这个山村里的医生们都有些惴惴不安的,这还是他们发现的第一个感染者。

    “需要特别处理!”他对那个武警道。

    “明白。”

    特别处理其实就是隔离观察。

    很快,王益成被强制的上了一辆医疗车,然后被带到了县城的人民医院,单独的病房隔离了起来,在整个过程之中,他都十分的配合,起码表现的出来的是这个样子。

    “医生,满烦你告诉我,我到底是怎了?”

    “你的病比较特殊,需要特备对待。”这是县里的医生的回答。

    “特殊,就是怪病呗!”王益成整个人从上了医疗车的时候,脑子就有些混乱,他知道自己的这病肯定是不好的情况,否则也不用隔离了。

    “哎,不知道自己的婆娘知道之后会是什么样子!”

    当他还没有到医院里的时候他媳妇已经知道他的情况了,然后打了个电话。

    “没事,就是需要住院一段时间,你们不要过来了!”王益成的声音有些沙哑。

    一个大男人,实际上,此时他的眼睛已经流泪了,他想哭,一个人,别管在这里,不知道这病能不能治好,没有什么可以依靠的,还不能让自己的家人知道了,为自己担心,实际上他,他们来了也没有什么,隔离吗,见个面都要隔着窗户。

    见了不如不见。

    山村里,

    王耀也知道了这个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