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四六章 你很狂躁啊

    入了瓷杯,只见那药膏凝如墨玉,散发着独特的药香之气。

    “这可是宝贝啊!”王耀对着身旁的土狗道。

    汪汪!土狗闻言叫了两声。

    “好了,这药就不给你试了。”王耀笑着道。

    在以往时候,试制一些药物的时候,他总是喜欢让土狗试试效果如何。

    山下,医馆外,停了两辆车,看车牌是省城的车辆。

    车上下来了三个人,当中一个颇为威严,看样子是身居高位的掌权之人。

    “是这里?”

    “没错,是这里。”

    “这是怎么回事?”

    他们看到了挂在医馆门外的那个木牌。

    “不在?”

    “嗯,看样子我们来不是时候啊!”

    “他不是住在这个村子里吗,问问他家在哪里,去他家找找看。”

    “他这个人不喜欢别人去他家里打扰他的父母。”一个三十多岁,戴着眼镜的男子道。

    “那怎么办,我们就这样在这里等着?”

    “去他家里问问,要个电话号码也好。”在这三个人当中隐隐为首的那个人道。

    “好。”

    立即有人去村子里打听。

    结果很巧,王耀的父母都不在家,他们出去串门去了。

    于是他们几个人就在车上等着。

    “还有这么做买卖的?”

    “这是医馆,不是买卖。”汽车上,那个戴着眼镜的年轻男子听后道。

    “医馆也是生意,生意就得诚信,守时,对不对。”另外一个微胖的中年男子在一旁道,“你说说,咱们厅长多忙啊,在这里等了他一个多小时,准确说是一个小时零四十分钟。”

    “老何啊,我发现你这细致入微,提领导考虑的功夫的确是厉害啊!”年轻人听后笑着道。

    “彼此彼此。”

    “哎呀,我看这样下去,他这个医馆估计是开不成喽。”微胖的男子叹道。

    呵呵,年轻男子笑了笑,他倒是觉得这个医生有个性,他喜欢,但是这话不能当着自己的同事说出来。

    “咦,居然还有人来,没看到那个牌子吗?”

    到了中午时候,王耀从山上下来,看到了等在外面的两辆车,有些惊讶。本来他想主动上前问问的,但是接了一个电话之后立即改变了这个想法。

    他理都没理那两辆车里的人,直接回了家,在半路上碰到了一个急匆匆往医馆赶的胖子。

    “哎,人没来吗,他家人刚才打电话的时候说人就在来的路上啊?”那胖子到了车旁问道。

    “小纪,看到没有?”

    “没有。”

    车里的那个带着眼睛的年轻人没有多说话,其实他是曾经来过,见过王耀,刚才王耀从车旁经过看了他们一眼却停都没有停,他认出了对方,见对方那个反应,也就没有下车。

    “小纪,你来过这里?”

    “来过一次。”

    “见过那个医生?”

    “没有,我等在外面,没有进去。”年轻人道。

    王耀回到了家里,他父母都在。

    “哎,小耀,你刚才没经过医馆那边?”他母亲吃惊道。

    “经过了,也看到有人等在那里,让他们等着吧。”王耀道。

    “为啥?”张秀英听后一愣。

    “谁让他们坏规矩的。”王耀平静道。

    “坏啥规矩啊,人家就是来咱家里问问,可能是有急事呢?”张秀英倒是热心肠的人。

    “我看过,应该没什么急事。”王耀道。

    他之所以这样对待那两辆车里的人,完全是因为刚才他在电话里听到了那个人对自己母亲的语气十分的不友善,虽然就是两句话,但是听上去居然有些颐指气使的语气。

    这么狂躁,那就等着喽!

    “这孩子!”

    “妈,我还没吃饭呢。”王耀转移了话题。

    “还没吃饭,我给你热菜去啊!”张秀英一听立即给儿子准备午饭去,什么外来人,等不等的,统统放到一旁去。

    不一会的功夫,菜便热好了。

    王耀在家里安安稳稳的吃饭,医馆的外面,那几个人却有些等不及了。

    “这怎么回事呢!”那个胖子有些着急了。

    “你没问他家里人要个电话号码啊?”

    “他家里人不给。”微胖的老何道。

    “这家伙,让厅长等好几个小时,级别不低啊!”

    “我再去他家里看看。”

    当老何跑到他家里的时候,发现王耀正在悠闲的喝着水。

    哎,这个年轻人不是刚才从山上下来的那个吗,早就来家里了。

    “你回来了咋不去医馆呢,我们都等半天啊!”他这一着急,语气就有些冲了。

    “等不及,你们可以走啊。”王耀平静道。

    “嘿,你这怎么说话呢?”这老何一听也火了,本身在外面等那么久就有些生气了,进来一看这正主就在家里,却让他们在外面干等着,这就更来气了。

    这算是什么态度?

    “你一个小小的山村医生怎么就这么横呢?”

    “出去!”王耀听后道。

    “你!”

    “出去!”

    咚!

    老何直觉的这两字在自己的耳边炸响,仿佛惊雷一般,一阵头晕目眩。

    “这是怎么回事啊!”他感到大吃一惊,再看看那个年轻人还是坐在那里,“错觉?”。

    平日里横贯了,居然敢到家里来横,本事不小,王耀决定了,这病人,不看!

    “你,你行,等着!”老何气冲冲的离开了,临出门前还把王耀家的铁门摔得咣当一声。

    “怎么回事啊?!”听到响声的张秀英急忙出来,刚才吓了她一跳。

    “没事,妈,我出去一趟。”王耀道。

    敢在这里耍横?!

    老何气冲冲的回到医馆的外面。

    “厅长。”

    “怎么样啊?”那个颇有些威严的男子道。

    “在家里呢,刚才从这里经过看到我们了,明知道我们在这里等着,也不过来。”老何道。

    “那是怎么回事啊?”坐在车里的厅长听后脸色微微一变。

    “没把我们当回事呗。”

    “嗯,我知道了。”那厅长听后挥挥手,“再等等,我倒要要看看这个医生到底是何许人物。”

    这位老何听后回到了后面的车里。

    “气死我了。”

    “怎么回事啊?”

    随即他将自己刚才所经历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

    “你说你一个小小的山村医生有什么好牛的啊,居然让我们等着?!”老何气氛道。

    他可是没先到,居然会在这样的山村受这样的气,他内心里有这样一个思维,他们是从省城里来的,又是体制内的,本身就高人一等,来这里办事,那到哪都得麻溜的,实际上也的确如此,此地他们跟随上司来下面视察,所过之处的确是十分的配合,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这么一摊子事,碰上这么一个不开眼的。

    “行了,不要生气了。”一旁的那个年轻人听后劝道。

    “这次事情要有麻烦。”他暗道。

    他们又等了半个多小时,结果还没有等到人。

    “他就在家里,却不来,真气人。”

    “老何,不要生气了,这次是给厅长看病。”一旁的人道。

    “嗯。”老何深吸了口气。

    他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刚才犯了什么错误,现在静下心来想想,暗道一声“不好”!

    现在他惹恼了那个医生,人家不过来看病,厅长最后只能是回去,此行的目的就无法达成,到头来还是他们这些人办事不利。

    这该怎么办呢?

    正在这里担忧呢,却通过反光镜看到那个年轻人朝着他们这个方向走了过来。

    来了?

    还在?

    王耀经过车旁的时候看也没看他们精致朝前走去。

    “老何,你在这里等着,我下去问问。”那个戴眼镜的年轻人拦住了想要下车的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