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三六章 不孝子

    “我还是想试试。”李胜荣在电话那头道。

    “那么大一把年纪了,省省吧,没别的事情我就先挂了。”

    “哎,臭棋篓子。”

    嘟嘟嘟,

    陈老挂了电话,摇了摇头。

    “那有那么好分析的啊!”

    他其实又何尝不想分析出来这些药物的具体组成,毕竟,这些药的效果实在是太过神奇了,可是他试过,而且不止一次,结果都失败了,也就放弃了。

    执着,也得分事情。

    次日清晨,天空晴朗。

    医馆里迎来了一个客人,潘军。

    “师父。”

    “今天没值班?”王耀对这个称呼算是已经习惯了,不像最开始那样觉着别扭。

    “休班。”

    “正好,考较你一下。”

    “好啊!”潘军听后高兴道。

    他此次前来就是觉得自己经过了这段时间的学习已经有了相当的收获,因此想要跟着王耀学些实际的技术技巧。

    王耀随即花费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考较他,主要是身体的诸般穴道,脉络,因为推拿按摩对这方面的要求是极高的。这是基础。

    潘军回答的是没有任何的错误。

    “很好!”王耀赞叹道。

    这已经是一个将近四十多岁的男子,而且他的专业是西医的,能够有现在这样的进步,完全是得益于他个人的努力。

    “我教你技巧。”

    “好的,师父!”潘军郑重道。

    这也是他梦寐以求的事情。

    王耀最开始教他的是最基础的按摩方法手段,包括推、按、揉等技巧。

    潘军学的非常仔细,还那这笔记仔细的进行着记录。

    “来,我来做示范你看一下。”

    讲解完之后,王耀亲身示范,在潘军的是身用刚才讲授的手法进行推拿,同时将一些要点复又叙述了一边,同时让他记住身体的感觉。

    这番下来,潘军只觉得被推拿过的地方温热舒坦,尤其是肩背部,甚至比他在外面泡温泉之后的感觉还要好。

    “怎么样?”

    “很舒服。”潘军急忙道。

    “不是问你舒不舒服,而是问你记得怎么样?”

    “噢,基本上记下来了。”潘军听后急忙道,其实王耀将的并不是特别的多,而且他先前就已经看过一部分书籍,对这些有所了解,理论加上实践掌握起来就会格外的快一些。

    “来,你试试,给我按摩。”王耀指了指将自己的背部。

    “好的。”潘军早就跃跃欲试了。

    “要技巧,不空用蛮力。”潘军刚刚按了两下,王耀便提醒道。

    “脉络的方向稍有偏差。”

    “不要急。”

    潘军一边进行按摩,王耀一边进行提示。

    其实通过推宫过穴也能够感觉出相当一部分疾病来。

    “好。”

    王耀足足教了潘军一上午的时间。

    “今天就到这里,你什么时候有空给我打个电话,我看看这边有时间的话再来教你。”

    “好嘞。”潘军道,“那个,我可以给家人按摩吗?”

    “可以尝试,但是我叮嘱你的一定要注意,有些人是不适合进行推拿按摩的,而且你是初学,要害部位要避开。”

    “我记住了。”

    潘军高高兴兴的离开,一个将近四十岁的汉子,脸上的笑容如同孩童一般。

    他是真的开心高兴。

    中午吃过饭没多久,王建黎来了他们家里一趟。

    “小耀在家里?”

    “叔,您有事?”

    “哎,还真有事。”

    “进屋坐下说。”王耀说这话将王建黎让进了屋子里,给他泡茶。

    “昨天,孙公子过来找我了,让我在最后确认一下村子里准备室以老屋换新楼的人数,握着思索了一晚,今天又去了一趟镇上,确认了一下。”

    “这个是没有问题的。”王耀道。

    他听孙云生提起过,相关的手续是没有问题的,孙云生已经全部办理妥当了,完全合法的。

    “可是这人数不少啊!”王建黎叹道。

    “那一共多少人有这方面意向啊!”

    “一百四十一户。”

    “多少?!”王耀听后愣住了,这个数字比他昨天知道的数字翻了一番。

    “一百五。”

    “这样一来,那村子里不是空了大半。”

    “哎,谁说不是。”王建黎,这也是他担心的地方,一个村子空了一大半,大部分人都去城里了,那这个村子怎么办呢,山上的地还要不要种呢。这也超乎了他预料,原本想着再多也就不过几十户人家,这一下子居然这么多!

    “现在县城里的楼房都在涨价,村子里这些人相当一部分是给子女准备的,还有一部分在城里买了房子,已经付了首付,但是还没有装修,如果这事确定了,他们准备退房,哪怕就是赊点钱,也是值得的。”

    现在不只是在一二线城市,可是说在大部分地区,房子对一个普通家庭而言,都是沉重的负担。

    首付,贷款,十年二十年的房贷。

    “他的那楼房够吗?”

    “够了,我看过,很大的一块地。”他们这一个小小的村子,两栋小高层还用不了,而那块地,足足建设了几十栋。孙家在地产方面的产业虽然不是最大的,但是却是绝对擅长,如此一个小区,建设起来不费吹灰之力。

    “那就成,明天我让村子里的人最后确认一次。”

    “行。”王耀道。

    “您还有其他的事情?”

    “没了。”

    有和他们父子聊了一会,他便告辞离开了。

    “我看建黎叔兴致不高啊?”

    “呵呵,等那些人都搬走了,村子里剩下的这几十户人家十有八九是都我和你妈这种五十多岁,甚至年龄更大的人,事情多,而且村子里有什么集体的事情也帮不了太大的忙,不必那些壮年的劳力,他能高兴吗?”

    “还有,山上的那些地,只怕要荒废不少了!”

    “荒废不了,不想种地的,我全部承包,整片山!”王耀笑着道。

    “包那么多山干嘛,南山那不还没种满叔吗?”进来听到他们父子谈话的张秀英问道。

    “种树,中药材,南山快满了。”王耀笑着道。

    他准备在开春之后就开始在南山多种植些树木,不过得将先前的规划在好好的理顺一边,不能影响聚灵阵。

    离开家,王耀在路上碰到了前几日去医馆看病的那个老人,其脸色更差了,眼神已经有些浑浊了,走路漂浮不定,感觉一阵风就能吹倒似的。

    “叔,您还没去看吗?”

    “没呢!”老人说话的声音有气无力,刚出口,就被风给吹散了。

    病入膏肓,阳气枯竭,将死之兆。

    “给你家闺女打个电话吧!”

    “哎,她还在家里带孩子,一个人带两个孩子,不容易。”老人叹了口气道。

    做父母的就是这个样子,但凡是自己能够处理的事情,能够忍受得了的病痛就不愿意去麻烦自己的子女。

    老人步履蹒跚,走了两步,差点摔倒,王耀急忙上前搀扶。

    “您慢点,我送您回家吧?”王耀道。

    在搀扶老人的同时,他迅速的渡了一道内息到老人的身体之中。

    “不了,你忙吗,医馆里人不少吧?”

    “不多,我送您回去吧。”王耀搀扶着老人到了家里。

    “你又去哪了?!”他儿子见到老人之后就是一声呵斥,沉着脸。

    “小耀。”看到王耀之后,他有一脸的笑容。

    短时间内变化极快,王耀对他的印象极差。

    他现在恐怕还不清楚,村子里现在相当一部分人对他是心里打怵的,因为知道他的跟不少有权有势的人关系不错,还将好几个人送进了局子,哪怕是村子里那些平日里吊儿郎当的年轻人见了他也是老老实实。